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彦缡快穿小说_被偏执神明盯上后苏摩最新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249 ℃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彦缡快穿小说_被偏执神明盯上后苏摩最新免费在线阅读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苏摩最新免费

彦缡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主角是苏摩塔尔维斯的小说名是《被偏执神明盯上后》是由彦缡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快穿爽文。主要讲述的是:苏摩是系统空间下属的任务者,在生前曾经同系统空间签订了契约:将于死亡之后清洗掉自己活着时所有的记忆,转而成为系统手下的一把刀,在无数的世界中穿梭,完成系统布置下来的任务……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苏摩塔尔维斯的小说名是《被偏执神明盯上后》是由彦缡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快穿爽文。主要讲述的是:苏摩是系统空间下属的任务者,在生前曾经同系统空间签订了契约:将于死亡之后清洗掉自己活着时所有的记忆,转而成为系统手下的一把刀,在无数的世界中穿梭,完成系统布置下来的任务……

免费阅读

  【检测到个体已经苏醒,意识接入中……环境辨析中……任务背景传输中……】

  【19117号任务世界已接入,任务评级D,难度低级。】

  【祝您任务愉快。】

  苏摩眨了眨眼睛,撑起自己的身子。

  窗下的少年有着白皙到几近透明的皮肤,在日光下像是可以透过光芒。唇色浅淡的几近苍白,但是那一双瞳孔却是幽深的黑色,看着像是镶嵌在眼眶之中的两颗黑色的宝石。

  少年的眉目清淡,有如浓墨重彩的水墨画,带着某种缥缈的美感。但是在他的右眼眼角却有着一颗小小的泪痣,瞬间为这两色的画卷带来了剧烈的冲击,变成了惊心动魄的媚色。

  苏摩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蹙着眉接受这个世界里面的信息。许久,他放下手来,从那色泽寡淡的唇中溢出了一声叹息。

  苏摩是系统空间下属的任务者,在生前曾经同系统空间签订了契约:将于死亡之后清洗掉自己活着时所有的记忆,转而成为系统手下的一把刀,在无数的世界中穿梭,完成系统布置下来的任务。

  这个世界的任务评级只有D,是苏摩的系统帮他申请的用来度假的世界,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难度。

  而苏摩之前叹气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原主实在是……太凄惨了点。

  年少成名,十二岁的时候就创作出来了举世皆惊、拍出了不可置信的天价的画作,甚至是被负有盛名的长者收为了自己的弟子;但是在那之后,原主便像是江郎才尽了一般,整整七年,都再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成绩来。

  他曾经被捧的有多高,那么现在就跌入泥潭,被践踏的有多狠。

  昔日的天之骄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区别对待,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画里面都缺少了那一种动人的神韵。

  就好像是……他所有的灵气,全部都被十二岁那年的那一副画作吸走了一样。

  最终,他在自己十九岁生日的这一天,误信了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书籍上的记载,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以鲜血作画,想要祈求神明的垂怜。

  至于结果么……

  这世间从来都不存在神明,便是有,也绝对称不上仁慈。【苏摩】这样做除了葬送自己还无比年轻的生命之外,根本影响不到任何人。

  而正是因为他的身死,也才有了作为任务者的苏摩的到来。

  “系统,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

  苏摩理清了自己所顶替的身份的大概情况之后,开口询问。

  【毕竟是给你的度假任务嘛,所以很轻松的!】

  【你只要完成那孩子的遗愿,重新成为在全世界上面都赫赫有名的大画家,就算是任务完成。名气越大,任务完成度就越高。如果足以达到有如达芬奇、梵高、毕加索那样的名垂千古的程度的话,还可以触发隐藏奖励。】

  苏摩眉头一动。

  “那还当真是……不难。”

  至少,握着笔画画,可比苏摩以前接到过的诸如拯救世界啊、一统天下啊、末世基建啊什么的要轻松的多。

  不愧是度假任务。

  苏摩翻身打算下床,然而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失血过多的的缘故,所以他在最开始居然没有能够站稳,还踉跄了几下。

  苏摩扶着墙来到了窗边,在画架前坐下。

  画架上面还留有原主死前最后创作的作品,然而却缺少了最后的收尾。用红色与黑色的色块涂抹出来的天空,混乱不堪、线条凌乱的大地与更远处的残垣断壁,仅仅是这样看着都会觉得疯狂和绝望扑面而来。

  一旁的颜料盘里面残留着红的令人心惊的色彩,是原主用自己的鲜血调和出来的颜色。

  “他的画都这样了,为什么没有人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苏摩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这画里面传递出来的精神状态,即便是没有那愚蠢到可笑的以鲜血作画的操作,他迟早也会自杀的。”

  【可能人们认为这是一种绘画风格?】

  系统猜测着。

  苏摩凝视着那副画,还没有想好要怎样将其完成,他身后的房间门却被人粗暴的推开了。

  “苏摩!”

