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追星被反追之后不是茶_许苑陆弃昨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199 ℃
追星被反追之后不是茶_许苑陆弃昨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许苑陆弃昨小说全集免费

不是茶 著

连载中免费

《追星被反追之后》是不是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母胎solo28年的单身狗许苑从来不追星,但喜欢上国民影帝陆弃昨之后,她偷偷学会了打榜、投票、控评、追行程等一系列迷妹日常操作,有些人表面上是电视台导演,沉着冷静的不得了,私底下却是个扛着大炮四处追星的知名站姐,直到某日宴会上,她被陆弃昨困在怀里告白,她这才意识到:她这是追星结果被反追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追星被反追之后》是不是茶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母胎solo28年的单身狗许苑从来不追星,但喜欢上国民影帝陆弃昨之后,她偷偷学会了打榜、投票、控评、追行程等一系列迷妹日常操作,有些人表面上是电视台导演,沉着冷静的不得了,私底下却是个扛着大炮四处追星的知名站姐,直到某日宴会上,她被陆弃昨困在怀里告白,她这才意识到:她这是追星结果被反追了?

免费阅读

  门一关,车内突然爆发几位少女的疯狂尖叫,仿佛三只土拨鼠在比赛。

  许苑愣愣地瞪着眼,满头问号,静静等她们叫完才说:“现在很流行用尖叫来交流吗?”

  这是什么时尚啊,她跟现在的小孩儿们已经脱节这么严重了?

  小高扯着嗓子咳嗽,刚刚的尖叫吼得她嗓子痒。

  “咳咳......姐姐,你真是个大好人,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知道我们喜欢弃总,才给我们这么大的惊喜。”小高凑上去抱住许苑胳膊,咧着嘴甜甜地笑。

  “什么?”许苑眉头一皱,感觉更懵了。

  能不能说点她能听懂的。

  后排小柔和南瓜也将两个头凑到前排,“姐姐你就别装了,我们都认出来了,刚刚你那朋友,分明就是我们哥哥陆弃昨!原来你跟我们哥哥是朋友啊。”

  ......

  许苑的眼睛唰地瞪得更大了,不敢置信。

  车里彻底安静下来,这种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大概十来秒。

  四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小高突然觉得不太对劲,松开许苑的手,坐正身子,歪着头问:“姐姐,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问题就来了,不知道怎么会是朋友?什么样的朋友会隐瞒自己身份呢?哪怕他是大明星也说不过去吧!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许苑作为“朋友”竟然没认出来?

  许苑没顾得上理她们,此刻脑海里跑马灯似的回放之前跟陆弃昨的种种互动,好像除了一直叫他“猫哥”以及要从他阳台爬回自己家这两件事有些傻逼以外,其他都还算正常。

  她放下心来,回过神,只见其余三人都正困惑地盯着她瞧。

  “啊?你说什么?”她问小高。

  小高便又说了遍:“姐姐,你不知道刚刚你那个朋友是我们哥哥陆弃昨吗?”

  “知道啊!”许苑快速反应过来,赶紧笑着解释,“我当然知道,我都说是我朋友了我能不知道吗哈哈哈哈......”

  她这么一说,今天的事情便都解释得通了,于是送这几位小粉丝回去的路上,许苑心虚地接受了一路的彩虹屁。

  她们都以为是许苑故意邀陆弃昨上车的,为了给她们创造和爱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许苑被夸得不好意思,事实上,如果她早知道自己这位新邻居其实就是陆弃昨,当时肯定直接180迈从他面前开走,头都不回的那种。

  送完小粉丝们回到家已经七点四十,许苑草草煮了碗面囫囵吃了,又洗漱完贴着面膜看电视。

  工作日也没什么好看的综艺节目,倒是中央六台在放陆弃昨刚出道时主演的那部电影,正好才演了个开头。

  许苑扔了遥控器,趴在沙发上撑着头静静地欣赏这位年轻影帝的演技。

  其实她早看过了,她也很少会把电影看两遍,除非是特别经典的片子。

  可是现在回看这部电影,她的感觉不太一样。

  因为电影里这个冷酷无情的大BOSS此刻就住她隔壁!

