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司命游戏by白马弓箭_司命游戏陈墨10号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08 ℃
司命游戏by白马弓箭_司命游戏陈墨10号结局在线阅读

司命游戏陈墨10号结局

白马弓箭 著

连载中免费

白马弓箭独家创作的强强年下1V1小说《司命游戏》已经在故事递小说网上线啦,这部人气小说的双男主分别是陈墨×10号,高大寡言玩家×​行走的杀器系统N PC,超级有趣前锋的设定!《司命游戏》全文讲述的是:陈墨与10号初遇时,10号竟主动穿上了喜服与他拜堂成亲,帮助他完成剧情任务。此后,10号还经常主动找上陈墨,热衷于拨撩他,以调戏陈墨这个老实人为乐。面对10号的亲密举动,陈墨不仅不排斥甚至还有些古怪的熟悉和亲近感....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白马弓箭独家创作的强强年下1V1小说《司命游戏》已经在故事递小说网上线啦,这部人气小说的双男主分别是陈墨×10号,高大寡言玩家×行走的杀器系统N PC,超级有趣前锋的设定!《司命游戏》全文讲述的是:陈墨与10号初遇时,10号竟主动穿上了喜服与他拜堂成亲,帮助他完成剧情任务。此后,10号还经常主动找上陈墨,热衷于拨撩他,以调戏陈墨这个老实人为乐。面对10号的亲密举动,陈墨不仅不排斥甚至还有些古怪的熟悉和亲近感....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陈墨合上剧本,这最后一关看来当真是落在了小涵和文星的身上,不知二人是否可以顺利通关,离游戏结束仅剩最后半天,即便更改剧情,只要玩家足够留心,依旧很有机会避开系统的惩罚。

  10号早就看完了剧本,并将其齐整地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理论上讲,对于玩家的生死,是毫不在意的,就如同玩家对待N PC一般,为了通关某个游戏,N PC可能会在玩家面前死亡无数次,对于这种场景,玩家自然无动于衷,毕竟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一段无关痛痒的数据而已,又有几个人会同情心泛滥地对着一串数据编码产生多余的情绪。

  此时,10号正姿态优雅地跨坐在陈墨的大腿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侃着。

  10号对于人类的态度,陈墨自然是了解的。陈墨不会因为10号而改变自己对待其余玩家的态度,也不会要求10号为了自己改变它对其余玩家的态度,毕竟两人除了恋人关系外更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何况,N PC若是不执行系统指派的任务是会被爆体销毁的。

  “父母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10号微笑地问道。

  陈墨的名字是他父亲取的。他的父亲长了张黑社会的脸,干着技术员的活儿,却有一颗热爱文艺的心。一心想为自家孩子取个具有书香意味的名字,反复思量,最终敲定了个“墨”字。

  他觉得这一单字蕴含了山水画作之气韵,兼者他虽不擅书法却偏好磨墨,那日又恰好翻到了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其中一句“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亦有一个墨字。于是,陈父便将小儿之名敲定了下来。

  陈父偏爱唐诗宋词,闲来无事总要吟上几句,聊表心情,对儿子的一个期许便是希望他能长成文人雅士的模样,气质如兰,言谈举止间尽显书生风流。

  然则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陈墨很好地继承了他父亲的身材,且有青出于蓝之势,现在已经长成了一米八五的大高个,指不定还会再往上蹿个几厘米,看上去便是个精气神十足的小伙子,但与陈父期许中的模样可谓大相径庭。

  围观陈墨成长进程的陈父不禁捶胸顿足。然而从另一层面观之,陈父为儿子起的这一名字又是极为贴切的,陈墨不愧是“沉默”,这是后来许多人对陈墨的初印象。

  听完了陈墨的解释,10号微笑着点了点头,身子转了个方向背靠着陈墨,将全身的重量都沉在了对方的身上,看向窗外。

  他们俩从始自终都未曾讨论过“哪组才是虚假关系”的问题。

  天黑后,窗外亦是黑沉沉的一片,偶尔闪着几颗星。会有夜风顺着敞开着的落地窗吹进来,带起薄帘扬落。若不是身在这司命游戏之中,倒也称得上舒服。

  “你们——”陈墨想了想问道:“平常需要睡觉吗?需要吃饭吗?”

  这几天回房后,陈墨总是会同10号聊些琐碎的话题,虽说他本身不善言辞,聊天也容易冷场,但他每回仍旧一本正经地提问着,那副认真的模样常把10号逗得直乐。

  10号摇了摇头,所有N PC都不需要做出这种类似人类维持生命机能的行为,不过平常若是觉得有趣或是没事干了它们也会这么做。

  “那如果——”陈墨问这问题时甚至有些紧张,他斟酌着用语问道:“如果系统给N PC分了死亡剧本,那这个N PC就会彻底消失吗?再刷新出来的他还是原先那个吗?”

