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破晓诗篇夏天最新章节_破晓诗篇两色风景新书在线阅读

xiaoshiyi 5个月前 (06-04) 笔趣阁 27823 ℃
破晓诗篇夏天最新章节_破晓诗篇两色风景新书在线阅读

破晓诗篇两色风景新书

两色风景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

知名青春冒险文学作家两色风景,带来了他的最新力作《破晓诗篇》,该小说正在超人气火爆连载中,主角是夏天和她的家人。全文讲述的是:夏天的父母被追杀,弟弟被拐,家业被侵吞,身世被改。夏天只能用强势的外壳保护自己,姐妹三人仅剩的只有彼此。而夏天外带超越常识的使命与力量,会让她遇见什么冒险的旅程呢?那就一起和两色风景踏上不凡的青春吧!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知名青春冒险文学作家两色风景,带来了他的最新力作《破晓诗篇》,该小说正在超人气火爆连载中,主角是夏天和她的家人。全文讲述的是:夏天的父母被追杀,弟弟被拐,家业被侵吞,身世被改。夏天只能用强势的外壳保护自己,姐妹三人仅剩的只有彼此。而夏天外带超越常识的使命与力量,会让她遇见什么冒险的旅程呢?那就一起和两色风景踏上不凡的青春吧!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夏娃在想弟弟。

  对她们家来说,“弟弟”是一道永不结痂的伤痕。就是从弟弟走丢开始,一切都变了。她们搬到了这个小镇上,爸爸妈妈长时间地离家出走,一些曾频繁出没她们生活的人也再无影踪……甚至她开始勤快地自学也是“改变”的一环。只因她觉得,这世上存在许多神秘的现象。知识不够,无从解释。

  弟弟的消失就是其中之一。

  高墙耸立的院落,无人留心的十秒,然后弟弟不见了,他玩的不倒翁还在地上摇头晃脑,证明他刚刚不在,却就是再也没有回来!

  夏娃想着这些,思绪飞远。

  她的记性一直很好。姐姐和妹妹对于幼儿园的事都很模糊了,她却还能忆起更早的,并不是百分百清晰,却每每想起来,心生寒意。

  弟弟失踪后一段时间,温和开朗的爸爸妈妈,变得有些可怕。

  一天晚上,夏娃去他们的房间,想要说一声晚安,却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语气陌生,仿佛另外的人。

  妈妈说:“你看一下,有嫌疑的家伙都在这里。”

  爸爸说:“好,我们一个个找过去。”

  “他们最好合作。”

  “注意一下情绪,千隐,现在不是树敌的时候。”

  “树敌,呵。我只是想提醒一些人,招惹我们会有什么后果!”

  年幼的夏娃打了个寒颤,她不能理解那些话,却近乎背诵般将它们牢记在了心里。多年过去,她看着视频上谈笑风生的父母时,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并感到违和。尤其是妈妈,她从未见过她决绝狠辣的样子……

  “二姐!”

  夏萝可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阵风似的刮进夏娃怀里,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怎么没去上课?”

  “二姐不也没去上课吗?谁还有心情上啦!二姐,听说大姐又打架了,赢了没有啊?”

  夏娃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头:“别起哄了。”

  夏萝可义愤填膺:“别人不知道,可可知道的,大姐虽然爱打架,但从没有无缘无故打谁!肯定是有人欠揍!”

  “即使有再正当的理由,也不能用拳头解决问题。”

  “所以大姐打了谁、为什么打嘛!”

  夏娃没有回答。可可的个性比外形更孩子气,要知道二姐的书包整个毁了,准能气疯。有一个大姐已经够麻烦了。

  “咦,莫非是二姐被欺负了?”夏萝可恍然大悟,“要不然大姐怎么会明知故犯呢?二姐,是谁欺负你!”

  伴随着小女孩尖利的询问,远方有成群的乌鸦一起发出叫声,沙哑凄厉,听着有些毛骨悚然。

  夏娃忙蹲下来抚摸妹妹的脸:“没有。你看我哪里像被欺负了?”

