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拜托了陆竞骁小说梁好免费_拜托了陆竞骁左瞳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39 ℃
拜托了陆竞骁小说梁好免费_拜托了陆竞骁左瞳全文在线阅读

拜托了陆竞骁左瞳全文

左瞳 著

连载中免费

左瞳大大最新甜暖系言情小说《拜托了陆竞骁》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竞骁、梁好,女主因为家庭的问题,变得不相信爱情。还好,在她的世界昏暗无光时,有一抹星光愿意坠落在她身边,成为她的另一半。故事词意可采,清婉有致,结尾文句通畅。《拜托了陆竞骁》全文讲述的是:陆竞骁难得来学校食堂吃饭,一般这种高岭之花都是去校外高档餐厅的,所以邹晓音排队买饭的时候,偶然看见身后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看的陆竞骁时,吓得饭卡差点没甩出去....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左瞳大大最新甜暖系言情小说《拜托了陆竞骁》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竞骁、梁好,女主因为家庭的问题,变得不相信爱情。还好,在她的世界昏暗无光时,有一抹星光愿意坠落在她身边,成为她的另一半。故事词意可采,清婉有致,结尾文句通畅。《拜托了陆竞骁》全文讲述的是:陆竞骁难得来学校食堂吃饭,一般这种高岭之花都是去校外高档餐厅的,所以邹晓音排队买饭的时候,偶然看见身后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看的陆竞骁时,吓得饭卡差点没甩出去....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车子停下来后,梁好扭头再一看,这哪里是学校门口,她眨眨眼,扭头问:“这是哪儿?你不是送我回学校吗?”

  陆竞骁熄火,淡然道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校门早关了。”

  梁好一愣,翻出手机一看,居然都十二点了!苍天啊!

  “这这这……”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今晚住我家。”

  她在内心挣扎了几分钟,考虑到这大半夜的,自己打车去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一晚更危险,还是算了。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陆竞骁家借宿,她简单地打量了一下他的单身公寓,简约风,黑色与原木色为主色调,没有多余的装饰。

  “你睡卧室,我睡客厅。”他没看她,言简意赅。

  梁好一直跟座雕像似的站在玄关,这么扭扭捏捏、矫揉造作实在不是她的风格,干脆,她大大方方地走到里面一间房门口,道 :“那,晚安,今天谢了。”

  陆竞骁鄙视地扫了她一眼:“那是厕所。”

  她一阵窘迫,看着门上的手工雕花,暗叹:怎么他家连厕所门的装饰都这么精致啊?

  陆竞骁从沙发上起身,双手插进口袋里,径直走到旁边一间房门口,打开门,开了灯。梁好没看他,低着头往里走,环顾了一下他的卧房,同样的简约风,屋内整洁,一尘不染,地板上还泛着光,这家伙该不会是有洁癖吧?

  “明天早上我叫你,早点睡吧。”

  他说完,刚转过身,梁好叫住他:“那个……药用不用我帮你抹?”

  陆竞骁侧目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下,说:“不用。”

  这么冷淡……她一定是多想了,亏了她刚才对于他的英雄救美还有些感动。

  她刚躺下,就觉得疲惫不堪,又觉得忧心忡忡,翻出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天哪,我开启了前所未有的洪荒之力,但求那大哥别出事啊!我这样的恐怕嫁不出去了。

  发完,她心中焦虑了一阵,本以为会是难眠的夜晚,没想到焦虑了不到一分钟就睡过去了。

  门外躺在客厅沙发上的某人翻出手机看到朋友圈有一条更新,他扫了一眼,笑了起来。

  清晨,梁好被敲门声吵醒,可是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就觉得腹部一阵疼痛,她睡眼蒙眬,脑子一片模糊,一秒后她瞪大了眼,心想 :坏了!

  “你起床了吗?上课要迟到了。”门外,陆竞骁问着。

  她忍着疼,极速地跳下床,掀开被子一看……完了……这下子是真完了……

  “我……我马上好!”她慌慌张张地应声。

  陆竞骁在客厅边吃早餐边等她,等了十几分钟还没见她换好衣服出来,干脆起身过去敲门:“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梁好满头大汗,决定忍着腹痛也要把陆竞骁的这张床单掀起来偷走!

