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琢玉墨书白全文免费_琢玉傅长陵秦衍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00 ℃
琢玉墨书白全文免费_琢玉傅长陵秦衍小说在线阅读

琢玉傅长陵秦衍小说

墨书白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傅长陵秦衍的小说名是《琢玉》是由墨书白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长陵初次见秦衍,秦衍已是魔修。两人刀剑相向,纠缠半生,秦衍临死之前,从心口处,拔出了一根血淋淋的情丝。那时傅长陵才知晓,秦衍对他有情。后来傅长陵重生在了十七岁,这一次,他提前见到了秦衍,也触及了他上一世不曾知道的真相……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傅长陵秦衍的小说名是《琢玉》是由墨书白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傅长陵初次见秦衍,秦衍已是魔修。两人刀剑相向,纠缠半生,秦衍临死之前,从心口处,拔出了一根血淋淋的情丝。那时傅长陵才知晓,秦衍对他有情。后来傅长陵重生在了十七岁,这一次,他提前见到了秦衍,也触及了他上一世不曾知道的真相……

免费阅读

  癸亥年的冬末,轮回桥边上的小酒楼迎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

  他一身金色卷云纹路墨衫,头顶金冠,手持金色小扇,同他的侍从一起,突兀的出现在荒野上。

  那天正是大雪,白雪淹过膝盖的厚度,他看上去十分虚弱,面色苍白,手足发颤,可他却还是坚持跋涉在雪里,顶着风雪前行。

  他们走了一会儿,黑衣青年似是体力不支,便进了酒楼。

  挑了帘子进去,有热气从酒楼中涌了出来,青年脸色稍微好了些,他抬眼,便见大厅里围着一个台子坐满了人,台子上站了个说书先生,正绘声绘色说着些民间故事,座下的人似乎都已经听过他说的故事,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没给说书先生半个眼神。

  两人衣着华贵,生得也是极为俊美,可进门之后,却是不声不响,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他进了门来。

  他们穿过人群,坐到了最里桌,侍从替青年倒了茶,又去取灵食,青年便坐在一边,似是有些困倦,将头靠在墙壁上,轻轻合上双眼养神。

  “如今云泽灵气越来越少,魔修盛行,都说现在的灵气是靠着华阳君维系,也不知华阳君还能撑几日?”

  人群中有议论着如今时事,声音中带着担忧。而台上说书人却是在声情并茂说着云泽当年盛景:“当年的云泽仙境草木茂盛,灵气四溢,修仙者数不胜数,多少凡人跋山涉水,来到云泽……”

  “这其中,有一个孩子,名为秦衍,那年正逢大旱,又遇天灾,他随着母亲漂洋过海来到云泽寻仙……”

  听到秦衍这个名字,本在养生的黑衣青年微微张了眼睛。

  说书人说的,是民间早已说烂了的《岁晏传》。

  传说中的岁晏魔君,便是如今云泽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

  他原为鸿蒙天宫宫主江夜白首徒,是鸿蒙天宫未来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却弑师叛宗,私开业狱,修建无垢宫,成为一代魔君。

  仙道与他血雨腥风斗争近二十年,最终由华阳君傅长陵领人攻入无垢宫,生擒秦衍,送上审命台,千刀万剐。

  这是云泽每个人都熟悉的过往,说书人说了,也没人爱听,有一位少年坐在台下,似是嫌弃说书先生吵嚷,终于道:“先生,您别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说些大家没听过的吧。”

  这话让说书先生有些尴尬,他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少年笑起来:“您不会没得说了吧?”

  “怎的没得说?!”那说书先生有些恼怒了,冷哼了一声道,“小儿知道些什么?老朽知道的事,可多的去了。”

  “那说说呗。”台下人起哄,说书先生见看热闹的多了,面色上稍微收敛了些,轻咳了一声,慢悠悠道:“既然各位有兴趣,那老朽便说一段见过的往事。诸位可知,当年岁晏魔君,乃自尽而亡?”

  听到这话,众人终于有了兴趣,侍从取了灵食回来,听到这话,便转头看了过去,正要说些什么,黑衣青年抬起手来,用冰冷的手掌按住侍从的衣袖,静静看着座上的老人。

  “当年华阳君于无垢宫血战一夜,生擒了岁晏魔君回审命台公审,当时老朽便在台下,亲眼看的公审。”

  “岁晏魔君被带上来时,金丹尽毁,灵根尽断,一双眼睛里的眼珠子早就被挖了,腿软趴趴搭着,是被人拖上来的。他拖上来的时候,一地血水,看着就怕得很。”

  说书先生喝了口茶,接着道:“而后华阳君就走了上去,本来是要当众搜魂的,结果华阳君手指往他额头上一点,你们猜怎么着?”

  “怎的?”

  “他便当场将识海给爆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于修士而言,有三个关键位置是动不得的,金丹、灵根、识海。这三个位置,金丹储藏灵气,灵根吸收灵气,识海安置神魂,随便动哪里,都会疼得难以忍受,而识海不仅是最疼的位置,也是一个人的根本。金丹灵根没了,不过做不成修士,识海没了,人也就彻底的废了。

  “他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宁愿自爆识海都不让人知道?”

