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美妃撩人重生墨青丫_美妃撩人重生陈黛儿高睿泽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01 ℃
美妃撩人重生墨青丫_美妃撩人重生陈黛儿高睿泽在线阅读

美妃撩人重生陈黛儿高睿泽

墨青丫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美妃撩人重生》是墨青丫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重生,陈黛儿只想废了藩王,令世子上位,但她没打算重走前世命途,去做王世子的妾。害她前世跌入深涧,毁容瘸腿的贼子们,她也打算放过!孰料回到师门,戴着一张丑面的她却与王世子命定纠缠,成了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美妃撩 人重生》是墨青丫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重生,陈黛儿只想废了藩王,令世子上位,但她没打算重走前世命途,去做王世子的妾。害她前世跌入深涧,毁容瘸腿的贼子们,她也打算放过!孰料回到师门,戴着一张丑面的她却与王世子命定纠缠,成了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免费阅读

  高睿云糊里糊涂的在深夜,被小黑二话不说劫到了离客栈两里外的荒坡,可怜他自小怕鬼,周边黑漆漆阴森森,一阵风刮过,身后的密林树叶簌簌直响。

  他小腿肚子微微打颤,连咽了几回口水,方等到他三哥一身黑衣,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轻拍了下他的肩。

  “啊——啊——三哥……你不是回了青州!……”高睿云抚着胸口惊喜万分,正欲细问个究竟。

  高睿泽面无表情来了一句,“孤突然想起,尚未考较你的功课……”,话音刚落,拳头就已毫不留情挥了出去。

  大燕国十五岁就受封的武安小将军,凭的都是真材实料,南边邻国大将,如今提起谋略武功皆超群的他,都要咽咽唾沫,再行掂量掂量自个的斤两。

  更莫说在大燕的高家军中,小将军不拔刀剑,不拎□□,一双铁拳便能揍的人屁滚尿流的赫赫威名!

  高睿云若有能力在他三哥拳下走上几招,也不至于一身肥肉,结果可想而知是单方面“惨无人道”的挨揍。

  面对五弟抱头鼠窜,高声求饶及“为何为何”的悲呼声中,高睿泽自认理由正当,既然五弟领了护送任务那便要好好做,怎可令一众柔弱女子被外人如此作践!!

  “三哥冤枉,那璇玉你又不是不知,是个刁蛮任性的主,弟弟惹不起啊!还有那一众女子被作践又从何说起,除了那……”

  高睿云边逃边辨,说到了这神光一闪,突的瘫倒坐地,气喘吁吁、一身泥尘哽着脖颈嘶呼,“三哥不仗义,不仗义!!!你莫不是有了女人,便要弃你最可爱的亲亲弟弟不顾!!”

  “浑说什么!”高睿泽声中有怒,一脚踢出,高睿云眼明身快躲过,心里暗道还说不是,这不就脚下留情了。

  “我没浑说!那么多姑娘,璇玉也就问了个名说上几句,独那陈黛儿,璇玉稍有为难,三哥莫不成就是因她受了委屈,才来找弟弟的麻烦?!”

  高睿云越想越真,声也越来越高,“弟弟明白了,三哥见了陈黛儿的那副小像一见倾心,便耐不住了,掉头回来见她真人!”

  高睿泽停在了五尺之外,双手抱臂冷冷看着。

  高睿云手舞足蹈莫名的兴奋,“三哥,弟弟向你保证,陈黛儿之貌可比天仙,如今只是因病,面颜差了些,待她康复后,哥哥爱不释手之时,万万要记得弟弟之功!”

  “说完了?”高睿泽后槽牙发痒,愣是忍住了,五弟一身肉能扛多少揍他心中有数, “陈姑娘病了,就送她归家养病,其他的好好护送,你给孤赶紧办完这差事,另,璇玉也好,大哥也罢,传孤的话,都给孤滚!”

  “哦,弟弟领命!”高睿云满肚子狐疑,却也老老实实应了,心知过了一关,放松的爬起来拍走身上的尘土,腆着脸上前试探问,“三哥,陈姑娘,真送回去啊?!”

