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将军总在暗恋我秋色未央小说免费_将军总在暗恋我苏意卿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73 ℃
将军总在暗恋我秋色未央小说免费_将军总在暗恋我苏意卿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

将军总在暗恋我苏意卿全文大结局

秋色未央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主角是苏意卿谢楚河的小说名是《将军总在暗恋我》是由秋色未央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苏意卿错嫁他人,被她夫君作为诱饵去诱杀大将军谢楚河。临死之际,却只有那个冷酷铁血的男人愿意为了救她而死。重来一世,苏意卿擦亮了双眼决定退掉亲事,并要对前世救他的大将军谢楚河报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苏意卿谢楚河的小说是由秋色未央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苏意卿错嫁他人,被她夫君作为诱饵去诱杀大将军谢楚河。临死之际,却只有那个冷酷铁血的男人愿意为了救她而死。重来一世,苏意卿擦亮了双眼决定退掉亲事,并要对前世救他的大将军谢楚河报恩……

免费阅读

  皇宫中,半夜里也灯火辉煌,圣人正看着从江东方面传回来的密报。

  归德将军谢楚河,奉命讨伐逆党,却心怀不轨之意,一到长泰州府,就收受了义安王党羽的巨额钱财与粮食等贿赂,更是在军营中与义安王的细作密谋商议许久。后,他与义安王的嫡系军队相互联合,在镇安与衮州之间的吕梁岭设下圈套,坑杀詹霍。

  种种形迹,皆在众目睽睽之下,人证物证俱全,谢楚河图谋叛乱,罪在不赦,当诛九族。

  内监总管常年在圣人身边伺奉的,这会儿偷眼看了看,圣人的脸色阴晴不定,他也分辨不出究竟是何意味。

  半晌,圣人冷笑了一声,把密折摔到书案上:“将谢楚河关入刑部大狱,听候发落。”

  风从层层帘幕间吹进来,九重宫阙,烛火明灭。

  ————————————————————

  刑部的大狱里,两边墙壁上燃着火把,松油燃烧着,发出“噼啪”的声响,照得这里面一片白亮。然而,那一排排铁笼,还有地砖上斑驳的痕迹、以及空气里隐约的血腥味,却在这明亮的火光中映衬出了阴森的气氛,格外诡异。

  谢楚河的手脚上都戴着沉重的镣铐,他坐在地上,脸色苍白,但腰背依旧笔挺。

  狱卒过来,用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道:“谢大人,有人来看你。”

  这里的关押朝廷重犯的地方,等闲人士不得进入,除非是囚犯的亲眷。

  谢楚河霍然站了起来。

  狱卒退开,露出他背后站的那个女子。

  她梳着高高的发鬓,作着已婚妇人的装束,而她的面容是那么娇嫩、她的腰身是那么袅娜,她的眼睛望过来,那里面是春天的日光和秋天的水。

  “卿卿……”谢楚河喃喃地念着,那个名字在他的心间百转千回,终于又叫了出来。

  苏意卿扑了过来。

  谢楚河走到牢笼边,他似乎想伸出手去,又觉得唐突了,只能紧紧地抓住铁栏杆,隔栏相望。

  苏意卿本来就爱哭,看见了谢楚河就不自觉地两眼泪汪汪,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那样傻傻地看着他。

  还是谢楚河先先开了口,他声音干涩:“我母亲她……是怎么走的?”

  苏意卿连忙按捺了心神,柔声回他:“母亲走的时候我就守在她的身边,她那几天心绪还好,走得也算平静,就是……牵挂着你。”

  谢楚河那么冷硬的一个男人,忽然红了眼眶,他闭上了眼睛,半晌无声。

  苏意卿心疼了起来,她小心地碰触着谢楚河的手指:“你别难过了,母亲知道你还活着,在九泉之下她就安心了。”

  谢楚河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卿卿,我听说了,你已经嫁入了我谢家,多亏有你,我母亲临走前才有所慰藉,我感激你。”

  说起这个事情,苏意卿忽然觉得有点害臊,她扭扭捏捏地不说话,垂着头,露出了一小截雪白的颈项,那上面透出了一抹嫣红。

  谢楚河咬了咬牙,忽然沉声对那边的狱卒道:“拿笔墨纸张过来。”

  这大狱中是备有笔纸的,给囚犯录写口供之用。故而狱卒只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依言去拿了过来。

