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川水为湛唐湛郁泞川小说大结局_川水为湛边想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29 ℃
川水为湛唐湛郁泞川小说大结局_川水为湛边想全文在线阅读

川水为湛边想全文

边想 著

连载中免费

边想大大最新出版的青春纯爱小说《川水为湛》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人气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湛、郁泞川,肆意妄为富二代唐湛VS艰苦好学贫困生郁泞川,运用倒叙,由眼前的支线引出回忆,《川水为湛》全文讲述的是:唐湛看着他的脸,年轻,太年轻了,现在是九十九分,等再过几年毛长齐了能不能到一百分和他平分秋色,还真不好说...超级精彩的剧情快来一起看看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边想大大最新出版的青春纯爱小说《川水为湛》正在火热连载中,这部人气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湛、郁泞川,肆意妄为富二代唐湛VS艰苦好学贫困生郁泞川,运用倒叙,由眼前的支线引出回忆,《川水为湛》全文讲述的是:唐湛看着他的脸,年轻,太年轻了,现在是九十九分,等再过几年毛长齐了能不能到一百分和他平分秋色,还真不好说...超级精彩的剧情快来一起看看吧~

免费阅读

  唐湛不怕醉,就怕自己醉不了。他跑这么远,就是想要找个能醉得一塌糊涂也没人认识他的地方,这样也好一醉解千愁。

  “你姓郁啊?好少见的姓。”他看到郁丽的工牌,随口问了句。

  郁丽一边擦着杯子一边回他:“我们那个村大多数人家都姓郁,传说五百年前是一个大家族迁到这里来的,村里还有以前留下来的祠堂呢。地方离这儿不远,沿着酒店门口那条泞川往西走一公里就到了。”

  唐湛支着头听她说话,因为一夜没睡,又开了这么久的车,才喝了两杯人就有些微醺。

  “原来门口那条河叫泞川。”他今天开车过来的时候有很长一段路都是沿着泞川开的,可能最近没怎么下雨,水位很浅,几乎露出河床。不过水很清,是在海城看不到的那种清澈,能一眼看到静静躺在河底的各色卵石。

  郁丽见他听得一脸认真,也没不耐烦的神色,就絮絮叨叨说得多了起来:“本来我们村叫郁家村,后来为了响应政府发展温镇,就给改成‘温泉村’了,我现在叫起来都怪不顺口的。”

  两人正说着,吧台边靠过来一个人。

  “丽姐,三号桌要一杯长岛冰茶。”

  唐湛顺着声音看过去,只看到那人侧脸——像朵漫不经心的栀子花。

  唐湛知道自己不该用一个这样的成语去形容一朵花,也不该用这样一句话去描述一个人,但看到对方的瞬间,脑海里跳出来的第一句话的确只有这个。

  可能是对方穿着白衬衫的缘故,也可能是对方的皮肤太白,眼瞳又太黑,叫人一眼看去便只剩满眼的黑白分明。

  要是他给自己外貌打一百分,那这个人怎么也能得九十九分吧。

  在这么个远离大都市的小村镇,常住人口可能三万都没有的鬼地方,竟然出了个九十九分的帅哥,看来还真是人杰地灵,什么样的水养什么样的人啊!

  瞥到对方工牌,唐湛挑了挑眉:“郁泞川?”他转向郁丽,“你们是一个村的?”

  郁丽有条不紊地调制着鸡尾酒,手法熟练,动作潇洒利落:“是啊,我和小川都是郁家村的。前两年酒店还没开业,大家想赚钱只想外出打工,现在不一样了,大多都在度假区找到了工作。”

  唐湛点点头,又看向郁泞川。这个与泞川同名的年轻人,高鼻深目,竟有点混血的味道。这要是放在大城市,怎么也能捞个校草当当啊!

  他仔细打量着对方,从上到下,那如有实质的目光让郁泞川想忽视都难。

  “先生?”

  唐湛看着他的脸,年轻,太年轻了,现在是九十九分,等再过几年毛长齐了能不能到一百分和他平分秋色,还真不好说。

  “你多大了?”

  郁泞川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笑得很礼貌:“十八。”他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取过郁丽调好的长岛冰茶,朝唐湛微微颔首,给三号桌送饮料去了。

  唐湛猜到他小,没想到这么小,比自己整整小了八岁。唐湛顿时觉得自己这比对方多经历了八年风雨的老面皮连一分的领先优势也要失去了。

  “年轻真好啊!”他呷了口酒,感慨道。

  郁丽被他老气横秋的语气逗笑了:“您瞧着也不大啊!”

  唐湛摇了摇杯子里的冰块,沉声道:“以前年纪小,想着拼命长大,觉得长大了就能做许多小时候做不了的事。可等到真的长大了,才发现小时候做不了的,长大还是做不了。甚至因为见识过社会的残酷,连小时候那点微小的梦想也没了。”他一口喝干杯中酒,总结道,“所以还是年轻好啊,无知。”

  郁丽被他突然的沉郁弄得有些无措,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她听不大懂,就不敢乱接。

  唐湛一杯酒接一杯酒地喝,从上午喝到下午,喝得只剩他一个客人,差点把一瓶威士忌喝干,才终于如愿醉死过去。

  “先生?先生?”

