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杨芙顾怀璋_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慵不语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70 ℃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杨芙顾怀璋_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慵不语在线阅读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慵不语

慵不语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是慵不语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杨芙是国公府千娇百宠的嫡女,她识人不清,误把豺狼当宝贝,嫁给了候府庶子江砚之后,落得了个惨死别院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未出阁之时,这一次,她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嫁给了那庐陵王顾怀璋,她明明做好了被冷落的准备,谁知她的一颦一笑都被夫君视若珍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是慵不语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杨芙是国公府千娇百宠的嫡女,她识人不清,误把豺狼当宝贝,嫁给了候府庶子江砚之后,落得了个惨死别院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未出阁之时,这一次,她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嫁给了那庐陵王顾怀璋,她明明做好了被冷落的准备,谁知她的一颦一笑都被夫君视若珍宝....

免费阅读

  楚莞看杨芙起身,轻柔笑道:“姐姐还是先侍奉好太后,等我们回来再去?”

  楚莞想对琴昭下手,杨芙在侧自然诸多不便,她很有心机的抬出太后,想让杨芙留下。

  谁知向来性子和软的杨芙却出声道:“我……我坐得也有些闷,和你们一同去吧。”

  太后闻言笑道:“哀家无事,你们姊妹一起去吧,只是含明宫的宫人大多在宴席上伺候,偏僻的地方无人照应,你们最好慢着些。”

  楚莞没有法子,只能跟随杨芙等谢了太后恩典,随后一同走出灯火通明的大殿。

  笙歌管弦声渐渐模糊,月色朦胧,楚莞携琴昭总往光影微弱的地方走。

  杨芙小小的身影缀在琴昭身后,也只是乖乖跟她们走。

  “听说太后宫中东北角有一处双亭,晚间可以看到萤火虫。”楚莞看几人离正殿渐远,便放下心坦然道:“真想去看看是何景象。”

  琴昭抚抚绯红的脸颊接话道:“那双亭我也远远看过一眼,离这儿不远,我们去吹吹风,趁早回来。”

  杨芙紧紧拉住小姑姑的衣角,在夜风中怯怯开口:“小姑姑,我冷,我们不要去亭子好不好?”

  “冷?折腾一天,是被风吹着了?”琴昭闻言,停下脚步细细看杨芙的小脸,关切道:“那我们在这儿说说话就回去吧。”

  此时,亭云满脸焦急地赶过来道:“姑娘,老太太正找您议事呢。”

  琴昭一怔:“你可知是什么事儿?只找我一人?”

  “老太太只让我来找您。”亭云硬着头皮道:“没说具体什么事儿。”

  楚莞面色一变,只得道:“祖母的事儿要紧,小姑姑不必担心我们,我们消消食也要回去呢。”

  琴昭摸摸杨芙微微冰凉的小手嘱咐道:“别乱走动,早些回席。”

  看着小姑姑远去的背影,杨芙终是放下心,抬起娇美稚气的脸,对着亭云眨了眨眼睛。

  只要小姑姑安全回席,那上一世的场景便不会再发生。

  楚莞却恨得捏紧了手帕,她早前从魏夭夭处听说,最近前线军情吃紧,沈驰和顾怀璋等几名皇亲因在朝中商议要事,宴席过半才会现身。

  她算了算前廷离含明宫的距离,料想沈驰必定会在此时左右经过双亭。

  谁知杨芙却懵懵懂懂跟来,本想着她不过是个不足为惧的娇贵姑娘,看到她和亭云对颜色,才咬牙切齿地明白杨芙竟已开始提防自己。

  “姐姐不喜欢我吧?”楚莞转过身,对杨芙盈盈笑道:“小姑姑……也是被你故意支走的。”

  只剩下她们两个人,楚莞不再有任何顾及,她依旧笑眯眯道:“姐姐好聪明,倒是这么早就把我当外人,巴巴防备着。可惜我是老太太心疼的孙女,如今太后也对我青眼有加……姐姐,我劝你对我客气些,免得日后后悔!”

