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拯救暴君少年时姚灵灵封厉全文免费阅读_拯救暴君少年时厉九歌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56 ℃
拯救暴君少年时姚灵灵封厉全文免费阅读_拯救暴君少年时厉九歌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拯救暴君少年时厉九歌小说全文

厉九歌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拯救暴君少年时》是由作家厉九歌所写的重生甜宠文,主角叫姚灵灵和封厉,小说讲的是暴君封厉在见到八岁的姚灵灵为救自己性命奋不顾身时,他俩的羁绊便注定了终生,到十七年后两人再次见面又会发生怎样狗血事件?当姚灵灵机缘巧合重生回到暴君封厉年少时,她又会如何拯救封厉原本悲惨的命运并成功抱得美男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拯救暴君少年时》是由作家厉九歌所写的重生甜宠文,主角叫姚灵灵和封厉,小说讲的是暴君封厉在见到八岁的姚灵灵为救自己性命奋不顾身时,他俩的羁绊便注定了终生,到十七年后两人再次见面又会发生怎样狗血事件?当姚灵灵机缘巧合重生回到暴君封厉年少时,她又会如何拯救封厉原本悲惨的命运并成功抱得美男归.......

免费阅读

     姚灵灵正满脑子胡思乱想,忽然发觉自己的下巴被国君抬了起来。

  按理说,两人的距离如此近,要是换个人,姚灵灵绝对会认为对方在调戏她,

      可是国君不是。看着对方那张近在咫尺、叫人目眩神迷的脸,姚灵灵竟有一种自己才占了便宜的错觉。

  国君微微低头看着她,目光仿佛凝固在了她的面庞上。

  姚灵灵有些紧张,国君在看什么?她分辨不出他的神情,想起自己满头满脸都是那猛兽的口水,她下意识想抬手擦一擦,却被国君按住了。

  “别碰,你的脸受伤了。”

  姚灵灵:???

  满头雾水的姚灵灵就这么被国君拉了起来,沿着百翠园弯弯曲曲的小径缓缓走了几步。身体的麻木感因为走动渐渐消退,

       姚灵灵觉得自己身上终于又有了力气。也是这会儿,她才知道封厉口中的“受伤”是什么意思。

  看着平静水面中自己那张红得滴血、仿佛被蹂.躏了很多次的脸,姚灵灵只觉眼前一黑。她这是毁容了?

  金手指没了,脸还被国君的宠物给舔毁容了,这人难道就是自己的克星不成?

  姚灵灵一瞬间心如死灰,高高在上的国君似乎察觉不到姚灵灵这种小人物的悲伤,他拉着姚灵灵走到百翠园中一座凉亭内。

  一招手,便有早已侍立在旁的宫人呈上清水和药膏。

  “兔子的舌头有倒刺,唾液里还有毒。军中治疗将士所用麻药,便是由此而来。”

  解释完这一句,国君便将姚灵灵按在了亭中的凉榻上。姚灵灵余光里出现一道白影,她眼珠子转过去,这才发现那白虎一直跟着,此时正蹲在凉亭外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

  国君:“你该庆幸它已将倒刺尽缩了回去,否则这会儿……”顿了顿,又补充道:“你的皮太嫩。”

  姚灵灵面无表情:所以都是她的错咯?

  面对一个不再毕恭毕敬瑟瑟发抖的姚灵灵,国君的心情似乎更为愉悦,他亲自用极柔软的帕子一点点从下而上,将姚灵灵脖子上、脸上和头上的黏糊糊的东西擦干净。

  没有了那些东西的麻痹,姚灵灵这才感觉被舔过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疼。倒刺缩起来都能把她舔成这样,那要是没缩,她岂不是要血肉模糊?

  好疼!姚灵灵眼里冒出了泪花。

  下巴又被抬了起来,她看见国君挖了一勺青色透明的药膏,全都糊在了她脸上。

  清凉凉的药膏很快就将那火辣辣的痛感盖了过去,姚灵灵瞥见那盒药膏已经被国君挖了一大半,且国君似乎有将一整盒药膏都用在她身上的架势,忍不住问道:“王上,我……我的脸能好吗?”

