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散云不散三侗岸_散云不散温醉清何云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41 ℃
散云不散三侗岸_散云不散温醉清何云在线阅读

散云不散温醉清何云

三侗岸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温醉清何云的小说是《散云不散》是由三侗岸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讲述了我总是梦见那场烟花。落在我的脸上,烫出一朵一朵的花。十年的光阴,从一个月的指尖里溜走。十六岁操场上眺望着孤月的少女,二十六岁被月亮灼伤的女人。喜欢温醉清的何云,讨厌温醉清的散云。都是我啊。失去所有的,只是散云。永远活在烟花美梦的人,叫何云。在哀河的岸边,闻着草香,蜷着身子,枕在那人的手心,睡得香甜。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温醉清何云的小说是《散云不散》是由三侗岸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讲述了我总是梦见那场烟花。落在我的脸上,烫出一朵一朵的花。十年的光阴,从一个月的指尖里溜走。十六岁操场上眺望着孤月的少女,二十六岁被月亮灼伤的女人。喜欢温醉清的何云,讨厌温醉清的散云。都是我啊。失去所有的,只是散云。永远活在烟花美梦的人,叫何云。在哀河的岸边,闻着草香,蜷着身子,枕在那人的手心,睡得香甜。

免费阅读

  凌乱,白色已然褶皱成灰。更灰的那片是水痕的散布。

  女人细小的呼吸从深处蔓延,娇哼的,柔弱的,勾人的像是拉着一条线,扯着某处不自觉的走进,再走进。掀开这恼人的黑幕,幕外的白,亮得他缓缓眯住眼,他急忙伸出手遮住那四面八方的散光。

  瞧着了,是个背对着他的女人。

  那女人小小的身子痉挛的跪趴在床上,背部镂空的吊带,下裙掀到了腰上,娇白的屁股被黑丝勒出小小的肉痕,鼓起的黑色肉包在双腿间若隐若现,大腿根白得透明,嫩得像云,脚底还泛着可爱的嫩红,身旁散乱着她那双廉价的黑色高跟鞋。

  她在挣扎什么?

  呐…

  一条红色的细绳,系在手腕处,背在身后,脚腕也被勒得发红,细白的肉两侧小小的鼓着。

  像是濒死的白鸽,细微的喘动。

  女人长长的发丝有些垂在腰间,或是落在白色床单,随着头无力的摇动着,隐隐遮住她的脸庞。

  那女人挣扎无望后,只轻轻的转过头,眉中含情般,眼中带水的着看他,烟红的小嘴如湿樱桃般。

  “何云?”

  他收住了表情。

  “哥哥…”

  可怜的,哀求的声,四面八方涌来,方外面隔,风声都在消息,那声像是泛着心尖上密密麻麻的软毛的痒意,从表至里,由内而外,渗进每一处发疼的肌肉,汇聚到低下昂首的硬物。

  “救救我…解开…”

  白墙上开始滴答着黑色的水液,一线一线吞噬着白色的面。红色的血滴从天花板上落下一滴,落在何云白嫩的大腿上,像流水般滑出一条优美的红线。

  他上下着喉结。

  修长的手搭在皮扣处,盯着何云,舔了舔发麻的嘴角,哑着嗓音诱哄着。

  “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咔擦。扣子上下解开。

  再是皮带抽掉的声。

  抽出后扔在地面的声。

  男人晃着头,右手扯了扯黑色领带,蛮力的将结拉下,凌乱的衣领处,裸露着皙白的锁骨肉。

  空间的默声如深海区般,只那一步一步的脚声,却如鲸啼一落。

  呼吸声加重,掺杂着女人细微的哭声。

  何云被猛然的撕开,他颤着音,手不停的抚摸那股软肉,揉捏,收紧,像捏着一片落单的云。

  “我来救你…”

  她只哭喊的摇着头,不停晃动自己的腰肢,发丝迷乱的散进她的唇里,声音呜咽得苍白。

  “你骗我,你骗我,你不是来救我的!”

  “我就是!”