  他家这张床单还是那种整个包住床垫子式的床笠,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一个角一个角地将床单抽出来。她简单叠了两下,一股脑塞进包里,又把床铺整理了一下,才匆忙出了房门,开门就撞见了陆竞骁,她吓了一跳,一秒内恢复镇静:“早。”

  陆竞骁蹙着眉看她:“忙活什么呢?”

  “没有啊,吃早饭吧,我都饿了。”

  两个人吃过早饭后,陆竞骁开车送她回学校,她一路上都心惊胆战,想着反正陆竞骁他们家的那张床单花纹样式很普通,没了应该也没什么吧。

  陆竞骁在计算机二班,一直跟她一路走到班门口,两个人各怀心事,都没发现早就引起了校园路人的注意。

  “进去吧。”他送她到一班门口,扭头走向旁边的教室。梁好心里还在忐忑中,根本没见到教室里的宿舍姐妹团一看见她立刻一脸八卦的表情,她心不在焉地抬头看见她们,走过去坐好,扫了她们一眼,问:“安冉没来?”

  欢欢道:“她睡懒觉,不来了。”

  邹晓音笑嘻嘻地凑过来问 :“梁好,昨晚你到底跟谁一夕巫山去啦?”

  梁好听得心里一阵恶心:“去去去!我是那种人吗?”

  欢欢一笑:“得了吧你!一夜未归,你当我们瞎啊?说吧,昨晚干吗去啦?”

  不提倒好,一提梁好就来气,这几个人见自己一夜未归,连一条短信都没发,也不说问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两位八卦女异口同声:“我们都懂!”

  “行了,你们几个谁带暖宝宝了?借我一个,我难受着呢。”邹晓音一副了然的模样,赶忙从书包里翻出一个递过去。

  梁好用课桌挡着,偷偷贴好暖宝宝后趴在桌上就睡着了。

  这一睡,她竟梦起了以前的事情。那次也是赶上了她经期紊乱,陆竞骁便脱下外套让她围上,还送她回家,事情的结尾却模糊成一片。 

  下课铃响起,梁好从这个很长很长的梦里醒来。

  可能是暖宝宝起作用了,她觉得小腹没那么疼了。

  邹晓音见她醒了,立刻拿手机给她看:“你快看看这条新闻!这面膜不是你兼职卖的那款面膜吗?”

  梁好一看热搜新闻,瞬间清醒了。

  坏事了!出现烂脸顾客了!

  梁好急得跟什么似的,立刻联系了公司的负责人,问问新闻是怎么回事。负责人接到她的电话,把她骂了一通:“还能有什么事!这绝对是同行的恶意诋毁,买的水军!你有没有脑子?还质疑我?”

  “大哥,我不是在问你谁揭发的,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产品质量!”

  “没有质量问题!”

  那负责人一下就把她电话挂断了,她赶紧让邹晓音她们几个别用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朋友圈以前发的宣传消息都撤销了,这都什么事啊,都没卖出去几片,先摊上了丑闻。

  这一天,她没干别的,一直在刷网络消息,观望面膜丑闻事件。

  到了晚上,消息实在压不住了,她咬咬牙,立刻把宿舍里的藏货全部扔了,幸好这面膜没人从她这儿买过,不然她这微商信誉值非要大打折扣不可。

  眼看着这兼职算是干不成了,一时间又没有其他货源拿到朋友圈去卖,昨天刚给客户君打完游戏单子,暂时又没有代练工作,她只好让邹晓音帮她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咖啡厅、餐厅招人。

  她烦闷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最近太倒霉了!

  几个好友纷纷关切地评论问她怎么了,她懒得回,直接关机。

  晚上,她觉得心里烦闷得要命,想出去找家酒吧喝上一口消消愁。

  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挺可笑的,她这个人的格局就这么大,不过就是丢了一份兼职,就感觉这个世界黑暗得可怕,命运似乎从来都没有眷顾过她,经济压力让她变得容易失去安全感,失去那些她本该看重的所谓女人的优雅与大方,是现实一步一步将她逼近了世俗的圈子里。

  她慢慢在马路边上走着,从远处传来一阵摩托车飙车的声音,她心里正愁生计呢,连这动静都没注意到,远处有人大声喊:“快躲开!我停不下来了!”