  “华阳君可来得及知道什么?”

  “识海没了,岁晏魔君不是傻了吗?”

  ……

  人群中问题此起彼伏,黑衣青年垂下眼眸,放在桌上的手轻轻一颤。

  说书先生听着问题,摇了摇头:“诸位问的,老朽也不知道。老朽猜想着,华阳君大约是知道了些什么的。因为当时岁晏魔君倒在地上,华阳君看着他,看上去很震惊。他好像说了点啥来着……我也没听清,就看见岁晏魔君爬起来,把手插进心口,然后掏了什么出来放在手里,接着手一捏,就没了。那东西散了,岁晏魔君笑着就倒了下去,当场便没了气,后面所谓千刀万剐,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做个样子而已了。”

  “那他掏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呀?”

  所有人都很好奇,说书之人摇头,表示不知。

  大家议论片刻,有一个少年音迟疑着响了起来:“岁晏魔君早年在鸿蒙天宫,是不是修无情道来着?”

  这样一说,所有人突然想起来什么。

  传闻修无情道的人,都会有一根情根,他们修炼到无情道最后一层,就会将那根情根□□,至此之后,无情无欲,太上忘情。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仿佛窥探到了什么不敢让人知晓的秘密。

  “我听说,早些年,华阳君与岁晏魔君都是云泽天骄,那年君子台论战岁晏魔君没去,华阳君还特意邀请他在轮回桥一战。”

  “岁晏魔君来了吗?”

  这应当是没人知道的,众人想着。

  “他来了。”

  大家以为没人能回答的时候,一直在柜台打着算盘的掌柜突然笑呵呵出声,抬手指向了了窗外远处一座长桥:“那几天刚好下鬼雨,他就站在那儿,撑一把伞,站了七天,都没等来华阳君。直到鸿蒙天宫来人,他才走的。哦,走之前还把伞放在我这儿。”

  店家说着,叹了口气,低头拨弄着算盘,低声道:“早些年也是挺好的一人,怎么就想不开做了这么多糊涂事呢?”

  这话出来,惋惜者有之,嘲讽者有之,酒楼中吵吵嚷嚷成了一片。侍从呆愣了片刻,却是恍然大悟一般看向那黑衣青年:“公子,你……”

  黑衣青年没说话,他抬起修长的手指,停在自己的唇上,含着那一贯温柔又风流的笑容,压着眼中几分哀求,轻轻的“嘘”了一声。

  侍从说不出话了,青年虚弱拿起边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温酒,喝完了最后一口后,他仿佛鼓足了勇气,才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掌柜面前,抬起他那张消瘦中带了几分苍白的脸,一双天生风流的桃花眼里带着疲惫和温柔,含笑瞧着掌柜,摊开他白净的手掌,礼貌又平和道:“劳驾,伞。”

  掌柜愣愣看着青年,他没做反应,身后柜子却忽的打开来,一把绘着漾开芦苇的六十四节紫竹油纸伞从众多伞中飞出,平稳落在青年手中。

  青年垂下眉眼,扫过那伞上经历过鬼雨后无法抹去的旧痕,他停顿片刻后,拿着伞转过身去,在众人瞩目下走到门前,抬手打开了纸伞。

  彼时屋外小雪纷飞,青年持伞踏雪而行,广袖于风中猎猎翻飞,伞上芦苇荡漾摇曳。

  他提步朝着轮回桥走去,有人在他身后惊呼出声:“那,那不是华阳君吗?!”

  “他来这里做什么?”

  来这里做什么?

  华阳真君傅长陵撑着纸伞,看向远处被霜雪染色的长桥。

  他仿佛看到当年秦衍白衣玉冠,腰悬长剑,手执六十四骨节紫竹伞,静静等候着他的模样。

  其实他这一生,与秦衍真正交谈的时间并不多,他们每一次见面,都是生死相逼,直到最后一次,他死在他面前。

  人死灯灭,过往一切怨恨也慢慢消弭,在时光中日复一日打磨那个人的模样,最终化作心头朱砂,眼中白月。极致又浓烈的,在他心头留下一道又浅又长的伤口。

  他自己本也不知,他为何在这个时候来这里。

  然而当他清晰勾勒出秦衍等候在桥上的模样时,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在得知自己大限将至时,跋涉千里而来的意义——

  他来此处,是来奔赴这一场未尽的,生死之约。

  癸丑年十二月,在云泽仙界掀起血雨腥风的岁晏魔君秦衍被千刀万剐于审命台,所有人都以为,秦衍死后,云泽至此将恢复往日繁盛,却不想,秦衍虽死,魔修未尽。

  秦衍死后第一年,尚算平静。

  秦衍死后第三年,云泽大乱。

  秦衍死后第五年,灵气枯竭,万物凋零,华阳君傅长陵以自身灵力续云泽气脉。

  秦衍死后第十年,癸亥年冬末,傅长陵陨落于轮回桥。

  至此之后,再无云泽。


标 签言情 琢玉 傅长陵 墨书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