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苏锦齐臻_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清兰沚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42 ℃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苏锦齐臻_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清兰沚在线阅读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清兰沚

清兰沚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是清兰沚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先皇暴毙,扶持幼子,摄政八年,苏锦终得大权在握。可某一天有人来报:“太后娘娘,陛下……哦不对上皇他还活着,马上就要进宫来了!”苏锦沉着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太监颤抖回道:“不敢欺瞒太后娘娘。”苏锦突然大笑起来:“哈哈,竟有如此好事!哀家又能自称本宫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是清兰沚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先皇暴毙,扶持幼子,摄政八年,苏锦终得大权在握。可某一天有人来报:“太后娘娘,陛下……哦不对上皇他还活着,马上就要进宫来了!”苏锦沉着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太监颤抖回道:“不敢欺瞒太后娘娘。”苏锦突然大笑起来:“哈哈,竟有如此好事!哀家又能自称本宫啦!”

免费阅读

  本想着吃这一顿晚膳,能和父皇多亲近几刻。

  齐珏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吃成了父皇教训提点自己的学堂,这让齐珏满心都是恍惚。

  不过好一点的就是,父皇他教导自己的那些,让他听了以后,颇有感触。

  因为那和太师以及母后教的并不一样,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但圣人也说过“偏听则暗,兼听则明”,能多了解些不一样的观念,对自己以后处理政事也有好处。

  好不容易把父皇送回偏殿,齐珏只觉得累得够呛,很快就沉入了梦想。

  而偏殿里的齐臻则躺在龙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明日就要去见阿锦了,自己要怎么和她道歉,对她解释,才能让她原谅自己呢?

  还有就是今日在和珏儿用膳时,发现阿锦她教育珏儿时的不恰当之处,要不要和她提呢?

  提了的话,会不会阿锦刚刚打算原谅自己,结果就又因为这个,她就生气不理自己了?

  不提的话,他真的怕珏儿会走弯路,唉,好纠结啊!

  就在这种满心纠结的情绪中,齐臻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齐臻就起来随儿子去上朝听政。

  刚走出大殿,他就率先对齐珏说道:“珏儿,今日父皇有事要忙,就不陪你去尚书房了。”

  他要去找阿锦,自然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儿子这里,就只能先出手。

  免得儿子开口让他过去之后,他再拒绝,那样可能会伤害到儿子的面子。

  只是,昨日珏儿才说过:希望他能多去尚书房帮帮他。

  自己今日就这样说,珏儿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想故意逃避呢?

  要不要开口跟儿子解释一番?只是解释的话,会不会有一点太刻意了?

  谁知道,儿子他根本就没表达出一丝一毫的不情愿。

  反而对他笑着说道:“儿臣早已经知道,父皇今日有事要忙,自然不会再请父皇和儿臣一同去尚书房。“

  ”父皇先去忙吧,儿臣就先告退了。”

  儿子如此懂事,齐臻简直心花怒放。

  只是,珏儿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今日要去找他母后的?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父子也会心有灵犀?

  而于此同时,坐在御辇上的齐珏则想着:父皇今日估计要被内宫各局的人烦死了吧?

  还有钦天监的韩监正大人,一想到每次祭祀之时,韩大人让他背诵的那些玄文,齐珏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同时,在内心开始由衷地同情起父皇来。

  刚回到偏殿的齐臻,打了个寒颤。

  只觉得刚刚那恶寒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算了,不去想这些东西了,还是去找阿锦要紧。

  “李福,去为朕找出一套常服来,朕打算把身上这套朝服换下。”

  上朝穿的朝服又重又不舒服,回到后宫之后,还是穿常服好。

  李福点头应是,待李福为他准备好常服,齐臻自己就直接解了身上的朝服,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换好了。

  美滋滋地看着眼前的铜镜,自己一定要穿得清爽利落一点,争取一下就吸引到阿锦的目光!

  对于陛下刚刚那自己换衣服,而且一气呵成的动作,李福震惊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上皇陛下,奴婢斗胆,请您下次更衣时,让奴婢和其它宫人们伺候着。“

  ”上皇陛下您是万金之躯,怎能自己动手做这些事情呢?”

  他是跪着求的,齐臻继续看着镜子里的人影儿,没去看他。

  对他说的话,不甚在意地答道:“什么万金之躯?不就是朕自个儿换了件衣裳么?“

  ”这算什么大事,朕在荒岛上还要生火烤鱼呢!”

