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孽徒难养玄小南最新免费_孽徒难养元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54 ℃
孽徒难养玄小南最新免费_孽徒难养元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孽徒难养元虚小说全文

玄小南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仙侠小说推荐

主角是元虚的小说名是《孽徒难养》是由玄小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仙魔战场,元虚救了个与他有缘的叛逆小孩当徒弟。从此走上了教养孽徒的艰难师尊之路。那小孩是他的要命逆缘。元虚本以为小孩养大后会弑师索命,了却旧缘。谁想到这死小孩一心想的只有——上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元虚的小说名是《孽徒难养》是由玄小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仙魔战场,元虚救了个与他有缘的叛逆小孩当徒弟。从此走上了教养孽徒的艰难师尊之路。那小孩是他的要命逆缘。元虚本以为小孩养大后会弑师索命,了却旧缘。谁想到这死小孩一心想的只有——上他……

免费阅读

  元虚神君运数里有场无量天劫。且还是场情劫。

  此劫轻则破神君无量寿身;重则神魂俱灭,与天地共陨,归于虚无空寂。

  这让仙帝即苦恼又恐惧。

  只因如今三界六道地海天宇,都依止神君一尊之力得以苟且维系。

  如若神君出事,那么这世界可真走到了末日尽头。

  如今,不周山以东,人道众生正处在气运轮转的低谷。乱世无休,兵戈戎马,人命如草芥。上至王侯将相,下至百姓黎民,具是身心流离无所定处。因此嗔恨怨毒滔天,无一草一木可得安宁。

  不周山以西,原本祥和喜乐的天界,数千年来也饱受动荡之苦。天魔道魔尊,受地狱鬼王邪崇蛊惑,帅兵攻打天界。千万年来喜乐惯了的天界众仙猝不及防,慌忙应战,死伤无数,陨落无数仙君星君道君以及天女仙女。

  这忽来的劫数,让一向心中宁和不起嗔恨怨念的天人们,也在心中渐渐生出了毒念;再加之天魔道本就杀念恶念深重,两者齐发,向来清静的天道,生出的贪嗔痴慢疑竟然一点都不必人道的少。

  仙帝心中明了,三界六道的众生,都笼罩在一张因果轮回的巨网之中。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实不虚。

  可如今纵观整个三界六道,只见恶因生生不息,却不见善因有生出与之抗衡。

  长此以往,众生终有一日要承担自己的恶因结出的恶果。

  可那是整个世界的恶果啊!

  介时,已不是单独个体生生死死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天地颠覆,陆上气脉塞阻,土地开裂崩断,海中黑浪掀天,吞噬万有。

  那可真是末日浩劫,万物归墟,混沌再临。

  仙帝愁啊。有时候看得明白但无可奈何,是最痛苦的。

  就在天帝愁无可愁之时,就见东方天尽处,忽现圣洁瑞光齐天,直冲穹宇而上。刹那间又弥散四开,流光如云,清净无染,普照一切宇宙万有。凡邪秽yin恶遇之,皆刹那破碎消弭,寻无可寻。

  瑞光中有一凡体肉胎的人身踏天梯扶摇而上,竟越过众仙位,直登神君天位。

  忽有无尽清音从天而降。非庄严肃穆渺渺圣洁,而更像是琴瑟谐鸣,春风拂面,闻听者皆心生宁静欢喜,甚有枯木抽嫩绿,寂花生新蕊。

  此妙音普告六道众生,有神君临世,号元虚。

  仙帝震撼,竟然有人成神了。

  这千万亿年来,多少天道众仙精进苦修,都未尝摸到神道边缘,但如今,在这万恶末世之中,竟然有以人身成道封神。

  仙道本轻慢人道,觉得人道污秽不堪,阴险狡诈,不可能有人可登仙乃至成神。

  但今时今日却亲眼得证,再加之末日将近,仙帝也顾不了其他,率领众仙君星君前往觐见,望神君慈悲,能出手相助深陷苦海的六道众生。

  仙帝召集众仙的玉旨尚未通达,元虚神君就为自己觅得了良所。

  他登神后,便定居于三界交汇之处,不周山。

  不周原本是座死山,遍山都是寂黑枯石,不生草木,无有生气。

  神君方临不周山,顷刻间黑石之中新绿遍生,又是顷刻间,新生的嫩绿便已垂荫如云,分枝布影。荫下有甘泉叮咚,泉上有青莲曼妙,香气雅淡,清明凡心。莲下锦鲤鱼儿嬉戏追逐。好一派世外桃源奇景。