  她一愣,扭头一看,一辆疾驰的摩托车向她驶过,她吓了一跳,赶紧躲开,但还是不小心擦着了一下,打了个趔趄,摔在了马路上。

  远处轰隆隆的飙车声渐渐停了下来,她揉了揉胳膊肘,疼得厉害,应该是哪儿脱臼了,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没一会儿又听见有摩托车驶来,她站起来想骂人,却发现浑身疼,再抬头一看,摩托车停在自己身边,从上面下来一个男人:“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马路上不允许竞速飙车,你不懂吗?”梁好急了。

  男人一脸歉意:“这不是晚上了,我见没人嘛。对不起,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梁好被这飙车男送到医院后,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左手臂脱臼、擦伤,医生建议上夹板,左边太阳穴擦伤,缠了绷带,再出来的时候,她形似木乃伊。

  飙车男正在窗口缴费,梁好残着半边身子,姿势怪异地几步跨过去,飙车男扭过头来的时候,她决定淑女点:“谢谢你帮我付医药费。”

  刚才她疼得厉害,没仔细看,这飙车男长得……挺不错的。

  “别这么客气,是我对不住你,医生说什么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建议戴两天夹板。”她表情很平静,内心掀起了一股巨浪。

  飙车男这桃花眼一弯,她半个魂都要没了,她恨自己太年轻,经不住纷乱世界的诱惑。

  “那就好,我送你回家吧。还有,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任何情况随时联系我。”飙车男递给她一张名片。

  她接过来一看,飙车男叫凌霄,但是没有公司地址和职位,就一个手机号。

  凌霄送梁好回到学校,刚好赶上门禁时间,梁好快步冲进去,门一关,她扒住栏杆对着校外的凌霄道 :“你有……那个啥吗?”

  凌霄纳闷:“什么?”

  梁好隔着栏杆对着他比画了一个吸烟的姿势。

  凌霄一怔:“你抽?”

  然后他拿出一支,从栏杆缝递过去,还提醒她:“你不怕被老师看到?”

  梁好哪管得了那么多,她今天实在心情郁闷,没喝上酒还不能尝尝烟吗,不都说这是消愁利器吗?

  她拿着烟转头就走,就像偷了糖的小朋友一样。

  凌霄比她还操心,又喊住她:“女孩子家的抽什么烟?多不好看。对了,打火机送你了。”

  她笑笑,接过打火机来,冲他摆摆手。

  梁好在校园里找到了自动贩卖机,实在不行,只能凑合喝自动贩卖机里的水果酒了。

  此时此刻的她,就是一个在孤寂的月光下,佝偻着背,残着半个身子,塞硬币买酒喝的可悲人士。

  买完酒了,她才发现一只手使不上劲儿,拉环拉不开……

  她气得一把将酒扔了,翻出那支烟和打火机。她根本不会抽,猛地吸了一口,半个肺都要被她咳出来了,她又气得把烟和打火机扔了。

  这哪是借酒借烟消愁啊!这分明是给自己添堵!

  她有气无力地躺在小花园的长椅上,看着旖旎月光发了一会儿呆,本想吟诗作赋,借月抒怀,半个小时后,发现自己没这个才华,起身回了宿舍。

  没想到这一幕又成了校园新闻的头条。

  第二天的计算机系教室,个个收到了一份最新的报纸,配图是她脑袋缠着绷带、吊着一只胳膊、佝偻着背看着月亮的侧影。

  标题是 :少女身残志坚,借月抒怀,但求一举成为再世李白。记者:张韬。

  ……

  “张韬!我今天跟你拼了!”此时,梁好刚上完早上第一节课,下了课,她扒着门,张牙舞爪地要出去找张韬算账。

  邹晓音她们几个赶忙把她按在门口:“你都这样了,还不好好休养啊!”

  “怎么我干什么都有他的事儿?气死我了!他大半夜不睡觉,举着部照相机满操场溜达是不是有病啊?”梁好愤愤道。

  一群人在门口正闹着,隔壁班的门一开,走出来一个人。

  梁好愣了一下,安分了。

  陆竞骁双手插进口袋,腿长,两步就走到了她们班教室门口,同学们陆陆续续地下课,见陆竞骁面无表情地立在自己班门口,女生们花痴地看着他,舍不得离开。

  梁好没理会他,准备继续去新闻部找张韬算账。

  陆竞骁忽然开口了:“我家床单呢?嗯?”

  ……

  全场石化。

  梁好真的是本能的,下意识地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包,坏了!

  昨天被凌霄搞得都忘记把床单从包里拿出来了!