  最开始在岛上的时候,宗泽还老是劝他,不让他干活儿。

  时间过了一个月,发现这荒岛他们暂时走不出去以后,他又不能整日被蠢弟弟和宗泽伺候着。

  让他们两个每日累得半死,而自己闲得,只能数海滩上的螃蟹玩儿。

  自然就提出,自己也做些事情。

  刚开始宗泽还劝他,说他是天子,不可做这些杂事。

  不过,被他怼回去了,高祖皇帝最早还是放羊的羊倌儿,哪有什么天生不能干活儿的人?

  他有手有脚的,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能排解无聊和压力,有什么不好?

  被他怼过之后,宗泽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他。

  而他也发现,自己在别的方面,比如说钓鱼,没什么天赋。

  但是烤鱼却是比那俩,做的好得多,味道属于尚能入口的程度。

  而不是像蠢弟弟每次烤得都半生不熟,或者宗泽每次都会把鱼肉烤焦黑得像炭一样。

  在吃过两次他做的烤鱼之后,宗泽彻底没话说了

  自己连这些活儿都做了,在岛上,谁还会帮自己穿衣服不成?

  他甚至,还会自己浣洗衣服哈哈。

  可是他的这番话,丝毫没能说服李福。

  除了,让李福感慨,他这几年在外面过得好苦,所以说更需要人伺候着以外,没有旁的效果,

  “上皇陛下,您现在是在宫中,很多活计自然需要下面的人来做。“

  ”若是您都亲自做了,那还留着我们这些伺候的奴婢有什么用?“

  ”到时候,被内务府知晓了,我们这些伺候的人,包括奴婢都会被责罚的,求您可怜可怜奴婢们吧!”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殿中其它伺候的宫人,包括打扇的、燃香的、奉茶的、铺床的、擦地的等宫人,纷纷都跪在了地上。

  “求上皇陛下可怜奴婢们。”这声音还挺齐。

  齐臻满心无奈,摆手道:“好了好了,朕知道了,以后这些活儿,朕会让你们来的,都起来吧。”

  “多谢上皇陛下体恤。”那些宫人们起身以后,继续开始低头忙碌自己的活儿,殿内依然一片寂静。

  被这么一打扰,齐臻这时候也没了继续照镜子的心情了。

  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朕想自力更生,你们竟然还不许?

  这么多年了,很多事儿,朕早就习惯一个人了。

  他想起来回宫这三日,每次沐浴的时候,旁边站着宫人的尴尬。

  只能悲叹:看来从荒岛回到宫廷以后,自己还需要好好适应一下了!

  命人上了盏茶,齐臻喝了口,压了压心中的郁气。

  起身后,对李福开口吩咐道:“李福,你去准备一下,朕打算现在去寿康宫,看看太后去。”

  先皇“死而复生”第四日,打算去跟媳妇儿认错的陛下满怀期待。

  面对陛下要摆驾寿康宫的吩咐,李福刚要答应,就被另一名进来禀报的小太监所打断。

  “上皇陛下,尚衣局容奉御来了,说有要事求见您。”

  尚衣局的人来找自己干嘛?还有要事?算了,眼看着时间尚早,就让她先进来回话好了。

  “既然来了,那便宣吧。”齐臻吩咐道。

  不一会儿,就见一身着正五品女官服的,对他跪下:“臣尚衣局奉御容青参见上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臻随意地抬了抬手:“平身吧,容奉御有什么要紧事要来禀报于朕?”

  面对上皇陛下的疑惑,容青答道:“回上皇陛下的话,自您归宫之后,所穿衣物皆是旧衣,实为不妥。“

  ”今日,臣带领尚衣局四司来为上皇陛下量体裁衣。”

  原来是这事?自己还以为是多重要的事儿呢。

  齐臻撇撇嘴:“这事儿不急,朕先去忙其它的事情,量体裁衣的事情可以放在之后。”

  没想到,他这句话一出,那容奉御立刻又跪在了地上。

  “上皇陛下,让您穿了三日的旧衣,已然是奴婢们的罪过,怎么还能往后拖延?“

  ”何况,殿内省的大人已经告诉女官六尚,言及马上就要将您回来之事祭祀太庙。“

  ”而且要越快越好,到时候您身上穿的冕服,定然须是新的。“

  ”就算是今日量好了尺寸,让尚衣局的宫女连夜为您赶制,都可能会来不及。“

  ”怎么还能拖延呢?望陛下三思啊!”