  楚莞白皙的脖颈在月光下格外白皙,让杨芙忆起上元夜时她侧着脖颈娇笑,依偎在江砚怀里讲自己的死讯。

  上辈子,她们一直没撕破脸,楚莞嫁到江家,杨芙依旧把楚莞当成自家表妹,丈夫多庇护表妹一些,她虽心酸落泪,但从未想过相争。

  可这辈子的杨芙再也不愿多看一眼楚莞伪善的面孔,撕破脸又怎样?她做不到和害死她的人虚情假意。

  两世为人,她性子再天真纯良,也不会是软弱可欺了。

  “我没有把你当外人,因为你根本不是人!”杨芙鼓起勇气,说出压抑在心里,最想当面痛骂楚莞的话:“你不是人,你怀着嫉恨的心思来到我家,你想害我,想害小姑姑,还想害长兄和祖母!你面上装出贤良的好孙女模样,其实你是人是鬼自己心里清楚!楚莞,你之前受罪是因你母亲自己作的,和国公府没任何关系。我们护你周全是可怜你在外孤苦,不是欠你的!”

  楚莞不敢置信的看着杨芙,嘴角抽搐着想说话,却一个字也反驳不出口。

  她内心最深的恶毒,都被杨芙一语道破了。

  一阵奇异的甜香忽然飘来,楚莞再次露出无辜的笑容,轻声道:“姐姐,难得你说了真心话。那我也和你交交心吧,我就是恶毒,就想看你们这些受尽荣宠的人跪在我的脚下!看到你倒霉,我就开心欢喜。”

  杨芙在楚莞轻灵的笑容中皱了皱眉,那奇怪的甜香愈加浓烈,如悠然缓慢的摇篮曲般丝丝缕缕侵入头脑,让她陡然起了倦意。

  杨芙忽然忆起上辈子,小姑姑从太后寿宴回到家,被家人小心翼翼问起和沈驰清辉阁之事,一脸懵懂地说她什么都不记得。

  看来,小姑姑不是因羞窘撒谎,而是真的被楚莞耍了花样。

  但她没料想楚莞竟这般下作,竟用楚馆里把人迷晕的做派对付自己。

  杨芙此时已浑身无力,和楚莞缠磨必定没有好处,她眨眨眼睛,屏住呼吸,装作茫然地慢慢走了几步,之后昏厥般跌倒在地。

  楚莞捏着香囊的手心微微出汗,她第一次尝试这迷香,还不敢肯定有效果,看杨芙软软倒下,方才放了心。

  她紧张得四处望望,看宫人们的身影都聚集在远处的大殿,方深吸口气,缓缓蹲下 身,解开杨芙襦裙的束带,月光洒在少女裸,露的雪肤上,如最柔和洁净的白玉。

  “姐姐困了,解开带子才能睡得更舒坦。”楚莞摸摸杨芙的脸,声音温和天真:“姐姐好好在这儿睡吧,我一会儿便带祖母和夫人们来把你叫醒。”

  杨芙躺在地上任由她摆布,直到听她脚步依稀走远,才颤着肩膀站起身,笨拙地把自己的衣带扎好,趁着月色踉踉跄跄往别处走。

  楚莞离开,必定会像上辈子一般叫人过来,到时候众目睽睽看见自己衣衫不整躺在宫中偏僻处,那是几张嘴都说不清的屈辱。

  杨芙咬咬嘴唇,想找个安全偏僻的地方整理下仪容,再体体面面的出现在楚莞和众人面前,狠狠地让楚莞打脸。

  但这是太后宫中,她不可能随意推门而入。

  哪怕是看到举着琉璃宫灯路过的宫女,她都忙躲在山石后面,不敢露面。

  万一这些人怀有歹意,把她现在的处境叫嚷出去便糟了。她抬起眼睛,在周遭焦急寻找可以倚靠的角落。

  借着月光,她看见明廊尽头的马车旁静立着一名醒目的年轻男子,男子披着玄色风氅站在人群外,清冷轩昂。

  杨芙的眉眼霍然被点亮。

  她没有丝毫犹豫,背离灯火辉煌的大殿,朝着那孤灯一盏的马车走去。

  她只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但遇见危难,却不敢求助于人,而是匆匆躲闪。

  因为杨芙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无法信任那些人,也没有准备好接受他们的帮助。

  可不知为何,她却放心大胆的朝马车靠近,似乎从内心笃定,那个男人会在风雨中给她最温暖的庇护。

  明月悬空,夜风吹起杨芙纤细如涟漪的纱裙。

  她终于走到马车旁,马车很高大尊贵,她踮起脚尖,伸长小胳膊轻轻敲了敲车壁下缘:“劳驾,能让我上车吗?”