  “你要写什么?”苏意卿眨了眨眼睛。

  谢楚河没有回答。他取过笔墨,将纸摊开在地上,半跪下来,执笔写下了几行字。而后,他将纸递给了苏意卿。

  “这是和离书,你拿着它,走吧。”谢楚河将目光转向旁边,不去看苏意卿,“我深陷大狱,前路叵测,你不必陪着我受苦。你对我的好,我会记在心上,将来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卿卿,你是个好姑娘,我配不上你。”

  苏意卿接过那页字,瞥了一眼,看见那上面写着“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等字句,她几乎气得笑了。

  这个男人,口是心非,真是太不老实了,记下这笔账,将来一定要好好和他算计。苏意卿三两下,干脆利落地把那纸给撕碎了。

  “卿卿你……”

  苏意卿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捏住了谢楚河两边脸颊,重重地一拧、一扯。

  以谢楚河的身手,哪怕身负重伤,也不可能躲不过去,但他没有动。

  苏意卿凶巴巴地道:“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这么好,你凭什么不要我?谢楚河,我告诉你,以后不许提这种事情,不然我真的生气了,这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谢楚河那张端正英俊的脸被苏意卿捏得都变形了,看过去完全不复他平日严肃冷酷的模样,甚至有些滑稽。苏意卿忍不住“噗嗤”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卿卿,别哭。”谢楚河轻声说着,笨拙地伸手,还是有些局促,用手指拭擦她的眼泪。

  那泪水是滚烫的,滴在他的指尖,一直透到了他的心头。

  苏意卿的手放松了,不知不觉把手掌贴了上去,抚摸谢楚河的脸。硬硬的胡茬都冒了出来,很扎手。

  苏意卿小小声地咕哝着:“你瘦了,胡子邋遢的,真丑。”她皱了皱鼻子,“还有,几天没沐浴了,啧,身上都臭死了。”

  其实并不臭,他的味道,浑厚而浓郁,贴得那么近,熏得她有些气短心虚。

  谢楚河终于微笑了,他的笑容中带着伤感:“我在想着,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老天爷才把你送到我的身边,卿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苏意卿的眼睛里含着泪水,看过去一片氤氲,她轻声道:“是呀,我上辈子欠了你的,这一生要来偿还,所以,谢郎,你这一辈子也要对我很好很好,那么,如果有往生,我还会再来找你,我们一直会在一起。”

  她叫他“谢郎。”。

  那样的两个字,从她的口中吐出来,轻轻软软的,落在谢楚河的耳中,让他几乎颤栗。

  谢楚河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他的目光一片清明,耀眼如同往昔。

  他低声如同耳语:“好,原是我想差了,如此,你不离,我不弃,这一生,我会倾尽所有对你好,卿卿,你信我。”

  “嗯,好吧,我信。”苏意卿亦认真地回答他。

  一会儿,外面有人进来,和狱卒附耳说了两句。

  狱卒重重地咳了一声:”时候差不多了,谢夫人,你该出去了。”

  苏意卿恍惚还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来,原来她就是谢夫人,感觉有点小羞涩,又有点说不出的小欢喜,她看了谢楚河一眼。

  “卿卿你放心,我没事,很快会回去的。不要再来看我了,这地方肮脏,你别来,安心在家里等我。”

  谢楚河这么说着,心里就有了一种归宿感,她会等他,在家里等他,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滋味。

  狱卒又催促了一次,苏意卿依依不舍地走了,走出去的时候,看见刑部的小吏带着一个样貌威严且雍容的中年男人进来。

  那男人走过去的时候,停了一下,看了看苏意卿的背影。

  “赫连大人,您快一点。”小吏低声道,“时间不多,您得抓紧了。”

  “是。”赫连宜之虽然身居高位,对那小吏却很客气,“劳烦你了。”

  那边狱卒迎了上来,有些迟疑地看了自己的上司一眼。

  赫连宜之不动声色地摸出一锭赤金塞过去。

  小吏咳了一声:“赫连大人是谢大人的舅父,也是亲眷之属,且让他们见上一面吧。”

  狱卒接了金子,默不作声地退到一边去了。

  赫连宜之几步过去,走到牢笼前,唤了一声:“楚河。”

  谢楚河神色平淡:“舅父,你不是在怀鲁吗,怎么过来了?”

  赫连宜之乃赫连氏族的家主,赫连家为江东百年望族,他名为怀鲁刺史,实际上在江东一带所辖制的范围远不止一州一府,为避免朝廷忌惮,他轻易不入京都。

  此刻他伤感地叹气道:“我一听说你出事就担心你娘,赶紧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竟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谢楚河看着赫连宜之,忽然突兀地说了一句:“我见到谢岐山了。”

  赫连宜之的脸色变了。


标 签古言 将军总在暗恋我 苏意卿 秋色未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