  高睿泽冷冷撇来一眼,高睿云忙道,“送,明儿就送!……那什么,三哥怎的又回头了?”

  “接到消息,龙耘在辉州冲县出没,去向很可能是忡山神谷。”

  “神谷?他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吧,若是就可惜了……哎,冲县在前头啊,这里可是容县呐,三哥……”高睿云嘴比脑快,脑门顶又被高睿泽大手狠狠一拍,“孤做事还要向你交代!”

  五弟捂着脑门顶不掩眼中的疑色,高睿泽装没看到,继续交代了几句,摸了摸鼻子转身走了,身后的高睿云仔细消化完他这一番话,露出贼笑…………

  陈黛儿昨儿这一夜噩梦远去,睡的极为放松,朝早醒来便笑眯眯的偷乐,边吃早食边脑中仔细的斟酌接下来的每一步,却不知她因了贵人一句,无需在劳心费力。

  高睿云一早就到了陈黛儿屋门外,遣了他自个的贴身侍女进屋,确认陈黛儿已打扮齐整,方进了屋,后头跟着的另一个侍女手中拖着一个捧盒。

  陈黛儿不免莫名其妙,在兰兰的搀扶下恭敬的给云郡王行了礼,她表现的非常害怕和紧张,身子也虚弱的摇摇欲坠。

  高睿云连忙说,“陈姑娘莫要多礼,身子骨未好便去床上躺着,本王说完话就走。”

  陈黛儿还在作似为难,在云郡王再次要求下,才移至床边靠在了床柱上等着。

  高睿云扯出了个自以为与人无害的笑容,却因一脸肥肉过于做作,反惹得陈黛儿面上无措,心底生疑,这云郡王为何笑的好似谄媚?!

  “陈姑娘……”高睿云又调整了下笑容欲显得亲和,“到青州还有大半的路程,你的身子骨怕是受不住,但也不能因你一人,让一队人在容县就这么拖着,你说是不是?”

  这话的意思陈黛儿听出来了,心头掠过一阵狂喜,慌忙低头生恐被对方察觉心绪。

  高睿云见了暗道果然是伤心了,三哥也不知到底是如何想的“陈姑娘,本王也是不得已……本王也很是遗憾,以陈姑娘的条件……”

  他有些说不下去,点名那日的陈黛儿美的惊人,可经过这么些时日的病痛,颜色毁的不成样子,今儿一看,红疹都上了额头,他这人吧,实诚,面对这张脸夸不出违心之言,遂招了招手。

  一旁的侍女上前,将一个精致雕花的八角形木质捧盒放在陈黛儿的身边,打开了盒盖。

  兰兰站在旁边眼珠子瞪得溜圆,捧盒里头堆着一堆漂亮的女儿家首饰,金银宝石泛出的光泽,简直要晃瞎她的眼!

  陈黛儿本在伤心欲绝的假意哭泣,见此慌乱的捉住兰兰的手臂勉力站起,急道,“郡王这是何意?”

  “坐坐……你这一路也受了不少苦,现在这结果也是造化弄人,怪不得你,这些是本王的小小心意,本王会安排侍卫护送你归家,回去后身子骨万要调养好……来日方长嘛!”

  最末一句似乎意味深长,陈黛儿愣了愣,瘫软坐下,泫然泣道,“小女子身子骨不争气,拖累了郡王本就惭愧不已,这,这让小女子如何能受?!”

  高睿云潇洒摆手,“这算的什么,那什么,你陈家求的万年人参,本王也应了,择日便会送至你府上,放心!”

  这一句令陈黛儿心头犹如翻起了惊涛骇浪,若说她现在的形态,已经令云郡王等人无法忍受,提前遣她归家本在她意料当中。

  云郡王心生怜悯,忧她如此病恹恹的被遣归家会遭冷脸非议,送些首饰也说得过去,可竟能一力拍板应承,即便没有中选,依旧给陈家一株万年人参,就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陈黛儿无暇多思,一双桃叶美目盈盈滴泪,“恳请郡王莫要折煞了小女子,小女子受之有愧,小女子还有何脸面……”

  她欲屈膝下跪,高睿云忙抬手阻住,假意含怒,“什么话!给你就拿着,本王最喜爽快,勿要再啰嗦!”