  封厉将她的脸转来转去地看了一遍又一遍,闻言不假思索道:“能好。”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还能比从前更好。”

  比从前更好?姚灵灵有些期待地想,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整整挖空了一盒药膏,国君才停下手。宫人立刻捧上铜盆为他净手。他一边清洗,一边漫不经心道:“下次它再敢放肆,你自可呵斥,不必顾忌。”

  姚灵灵:……

  她扭头去看那头白虎,察觉到她的注视,那头白虎站了起来,脑袋探进凉亭的围栏里,姚灵灵发现自己竟然能从一头虎脸上看到“殷勤”二字。

  眼见白虎脑袋要凑过去,姚灵灵下意识往后一缩,却忘了她坐着的地方已是凉榻边缘,这么一缩就猝不及防地摔倒了地上。

  初夏的天儿里,凉亭中自然不可能铺着软毯,姚灵灵这一跤摔得结结实实,感觉屁股都要变成两半。

  兔子似乎意识到自己吓着了人,脑袋缩了回头,慌里慌张地看了封厉一眼,而后一扭头,迈开四肢就跑了。

  国君听到动静,回头瞧见姚灵灵吃痛的模样,嘴角微微扬了扬,吐出一字评价,“蠢。”

  姚灵灵:……

  狗男人不要脸、幸灾乐祸还毒舌!

  她在心里吐槽完毕,却见国君的面色忽的沉了下来,看着她的目光也没了方才和煦。

  姚灵灵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他怎么突然变脸?难道……这男人真会读心术?他听见她在心里骂他了?

  国君微微低头看着她,问道:“我方才说了什么?”

  他方才说了什么?姚灵灵试探道:“蠢?”

  封厉目光盯着她,似乎在判断她是否在装傻充愣,继续道:“我见你时说的第一句话。”

  第一句话?当时国君将她扶起来,是说过一句什么话来着,可当时姚灵灵又惊讶又担心国君罚她洗衣服,压根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她嘴唇动了动,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讪讪地看着他。

  封厉凝视着她,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轻嗤了一声,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姚灵灵小心瞅了他一眼,见他没再追问,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她目光下垂,落在对方牵着自己的手上,这一端详,才发现国君的手是真的很大,牵着她时,她整个手掌蜷在里头,都没能填满他的手掌。

  众目睽睽,姚灵灵觉得这样的亲密十分奇怪,她又看向国君高大的背影,心想:这个人真是奇怪。

  两人走出百翠园的大门,却见那里乌压压跪了一群人,都是身穿褐色袍子的宦侍。

  封厉站在她身旁,伸手将她往前推了推,才道:“去认认,是谁将你引进百翠园的。”

  姚灵灵并不惊讶,她如今是国君身边伺候的宫女,那人光天化日就敢将她推入虎口,岂不就是明晃晃打了国君的脸面,若是国君不将人揪出来收拾了,今后威严何存?

  想到这里,姚灵灵立刻走近了那群跪着的人,扬声道,“都抬起头来!”

  见到向来胆小的姚灵灵突然硬气起来,国君眉尾轻轻一挑。

  姚灵灵此刻一想到那哄骗她的太监就一肚子气,若不是那老虎不吃人,她这会儿岂不是尸骨无存?那人是要活生生弄死她啊!她要是不将那人找出来弄趴下,今后人人都会觉得她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

  思及此,姚灵灵挺起了胸膛,挺直了腰背,竭力把一米五八的身高装出一米七九的气场来。

  那些跪在地上的太监个个听话的抬起头来,只是脸色发白瑟瑟发抖,一副生怕姚灵灵认错的模样。

  姚灵灵的目光在那群太监脸上一一扫过,发现这其中有不少熟面孔,要么是从前她在教习司时认识的,要么是她去了郑美人那里当差时见过的,还有许多,是她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阳光倾泻,没有百翠园内的草木遮掩,姚灵灵渐渐觉得热了起来,在看了几十人后依旧没找到那个太监,她心里也有些焦躁起来。

