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书后死对头跟我告白了最新_沈一星江白逸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22 ℃
穿书后死对头跟我告白了最新_沈一星江白逸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沈一星江白逸小说免费

月是伢儿湾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沈一星江白逸的小说名是《穿书后死对头跟我告白了》是由月是伢儿湾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音乐天才沈一星穿成了耽美文中一个爱和校霸男主作对,三章就被踢下线的炮灰角色。还是个学渣……本想好好搞音乐学习,没想到被自己的死对头江白逸给缠上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一星江白逸的小说名是《穿书后死对头跟我告白了》是由月是伢儿湾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音乐天才沈一星穿成了耽美文中一个爱和校霸男主作对,三章就被踢下线的炮灰角色。还是个学渣……本想好好搞音乐学习,没想到被自己的死对头江白逸给缠上了……

免费阅读

  “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沈一星蓦然睁开眼,头稍稍往旁边侧了点,一只拳头擦过他耳边砸在门板上。

  拳头与门碰撞发出巨大的轰鸣,厕所里的每扇门都随之晃动了几下。

  “嘶——”

  沈一星抬起眸,六七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堵在他身边,刚才出拳的男生扭着眉收回手。

  面前全是陌生的面孔,沈一星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被人绊倒摔下了楼梯,不记得什么时候有来这个厕所。

  这几个人穿的校服沈一星从没见过,红的红,蓝的蓝,宽大的版型和他学校的制服根本难以媲美。

  见那男生另一只手挥来,沈一星顺势拽着他的手腕往反方向一翻,膝盖重重地顶在了他腹部。

  “草……你大爷的沈一星!”男生疼得说不出话来,捂着下腹骂骂咧咧蹲到一边。

  厕所里刺鼻的清洁水味混着烟味飘在空气中,有个没穿校服的瘦高个男生叼着半根烟走过来,他朝地上啐了声,“沈一星,叫你砸个琴都不敢,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砸琴?”沈一星贴着厕所门,眯起眼,“你哪位?”

  瘦高个愣了会,撸起袖管,劈头盖脸骂道:“你再给我装傻充愣,信不信老子今天把你天灵盖掀了。”

  很快有人小声提醒道:“猴哥儿,那是江白逸的琴,他不敢也正常。”

  “江白逸他是个屁!”沙骁猴反手往那人头上拍了一巴掌。

  沙骁猴最烦这群怂逼,平时打压敲诈低年级学弟的时候这几个人最起劲,但每次一听到江白逸的名字就孬得像条哈巴狗。

  好不容易碰上个敢和江白逸叫嚣的沈一星,结果让他去砸个提琴还推三阻四,说什么怕被处分。

  “江白逸有什么好怕的?”沙骁猴扯着嗓子对沈一星嚷嚷道:“他就是见了我也得哭着喊我声爸爸!”

  “砰——”

  厕所最里面的一扇门突然被人踹开,沙骁猴和沈一星同时朝响声那望过去。

  “是江白逸。”

  不知道是谁哆哆嗦嗦喊了声,在场的人瞬间吓青了脸。

  江白逸这个名字沈一星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曾经看过的一本狗血耽美小说中主角攻的名字。

  还记得那部小说他看了三章不到就弃文了,原因是剧情发展极慢,主角攻的校霸光环过于强大,主角受又一直是个背景板,看久了让人觉得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没记错的话书中还有个和他同名同姓且喜欢无脑作死的小炮灰。

  第二章中曾提到过,小炮灰因为砸江白逸小提琴时正好被江白逸撞见,挨了一顿揍不说,后来还因为欺负主角受被江白逸捶到自动退学,此后文中好像就再没出现过。

  沈一星暗自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在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后倒吸了口凉气。

  他这是……穿越了?

  穿进了书里?

  那他现在岂不是成了那个即将被揍到退学的无脑炮灰!?

  沈一星无语至极,在场的人都顾不上管他,个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江白逸。

  江白逸慵懒地靠在厕所门口,校服外套随意地甩在肩上,黑色的碎发下剑眉英挺,细长的眼中含着笑意,正悠闲地按着手里的打火机。

  厕所里静悄悄的,因为仗着人多,沙骁猴的小弟们对江白逸虎视眈眈,但却没一个人敢小觑他。

  江白逸打人狠,这是大家公认的。这些人被江白逸从高一压到现在,心里都盼望着有机会能把他揍一顿解气。

  “我不过来上个厕所,就碰到了有个儿子想当爹。”江白逸扬起下巴,嘴角带着轻蔑的笑说:“怎么,忘了上个月的惨痛教训了?”

  沙骁猴握紧双拳,上个月他和江白逸打架的时候,被江白逸按在地上打了好久,中途还被捶掉了半颗牙。

  那颗牙到现在他都还没去补呢,留着就是为了卧薪尝胆,等着找机会报复江白逸。

  身后有人凑过来问:“猴哥儿,怎么搞?”

  沙骁猴咬咬牙,刚才话都放出去了,现在谁怂谁就是孙子。

  他舔了舔自己缺了的半颗牙,那颗受辱的心瞬间燃起斗志,他暴喝一声:“一起上!给老子揍死他!”