  话到这份上,陈黛儿见好就收,勉为其难的伤心点头,小小声提了一个要求,“可否请郡王交代下去,万年人参定要送至小女子手里,非小女子本人,任何人不得受领!”

  高睿云虽不明其意,也爽快应承,“没问题!”

  三哥吩咐该办的都办完了,他出了屋,心头大定,这下三哥满意了吧!

  昨晚一见他就拐着弯揍人,定是心疼人小姑娘,可为何又来一出送姑娘归家的操作,若说三哥对姑娘无意,却又要嘱咐他仍给出陈家所求的人参。

  万年人参有价无市,□□的珍药库里也就几株,若是女子入了三哥的眼,治了三哥的病,给出去自然谁也不心疼,但半途遣回家也能有这待遇?

  莫要说三哥还心细的吩咐他派人去陈家解释,勿要陈黛儿归家受了委屈,试问三哥何时会为了个女人费脑?

  可惜傻了吧唧的小黑,嘴巴都紧的很,导致他现在心里头如同猫抓一般好奇万分,三哥对陈黛儿到底是喜欢呢,还是喜欢呢?

  无论如何,他聪明的自掏银两,与陈黛儿提前留个好印象打个好交情,要是真如他料,弄不好,陈黛儿就是他后一生的护身符了。

  想到这,高睿云咧嘴直乐,想着自个怕也是有些诸葛之能的。

  这头觉着自己似孔明,那头陈黛儿在兴奋,为了对付今日谋划了数步的计划,只走出一步,就已化走了前世之祸。

  她恨着璇玉郡主、青郡王,也恨着那个祸源秦王世子,更是恨透了秦王,只复仇并不是她受尽苦痛浴火归来的缘由,现在与贼子们,就此再无瓜葛便是极好。

  和她一般心花怒放的兰兰,欢天喜地利落的收拾回程行李,端着云郡王送的那个捧盒是怎么都不能安放。

  “小姐,如何是好?两千两银票哇,云郡王可真是豪气,婢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银,拿着竟觉慌得很!”

  陈黛儿闻言弱了笑意,云郡王走后,兰兰端过捧盒扒拉,才发现首饰之下还摆着一叠银票,一百两一张,足足二十张。

  实怪不得兰兰慌张,她这个主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财,吃穿用度祖母虽都依例制给她,只多的也没有,在她的绣品,能比肩陈家绣楼大师傅那年,月银倒是提了,也才三两。

  现在突然一大笔钱财从天而降,说起来,她也没了主意,所谓无功不受禄,云郡王究竟是为何要这般?而且,银票给的是小额,应是还考虑到了姑娘家的花用方便!

  这后头的细致比这银票的数额,更令她胆战心惊,对方那一句‘来日方长’,现在想来,更令她细思极恐!眉州府衙点名那日,这云郡王是见过她易容前真貌的,难道对她起了心思?……

  陈黛儿满腹纠葛站在了客栈门外,等着郡王郡主一行人出发前送别,她考虑几番,没有去找云郡王推了钱银,生恐璇玉郡主得知后再生事端,与前世的仇人就此永不再见的前夕,她必须非常小心。

  璇玉跨出了门槛一眼瞧到不远处等着,红疹爬上了额头的陈黛儿,恶心的如吃了一口苍蝇再也不想瞅多一眼,直接无视前行。

  青郡王倒是又瞅多了两眼,白日里头看,这女子质素更是差上了几分,自也再无一丝兴趣,翻身上马。

  陈黛儿病恹恹的靠在兰兰身上,两眼呆滞,苦兮兮的接受着眉州女儿们远远幕篱下的怜悯,又再三多谢云郡王前来再次宽慰。

  待一辆又一辆马车背影全部远去,兰兰憋了一肚子气,除了那个胖胖的云郡王和善之外,一个二个的都当小姐得了瘟疫一般,这些烂人!大烂人!