  此时的镜头是陆弃昨饰演的男主角正站在河边叼着烟,而身后手下正在教训某个对家的人。

  他一袭高档西装傍身,将宽肩窄腰大长腿修饰得恰到好处,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取烟时手腕不经意间露出价格不菲的腕表,相当霸总。

  不过他这样的霸总一看就不好惹,因为身上带着一股无法忽略的杀伐之气,是真的让人感觉一抬脚就能随意把人踩在脚下,视他人生命如蝼蚁。

  他正望着河对岸,高楼住户亮着点点星光,身后被教训的那人渐渐没了声音,好像快被打死了。

  许苑是知道剧情的,她知道后面被揍的人其实和男主一样是卧底,并且男主一开始就知道。

  她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要给男主角眼睛特写,因为那里面除了冷漠,还有深深的恨,也是在为后面剧情做铺垫。

  许苑不由在心里感叹,陆弃昨这个眼神绝了。

  “砰!”一声枪响,画面切到下一幕。

  电影在继续,许苑的心却飘了。

  她的新邻居真的是陆弃昨?

  陆弃昨怎么会住这儿?

  待会儿要不要去确认下?

  如果他还戴着口罩,自己怎么揭穿?

  “哈哈哈哈你就是陆弃昨别装了。”

  这样好像显得有点过熟了。

  “你是陆弃昨吗?我听你粉丝说的。”

  许苑觉得这么解释好像还不错。

  可陆弃昨要是坦然回答他是,她又该说点啥呢?

  等到电影演完,许苑才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根本就没机会过去跟人说话啊!

  ......

  还是洗洗睡吧。

  拿了遥控器刚要换台,片尾开始播花絮,拇指停在按钮上迟迟按不下去。

  陆弃昨本来在戏里是冷酷面瘫的人设,结果导演一喊卡,出了戏就立刻抿嘴笑开来,有种反差萌。

  不得不说,这货笑起来还真甜啊,想捏脸。

  这之后,许苑又看了会儿电视,接着又跟林导等人在微信群里开了个会,这才爬上 床准备睡了。

  正躺着呢,刚在入睡边缘,就被一阵熟悉的小孩儿哭声吵醒。

  “猫哥的孩子怎么又哭了......”

  她嘀咕着把被子拉过头,猛地又掀开,蹭一下坐了起来。

  不对,隔壁不是猫哥是陆弃昨啊!

  陆弃昨有个孩子!!!

  这是什么惊天爆炸大新闻!

  许苑的瞌睡这一下全没了,她如果是个狗仔的话,此刻肯定顺着阳台就摸过去拍照了,顺便再卖个好价钱。

  可惜她是个很有职业操守不爱八卦的电视台导演,所以她只是起床倒了杯水,只不过一边喝一边遛到了阳台。

  除了小孩儿的哭声,她隐约还能听见陆弃昨在低声地哄,可惜完全不起作用。

  小孩儿喊了好几声妈妈,没人回应。

  啧啧、许苑惋惜摇头,陆弃昨不仅有孩子还离异了。

  这么大的事竟然都没有被爆出来,到底是狗仔无能还是清辉传媒帮他压下来了呢?

  不过这一切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关紧阳台门,还是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静静躺了二十来分钟,许苑掀开被子重新坐了起来。

  好困,可是真的睡不着……

  她给这孩子跪服,这孩子上辈子怕不是个高音歌唱家,这穿透力也太惊人了。

  许苑敲开邻居家门时,没想到陆弃昨会一反常态,丝毫没掩饰自己,只穿着一身无印良品风素色棉质睡衣就来开门了。

  高挑挺拔的身材就连穿睡衣还穿出了睡衣男模的感觉。

  真优秀。

  只不过还是能看出来面容有些憔悴。

  许苑本来想好的台词,因为陆弃昨没戴口罩,此刻只能咽回肚里。

  “晚上好,许导。”陆弃昨率先打了招呼,大方轻松,嘴角挂着浅浅地礼貌地微笑。

  “晚上好啊。”许苑立即回应,知道陆弃昨肯定也知道自己白天在车里暴露了,索性就不再跟她隐瞒什么。

  “打扰到你了?”陆弃昨基本上能预料到许苑此时一身粉色兔子印花睡衣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是为什么。

  “有一点,而且我发现你好像搞不太定,所以我过来问问你需不需要帮忙?”许苑一脸自己绝对好心而不是过来八卦的真挚表情。

  “谢谢,非常需要。”陆弃昨这回倒是毫不客气,侧了身请她进门。

  许苑进了屋直奔卧室,床上坐着一个两岁大的鹅蛋脸小男孩儿,正涕泗横流,两只眼睛红红肿肿,惹人心疼。

  “冲奶粉了吗?”她拿纸给小男孩儿擦脸,又回头问。

  陆弃昨立即递过去早就冲好的奶粉,“早冲好了,但没办法,这小子不喝。”