  可可气呼呼地打量二姐,伸手摸摸她的额头:“这里干嘛红红的?”

  夏娃心一动,又想起大姐说的“消失”,那正是在她被“砸到”后发生的。

  当她开始理性地回顾整件事,不禁发现,时间微妙地“少了”,或者说“快了”。她倒下去、爬起来,衔接无间,在感官上至多三秒,区区三秒,大姐就把人打成了那样?

  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反正大姐的麻烦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夏娃说:“可可,跟我来。”

  她们离开了学校,在之前的位置找到那名放无人机的眼镜小哥,他看到夏娃,既意外又高兴,夏娃问:“你刚才有没有偷拍我?”

  小哥大窘。但夏娃没有责备的意思。她有着丰富的被盗摄经验,小哥看到她时惊为天人,又手持设备,不难想象他会干什么……“给我看看你拍的。”

  “我没有拍什么不礼貌的东西。”小哥狼狈。

  夏萝可张牙舞爪地叫:“你的行为本身就够不礼貌了!还不快听二姐的话!”

  姐妹俩头碰头看起了视频。 那小哥绝对是用拍MV的心态在拍夏娃。画面上,一边是发亮的白河,一边是淡黄的苇丛,纤瘦的女孩飘扬着黑发从中穿过,构图甚是美观。

  “好漂亮呢。”可可说。

  “对吧对吧?”小哥得意。

  “你还得意!”可可敲了他脑袋一下,“下次来拍本公主吧,让你拍个够。”

  进度条不久来到了夏天惩恶的环节,夏娃屏住呼吸,借由俯瞰视角观测自己,甚至放大了画面,细看自己跌倒的那一幕。

  如果不是大姐提醒,她也只会觉得,是茂密的植物遮挡了她的身体。但现在她清楚地瞧见,自己被芦苇吃掉了,连“隐隐绰绰”的轮廓都不剩下。

  夏天赶紧去搀扶她,但她明显陷入了茫然,接下来,她神经质般拨着芦苇,寻觅起来,她没有找到妹妹。

  几名不良本想趁机逃跑,却再度被夏天以飞石击倒。夏天冲过去揪住眯眯眼的衣襟,以摔跤动作摁得他后背着地,怒吼了一阵后开始殴打。夏娃听见她在问:“你干了些什么?你把娃娃弄到哪里去了?!”

  “这是你姐姐?还是朋友?她好猛啊,我本来看你的,结果注意力全被她吸引了……”眼镜小哥啧啧点评自己的作品,“不过这一段是怎么了?她跟发了疯似的,你晕倒在草丛里啦?”

  “不。”夏娃在心里回答,“我消失了。”

  大姐是对的。

  那确实是非消失不能解释。

  但,就在夏天痛揍不良时,夏娃又出现了,身影从无到有,然后她去阻止大姐,除了大姐,所有人都没发现她曾消失十分钟之久,包括她自己也没发现!

  是谁,偷走了她生命中的十分钟?

  夏娃把视频倒回去,前后看了三遍,然后把设备还给小哥。“就看够了?”小哥竟有些恋恋不舍。

  夏娃转身就走,夏萝可大呼小叫着追上去。

  “二姐,又要去哪里啦!你得先告诉可可一声嘛!还有二姐,那些人真的好坏好坏啊!原来他们曾经这样对待过你!大姐打得太轻了!”

  夏娃鼻尖有些发酸。她在有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依然吃惊不小,直击现场的大姐得是什么心情?

  在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十分钟里,大姐一定是越来越慌,甚至错觉自己又要失去一个家人了吧!所以大姐才会那么愤怒、那么失控啊……

  夏娃带着妹妹,返回了事发地点。打架的痕迹还在,带着脚印的废纸在风中有气无力地抽搐,一些被碾压过的芦苇仍旧是一蹶不振的样子。夏萝可看到二姐的书包躺在水洼里,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声喊道:“大姐一点错都没有!可可不许任何人说大姐坏话!”