  除了兰兰,坐在客栈对面酒楼三楼窗边的小黑,也正涨红了一张脸趴在窗棱上,生气嘟囔,“瞎了狗眼!谁能没个病,陈姑娘病好了,就是最美的姑娘!”

  对坐的高睿泽闻言瞄了一眼傻卫,弄不明白就一把酸梅,这傻子竟就护上了,甚至火气还胆敢发到了他的身上。

  “世子爷,陈姑娘病了本就可怜,您作甚还要遣回她,陷她于此种境地?!”

  高睿泽手中折扇毫不留情敲过去,除了一身武功毫无是处!

  方才见陈黛儿如此模样,他也在暗忖,得知陈黛儿病的严重,再继续北上青州,身子骨定吃不消,故叫五弟遣她归家原是好心,是否反办了坏事。

  毕竟到了青州府,选妾礼上与同行的女子一同被遣,众人皆一样的结果,陈黛儿会没有那么突出,也不会如眼前这幕被人怜悯和嫌弃。

  可他确定自个方才有一瞬,在陈黛儿的眼中看到了清晰的释然,甚至还有丝自得,那刻他的脑中划过了一个不怎么舒服的猜想——陈黛儿并不愿意远上青州。

  随即细想起来,这女人的病来的未免巧妙。

  妙在这病,令她由一位出挑美人失了颜色,加之有碍瞻观的病征,泯然众人之间毫不出彩,他急色的大哥和刁蛮的璇玉对她视而不见,就可见幸运。

  巧在这病早在眉州境内就病发,若这病继续发展,与其拖着她继续行路大半月到青州,还不能保证是否容颜如初,即便没有他的吩咐,五弟定也会做出遣女人归家的决定。

  而他向来不相信巧合!

  可陈黛儿的病若是假,又如何骗过随行的王府大夫,还有这么多双眼睛?

  高睿泽三岁受教,六岁能诗,八岁能文,说他一句聪明绝顶无人能够反对,他的洞察力、分析力还有记忆力同辈中人可说无人能及,只他也会识人,识能人,诸多事宜交代下去,他的脑袋一般都歇着。

  陈黛儿若知道这个男人因了她,着实仔细想了几个来回,不知会否受宠若惊。

  高睿泽已经想到初遇那日,陈黛儿包袱里露出的一角“三叶草”,那时他自然以为陈黛儿是为了家中亲人采草祈运。

  现下转念记起一回与府中门客对月小饮,天南地北瞎聊之时,门客提起的三叶草,据说三叶草万株中会有一株四叶,而这株四叶草的根柄是易容人士的宝贝!

  参选前夕,深山老林,两名弱女,紧接着女人参选病倒,容颜半毁……

  脑筋动的越快,他的嘴角不由笑的更明显,五弟派来的侍卫等在了马车前,小丫鬟身上大大的一个包袱应是行李妥当,陈黛儿为何靠着那个胖丫鬟重又进入客栈?

  “小黑,去盯着陈黛儿,远着点。”

  主子令下,小黑虽一头雾水,也即刻领命而去。

  高睿泽惬意的呲溜了一口小酒,他似乎有些期待事态的发展,若真如他所料,真是有趣极了!

  没过多久,他笃定的笑意僵在了脸上,陈黛儿仍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侍卫的马车离去。

  而小黑的禀报中满满的不解,“世子爷,陈姑娘她们就是去了趟茅厕……”

  高睿泽一口酒呛住,咳的脸红脖子粗,好一会面色恢复了正常,尤为高冷的嗯了一声,偏小黑是个傻的,非要问个究竟,“世子,作甚要小的去跟着陈姑娘?”

  高睿泽高深莫测的撇去一眼,“孤用得着向你解释!”