  许苑拿过奶瓶发现温度已经不对,“已经凉了,再去用热水温一下。”

  她又将奶瓶递回去,这使唤人的动作口气相当熟练。

  陆弃昨愣了下,接过奶瓶乖乖去厨房温奶。

  ……

  奶瓶静静在热水里泡着,他发现那头的哭声竟然小了些,不知道什么情况,决定过去看看。

  卧室里许苑将小孩儿抱在怀里,慢幽幽地来回踱着步子,一边轻声地哄。

  小孩儿趴在她肩头,乖了许多,不再哭得那么大声,只是偶尔抽泣。

  陆弃昨脚步声很轻,过来并没打扰到他们,便也只静静倚着门,看许苑抱着孩子在他卧室里来回逛荡。

  许苑偶尔看看怀里的小孩儿,偶尔抬头观察他的卧室。

  她睡衣后垂着两只大大的兔耳,一只被小孩儿紧紧攥在手里。

  可爱。

  陆弃昨看着这一幕,想到这个形容词。

  而且好像大人比小孩儿……更可爱。

  他静静看了片刻,轻拉上门,自己回厨房继续盯那瓶奶。

  可是脑海里,在黑白灰卧室里慢慢晃悠的那抹粉色身影,挥之不去。

  ......

  陆弃昨再次拿着温好的奶回到卧室时,小孩儿已经睡着了。

  “还要叫醒他喝奶…唔……”

  许苑伸手捂住他嘴,冲他摇头。

  陆弃昨可真笨啊,好不容易把小孩儿哄睡着了,还叫起来喝奶,换成是她都得一肚子起床气。

  她在想要不要劝陆弃昨下部戏接个奶爸的角色,好好去培训下。

  陆弃昨不知道许苑在吐槽他,此刻被禁了声,拿着奶瓶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能原地干站着。

  许苑抱到手软时,终于忍不住把小男孩儿轻柔地放到床上。

  好在小孩儿没醒,依旧酣睡着,她也松一口气。

  两人又静静坐在床边陪了片刻,许苑困得眼皮上下打架,撑着的头从掌中滑出,磕在陆弃昨手臂上。

  “不好意思啊。”她揉着额头用气声说。

  “没事,回去休息吧,辛苦了。”陆弃昨说。

  许苑抿唇笑了笑,见小孩儿已经彻底睡熟,应该不会再突然醒来,便起身出了卧室。

  陆弃昨跟在她身后,关上卧室门,这才换上正常声调道谢:“今晚多亏你了,谢谢。”

  “不用谢啦,我也是在帮我自己啊。”许苑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你看起来很会哄小孩儿。”陆弃昨倒了杯水递给她。

  “他是想妈妈了,又加上我是女的,所以比较好哄吧。”许苑喝了一口水,眼珠转了转,问:“说起来,她妈妈呢?”

  “有应酬。”

  “哦。”许苑点点头表示明白。

  陆弃昨又赶紧补充道:“他是我姐的孩子。”

  “噢!”许苑又点点头,还想问“那他爸呢”,又觉得未免太八卦。

  她安静地喝了两口水,眼看没啥事儿了,便放下水杯,准备走人,“那我就先回去啦。”

  “对了,”陆弃昨突然认真起来,看她的眼神里有几分歉意,“之前骗了你,不好意思。”

  “没关系,都能理解。”许苑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压根儿不放在心上。

  毕竟对方是当红顶流大明星,对陌生人总要做些掩饰的,很正常。

  “谢谢理解。”

  陆弃昨送许苑离开,见她刚走两步,突然停住了。

  她回过头冲他甜甜绽开一张笑脸,“那什么,如果你真的不好意思的话,那就送我张to签吧?”

  陆弃昨一时有些跟不上这跳跃的思维,刚刚不还说没关系?

  愣了下才点头:“行,没问题。”

  找出一张照片来,两人坐到茶几旁,陆弃昨问:“写什么?”

  许苑双手撑脸的姿势像一朵花,想了想说:“To林文艺,”

  陆弃昨照着写下,也没问林文艺是谁,写完看着许苑,示意她继续。

  许苑便继续说:“如果你期末考不进年级前十,”

  陆弃昨依旧照着写,笑问:“考不进前十,怎么?”

  “那我就跟你许苑姐姐谈恋爱。”

  “???”