  江白逸嗤了声,步伐轻盈地往后退了半步,正好躲过了沙骁猴打过来的拳头。

  在沙骁猴重心没稳时,江白逸抓住他的拳头往下一拉,手肘用力地打在了他的背部。

  沙骁猴被打得扑到厕所门上,其他人没敢闲着,一股脑地冲向江白逸。

  沈一星皱着眉退出老远,他一向不喜欢看别人打架,更别说参与其中。

  书中没写到过现在这个情节,再这么打下去如果不凑巧碰上路过的老师,在场的人免不了要受处分。

  “草,这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个,一群没用的废物!”

  沈一星脚边滑过来个被踹飞的人,那人翻过身死死地抓住沈一星的脚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沈一星……你他妈……倒是上啊。”

  脚踝处传来阵刺痛,沈一星倏地皱起眉。

  那是他最敏感的地方,看着脚踝上几条透红的抓痕,沈一星想都没想就抬起脚把抓着他的那人踹翻在旁。

  另一边又听到咣当一声响,沙骁猴闷哼着骂道:“你妈的……孙子打人真有点本事。”

  沈一星抬眸看过去,厕所里三五个人歪在地上,江白逸半蹲在沙骁猴面前,膝盖死死地压着他的肚子。

  江白逸伸出手敲了敲那人脑袋,漫不经心地开口:“以后出门前带个脑子,别装一脑子水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懂吗?”

  沙骁猴的身子剧烈扭动着,江白逸明明眼中带笑,他却感受到了这笑意背后无尽的阴冷与恐怖。

  他壮着胆子大骂道:“江白逸你他妈不是人,你就是个畜生!你妈从小没教你尊老爱幼吗?”

  “你再说一遍?”江白逸的手猛地掐住沙骁猴的脖子,迫使对方抬起头。

  沙骁猴的愤怒登时褪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找到敌人弱点的兴奋:“哦,我差点忘了。你……你是个……有妈生没妈管的东西。”

  站门口的沈一星心中颤了下,书中没提到过江白逸的家庭情况,至少他没在前三章看到过。

  有妈生没妈管,是在说江白逸……生活在单亲家庭?

  然而心疼江白逸的身世不到半秒沈一星就无感了,从小在别人家长大的人有什么理由心疼对方,江白逸好歹有个家庭,他连个家庭都没有。

  “我看你就是欠揍。”

  江白逸掐着的手更用力了些,沙骁猴的脖子处泛白,脸却涨得红红的,一副透不过气来的样子,连刚才骂人的那股劲也没了。

  沙骁猴瞥见厕所门口的沈一星,艰难地伸出手指着门说:“你要打……有本事就……连他一起打。”

  江白逸微微侧头,嫌弃地丢开沙骁猴,后者也顾不上厕所脏不脏,趴在地上直喘粗气。

  “出息。”江白逸掸了掸肩上的校服,站起身一脚踢在沙骁猴小弟的腿肚上,痛得人家哇哇大叫。

  “打架靠的是实力不是运气。”他套上校服,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沈一星,十分装逼地说道:“单看你们的动作,不如直接参加广场舞大赛。”

  沈一星谨慎地移开目光,他看见沙骁猴一拳砸在地上,愤恨地抬头看了眼,在江白逸背对着他时悄悄拿出藏着的小刀。

  “江白逸,我——操——你——”

  旁边有人忽然用力推了沈一星一把,刀刃划破校服的声音清晰在耳。

  沈一星撞着江白逸压到厕所门上,校服的袖子上被划裂了好大一口子,手臂上隐隐传来阵刺痛。

  他的后领被人拽紧拉到一边,江白逸抬腿越过沈一星,往沙骁猴胸前重重地补了脚。

  小刀和拿着它的人瞬间分离开,在空中划出道抛物线后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倒在地上的人看到自己老大被江白逸踹飞,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都怕再挨打,两只眼皮子一翻,贴着地面开始装死。

  “你们都在干什么!”

  教导主任金刚沉着脸站在门口,他不过就是绕路来上个厕所,居然这么巧地碰上了这些被记在学校黑名单上的问题学生。

  “又在打架?”他看到地上躺着的刀和人立马警觉起来:“这是谁拿的刀?”

  没人出声回应他,怒火一层接一层地烧上来,金刚怒喝道:“你们全都给我滚出来!”

  办公室里,所有参与厕所打架的人从左到右站成一排,除了沈一星和江白逸两人面色如常外,其他人都顶着张猪头脸哎哎呜呜地叫着。

  “你们两个是高三一班的,”金刚把手指头从沈一星移向沙骁猴,“你们几个是高三八班的,两个班中间隔了一整幢教学楼还能给我打起来?”

  “我们桐楠国音是什么学校啊,是音乐学校!学音乐的人就该斯文儒雅,再看看你们做的事,简直就是在侮辱音乐!侮辱文化!”

