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衾顾_在狗血文里当炮灰叶皖许程溪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97 ℃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衾顾_在狗血文里当炮灰叶皖许程溪在线阅读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叶皖许程溪

衾顾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是由衾顾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叶皖许程溪。讲述了一个攻一心想救风尘到后来发现自家宝贝根本不风尘的故事。叶皖正看到炮灰被男主妈妈给钱‘羞辱’的时候穿进书里去的,他做了小mb大相径庭的决定——叶皖:阿姨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得加钱。隔壁围观到全过程的许程溪清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趣。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有趣故事吗?快来关注故事递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是由衾顾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叶皖许程溪。讲述了一个攻一心想救风尘到后来发现自家宝贝根本不风尘的故事。叶皖正看到炮灰被男主妈妈给钱‘羞辱’的时候穿进书里去的,他做了小mb大相径庭的决定——叶皖:阿姨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得加钱。隔壁围观到全过程的许程溪清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趣。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有趣故事吗?快来关注故事递吧!

免费阅读

  “叶皖,我就不绕弯子了,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再纠缠我儿子。”

  被眼前妇人一句话唤回了现实,叶皖却依然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看向眼前一身雍容华贵,手上脖子上带着的首饰能给人眼睛闪瞎的中年妇女,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茫然——他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安静的咖啡馆里,被眼前的女人一顿口吐芬芳呢?

  “呵,你开个价吧。”妇人摆弄着自己戒指上硕大的红宝石,一股有钱人的铜臭气几乎喷薄而出,讥讽的看着叶皖,不客气的说:“多少钱,你才能离开周行远?”

  周行远?!听到这个名字,叶皖瞳孔不禁微微缩了一下。

  这名字好生耳熟,不是他表妹给他的那本脑残的睡前读物里面的男主角的名字么?叶皖还清晰记得那本书名字就叫《收服豪门渣男》,一开始叶皖看这标题就觉得足够脑残,本不打算阅读。奈何表妹一通彩虹屁吹,搞的他无聊之下竟然真的看了起来。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虽然标题脑残了一些,但内容倒的确是有点吸引人。讲述的是万花丛中过的渣男男主角周行远被娱乐圈中当红小花女主角向梦阳吸引,继而收心的故事,中间各种纠结各种虐,十足十的一篇狗血文。

  而这本书看不到一小半,更让叶皖记忆深刻的是书中有个炮灰跟他同名同姓,是男主角曾经风流过的男N号之一,更悲催的还他妈是一个MB。

  他当时怀疑表妹是拿这本书膈应他的,于是看到跟他同名同姓的炮灰被男主角妈妈找上门威胁,小炮灰黯然神伤的时候当即不再看,午睡补眠。

  难不成现在......叶皖心下涌上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登时目光一凛,直直的看向对面的中年妇女:“你刚才说......要给我一千万?”

  按照书中的剧情,这女人是这么说的,自己该他妈的不会穿越到这本书里面了吧?

  叶皖想到这个可能性,脸色就一阵的煞白,同时他敏锐的感觉到,脑子里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正不受控制的大量涌入,嗡嗡的让他脑子疼。

  “是,我是这么说的。”妇人看着他一下子白下来的脸,只觉得他装腔作势,不禁冷笑:“你刚才不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么?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周家,不是你这种行为放荡的人能惹的起的!”

  行为放荡?叶皖一愣,随即想到他在书里面的身份是个以色侍人的MB,真他妈的......莫名其妙穿近书里这种奇葩事情都能让他摊上,就不能给他一个稍微炫酷点的身份!居然他妈的穿成了一个炮灰,男N号,还是个被男人cao屁股的牛郎!

  看这眼下的情形,自己应该是被风流的男主角的阶段。

  叶皖忍着心里的膈应,回忆起自己未看完的书中剧情,毫不犹豫的做了一个跟原身小炮灰截然相反的决定——

  “阿姨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不过......”他盯着女人一下子气极了的眼神,借机利益最大化的提出要求:“得加钱。”

  女人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由得一愣,疑惑的眯了眯眼睛——她那儿子来拜托自己帮他打发这小MB的时候,分明叮嘱过她别太过分,这个叶皖性子软又爱他爱的不可救药,让她给点钱态度好点打发了算了,也不枉跟他一场。

  怎么现在......跟周行远形容的不大一样呢?爱他爱的不可救药?一千万都不满足?鬼话,分明是个狮子大张口的宵小之辈!

  “你,”女人眼神顿时阴沉了下来,有些狠厉的问:“你想怎么样?”

  叶皖是从事法律职业的,无论现在的场景多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是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回忆,但他起码都能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自持,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

  还有,如何将眼前的利益发挥到最大化。

  “我同意离开你儿子。”叶皖想了想,坦然开口:“两千万吧。”

  “两千万?!”女人气的直接站了起来,风度荡然无存,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过是一个在夜店里□□的货色,身上有没有病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这么狮子大开口?!”