  陆竞骁一眼锁定她欲盖弥彰的包,伸手就抢了过去,拉开一看,果然在,他愤怒地抖出来,瞪着梁好:“见过偷钱的,没见过偷床单的吗?”

  就在他抖床单的那一刻,包括梁好在内,周围围观的同学一眼就看到了床单上的那血迹……

  这回真的是跳什么河都洗不清了!

  此时,陆竞骁也不经意瞟到了床单上的血,当时就愣了。全场安静,没人敢说话。

  也不知道是哪个八卦女最先反应了过来,开口道:“天哪,陆竞骁跟梁好竟然已经……”

  说完,此女赶紧闭上嘴,一溜烟跑走了。

  天大的误会啊!

  陆竞骁也反应过来了一切,难怪昨天早上这女人那么慢,原来是……但是现在在别人眼里貌似是另一个版本了……

  陆竞骁面无表情地甩手把床单重新扔进梁好怀里,扭头就走。

  “好啊,你还不承认!”邹晓音大喊道。

  梁好闷着头把这两个八卦女赶忙拽走了。

  三个人跑到楼梯间,梁好一通解释,两个人才相信,欢欢贼兮兮的:“完了,完了,这下你可出名了,陆竞骁刚进大学那会儿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盯上了,现在你还在人家家里睡了一觉,想洗白都难!”

  邹晓音拍拍她的肩膀:“自求多福吧,少女!”

  梁好眼下愁的不是这种破事儿,她急得蹙眉:“你们俩先帮我找份兼职做好吧?”

  邹晓音这才想起来梁好拜托她的事情,赶忙翻出一张海报 :“这家小酒馆最近在招人,你要不要去试试?”

  梁好不管三七二十一接过来,扫了一眼地址就决定要去试试了,她不能断了收入来源。

  中午时间,梁好让邹晓音带饭给她,她自己在屋里搜面试技巧温习。

  食堂通常都是这个学校最好的消息情报网聚集地,刚到饭点,一群人蜂拥而入,计算机系的一些人叽叽喳喳地议论某两个人疑似春风一度的八卦。

  陆竞骁难得来学校食堂吃饭,一般这种高岭之花都是去校外高档餐厅的,所以邹晓音排队买饭的时候,偶然看见身后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看的陆竞骁时,吓得饭卡差点没甩出去。

  “你好啊!”邹晓音笑了笑,打了声招呼。

  “好。”陆竞骁比邹晓音高一个头还多点,再加上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她瞬时感到了一阵压迫感。

  “来吃饭啊!”她尽量保持气氛不尴尬。

  “不然?”陆竞骁挑眉。

  邹晓音也觉得自己挺傻的,索性笑笑,回过头不再说话,没想到后背被一只大手按住了,她吓得一激灵,扭过头一看,陆竞骁盯着她,像审犯人一样,语气低沉:“她手怎么了?”

  邹晓音眨眨眼,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陆竞骁是在问梁好怎么缠着绷带去上课,她如实回答:“昨晚她不小心被一辆摩托车撞到了,不过没什么事。”

  听她说完,陆竞骁勾起嘴角,按在邹晓音肩膀上的力度微微加重了一些,他明明是在浅笑,邹晓音的冷汗却被吓出来了。

  “不要告诉她,我问过你。”

  邹晓音咽了咽口水:“我……我知道了!我对八卦不怎么感兴趣的!”

  陆竞骁收回手,继续面无表情地立在后面。

  这时,刚好轮到邹晓音买饭,她只想买完饭赶快走人。邹晓音刚要拿着饭卡往前面感应器上刷钱,可身后一只手比她快了一步,越过她,“嘀”的一声刷完了,她回头一看,陆竞骁收回自己的饭卡,淡然道 :“封口费。”

  她感激不尽:“谢……谢谢!我保证不说!”

  邹晓音为了躲避可怕的陆竞骁,干脆选择打包回宿舍吃……当晚,梁好就去了小酒馆面试。六点刚开始营业,酒馆一楼没什么客人,她拿着海报找到一个服务员就问:“您好,我是来应聘的。”

  服务员了然,领着她到吧台后找到了领班:“我们小老板还没来,这是我们领班苏姐,你找她吧。”

  那苏姐一看她,啧啧两声:“履历呢?”