  一开口,杨芙才发觉自己带了软颤的哭音。

  车帘被一双大手倏然掀开,顾怀璋英俊清凛的面庞出现在月光下,锁眉俯视杨芙。

  杨芙和他一对视,不知为何立即耳颈通红,心扑通扑通如擂鼓般跳动……她心里后悔不迭,怎么会脑子一热来向他求救呢?即便是他前世向自己下了婚书又如何,即便他替自己出言又如何,也许那只是他心血来潮……也许,也许他还不知自己是谁吧?

  她离他那么远,错把他的寒光当成了温暖的明亮,然而伸手一探,就会被他凌冽的气场所伤。

  杨芙眼眶都红了,但事已至此,只能硬起头皮,仰着狼狈的小脸,对着那高大严峻的男人颤声请求道:“王……王爷,我是国公府的阿芙,你能让我上车吗?”

  顾怀璋垂下眼眸,只见杨芙穿着略凌乱的襦裙可怜巴巴站在马车旁,双睫轻垂,白嫩漂亮的小脸上满是畏惧。

  他神色又是一冷。

  杨芙见状,自嘲地扯扯嘴角,转身准备离去。

  “站住!”男子清冷肃然的声音在夜色中沉沉响起:“你这般模样还准备乱跑?”

  杨芙小小的肩膀又是一颤,不让上就不让上罢了,偏偏还带着教训的口气!

  他也太过分了,她委委屈屈转过头,却看见顾怀璋已纵身下了马车,朝自己走来。

  “王……王爷……”杨芙面颊通红,脚步不由自主后退。

  “马车没备台阶,冒犯了。”说罢,顾怀璋干脆利落地弯下腰身,用手臂捞起杨芙娇小的身躯,温暖的风氅带着陌生男子的味道,把杨芙团团围住。

  男子的手臂沉稳结实,让杨芙没着落的心倏然踏实,却又没来由般跳得更快。

  她躲在风氅里,用细细的如同抽噎般的声音喊:“王爷……”

  顾怀璋紧绷着脸,忙走进马车,把这团温软甜香的小姑娘轻轻放到车里。

  杨芙小脸灼热,羞得面目通红,悄悄张开眼睛。果然,顾怀璋正冷冷地坐在对面,皱眉看着她。

  难为他考虑到自己个子小,攀上高大的马车定然多有不便,只是……只是那也不能直接抱她吧……

  该怎么谢谢他呢,总不能说多谢王爷出手,毕竟,被男人的大手那般抱住,羞都要羞死了。

  杨芙屏住气息低着头,脑袋里一片混乱。

  顾怀璋伸手掩上月白色丝绒车帘,清浅的月光被隔绝在外,只有远处悠悠丝竹声依稀入耳。

  因为是只身进宫,所以马车上并没有仆役,还算宽敞的马车里,只有二人一重一轻的呼吸。

  杨芙缓了缓,尽量忽略顾怀璋,等平复好心情后,开始伸手去揪发髻上沾染的花瓣。刚才躺在地上,头发难免沾了很多落花。

  顾怀璋坐在对面,好整以暇的看着杨芙整理发髻。杨芙本就怕羞,如今在男人眼皮底下整理仪容,更是红了耳根。

  她现在一定很狼狈很不堪吧?这一世,顾怀璋看到自己这般模样,肯定不会再给自己婚书了……

  毕竟,谁会喜欢一个爱哭,处处需要别人照顾,连去个宫宴都能跌倒的笨蛋呢?

  还好,还好上一世没嫁给他……他那般尊贵笃定,事事都成竹在胸,自己嫁给他,也只能是给他添乱,让他更厌烦自己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眼前这英俊的男人会厌烦自己,杨芙就很伤心。她小心翼翼地抽抽鼻子,忍住要滚落的泪。

  再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可笑,反正她不喜欢顾怀璋,这辈子又不打算嫁人,何必在意他的看法呢?

  杨芙心思百转千回,面沉似海的顾怀璋却开口道:“谁在欺负你?”

