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害羞的薄荷绿不止是颗菜_梁淡淡裴西宴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8个月前 (06-05) 笔趣阁 113661 ℃
害羞的薄荷绿不止是颗菜_梁淡淡裴西宴小说在线阅读

梁淡淡裴西宴小说

不止是颗菜 著

连载中免费

《害羞的薄荷绿》是由不止是颗菜原创所著,主角叫梁淡淡裴西宴,讲述了某日放学,裴西宴坐在课桌上,捏着小说传阅本缓缓读道:“明礼的学生都知道,高一八班的裴西宴是个大明星,又高又帅还有钱,就是脾气不太好,对女生特别冷淡。直到有一天,八班同学看到他把一个女生按在教室墙角里亲……”读到这,他顿了顿,看向梁淡淡,“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梁淡淡大脑一片空白,安静三秒后镇定道:“可能是你,爱而不自知……吧?”后来我终于站在薄荷绿海洋,为你挥舞荧光棒,只因对你念念不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不止是颗菜大神最新作品《害羞的薄荷绿》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害羞的薄荷绿最新,害羞的薄荷绿无弹窗,《害羞的薄荷绿》是由不止是颗菜原创所著,主角叫梁淡淡裴西宴,讲述了某日放学,裴西宴坐在课桌上,捏着小说传阅本缓缓读道:“明礼的学生都知道,高一八班的裴西宴是个大明星,又高又帅还有钱,就是脾气不太好,对女生特别冷淡。直到有一天,八班同学看到他把一个女生按在教室墙角里亲……”读到这,他顿了顿,看向梁淡淡,“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梁淡淡大脑一片空白,安静三秒后镇定道:“可能是你,爱而不自知……吧?”后来我终于站在薄荷绿海洋,为你挥舞荧光棒,只因对你念念不忘。

免费阅读

  “……周姨昨天回来了,还带了两只他们乡下自家养的老母鸡,我特意让她熬成了汤,给你们补补身体,从今天早上就开始熬,出门的时候啊,满屋子都是香味了!”

  裴月坐在副驾絮絮叨叨,丝毫没有察觉后座气氛已然冰冻。

  陆星延面无表情,满脑子都是那句“我还能用打火机给你坟头点香”,这话在脑海中浮现的次数多了,他竟然还产生了画面感——

  孤山野岭小坟包,上头竖着一个破破旧旧的小木碑,四周杂草蔓生。

  沈星若把路边一块钱三根买来的香插在他坟包前,然后拿出打火机,慢条斯理地一根一根点燃,接着冷笑一声,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利落地拔下他的小木碑,让他连死去都不配有姓名。

  “……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陆星延!”

  车停在红绿灯前,陆山忍不住回头训斥。

  陆星延回神,掀起眼皮看了他爸一眼,“什么?”

  裴月:“你爸问你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

  陆星延:“……”

  明礼很人性化,为了让学生安安稳稳过寒暑假,每次期末考试的成绩都是等下学期开学才公布。

  这学期是开学第二天公布的成绩,表格贴在教室后面,足足三页,非常详尽,还囊括了单科年级排名、单科班级排名等不常计算的数据。

  李乘帆自尊心还挺强,看到后气愤地鬼叫,“学校想干什么?!列这么多是底裤都不给我们穿吗!不带这么羞辱人的!”

  本来大家没太注意最后一页垫底的几位,他这么嚎一嗓子,倒有人特地翻到后面看了看。

  嗯,这几位真是每一科都发挥得相当稳定。

  沈星若跟着听试卷分析的课,也仔细看了一班的成绩表,心里略微估算,对明礼学生的水平,以及自己在明礼的水平有了初步了解。

  从这次期末考试的成绩来看,何思越和翟嘉静在年级里也算得上比较拔尖,但总体来看,一班在三个文科实验班里,只能算吊车尾。

  而陆星延,在一班也是货真价实的车尾本尾。

  见陆星延不吭声,陆山转向沈星若,“星若,你说,他考多少?”

  沈星若默了默,“我没太注意,好像是297?”