  来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即便苏摩认不出来,光是看料子都可以猜测到肯定是价格不菲。

  然而与那一身华贵的行头比起来,对方的语气不善,眼底是深深的不屑鄙夷,还有几分讥讽嘲弄的色彩。

  “老师让我来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朝过走了几步,一眼就看见了苏摩面前画架上的画。

  从男人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嗤笑。

  “哈!这一次的绘画大赛,你就打算用这种东西交上去?!别丢老师的人了!这种东西,在第一轮的时候就会被刷下来!”

  “苏摩,如果你还识相的话,不如趁早自己收拾东西滚人,也好做个面上的周全!”

  苏摩微微的皱眉,迅速的理了一下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关系。

  眼前的男人是他的师兄,比苏摩大了整整二十岁的加利尔。而他口中的绘画大赛,是一场世界级别的绘画大赛,名为TGP(The Global Painting)。

  大赛每四年举办一次,届时将会引来全世界的瞩目。

  原身之所以能够一举成名,就是因为他在十二岁那年参加了第七十四届的TGP并且夺得了亚军,进而闯入了世人的眼。

  只是自那之后,原身便沉寂了。三年前第七十五届的TGP大赛,他甚至只是勉强是搏了一个小组赛出围便惨遭淘汰。

  而现在,距离下一届的TGP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所有想要参加的人也都应该准备起来自己的画作投递。

  苏摩面前的这一副未完成的画作,就是原身在老师的吩咐下准备的参赛品。只是还不等进行最后的收尾,原身就已经身亡,转而由苏摩接手了这一具身体以及剩下的烂摊子。

  苏摩回过头去,平静的同加利尔对视。

  加利尔只觉得自己呼吸一窒,小师弟的那一双黑的过分的眼睛这样看着他,不知为何却给加利尔带来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怖感。

  就好像是那是什么可怕的非人的生物,正在借着人类的皮囊不含感情的打量着自己一般。

  “看什么看!”

  加利尔冲了上来,一把扇在了苏摩的脸上,像是为了借此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摩脸上逐渐浮现出来的红肿的指印,因为这种高高在上的错觉而生出来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他一直都不喜欢苏摩。

  别看加利尔现在痛斥苏摩,似乎是十分的了不起的样子,但是苏摩如今即便是再落魄,至少他曾经也辉煌过。

  然而加利尔么……可就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平平无奇。

  尽管说苏摩称他一声师兄,可是加利尔也并非是米根大师正儿八经收下来的弟子。他实际上算起来只是米根大师的侄子,却可以一直以来都厚着脸皮,以米根大师的弟子的身份自称。

  对于苏摩这样的天之骄子,加利尔嫉妒的发疯。所以当苏摩这样的天才一朝陨落的时候,他才会比其他的任何人都要更加的兴奋于打压苏摩这件事情。

  就好像是……只要这样做了,那么苏摩这样的曾经的天之骄子也不过是落得同他一般的境地,甚至是连他都不如。

  这世上,难道还有比看那高居云端之上的神才陨落更加刺激的事情吗?

  没有!

  [……系统。]苏摩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感,眯起了眼睛,[我可以搞死这货吗?]

  【啊啊啊啊宿主你给我住手!不可以!随便你之后怎么对付但是别死人!别死人!这只是个度假世界禁止杀戮的!】

  听了系统的话,苏摩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

  行吧,这个仇他先记下来了。

  加利尔可不知道苏摩都在想些什么。他看到了苏摩叹气的动作,顿时便是一声冷哼。

  “看我干什么?”他语含讥讽,“垃圾就是垃圾!”

  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说画,还是在说苏摩这个人。

  苏摩淡淡的看他一眼,不做理会,只是转过头去,看那一副和自己的主人一样被对方贬低了的画作。

  少年拿过一旁的画具,蘸了调色盘上面那惊心动魄的红色,随后不带丝毫犹豫的在画卷上落了笔。

  于是,在那压抑而又疯狂的废墟之上,便开出来了一朵花。

  一朵颜色浓稠艳丽、夺人眼球的花。

  然而再细细看去的话,便会惊骇的发现,这花却是从废墟之下的尸体上开出来的。

  那是真正的……骨中花。是在皑皑白骨上开出来的极恶之花。

  苏摩搁下笔,后退了几步打量,唇角微勾。

  随后,这自加利尔进入房间后,任凭对方如何辱骂都不曾出声的少年淡淡的问:“师兄觉得,现在这样呢?”

  “它还是……在TGP的第一轮海选赛的时候,就会被刷下去的垃圾吗?”

  “哈哈哈哈!”