  完了,这些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更爱下跪呢?齐臻很是烦躁。

  不过,这容奉御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

  之前朝堂上已经讨论过祭祀太庙的事情,确实事情紧急,罢罢罢,就让她们量好了。

  应该不费时间……的吧?齐臻有些拿捏不准。

  当然,真正开始量的时候,他才发现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也算能忍受。

  等到容奉御带着尚衣局的人离开的时候,齐臻已经完全没什么脾气了。

  “李福,御辇和仪仗准备得怎么样了?”齐臻再度开口问道。

  “这个……”李福还没出声,又有人来上报:“陛下,尚冠局的花奉御有急事求见。”

  走了一个容奉御,又来一个花奉御?

  “跟她说,朕不见。”齐臻打算直接就在源头,掐灭对方可能浪费自己时间的打算。

  “李福,你继续说。”齐臻看向李福。

  李福忙答道:“御辇已经准备好了,就是仪仗那里还有些问题。”

  仪仗又出了什么问题?齐臻只觉得头大如牛。

  “陛下,花奉御说您要是不见她,她就只能去宁寿宫,求见太皇太后娘娘了。”

  那小太监又进来回禀道,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不省心?

  让她去打扰母后?还是朕再浪费点儿功夫吧。

  “宣她进殿吧。”

  “臣尚冠局奉御花云参见上皇陛下……”

  “多余的礼数就不必浪费时间了,说吧,你又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臣带领尚冠局四司来为陛下准备新冠之事。”花奉御答道。

  得,这不用解释了,和尚衣局刚刚走的那个一样,也是因为祭祀之事才这么急的。

  尚冠局的花奉御离开了之后,齐臻松了口气,继续问李福:“你刚刚说仪仗没准备好,为什么?”

  如果他和阿锦都在小岛上,想见她,自己直接走过去就好,哪有现在的麻烦?

  还要因为仪仗没准备,而白白浪费功夫!

  阿锦啊,朕好想任性一把,不管什么御辇,仪仗,直接跑过去找你诉说心事啊!

  “回上皇陛下,奴婢打听了一下,听说仪仗是尚仪局那里有了些问题……”

  尚仪局又出了什么问题?!齐臻觉得自己耐心快要用尽了!

  那位传话的小太监却再度进殿,齐臻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说吧,这次又怎么了?”

  那小太监低头答道:“这次是尚仪局的文奉御……”

  他也觉得很冤枉啊!不仅仅是上皇陛下烦,他这次传话的都觉得烦了!

  李福则叹气道:“上皇陛下,尚仪局的文奉御既然来了,仪仗的问题,就让她来告诉您吧。”

  齐臻这次,没有再浪费时间说不见对方什么的。

  一则他觉得自己就算是说了,也不一定有用。

  二来,尚仪局掌管部分仪仗,自己不搭理这个文奉御,仪仗准备不好,自己也是没办法出发的。

  他有些无力地对那小太监说道:“宣吧。”

  文奉御一来,果然跟齐臻解释了一下仪仗的问题:“之前给上皇陛下用的仪仗,是比照陛下的仪仗来的,最近有大人来尚仪局,批评我们准备的有误。“

  ”我们又翻了前朝的典籍和高祖皇帝定下来的《仪范》,重新为您定下了新的仪仗,您过目一下。”

  原来是这个缘故,这次,这个文奉御倒没有提太庙祭祀之事,这让齐臻略感安慰。

  他接过由李福转奉上来的仪仗册子,略看了一下,发现和以前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动。

  那她们这是折腾个什么劲?齐臻很想问问这个文奉御。

  但是他又怕自己和对方说多了,会浪费本就不多的时间。

  最后他也是对文奉御点了点头:“好的,朕知道了你们准备的很好,就按这个来吧。”

  “臣知道了,多谢上皇陛下,臣现在就命人为您准备今日出行的仪仗。”文奉御也告退了。

  齐臻送了口气,他自嘲地对李福笑道:“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求见朕了吧?朕今日想出去一趟,真的不容易!”

  李福也笑着答道:“是啊,今日不知为什么,这事儿竟都凑一块儿了,这才耽误了上皇陛下的事儿……”

  说着说着,那传话的小太监又来了……

  他看向齐臻的表情都有些想要哭的意思了:陛下啊!不是奴婢非要来烦您。

  奴婢只是个小小的传话太监而已啊!谁能料到,今儿个会有这么多人呢?

  “上……上皇……陛……陛下,有……有人……求……求见……”他说起话来都有些不利索了。

  这可怜见的,齐臻同情自己的同时,都有些同情他了。

  先皇“死而复生”第四天,陛下连话都不想说了。


标 签古言 驾崩多年的先皇复活了 苏锦 清兰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