  是了,单单一个太监,肯定不敢作死得罪她,她在含凉殿里虽然地位最低,可出了含凉殿,却是足够叫所有宫人都小心奉承的存在。所以那个太监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而他害了人,会乖乖等着任她指认吗?这会儿肯定躲了起来。

  姚灵灵本想着这里应该找不到,是不是要请国君将宫里所有太监都召来,却在走到最后一排时,闻到了一股尿骚味。

  她捂住鼻子惊讶地看过去,就见倒数第二个跪得瑟瑟发抖,身下还聚了一团水渍。

  在他周围之人都嫌恶地尽量避开,姚灵灵却目光骤亮,指着他道:“是他!就是他!”

  侍立在国君身边的简总管立刻道:“回王上,这是郑才人手下的。”

  姚灵灵面上露出讶色,她在郑才人身边压根没见到这张面孔,且郑才人会蠢到用自己的人害她?就算她真的被白虎咬死了无法指认,可郑才人不久前才对她放过狠话,国君真要查,还是很容易就能查出来的。

  她不再说话,而是走到国君身后等着,心里却在想:郑才人好歹是国君的女人,而自己只是一个宫女,国君会怎么做?是会惩罚郑才人维护他的威严,还是会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她就听见国君开口道:“拿下,同郑才人关到一处,待孤审问。”

  闻言,姚灵灵惊讶地看向国君。

  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注视,国君侧过头来看她,俊美绝伦的面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怎么?你想去看?”

  理智告诉姚灵灵,她应该立刻恭敬地回答奴婢不敢,一切听候王上安排之类的,可是国君耐心给她上药的情形又一次在她眼前闪过,她心脏砰砰跳动,终是遵从了本心,“奴婢想去看。”

  闻言,国君唇角微扬,“不要后悔。”

  听了这话,姚灵灵脊背一凉,心里忽然升起不妙的预感,她想说现在后悔来得及吗?却见国君已经转身大步离开,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郑才人受审的地方就在含凉殿偏殿底下的地牢里。

  姚灵灵有生以来还是头一回进地牢这种地方,当牢门打开时,一阵和外边全然不同的湿气与凉意扑面而来,激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提起裙子,缓缓地跟在大佬后边。

  阶梯两边都点了火光,光火照耀在这黑暗的地牢里,不见温暖,反而衬得这里愈发阴冷。

  姚灵灵四处瞧了瞧,瞥见其中一面墙上挂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刑具,有的还沾着血,立刻缩回了视线不敢再看。

  令姚灵灵惊讶的是,出现在这里的除了郑才人,还有数位衣着华贵的贵人,她们各自站在明亮的火把下,面容或是明艳或是秀丽,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却是樊婕妤,与其他几位多多少少有些不安的贵人不同,她眉眼间满是盛气凌人的倨傲之态,一身桃红色宫装,火光下愈发显得艳丽逼人,唯一有些不和谐的地方,那就是她腰间系了根亮绿色的腰带,与那身宫装不但格格不入,还显得艳俗。

  姚灵灵见到樊婕妤,这才想起来,郑才人因为使用药人一事获罪被贬,而樊婕妤,却什么事也没有,许是郑才人没有将她拱出来。

  见到国君到来,那数位贵人齐齐屈身行礼,姚灵灵注意到,她们的视线低垂着,即使国君命令她们起身,她们依旧垂着视线,远远站着没有靠近,行为举止极为规矩,规矩到……不像是国君的女人,反而像是那些畏惧国君的宫女——就跟之前的她一样。

  而在这其中,唯一大胆走到国君身边的樊婕妤,便尤为醒目了。

  地牢中有一块凸起的小台,约莫到人膝盖高,上面已摆了席案,国君摆手坐下,樊婕妤便走到小台边,最靠近国君的地方站着。


标 签古言 拯救暴君少年时 姚灵灵封厉 厉九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