  陆弃昨笔尖猛地顿住,戳出一个黑色小点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觉得呢。

  虽然这么想,陆弃昨还是说了三个字:“没问题。”

  写下后半句话,又将自己飘逸的签名落上。

  他将签名照递过去,却不立即松手,一半认真一半玩笑似地问:“如果她真没考进年级前十,这个算数吗?”

  许苑心态相当好,大咧咧地摆手,笑说:”不可能不可能,她看见这话得气疯了,肯定埋头苦读,说不定还能拿年级第一,这女孩儿是我姑姑的孩子,特别喜欢你。”

  “她现在排名多少?”

  “两三百名吧。”

  “……”

  许苑呼呼地往字上吹气,一边说:“她马上要过生日了,我准备把这个送给她当生日礼物,就是怕她到时候拿蛋糕砸我,我得选个安全的时间点给她这个惊喜。”

  陆弃昨:你是不是对惊喜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给陆弃昨等艺人的合同重新弄好已经是半周以后的事,这当中过了个周末。

  当然对于许苑她们这一行来说,没什么周末不周末的,只是看台里的节目进度而已。

  许苑一早拿了合同就要开始自己一天东奔西跑的行程,今天要见三个人——陆弃昨、姜乐瑶以及陶祁。

  前一天已经跟各个经纪人都预约好时间地点,今天一早来台里开完早会她就准备动身。

  拎着一袋子的合同,许苑人刚走进电梯又跟进来一人,心下叹了口气,按闭电梯门。

  “苏总好。”

  自从上次那晚的事后,不知道苏择怎么想,反正她是一直躲着他走。

  恰好最近忙新节目的事,所有工作直接向林导汇报,减少了很多跟苏择直接碰面的机会。

  可今天就不怎么巧了。

  “出去?”苏择问。

  “嗯。”

  “去哪儿?”

  许苑真的不想跟他寒暄,尤其在这密闭的空间里,还只有他们两人。

  可人家是领导,问问她的行程好像也理所应当,她也不能装没听见。

  “和谈好的节目嘉宾签合同。”抬抬手,将一袋子的合同示意给他看。

  苏择点点头,又说:“今晚咱们部门有聚餐你知道吧?”

  “嗯,知道。”

  “那晚上你等我,我们一起过去。”

  “不用了,我还不定几点回来呢,可能回来得晚,我自己就直接过去了。”

  苏择哂笑两声:“许苑,不用躲我,做不成情 人,咱们还可以做朋友嘛。”

  许苑心里翻了一百个白眼,却只能礼貌微笑:“苏总,您知道分寸就行。”

  话音落,电梯刚好到一楼,门外正有人等着上电梯,同一时刻,苏择低头凑近许苑耳边,动作语气均是极暧 昧:“我的分寸,你是知道的。晚上等你。”

  等你妹哦......

  她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还好苏择只到一楼,而她去负一层。

  不过此时进电梯的都是同事,互相打招呼时便有人眼底含着意味深长的笑。

  呵呵。

  许苑暗自咬牙:苏择!我%@&*#←!+@$&艹!

  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疾驶,许苑将窗户降下,任风吹乱鬓边碎发,思绪也随风越飘越远。

  这种事在职场上很常见,要既不得罪领导,还能全身而退,太难了。

  她也已经不是刚入职场的热血小白,可以说撕破脸就撕破脸,年纪越大,需要顾及的东西就越多。

  叹出一声无奈,干脆打开广播听歌,今天不宜思考这些破事儿。

  要去的三个地方在地图上看几乎是个三角形,所以用在路上的时间就格外长。

  到达第一个地方时,许苑给猫哥打了电话,猫哥很快便出来接她。

  这地方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四进四出的四合院,陆弃昨今天在这边给所代言的国际一线品牌拍新品宣传照。

  门口站着好些工作人员,齐茂跟他们打了招呼便领她进去。

  院子里也围着一圈的工作人员,此时正好在拍照,闪光灯一阵闪烁,许苑透过人群缝隙瞥见正在工作的陆弃昨。

  他身上应该是该品牌的最新款春装,白色衬衣搭配一条灰色长裤,衬衣袖口上有低调的暗红色刺绣,整套风格偏商务,他本人也精英范儿十足。

  可真正让人无法忽视的,却是坐在他大腿上那个甜美娇艳的女搭档。

  脑海里有点印象,一个新生代流量小花,叫楚什么来着?