  唐湛只手撑着头打瞌睡,双眼微闭,呼吸沉重。郁丽小心叫着对方,连叫几声都没得到他回应,朝远处招了招手。

  “小川,把这位客人送回房里去吧。”她将之前唐湛买单时出示的房号报给郁泞川,并告诉他这是他们酒店唯一一间总统房,一年都不见得有几人住,他能住,就要小心对待。

  郁丽比郁泞川大了将近一轮,又是一个村子的,对他一直像是对待自己弟弟一样,能提点的都会提点两句,怕他因为年轻出差错。

  “知道了,丽姐。”

  郁泞川架起唐湛的胳膊,毫不费力地将人从椅子上架了起来。

  “去哪儿?”唐湛还没醉糊涂,有点意识。

  浓郁酒气打在郁泞川脸上,他皱着眉不是很舒服地别了别脑袋。

  “送你回房。”

  唐湛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接下来一路都很安静,也能自己走,都不需要郁泞川怎么费力。

  总统房就在酒吧下面一层,由于是套间的关系,面积很大,占着走廊的尽头。

  郁泞川一只手打开了房门后,将越来越沉的唐湛架着走了进去,然后把他丢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唐湛整个人呈大字形摊在床上,气味难闻。

  郁泞川任务完成本想一走了之,临走又想起郁丽的嘱咐,啧了一声,最终还是回去将那人鞋子脱了,被子盖好。

  他甚至还去卫生间拧了条湿毛巾给唐湛擦脸,自认这样的服务已经无可挑剔后,他才起身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本该睡得昏昏沉沉的家伙突然从后面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嘴里嘀咕起莫名其妙的醉话。

  “不要走……”唐湛微微睁开一条缝。

  郁泞川听他叫着一个人的名字,眉心一跳,去掰他的手:“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是酒吧服务生。”

  喝醉的人力气大,唐湛也不知是不是牛脾气上来了,竟然死抓着就是不松手,一口一个“不要走”,叫得人心烦。

  郁泞川被他整得脾气都上来了,嘴里骂了声,把郁丽的话都丢到了脑后,打算来硬的了。而唐湛似乎醉着也能启动本能应急反应,早不发力,晚不发力,偏偏在这当口一个使劲。

  郁泞川身子一歪往前倒去,然后……

  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唐湛头疼欲裂地从床上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口干舌燥,意识昏沉,遭受着惨绝人寰的宿醉综合征的折磨。

  摇摇晃晃光脚来到浴室,开了凉水低头就往脸上泼,刚泼一下,冰冷刺骨的山泉水没使他清醒,嘴角泛起的刺痛叫他整个精神一振。

  他狐疑地抬起头看向镜子,瞬间被自己嘴角的淤青整蒙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用指尖碰了碰,痛得倒抽了口凉气。

  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唐湛就开始反思,喝个酒到底怎么才能把自己喝成这样。

  他好像喝了不少,接着就被酒吧服务生送回房了,路上他还有点印象,但一挨着床就完全没意识了。

  难不成是自己半夜翻筋斗磕到桌角了?唐湛用舌尖舔了舔那伤处,满腹疑虑,以他多年干架经验,这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揍了啊!

  奈何他再有疑问,房间里也没监控,还原不了昨天发生的事。

  他也不是纠结的性格,想不明白干脆也就不想了。

  这次出来得仓促,他什么行李都没带,虽说酒店里该有的都有,但总不好意思让人给他准备。

  在酒店餐厅吃了顿马马虎虎的早中饭,唐湛开着自己的卡宴在镇上逛了一圈,在一家平价小超市里买光了所有库存的白色内 裤和袜子,结账时顺手拿了瓶不知名的定型摩丝。

  老板一边按计算器一边打量他:“帅哥你是单位采购啊?”

  “不是,自用。”唐湛对着店里一面塑料花边,模糊得能把人照成柔光模式的镜子捣鼓起自己的头发。跟他有些强硬的性格相反,他的头发很软,刚洗完尤其如此,要是不弄点发蜡发胶固定,软趴趴的瞬间就跟个刚出社会的愣头儿青一样。

  这摩丝用着十分不顺手,黏不拉几不说,抓出来的头发像钢丝那么硬,唐湛搞了老半天也只是差强人意。

  他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柜台付钱。

  “帅哥,你一个人用这么多啊?”老板算好最后金额,将计算器掉个个儿推到唐湛面前。

  他其实也不是要追根问底,就是小城镇日子清闲无聊惯了,难得遇到点新鲜事,忍不住就要多嘴闲聊两句。

  唐湛从皮夹子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在柜台上:“一天一条,怎么也能顶两个月吧。”

  拎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出来,唐湛将东西放到车上,寻思着再去买两身衣服。他来时穿的是伴郎团那身西装,帅是帅,但不合季节,今天出门他已经减了衣服,就穿了衬衫出门,在大太阳底下晒了两分钟,想裸奔。

  温镇最最繁华的中心也不过一个百来平方米的广场,中心的中心竖立着一棵巨大的樟树,树冠参天,枝繁叶茂,主干估摸着五六个人合围都围不拢。

  樟树不远处有口井,大概三米见方,冒着股股白烟,水质清澈,不少人自带家什从里面取水,取完就往边上凉亭一坐,就地泡脚。


标 签言情 川水为湛 边想 唐湛郁泞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