  江白逸倚在办公桌边,装作个旁观者,认同地啧了声:“嗯,真的太过分了。”

  金刚的视线扫向江白逸,以前他抓违纪碰到江白逸的次数最多,对于这种进校依靠家庭背景又性子顽劣的学生,他索性放弃了管教,平时对他的违纪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现在不一样,都上升到打架拿刀了,这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破坏了校园的美好,今天他非得把这群人狠狠训一顿,以儆效尤。

  金刚一拍桌子:“轮到你说话了没有!”

  江白逸笑道:“我在做自我检讨。”

  “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金刚坐在椅子上唾沫横飞,他知道江白逸这人嘴皮子溜,三言两语就能把自己绕懵,狠狠地对他翻了个白眼后拿站在他旁边的沈一星开刀。

  “沈一星!”

  沈一星闻声抬起眸,面无表情地盯着金刚,等待他要说的下一句话。

  金刚看着沈一星顿时语塞,根据他刚才的了解,这次打架沈一星算是受害者,想来想去也没找出可以骂的事来。

  这时,有个壮壮的男生捂着半边脸说道:“老老老老师,沈一星他……他踹我脸了。”

  沈一星侧头看了眼,说话的男生高肿着半边脸,好像是在厕所里抓他脚踝的人。

  那时候太混乱,何况这人长得也丑,沈一星自己都忘了踹他哪了。

  “行了,你也给我闭嘴。”金刚一个头两个大,马上就要到放学时间了,现在能骂一个是一个,骂不完的留到晚自习再骂。

  “哎呀金老师,沈一星这学期摸底考成绩不理想啊。乐理成绩得了个F,钢琴演奏整场走音,最后连首儿歌都唱不准调。”

  办公室里不知道哪个老师提了句,令金刚茅塞顿开。

  金刚作为教导主任,同样也是一班的数学老师,沈一星摸底考数学四分这事儿还没找他算账呢。

  趁这当口,他瞪着小眼睛翻出张考卷拍在桌上。

  “数学四分,整张卷子就对了道选择题,你说说你怎么考出来的?”

  听到四分的成绩,沙骁猴和他的小弟们憋着笑,他们几个平时考得再差也没拿过个位数的分。

  沈一星闻言看了眼考卷上的分数,清一色的红叉叉中只有一个钩子,大大“4”落在歪歪扭扭的名字旁边。

  真是令人窒息的成绩。

  正常人就算瞎蒙乱写也不至于考得这么烂。

  沈一星活了十八年从没像现在这么丢脸过,他眼皮子一跳,对原身的成绩十分诧异。

  “金老师,你还是先说说打架的事吧。”江白逸开口解围,因为他想起自己好像也只对了两道选择题。

  沈一星看向江白逸,正好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睛。

  从这双眼中,沈一星感觉到江白逸好像在说——不用感谢爸爸。

  说完成绩再回归到正题上,金刚抿了口茶换了个挨骂对象。

  “笑笑笑,你们几个笑什么笑!拿刀打架很光荣吗?被打成猪头很开心吗?”

  与此同时,走廊上的下课铃响了起来,各班学生的欢呼声透过门缝挤了进来。

  金刚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厌烦地对沈一星和江白逸说:“你们两个先走,滚回去各写五千字检讨,明天早上去交给你们的班主任!”

  江白逸一挑眉,潇潇洒洒地走出门。

  沈一星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反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前面走着的江白逸突然停下了脚步。

  江白逸提起沈一星被划破的校服袖管,平时在班上沈一星处处跟他抬杠找存在,今天居然会舍身给自己挡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你不是挺恨我的吗,今天心甘情愿为我挡刀,挺可以啊同学。”

  “你想多了。”沈一星甩开手,大步往走廊另一头走。

  “喂,走反了。”江白逸下巴往走廊反方向一抬,“那边。”

  沈一星僵在原地,隔了几秒后淡定地往回走。

  江白逸眯起眼,上下打量了会沈一星的背影后快步追上去。

  “说吧,为什么想砸我琴?”江白逸从不拉提琴,他也不会拉,买来只不过是个摆设。

  书中没写到原身为什么要砸琴,或许只是为了体现江白逸校霸光环而存在的无脑剧情。

  沈一星淡淡瞥了眼江白逸,说:“不知道。”

  “老实说呗,我今天又不揍你。”

  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走廊上的灯到点了自动打开,在路过厕所时沈一星猛地停住了脚。

  厕所外的洗手台装了块透亮的大玻璃,他缓缓走近,直视着镜中由小到大的人脸。

  墨黑色的头发柔软顺直,在镁光灯下被照得锃亮,一张脸干净透亮,就像块精心打磨好的羊脂白玉,长睫下盛着双茶水色的眼睛,还映着点明亮的白光。

  他揉揉眼睛多看了几遍,毫无疑问,镜子里原身的脸简直跟他原来的一模一样。

  镜子中,江白逸站在沈一星身后抽了抽嘴角,无情地说道:“别看了,看再久也看不出花来。”

  沈一星回过神,从镜子中瞟了眼江白逸后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江白逸。”

  柔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沈一星和江白逸同时回头,一个瘦弱的男生捧着几本乐谱站在他们身后。

  男生见到沈一星时,红润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眼中的惊恐一闪而过。

  “沈……沈一星?”


标 签校园 穿书后死对头跟我告白了 沈一星 月是伢儿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