  什么纯洁无辜被迫的小白花,都是周行远那家伙故意骗她的吧!

  “我会去检查身体的。”叶皖接受建议,诚恳的对她一点头,却不松口:“阿姨,笑贫不笑娼,我和您儿子若是正当的恋爱关系,现如今是您想用钱让我们分开,你买我卖,我开价属于正常合理的范畴。反之,那解决问题更简单了,我开价钱您付款就能解决问题了。”

  他虽然脑子里莫名其妙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了很多,但跟男主角的爱情故事叶皖现如今并没有理出个所以然。只能按照他所了解的情况,做出理智客观的分析结论,并且一本正经的看着惊呆了的女人,一锤定音:“请问您还有什么异议么?”

  女人:“......”

  她莫名有种跟律师讲条件签合同的错觉,眼前这外表看起来柔顺乖巧的男孩,真是什么夜店的MB么?

  见女人不说话,叶皖不禁有些疑惑的轻蹙眉头——他虽然只看了半本书,但他记得书中的男主角是相当相当有钱的存在。爽文男主,一向都是什么XX城首富,挥金如土,这么在意小小的两千万么?

  其实叶皖现在懵逼的很,一切行为都出自职业嗅觉,并不是非得要什么两千万,他只是想趁机答应了男主角妈妈跟男主角断了联系的要求。

  后半本书叶皖没看,只能推算剧情——一般男主或女主的妈妈出面拆散的时候,都是俩人处的最好的时候,自己不分手才需要家长来掺和。

  然而周行远最后可是要跟女主角在一起的啊!再说他又不是个gay,虽然书中小炮灰没收钱,坚决守护爱情,但叶皖可不想真的继续跟一个男人搅基。

  叶皖觉得厚颜无耻的加价收钱,这样更容易让男主角厌恶离开他吧。

  打着这样的算盘,这钱就算叶皖不打算要,他也非要不可。他既然被迫来到这本书里,就得既来之则安之,哭天喊地没用。作为炮灰,他想在一本无逻辑的小说里好好活着就得先远离男女主,活出自我不可。

  “你这嘴皮子倒是伶俐。”半晌,女人气的青白的脸溢出一丝冷笑,干脆的拿出一张卡丢给叶皖,低声说出一串密码,然后才嗤笑着羞辱他:“这样的巧嘴和脸蛋,不愧是出来卖的,就是能糊弄男人。钱你拿着滚远点,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儿子面前。”

  “谢谢。”叶皖收下,甚至还礼貌的道了个谢,然而在女人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假如周行远再来找我呢?”

  女人脚步一顿,随后她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度不可理喻的笑话一样,脸部扭曲的回头盯着叶皖:“周行远还会过来找你?小贱货,你做梦呢吧!”

  叶皖沉默片刻,无视了女人的出口成脏,反而还很是安心的一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女人:“......”

  “您也请放心。”叶皖也站了起来,非常真挚的说:“既然收了您的钱,我办事一定到位,假如他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来找我,我都会把他打走,您没意见吧?”

  女人握着皮包的手指不禁一紧,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静的咖啡馆内人不多,隔了不远处坐着的一个男人听到了全程的对话,到此处实在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泄露的声音立刻引起了两个人的围观。

  叶皖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禁微微一怔。

  那张桌子上坐着的实在是一个长相过于清隽英俊的男人,衣着打扮干净得体,偏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显的斯斯文文。

  能让这么一个浑身书卷气的男人笑出来,想必他和周行远母亲的对话实在是过于不堪入耳。

  叶皖忽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仓促的对还只盯着他的女人一点头,脚步匆匆的离开咖啡馆。

  “程溪。”女人盯着叶皖离开的背影看了半天,才有些气急败坏的转头:“你说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姨。”刚才笑出声的男子就是她问的人,许程溪修长的手指轻点着桌面,也同样看向咖啡馆的大门,黑曜石一般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你管他态度如何,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这......倒说的也对,但怎么还是感觉这出戏演的这么不爽呢?女人微微有些郁闷的一蹙眉,半晌后轻吐口气,也不管这些了。

  “那程溪,你跟行远说一声吧,阿姨在商场约了人。”

  “好嘞姨。”许程溪二话不说的答应了下来,笑的如沐春风。

  待她离开后,许程溪脑子里还思索着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小白花叶皖在他哥们儿看不到的地方,居然是这么的口齿伶俐条理清晰,根本不是省油的灯啊。然后慢条斯理的给周行远拨去了电话——

  “程溪。”那边秒接,周行远略有些焦灼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了?我妈搞定他没有。”

  “如你所愿。”许程溪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情绪:“恭喜你,摆脱他了。”


标 签穿越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 衾顾 叶皖许程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