  神君的天罡正气以不周山为基为柱,顶天而起,又向四周弥散,清洗世间万恶万邪。

  走在末日崩溃边缘的六道,终于得以喘.息。

  仙帝帅众仙朝觐之时,在不周进口处,见一褐灰色麻雀正啄食树上红艳色的果实,汁水迸溅,入鸟喙之中,麻雀俄顷间化作火凤唳九天而去;汁水滴入水中,泉中幼鲤刹那间成龙登跃而走。

  仙道众生无一不慨叹,这才是真正神道法力,无量无边啊!

  在感慨赞叹间,草木绿荫忽得分出条小径来,一直通向无尽处。

  众仙知晓这是神君相应,于是纷纷低首垂目,沿着小径向前走。

  走了片刻功夫,忽迎柳暗花明,前方出现一片宽阔空地,茵草为毯,绿树为盖。

  不见众仙想象中的神君庄严琉璃宝座,就只见爬满绿藤的粗糙石椅上,有一清雅男子支肘侧目,向众来客祥和微笑。他衣衫朴素无华,即无锦缎丝绸为底,也无金石珠宝相饰。仅仅是件灰白色素缟闲闲搭在身上,侧坐间,剪裁粗陋的左边衣领松垮滑落,隐约间露出半副如玉肩膀。右手上摇着把破漏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

  相比起诸仙人的华光璀璨珠光宝气,以及仙帝的法相庄严巍巍尊贵,就衣着看,这位通天彻地的神君,就像个山野村夫。

  可纵使如此,也无仙人敢轻贱眼前这位神君。

  衣着打扮可以迷惑心智,但男子周身四溢的浩然清气却骗不了人。

  就仅仅是见上神君一面,众仙便觉得自己在仙魔大战里染着的戾气就被清洗去了不少。原本杂乱的仙力识海,也在这片清净的山野里慢慢归于宁静。

  不愧是尊者神力啊。众仙抑制不住自己接连不断的慨叹。

  仙帝率先从神君的这片祥和神力中清醒,走上前几步恭敬作揖,却被元虚挥手打断:“哎呀,等你们好久了,快快落座,喝茶喝茶。”

  神君话音温厚亲近,一点也无天地至高君主之相。他好客地笑着挥手,原本空无一物的平台上凭空变化出了诸多同样爬满青藤的石台,台上有琉璃茶具一应俱全,五光十色。空中飞来无数青鸟,衔着壶把杯柄为众来客沏茶。

  众仙怀抱着恭敬之心入座,就听见元虚又笑着说道:“吃饼吃饼。”

  说着,琉璃茶盅旁边变化出了白玉碟,碟上装满了香气四溢的鲜花饼。

  仙道众生本不喝茶吃饼。这些都是凡人才会做的事情,他们觉得浑浊污秽。

  但今时今日不同,这些茶饼并不是普通茶饼,每位仙人都能感觉到其间蕴含的无限法力。元气之浑厚,光是一口茶一口饼,就能够抵得上一仙人的百年修为,一点都不比大罗金丹差。

  众仙在仙魔战里苦久了,已经好久没顾上修炼,此时看见这般增进修为的好物,哪忍得住。什么礼仪也顾不上了,捏起饼就往嘴里送。

  石座上的男人忽然又“哎呀”了声,抱歉地说道:“抱歉抱歉,忘记诸位乃是仙人,从不喝茶吃饼,只饮露品花,失敬失敬。”