  还不等加利尔瞪着眼睛说些什么,从门口却是传来一阵开怀的大笑。一位头发眉毛俱已花白的老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正看着苏摩的画,脸上都是满意的色彩。

  “苏摩你自谦了,就你这幅画,我不敢打包票说能得第几名,但是入围决赛绝对没有问题!”

  加利尔的脸顿时就扭曲了起来。

  不要小看了能够进入TGP的决赛的这个名额。虽然并不是说只要入围便可以获奖,但是那也同样是让无数人都趋之若鹜、艳羡不已的极高的荣誉了。

  多少人穷极一生,也不一定能够摸到TGP决赛的门槛。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别看加利尔比苏摩虚长了二十岁,但是他就没有入围过决赛。

  即便教导他绘画的,是米根这样的在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大师。

  “老师。”

  苏摩朝着来人颔首行礼。

  是的,这位老者就是苏摩和加利尔的老师,米根大师。

  米根大师看了看画架上那一副才刚刚被完成的画,又看了看苏摩,在注意到后者脸上的指印时皱起眉来。

  “苏摩,你的脸……”

  他的目光转向了房间里面另外一个人。

  “是加利尔?”

  老人家看上去像是只要从苏摩这里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下一秒就可以让加利尔好看。

  “没事,老师。”

  苏摩云淡风轻的回答。

  “疯狗咬的。”

  “……唉,你这孩子。”

  看苏摩不肯和自己说实话,米根大师只能气的跺了跺脚,转而说起来了别的话题。

  “苏摩,七年了。”

  “昔日的神之子,可还能握笔?”

  “我能。”

  苏摩仰起头来与老者对视。

  十二岁的苏摩一篇画作惊天下,被赞为“神之子”。那是荣誉,是肯定,是夸耀其画作有如神来之笔,远非俗世凡人所能够创作而出的神品。

  后来苏摩数年再无作品问世,世人皆叹神才陨落。可是米根大师现在看着苏摩和他手边那白骨上的花,恍惚觉得自己又重新看见了当年在TGP大赛的决赛赛场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那么我就做主,将你这一幅画寄去参赛。”

  苏摩低下头,十分乖觉的模样。

  “都听老师的。”

  等到米根大师和加利尔全部从房间里面离开后,苏摩才长出一口气,整个人“啪嗒”一下倒在了身后柔软的床铺上。

  【宿主。】

  系统好奇的冒了出来。

  【你还会画画?我怎么不知道?】

  他家宿主不是没有半点的艺术细胞、拉个小提琴都跟锯木头一样,唱首小星星都能跑调到北极洲去的吗?!

  就算武器用的是颇具诗情画意的判官笔,也没有半分的潇洒飘逸,反而像是提枪握剑。

  系统都可怜苏摩的那支判官笔。

  对于系统的这个不过脑子的问题,苏摩表示了十二分的惊讶。

  “什么?”他有些不可置信的反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画画?”

  系统就默默看着那边画架上面颜料都没干的那一张骨生花。

  “啊,你说那个啊。”

  “那也不是我画的——原主完成了大半,我只不过是添了一具白骨,一朵毒花。如果你想说什么意境的话,大概也只是因为我亲眼见过这样的情景,印象太深所以带出来了一些吧。”

  系统跟苏摩大眼瞪小眼,最后有些迟疑的试探。

  【那你之后的画打算怎么办……?】

  苏摩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好问题。”他说,“这也是我想要知道的。”

  “……”

  “算了算了,先不考虑这种事情,睡觉!”

  *****

  【你要去哪里?】

  有无数的粗大的触手从无尽的深渊之中探了出来,顺着海水猛的窜了上去,将那个试图逃离的人影牢牢的缠住,然后向着深海拖去。

  海面晃动着的天光分明已经近在咫尺,像是一伸手就能够抓住的光怪陆离的世界,但是无论怎么努力,却只能被那些触手拖拽向黑暗的深渊之中,根本无法碰触到。

  直到最后,黑暗彻底的将身体包裹,原本冰冷的触手像是也有了些许的温度。无面的黑影从身后将这被拉入深渊的祭品牢牢的抱住了,手指摩挲着对方的手腕,带着暧m与珍视的意味。

  【你逃不掉的。】

  【你是我的祭品。】

  “……啊!”

  苏摩猛的睁开眼睛,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后背冷汗津津,衣服早就已经被打湿一片。

  【宿主?】

  这样的大动作也惊醒了同样休眠的系统。

  “……没事,就做了个噩梦。”

  苏摩起身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点一点的小口的抿着。

  他如今住的地方是米根大师的海滨别墅,只需要拉开窗帘,巨大的落地窗之外就是大海。

  月光下的海面波光粼粼,美的像是上帝执笔绘出的画卷。但是苏摩看着翻涌的海浪,不知为何却又联想到之前那个梦,粗大的触手,无尽的暗渊,逃脱不掉的禁锢。

  “那是……什么?”


标 签穿越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 苏摩 彦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