  “337。”

  陆星延忽然开口,还瞥了沈星若一眼,仿佛对她少报四十分这件事相当不满。

  陆山被哽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就不该对不切实际的事情抱有多余的幻想。

  裴月的心态就稳多了,陆星延报完分数她还在专心P图,头都没抬一下,脸上挂着“我早就知道他什么臭水平”的波澜不惊。

  -

  晚上在家吃饭,饭后陆星延和沈星若各自回房,一晚相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陆山要飞帝都,好像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走了。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掐好了时间,陆山前脚离开,陆星延后脚就从楼上下来,拎着书包肩带,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裴月问:“这一大早的,你去哪儿?”

  “同学生日。”

  他随手从餐桌上拿了片吐司叼在嘴里,又端起牛奶喝了两口。

  沈星若忽地顿住,盯着那杯牛奶,一眨不眨。

  陆星延注意到她的视线,看了看手中牛奶,又无意瞥到桌上另一个空杯,忽然明白了什么。

  裴月倒没注意那么多,只追着问:“你们班同学吗?那你怎么不带若若一起去。”

  陆星延故作平静地放下牛奶,“高一同学,她不认识。”

  裴月:“那你晚上还回不回来吃饭?”

  “不回了。”

  陆星延懒得多说,径直往外走,然后做了个挥手的姿势。

  “你瞧瞧,这一天到晚不好好念书就知道在外面野,简直没有一点上进心!我和他爸年轻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呀,也不知道他这是像谁!我迟早有一天得被他气得满脑袋白头发……”

  沈星若安静地听着裴月碎碎念,不动声色将那杯被陆星延玷污过的牛奶推远了点。

  -

  其实陆星延没出去多远,今天陈竹生日,早早就定下了别墅轰趴。

  陈竹定下的别墅,就在落星湖这一片。

  许承洲他们带了食材和调料,中午在别墅外的草坪自助BBQ。

  陆星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拿着串鸡翅,在火上来来回回翻烤,都快烤糊了,也没见他拿起来吃。

  “陆星延你鸡翅都要糊了,想什么呢你!”

  陈竹和人说话说到一半,注意到鸡翅,冲着陆星延喊。

  陆星延这才回神,随手将鸡翅朝她一递,“你吃吧。”

  陈竹往后仰了仰,满脸嫌弃,“得了吧,我可不敢以身试毒。”

  “竹姐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人陆少爷屈尊降贵给你烤鸡翅,你瞧瞧你,都嫌弃成什么样儿了。”

  有男生调侃。

  “怎么,我还不能嫌弃了?”

  “能能能,您今天可是寿星公,您爱咋咋。”

  陈竹“嘁”了声。

  今天生日,她特地穿了身红色裙子,有些张扬的大红穿在她身上倒明艳得恰到好处。

  她脑袋上还带着生日小皇冠,开开心心和人说笑的样子,很是生动。

  不知怎地,有人把话题又绕到了陆星延头上,“欸陆大少爷,其实我们直接去你家不就行了,还搞这么复杂,我找路都找了十分钟。”

  陆星延没应声,也没抬眼,像是没听到般,将没人要的鸡翅随手扔在烧烤架上,然后拉开一罐啤酒。

  倒是陈竹插话道:“我过生日去他家干什么,你真是好笑。”

  其实陈竹之前就在微信上和陆星延说过,这次生日直接去他家得了,这一帮人以前也经常去他家玩,她没多想,就这么提了提。

  可陆星延却回了句“不方便”,也没说为什么不方便。

  她也就没再提过这事。

  烧烤吃到一半,又切了蛋糕,大家边吃边聊。

  “一班来了个转校生是吧,最近我老听人提。”

  “对,那转学生特漂亮!”

  边贺在一班,实名认证道:“确实漂亮。”

  “我记得好像叫沈星若,名字也怪好听的。”

  “欸,说起这转学生我还就奇了怪了,我去一班看了好几次,每次都没看到。”许承洲纳闷,边撸着串,边用手肘顶了顶陆星延,“你觉得怎么样?”