  他话音刚落,众仙手里的茶和饼就又是眨眼间变成了甘露和花瓣……

  这是他们平时吃的没错,但这一变化,食物中蕴含的法力顿时不到十分之一……仙人们个个沉了几分脸色,这神君……故意的吧……

  仙帝没料到,千亿年来唯一个登神道的神君竟然如此……不着调。心中也升起丝担心和不悦。但眼前这男人终归是六道众生最后希望,仙帝还是忍下心中不快,作揖恭敬恳请元虚相助天下众生。

  “相助自然是没问题的。”元虚摇着破蒲扇怅怅然说道,“我已经将天罡正气灌于不周山,如若真到末日,它还能当做个天柱子支撑会儿。但能支撑多久,我也说不好呀。可能几千年几万年,也可能几百年几十年。”

  仙帝大惊:“怎会?神君您不是无量寿身?有您在,正气便在,又怎么消失?”

  元虚叹口气:“我登神时结了个逆缘,现化作了天劫。什么时候寻来,我也说不准。等什么时候寻来了,大概就是我寂灭之时了。”

  元虚在还是凡人的时候,有个道侣。结伴时发愿要共同成神。两人也的确同时得道应劫准备封神。

  然天有不测风云,渡劫时,道侣不知为何堕入执迷魔障,中道损陨。元虚当时自顾不暇,也来不及救,只能眼看着道侣被天劫击灭了两魂六魄。只留下一魂一魄缠绕在元虚左右,也正是这一魂一魄,助元虚渡过了封神天劫,得道成神。

  可问题是,这一魂一魄里蕴含的并不是道侣的祝福,而是他的执著和嗔怨。元虚成神后,这一丝的执著和嗔怨也就相应愈发强大,变成了他躲不开的无量堕神天劫。而且还成了天劫之首的情劫,缠缠绵绵,生生世世剪不断理不清。

  欠的债终究还是要还的。元虚一点也不在意有这样个不死不休的讨债鬼想拉他一起死。成神后心中一片宁静泰然,也无恐惧害怕的觉受,既然缘来了就受着,也无所谓是不是要命的了。

  但仙帝怕啊!他先是骇然,从未听说过功德圆满的神君还有情劫的。人道成的神果然靠不住。可再靠不住,他也是六道现在最大的希望,怎么能堕陨!

  辞别元虚后,仙帝在不周山前来回踱步,迟迟不肯离去。交战思虑良久之后,仙帝唤出了重石仙君。

  重石本是西天门口的一方守门石狮子,因常年受到仙气渲染,机缘下羽化登仙。心性温厚老实,兢兢业业,而且有个与生俱来的天大本事——看门。

  “务必要看住神君!!”仙帝重嘱严托。

  天劫只有触缘才会招来,只要元虚一直在不周山待着,就不会有恶缘,也就不会有天劫。

  重石叩头接令。

  从此之后,元虚就发现自己门口天天有个仙君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守着他,请他喝茶吃饼也不回应,就是……守着他。

  元虚:“……”

  这眼睛也太大了点,晚上看有点渗神啊……

  只是让仙帝没想到的是,失守的不是重石,而是他自己。

  不周山间,元虚正斜依在青藤石椅上小憩,重石则不发一语地守在旁边。

  忽得,神君玄睫微动,微眯着眼睛望向西方天界,幽幽说道:“天庭出事了。”

  下一瞬,太白星君跄跄踉踉带着仙帝的拜帖显形在绿荫台。

  天魔大军已经攻打到凌霄宝殿,天界快要守不住了,太白星君带着仙帝拜帖前来,恳请神君相助。

  重石闻言怒瞪太白星君,表情之凶狠,吓得同僚太白都忍不住抖了抖,连忙将手里仙帝的拜帖往重石那里挪了挪,告诉他——看看看看!这是仙帝让我来的呀!

  元虚施施然从石座上起身,手里幻化出柄折扇,敲了敲重石的脑袋:“看哦,不是我乱跑,真是你们仙帝让我去的哦。”

  重石被敲得面色忧愁,依旧是不发一语。

  重石的忧虑没有错,元虚这一去,果然染上了情魔天劫,纠缠无尽。


标 签仙侠 孽徒难养 元虚 玄小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