  谁又知他心里万分的尴尬,自以为巧合不是巧合,看来巧合就是巧合,如陈黛儿这般的一般民家女子何处能习了易容术。

  无非是他看多了天下令他憎恶的美人,莫名其妙怀了一丝期冀,能撞上一位独特、有趣的吧。

  陈黛儿丝毫不知差点要露了陷,她也没那九曲肠,她只是循着本能考虑,需确认璇玉一行人无人生疑回头,再谋它事。

  只能说是歪打正着,高睿泽去了疑心自去办事,陈黛儿耐着性子在侍卫的护送下又回走了两日,在容县地界边一个大镇上临时歇了脚,热情的请了那位护送她归家的侍卫下次馆子。

  待那侍卫好吃好喝了一顿,酒醉醒来,四处寻不见陈黛儿两人,无奈揣着三封书信独自去了眉州礼县。

  其中一封书信是给他亲启,字迹端正秀丽,字里行间满是歉意,陈姑娘道她亲弟病危,一直心系寻医,碍于家中阻拦不得成行,如今她红疹已经消退,病已好了大半,便不舍丢失这次机会,要和丫头一起去寻访方能死心。

  侍卫初读几句,只觉大祸临头,好在陈姑娘想的周到,说了缘由,道了歉意后请他宽心,她已修书另一封书信给云郡王说明事态,必不会给他带来麻烦,另还有一封家书托他去趟眉州送至陈家。

  侍卫读完浑身舒爽,打死不认给他的信封里头,悄咪咪的还躺着一张,陈姑娘未提,他可当不知的一百两银票……

  给云郡王的那封信后来辗转到了高睿泽手里,他看信之后那一刻的心情之复杂暂且不提。

  只提侍卫四处寻人之时,陈黛儿正正坐在离侍卫不远的一桌座位上,只不过已成了一名着灰色粗布衫,瘸了左脚的老妪。

  而兰兰白皙的脸黑了不少,穿了身青衣布裙坐在一边,早在容县重入客栈的茅厕里头,小姐已经告知伤心焦急的她装病实情,这两日,在马车里小姐手指沾了茶水,在小桌上也给她讲的清楚。

  虽小姐说是看书习得了易容术,她脑筋虽简单也晓得不大说得通,但是管它呢,小姐当她是妹妹,姐姐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只是说起来,她还曾跟着娘亲在江湖上走上过几遭,现在换了身打扮和脸,心一直砰砰跳,只敢背着那名侍卫一动不动,手心里的汉出了一拨又一拨。

  可小姐怎么就能无事人样的活灵活现扮起了一名老人家,而且瘸着腿走路的模样竟看不出一点破绽!

  兰兰近乎有些崇拜的望着小姐,陈黛儿若知道丫头真实所想定是五味杂陈。

  易容术确实易的不仅仅是容颜还有举止,这上头她师父才是个中翘楚,而她无非是亲身有了十年的瘸腿经验,怎又会扮不像?

  她的心神都在暗戳戳观察侍卫的一举一动,待侍卫离去许久再未归来,欣喜计划顺利。

  当夜她带着兰兰宿在了镇上,隔日朝早租了辆破旧的马车,车夫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出了双倍的价钱请他加快速度,北上辉州冲县。

  一路出奇的顺利,同一段行过的路,这一回没了前忧,便有了闲情,官道两旁郁郁葱葱,远处山峦连绵起伏。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几日来走走停停,陈黛儿每日快活的如出笼的小鸟,细细想来,前世今生,竟还从未有过如此时这般的畅意。

  她这个无能的傻瓜呵,毁容瘸腿与自由相比算得了什么,师父给了她一张皮也不会吓到旁人,只要能鼓起些许勇气便可跟着师父游历江湖,徜徉于柳绿花红、山清水秀之间,那该是多么的乐不思蜀。

  而她却作茧自缚、死守深谷,每回寂寞的等待师父归来团圆,就这么浪费了时日,直等来师父死讯,方醍醐灌顶却为时已晚!…………


标 签古言 美妃撩人重生 陈黛儿 墨青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