  梁好转转眼珠:“我还是大学生。”

  苏姐赶忙摇摇手:“不行不行,大学生不要。”

  “别啊,您这不是急缺服务生吗?我学校就在这附近,来这儿方便,也好帮人替班。”梁好道。

  苏姐一把年纪了,就见不得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有意让梁好知难而退,眯起眼道:“小姑娘,咱这小酒馆虽然说就是客人们来喝酒的,可是你知道是什么人来吗,不害怕啊?”

  梁好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干脆道:“您就给我一个机会吧,大不了先试用一个星期?”

  苏姐不耐烦地开始往外轰人:“不行,不行,你看你这儿还缠着绷带,能不能干粗活都不知道,再说了,前些日子已经来一个了,现在不要了!”

  梁好正被苏姐往外面轰,到了门口就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梁好趔趄一下,抬头一看,愣住了。

  “小老板,您今天来得够早啊!”苏姐立刻换上笑脸。

  “嗯,没什么事就来了。”凌霄眯眯眼,浅浅笑了一下。

  “你是这儿的老板?”梁好瞪大眼,惊得表情僵硬。

  凌霄看到她的时候也是一脸惊讶,他抬头问苏姐:“这小姑娘怎么了?”

  苏姐又换上一脸不耐烦:“嗨,大学生来兼职的,我看她细皮嫩肉的肯定干不了重活,就想轰她走。”

  “你来应聘?”凌霄低头看她。

  梁好点头,也不知道这深藏不露的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下。

  凌霄抿唇一笑:“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胳膊还没好,休息几天再来?”

  苏姐一愣,这是开的哪道门啊?她家小老板就是这点不好,太好说话!

  梁好喜上眉梢,连忙点头:“好,好,我拆了夹板就来,每天六点上班是吧,我正好五点下课!”

  凌霄迈步走进去,冲她招招手:“来,请你喝饮料。”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凌霄换上普通的工作装跟其他员工一起当起了服务员,一点架子都没,还笑容可掬地给每桌的美女送了一束玫瑰花。几个女孩子笑得花枝乱颤,直往他上衣口袋里塞名片。这家伙眯着眼睛,如沐春风地笑了笑,也没拒收,看样子像一个情场老手。

  梁好看着眼前他亲自调的饮料,五彩缤纷的,叹气:“有钱人的人生就是华丽。”

  她正愁着呢,凌霄走到了吧台前,一边擦酒杯一边问她:“怎么了,你的手臂还疼吗?”

  梁好摇摇头:“没事。怎么样,刚才几号桌的美女入了你的法眼?”

  凌霄笑笑 :“你胡说什么呢?要是我当面拒绝人家,下回谁还来?”

  梁好想想也是。

  “对了,我们店里有几个常来的熟客,那些男人都是背着老婆在外面乱来惯了,要是你碰上了,小心点。”凌霄一板一眼地道。

  梁好心里有数,点点头:“我知道了。”

  “怎么样,上次借你的烟好抽吗?”凌霄又恢复一脸笑容。

  梁好摇头:“别提了,我不会抽,猛吸了一口,半个肺都要咳出去了。”

  他笑出了声:“原来你不会抽啊,女孩子家的别沾烟酒,不好。”

  又聊了一会儿,酒馆来了位美女,点名要找凌霄,梁好见那位红衣美女身材傲人,五官精美,眼角还有一颗泪痣,在这个五彩缤纷的夜场里更显妖媚。

  她偷偷往角落里瞄了一眼,二话不说,颤抖着身体就扑进了凌霄的怀里。

  凌霄皱着眉头,礼貌性地将美女从怀里推了出去,说了几句话后,美女哭得梨花带雨,转身就走了,留下一阵浓郁的香水味。

  得,看样子是单相思,还没一个结果,梁好不免替美女哀怨了两声。

  结账的时候,梁好刚掏出钱包,凌霄就止住了她:“说好了我请你的。”

  “别,我这一愁,不知不觉喝了四五杯。”

  “行了,我还不小心撞了你呢,当是赔罪,你回学校小心点。”梁好心里挺感激的,起身冲他摆摆手 :“我拆了夹板就来!”

  晚上,她发了条朋友圈 :最近遇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长得又帅,嘿嘿!

  一群八卦女评论:谈男朋友啦?

  某人看到她发的这条朋友圈后,极其不爽,打了字又删除了,最后直接关机。


标 签言情 拜托了陆竞骁 陆竞骁梁好 左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