  这问题,陆星延起码被问过十八遍了。

  他漫不经心地看回去,“我说一句漂亮她是能当上全球选美的总冠军?”

  许承洲被噎到了。

  沈星若能不能当上全球选美总冠军这得二说,但他现在就决定把陆星延提升至杠精排行榜第一。

  -

  下午大家唱歌的唱歌,打牌的打牌。

  陆星延玩了几把扑克,可许承洲太他妈纠结了,一张牌得等半天才能出来,他等烦了,将牌扔给边贺,自己出门抽烟。

  其实他烟瘾并不重,点燃一根,也是抽一半烧一半。

  忽然陈竹从屋里出来,双手捧着手机,眼圈发红,一看就不对劲。

  他掸着烟灰,随口问了句,“喂,你怎么了?”

  陈竹头都没抬,一言不发往别墅外走。

  陆星延本来不想动,可外面就是落星湖,一年随随便便也要淹死几个不长眼的人,他按灭烟,跟了出去。

  走到别墅外,陈竹已经忍不住哭出声,眼泪珠子也断了线般往下掉,“他有女朋友了!他竟然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呜呜呜还在我生日的时候……在我生日的时候发合照!”

  陆星延接过她手机看了眼,原来是她那棵青梅竹马的小白杨在朋友圈秀了波恩爱。

  陈竹:“肯定是这个女的发的!这是在向我宣战!!”

  “你脑补太多了吧,这一看就是男方的语气。”

  陈竹哽咽三秒,紧接着哭得更大声了。

  陆星延:“……”

  很奇怪,这次他竟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陈竹哭得人脑仁发疼。

  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毕竟生来就没有点亮过安慰这一技能,站了半天,也只有一句,“你别哭了。”

  陈竹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已经完全陷入单方面失恋的悲痛,还越哭越带劲,越哭越投入。

  陆星延无动于衷地站了两分钟,实在遭不住,给许承洲打电话,让他赶紧找几个女生出来。

  等待的时间里,陆星延还在思考人生的终极命题——我怎么会喜欢过她?不,那应该不是喜欢吧。

  其实最初是一帮人玩真心话大冒险,陆星延被问到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敷衍地说了几个标准,然后被吐槽不真心,非要他说一个参照。

  他脑海里过了圈,周围没那么烦、能正常相处的女生好像就只有陈竹,于是就说了句,“陈竹那样的吧。”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陈竹那样的吧”就被自动翻译成了陈竹,几个哥们儿三天两头给他安排戏份,撺掇他和陈竹单独相处。

  久而久之,他也像被洗脑了般,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陈竹。

  前段时间得知陈竹喜欢她的竹马小哥哥,他还真情实感代入角色地觉得不爽,可第二天起床,他就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决定不再单恋一根竹。

  -

  另一边,沈星若午睡起来,练了会琴,然后打算去图书馆自习。

  市政府近两年大力扶持城北落星湖区域发展,还将市图书馆迁到了这附近,从陆家过去,只需要步行七八来分钟。

  沈星若背着书包,双手插兜,边听听力,边沿落星湖往前走。

  忽然瞥见前头有道熟悉的身影,她顿了顿。

  是陆星延。

  陆星延旁边还有个女生,哭得撕心裂肺蓬头散发。

  而陆星延只是半倚树干吊儿郎当地站在那,冷眼看着。

  乍一看就像渣男非要分手,女方悲伤过度并且还在强行挽留。

  眼光不好是无法拯救的,沈星若没想多管闲事,绕路走了。

  -

  陆星延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

  沈星若刚好下楼喝水,见他疲惫懒散的样子,脑内补全了一场你分手我挽留极耗精力的大戏。

  周日两人都呆在家里,可连眼神交流都没有。沈星若觉得这样很好,并且希望以后可以一直保持。

  可傍晚返校,她就从石沁那里听到了一条不太美好的消息:“星若,明天我们要换座位了,座位表在群里,你看了吗?你和陆星延同桌欸!”


标 签言情 害羞的薄荷绿 不止是颗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