  他恶狠狠的捂住何云的嘴,身子贴着她化成水般的腰身,滚烫的肌肤贴着她发凉的后背。莹白的肌肤,春溪般的脊沟,都让他如痴如醉,狠狠的咬那一口,可渗出来竟然不是血,而是甜甜的泛着粉色的汁水。

  他的喉咙吞咽着,在她背后放肆的啃咬着,吮吸她那身体的源源不断的甜液。

  在何云的惊呼中,强硬的进入她的身体。

  白天和黑夜仿佛没有交替,白的只有何云棉花一样的身子,跌跌倒倒的,从床的那头蜷缩在这头。黑的是那身镂空的吊带,残渣一样散落在床上的每处。

  她被撞得娇嗔,到后来喉咙像含着血般的沙哑,无助,绝望。

  而他不知疲倦的插进她身体里,那两根红线被他缠在何云的上,令她哭哑的叫疼。他摸遍她的全身,干尽她甬道的每一处。

  可是他觉得心里还差点什么,心头像火烧一样,又犯着无知的空虚。

  是什么,还有什么…让自己…

  温醉清浑浑噩噩的醒来,胀痛还刺激着他的神经,水渍大大咧咧的展示在空气中,他扶了扶额,闭了眼。

  何云…他轻轻的念出声来。

  再平缓的睁开,起身去了浴室。

  晨曦。何云在阳光中睁了眼,哼着小曲儿,骑着小电驴,嘴里叼着面包,出发了。

  同事间还没上班前便自发的聊着天,从年龄说到明星八卦,一时打趣二十四岁的何云,长得显小令人羡慕透了。直到上班时间到了,才收声。

  午间饭食时,同是实习生的乐乐便撒开了嗓,和她说起了自己的趣闻八卦。

  “我跟你说,现在政局动荡…好多明星富二代都被扯下水了…”

  何云哪关注这些,也便应和两声,又吃着了。

  “我听有个同事说,下午会空降一名技术顾问,是个海归,董事长花了大价钱邀过来的。直接就当总经理了,气得副总今天水都没喝,哈哈。”

  何云不由得想着副总那张包子脸,气成肉球的模样,嗤的一声笑了,便说。

  “我们都是底层员工了,再降一级就是扫地阿姨。这种事,还是做上级的头疼。”

  “.不,再降一层就是调你去非洲的分公司去当扫地阿姨。“

  何云顺时也笑了出来,不过也在心上划了两下便过了。职场升降,那轮得上本就在最后一层的人惦念。

  下午两点,夏日的蝉知命短的嘶叫着,燥热的天为这丧音送行,听得人心头更加烦躁。

  会议厅的首座,一位中老年的男人对着一个西装革履,发型一丝不苟的男人攀谈着。

  何云匆匆忙忙的从门前低着头走着,站在最后,再抬头时,只看见一个后脑勺,和英姿的背影。

  他在这群同样身姿挺拔的西装革履的男人中,光是背影就鹤立鸡群了,想必应是那个总经理了,也难怪总裁斥巨资。

  何云瞟了两眼,心想。

  “都到齐了啊。那我介绍一下。”董事长从男子身后走出,眉目含慈的笑着,一边拍拍男人的肩,示意他面对众人。

  “新上任的总经理,大家热烈欢迎。”

  男人缓缓的转过身,便如呼唤他般,他笑着回应着,眉目里都是浩瀚的星海,自信而又收敛,斯文其表,侵略其里。仿若生来便是个漩涡,直看得人沉溺。

  国外也称他为中国的那耳喀索斯,一个自恋的美少年,坠入水中化为水仙花的水神,人们这样赞叹他的容颜。

  才学上,家室上,容颜处,四面的人便如挑针般刮拉出他的优秀来,小声絮絮的谈论着。

  何云也不过听得两三句,便心堵的难受,欢声笑语在她耳里,比蝉鸣还聒噪些。

  左一言温醉清,右一语温醉清,怎哪哪都有他。

  何云下意识的朝那人望去,抬眼的那刻,那人便像是抓住她般,双眸对视,直瞧得她不过瞄上两眼,便垂了头。

  等偷摸着再看一眼时,那人已经看向别处了。

  便真像是两个陌生人间,不小心、不经意的碰撞。

  她捏了捏手指。

  恍惚间,那人清冷的像含着千山朝雪的嗓音,落在她的耳边回荡。

  “温醉清。醉李桃间酒,雪染万里清。往后请多多关照。 “


标 签言情 散云不散 三侗岸 温醉清何云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