  夏娃已经低头找起来,眯眯眼乱丢东西驱赶夏天,她挨了一下之后就消失了,这不是偶然……

  她看到了一枚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一枚子弹。它要么是以前什么人留下的,要么是眯眯眼身上掉出来的。弹头已经碎了。正常子弹的杀伤力都在弹头,除非是那种志不在取人性命的麻醉弹、染色弹,否则,弹头是不该这么脆弱的。夏娃仔细观察,看不出个所以然,除了弹壳上依稀可见幽绿的粉末外。

  如果这东西就是关键,那它是哪里来的?有必要去问问那些不良少年……问问那个眯眯眼。夏娃已经了解过,他们被老师送去了镇医院。据说是因为他们死也不愿意跟夏天使用同一间医务室。

  “走吧,去医院。”

  镇医院规模普通,五脏俱全,应付居民感冒发烧跌打损伤一类的需求已经绰绰有余,反正要动大手术,人们还是会义无反顾选择进城的。

  姐妹俩来到医院时,眯眯眼刚接受完诊疗,坐在大堂长椅上等待难兄难弟——有老师奉了校长的命对每个人进行彻底检查,把后遗症扼杀在襁褓里——他被夏天打成了猪头,眯眯眼变成了核桃眼,胶布把整张脸贴得面目全非。夏天还算仁慈,没让他伤筋动骨。此刻这厮垂头丧气,事情闹得比想象大,他就算能拉夏天陪葬,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至少是别想再打篮球了。

  看到夏娃,眯眯眼差点儿没有从椅子上跳起来,姓夏的女孩个个是瘟神,他再也不想看到她们了!

  “你姐把我打成这样了都,够了吧!”眯眯眼指着自己的脸,“别怕我不够惨,学校已经通知了我爸妈,他们很快就来。”

  “好可怜哦。”夏萝可同情地说,然后抡圆胳膊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那你就去死好啦!”

  夏娃拦住妹妹,摊开掌心问:“这是哪里来的?”

  眯眯眼的怒槽刚被重新填满,一看弹壳又泄气了,支吾道:“仿造的小玩意,满街都是,有什么稀奇?”

  “你不否认是你的就好。”夏娃的话让眯眯眼暗暗叫苦,正想撇清干系,夏娃又说:“即使否认,我也有证据证明就是你的。你从哪里弄来的?”

  “劝你不要耍花招,二姐美貌与智慧并重,她有多聪明,你是想不到的!”夏萝可警告。

  眯眯眼想起了夏娃的那个书包,他认真地心力交瘁了。彪悍的大姐,睿智的二姐,刁蛮的三妹。他吃错药了才会去惹这三个人!

  “求你别跟警察说……我也没偷到什么值钱的……”

  “说清楚。”夏娃平静地看着崩溃的恶徒。

  “就……我在个小酒馆顺了一个老头的包,里面除了图纸就是这个子弹,我只想拿来串个项链啥的,只是这样而已,就这么简单!”

  “包呢?”

  “丢了啊,那些纸也都丢了,全是破玩意儿!”

  “我要酒馆的地址。”

  眯眯眼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卑微到了极限。

  “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你行行好放我一马吧……我这涉案金额不大,应该不会进少管所吧?”眯眯眼一边哀求一边脑补自己的凄凉未来,快哭了。

  “放你一马?”夏娃俯身在他耳边说,“那你和你的朋友们,记得帮我姐姐说些好话。”

  “……不然呢?”

  “不然,”夏娃的语气冷得像冰锥扎进他的耳膜,“有很多比拳头更有力的报复方式。”

  刚接受完治疗的眯眯眼觉得自己急需再抢救一次。

  夏娃拉着妹妹要走,两步后回头问:“你偷的老人,有什么特征?”

  “M。”眯眯眼虚弱地说,“发际线中间低两边高,看起来像个M。”


标 签都市 破晓诗篇 夏天 两色风景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