  他问得很简短,却很有力,似乎杨芙说出的人必定会被他铲除。

  杨芙眨眨眼睛,她忽然很想拉住顾怀璋有力的手掌,哭着告诉他楚莞的阴险狡诈,他那么清高端肃,肯定有千万种方法保护自己,然而,她只是怯怯地垂下纤细稚嫩的脖颈:“没人欺负我,我……我摔倒了。”

  杨芙低着头,只看见男子骨节分明的大手缓缓握成拳,头顶响起沉沉的两个字:“撒谎!”

  倏然,顾怀璋站起身子,缓缓屈膝半蹲在她面前,杨芙缩缩脖颈,小身子委委屈屈贴在车壁上。

  她以为顾怀璋要逼问,可面前的男人只是扬起手,替她扫了扫裙裾边缘沾染的灰尘。

  “既然不愿告诉我,那也瞒好别人。”

  杨芙心里一颤,忙把探出裙边的一双小绣鞋缩回去,又转过绯色的脸,装作去看车窗的垂帘。

  然而,男人英挺的眉宇依然久久萦绕在她眼前。

  上辈子初见他时还是未长成的小女孩,自然从未动过心思。等情窦初开,又被江砚占据了目光,再也无暇顾及其他的男人。

  可现在,她却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顾怀璋和江砚不一样,江砚优雅温和,让人总想多看他几眼。顾怀璋却寒锐肃然,总让人想闪躲。

  所以,自己喜欢的人还是江砚吧?杨芙神色怅然,笑容也淡了几分。

  含明宫大殿,几位夫人贵女正围绕着太后说笑话,只琴昭频频抬头看向宫门的方向。自从她知道亭云不惜撒谎也要把她骗回来,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老太太,”楚莞惊慌失措地跑过来,眼中带泪:“芙姐姐晕倒了,我怎么喊姐姐都喊不应……周围也没看到宫女,我只能自己跑来……”

  她虽叫着老太太,似乎只是对自家人说事,但声音却并不小,恰好能让阶上的太后夫人们都听到。

  果然,太后面色一变,皱眉看向她问道:“阿芙好好地走出去,怎么会晕倒呢?”

  含明宫是她的寝宫,若是国公府的女孩在她这里出了事,那她的威严往哪儿搁?

  我也不知。”楚莞无辜道:“我出恭回来发现芙姐姐衣衫不整地躺在海棠树下,襦裙衣带也散开,我赶忙帮她掩住了一些。”

  杨老太太登时起身,只觉眼前一黑,抓着琴昭的手就要去找杨芙。

  “哀家也和你们一起去!”太后面色凝重:“哀家倒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太后一起身,诸位夫人自然也离座跟去。

  楚莞也是满脸焦急,匆匆跟在琴昭后头,她虽有几分忐忑,但心底却满是愉悦,要是让这么多贵人看到杨芙狼狈的模样,那她这辈子是别想清清白白嫁入高门了。

  楚莞领着夫人们慌慌张张走到杨芙倒下的地方,太湖山石把此地和觥筹交错的含明宫大殿隔离,然而除了靛青色如薄毯的草地,和海棠花在清冷月色下静谧飘落,这里什么也没有。

  楚莞登时面色一白,她亲眼看见杨芙在此倒下,被迷香迷倒后不到两个时辰绝不会有醒来的可能,这地方又不会有人经过……

  所以,杨芙去哪儿了?

  太后在心底本就不信杨芙会衣衫凌乱的躺在地上,如今没看见人,语气已带质问:“你说阿芙晕倒了,人呢?”

  “臣女……臣女的确亲眼见到阿芙躺在这里…… ”楚莞脑子登时一懵,只得硬着头皮答道:“也许……也许姐姐被谁看到救走了也未可知…… ”

  她明明看到杨芙双眼迷离的茫茫然倒在地上睡着了,怎么现在却不见人呢?

  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有少女娇声笑道:“阿莞,你耍赖,说好和我玩捉迷藏,寻不到我便找来太后和夫人们帮忙吗?”

  众人齐齐回头,只见杨芙提着襦裙从太湖山石后笑意盈盈地走出来,她双眸灵动如水,头上的发髻玲珑精巧,丝毫没有晕倒的痕迹。


标 签古言 重生之王府小娇妻 杨芙 慵不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