  陈墨经历过不少游戏副本,很多时候由于系统情节设定,一些在游戏最开头就已经死亡了。甚至由于部分玩家无法成功通关游戏,多次重置刷新,导致那名也需要不断重复着死亡的情节。

  “不一样了。”10号随口应道。

  低级N PC设置出来大多是为了推进游戏进程或担任一些可有可无的填充物,它们若是消亡了,等到副本再次刷新时,出现的那个N PC就不再是原先的那个了,即便它们拥有一样的面容,说着同样的话,也不会是曾经的那个N PC了,毕竟只是一段数据,没了便是彻底没了。

  听完十号的解释,陈墨瞬间绷紧了身体。似是有所察觉,10号补充道:“不过「十器」不同,即便机体消亡多少次都能再次复活,承接之前的所有记忆。”

  司命游戏中所有的低级N PC在诞生之初都是如同木雕泥塑般毫无思想意识的数据载体。然而在经历过漫长的游戏副本后,它们之中的极个别机体逐渐产生了一丝自我的机体意志,它们意识到其上还有中级与高级的存在。

  它们可以在不同的游戏副本中通过扮演不同的角色来累积经验,在此过程中它们将不断增强自我表达能力及与玩家的交流沟通能力,从只会照本宣科的数据载体逐步变成拥有一定“智慧”的人形机体。从最初四肢僵硬,只能一令一动的人型木偶变得能够较为顺畅地执行系统指定的动作。

  然而这种进化过程对于绝大多数的低级N PC而言却是异常残酷的,因为有一天当它们意识到自己正“存活”于某个游戏载体时,它们便会同时意识到己身随时有被消亡的可能。只要在下个游戏副本中被系统随机分配到一个死亡角色,那么它们短暂的“生命”就宣告结束了,毫无反抗之力。

  任何等级的N PC都无法抵抗来自司命游戏的指令。

  能顺利升级为高级n pc的机体总是占少数的,它们历经了无数次游戏副本,一旦开机便只能重复着没完没了枯燥乏味的剧情,但它们却在这种看似乏味机械的角色扮演中尽全力完成好系统指派给它们的任务。

  司命游戏之中存在着一套完整的N PC评级系统,每当结束一次角色扮演后,小司命便会根据该名在副本中的表现给予它一定的评分,当它们的评分累积到一定高度时,就将升级。

  这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论其好处,最为简单粗暴的一点便是中级拥有三百次重生机会,而高级N  PC则有一千次,低级N PC却一次都没有。因而「升级」对于这些生成出“智慧”的低级N PC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事实上,中、高级N PC的复生额度看着挺多,实则却不然。由于司命系统中每天都会重复上演无数次游戏副本,因而同一段剧情可能会由于被匹配到一个能力不强的玩家而导致相应的N PC必须反复死亡,这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命权限被一再浪费的感觉也是很糟糕的。

  因此即便成功升级为高级N PC,它们仍旧有着更高的目标,那便是成为「十器」之一。因为「十器」是“永生”的。而「十器」作为司命游戏N PC中最高行动力的代表,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身处其位的十器随时都有被高级取代的风险。

  这种置换方式也很简单粗暴,首先由高级N PC向司命游戏递交挑战「十器」的申请,具体指名其想要挑战的目标,「十器」无权拒绝任何一次挑战。

  即时,系统将为这两位N PC匹配10个游戏副本,综合评估两者各方面的机体性能及智能化水平,包括其对人类语言、行为模式的掌握程度,以及武力值等方面的硬实力,各项评估结束后会为两位N PC生成一个综合得分,若是高级的分数高于这位「十器」,那么这位「十器」就将被取代。

  为了让资源可以合理有效地循环利用,被取代的「十器」将转而变成高级N PC,并取消其身为「十器」拥有的所有特殊权限。反之,若是高级N PC挑战失败,它将被直接降级为低级N PC。因而高级若未准备充分也不会轻易向系统提交挑战「十器」的申请书。

  “我们之中既有被直接制造出的「十器」,亦有从低级N PC升级上来的。”10号缓慢地说道,他背靠着陈墨,好似很舒服,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那你呢?”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轻微的震颤跟催眠似的,10号笑着答道:“我是天生的「十器」,很幸运的。”

  ——幸运吗?

  陈墨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10号,一时间又苦无头绪,难得有这样安静交谈的机会,他只想把自己心中所有的疑问都问出来。

  “九点五十了。”10号看着亮在一旁的游戏界面笑着冲陈墨说道。

  陈墨摇了摇头,握紧了放置于十号身前的手。

  “聊。”10号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先行起身上了那张大床。

  如今他们俩自然不会再缩在床铺的一角。

  陈墨从后环抱着10号,即便刚开始的几天还不太习惯,现在的陈墨却已经能很好地享受这样的姿势,将身前之人完全圈于自己的怀中,他便会产生类似满足、安心的情绪。

  “你们人类家长为了哄孩子睡觉是不是都会给他们念童话故事?”10号的声音依旧清清冷冷的,初闻宛若死神呢喃,久了倒觉得是浸了月寒,勾人心魂。

  “恩。”陈墨老实地点点头。

  “那你说个故事给我听。”果然,10号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陈墨对于童话故事所知甚少,只存留着一些模糊的印象,毕竟在他小时候,陈父给他念的睡前读物往往是唐诗宋词,或是中外美术史。再加上陈墨的语言表达能力着实不算好,让他就着这稀微的记忆编出一整段有逻辑有剧情的故事实在是有些困难。因而他只能实诚道:“我不太记得了。”

  “你就想到什么说什么。”10号又往身后陈墨的怀中靠了靠,肢体交缠,密不可分。

  “嗯——”陈墨想了想,点了点头,既然十号想听,他没理由不说。他的声音很是低沉且具有磁性,在夜晚念起童话故事来,既不显突兀,反倒成了天然的催眠曲:“从前,有一个雪人——”

  就这样,陈墨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编)起了故事。


标 签言情 司命游戏 陈墨10号 白马弓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