  “楚檬,你头再靠小陆近一点!”旁边摄影师正好喊一嗓子。

  许苑想起来,对,是叫楚檬来着,长了一张可爱娃娃脸,前段时间她主演的古装剧播出时热度可不低。

  虽然她没看过。

  “猫哥,这是在拍情侣系列吧?”许苑跟着齐茂坐到角落供他们休息的石桌边。

  这个角度可以将他们的拍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楚檬被摄影师提醒,便将一张妆容精致的脸凑近陆弃昨,对面的鼓风机开始卖力的吹起她的发和白裙上的暗红色飘带。

  两人的额头几乎要凑到一起去,陆弃昨很入戏,一双眼眸清透得像月光下的泉水,含情脉脉凝视对方。

  大概被这样的眼睛盯着看没人会自在,所以楚檬总是NG,一对视就忍不住笑,又拿手扇着绯红的脸颊,腼腆地道歉。

  “啊,又NG了,前辈对不起啦。”软软地小小声。

  许苑听见陆弃昨淡淡回道:“没关系。”又转向摄影师,“要不然我们换个姿势?”

  “啊不用不用,”楚檬好像又搂紧了他,“不用麻烦,我这回一定可以!”

  于是摄影又继续。

  许苑发现自己看得入神,反应过来时只恍惚听见齐茂说了句什么。

  “猫哥你说啥?”

  “我说,后面还有两套,你得再等等了。”

  “没关系,我今天有的是时间。”许苑笑答,撑着下巴又专注看那边俊男靓女拍照。

  陆弃昨和楚檬在摄影师指导下动作越来越亲密,脸也越贴越近,她真想把这幕拍下来发给汪嘉,然后看汪嘉在线暴躁,化身柠檬。

  等这套结束时,楚檬终于和陆弃昨分开,从他腿上站起来,却又突然低下头去,“哎呀,我眼睛里吹进什么东西了。”

  她不敢拿手揉眼睛,只好求助最近的陆弃昨,柔声道:“前辈,你快帮我看看吧。”将一张脸凑了过去。

  陆弃昨正在整理袖口,抬眸看她一眼,语气客气疏离不为所动:“我没办法,找你助理。”

  他说完化妆师等人已经围上来,招了下手示意他们等会儿,自己径直走向许苑这边休息区。

  “Hi!”许苑见他过来,便挥手打招呼,好像跟人家很熟。

  没办法,她性格是有点自来熟。

  “来这么早?”陆弃昨端起面前一杯水自顾自喝了大半杯。

  许苑还没来得及提醒那是她的水,眼看他喝都喝了,干脆咽下这话,反正再提醒也是白搭。

  “没关系呀,看你拍照是种享受。”她撑着侧脸,弯弯的眉眼间有几分谄媚,并不惹人厌,反倒很俏皮。

  陆弃昨食指敲了敲纸杯,微微扬眉:“是嘛。”

  “帅哥配美女,十分赏心悦目。”许苑继续夸。

  陆弃昨却对这句话并不怎么受用的样子,喝光水放下水杯撂下一句“我先过去了”便离开了。

  那边继续拍摄,许苑也就继续等着。

  陆弃昨的颜值和身材都实在优秀,站在人群中更是鹤立鸡群,让人根本无法移开目光。

  真真是人群中最亮的那颗星。

  他们此时正要登上台阶,到廊下去拍照。

  楚檬的裙子有些过长,又踩着细高跟,就连平地也拎着裙子走得相当小心翼翼,更别说上台阶。

  摄影师等人都第一时间先到廊下去找位置了,陆弃昨却没有只顾着自己走上去,反倒绅士地主动伸出手示意楚檬搭住自己,让她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力量,不至于踩滑摔倒。

  楚檬本来是想叫助理的,此时很是受宠若惊,欣慰又欣喜。

  许苑也很欣慰,忽然就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被陆弃昨吸引,不光长相这么出众,性格还这么体贴。

  拍摄又进行了一段时间,太阳已经明晃晃地挂在头顶高空。

  齐茂一直在玩手机,突然听见旁边不时传来一声声“哇~”的感叹。

  他抬眼看向许苑亮晶晶的眼,心下笑她,又被他们小陆给迷住了,唉,要不说他们家小陆魅力就是大呢。

  “哇~”许苑又发出一声感叹,“楚檬这一身套装也太好看了吧!”

  齐茂:……

  “我查查这一套多少钱。”虽然大概率她并买不起。

  “不用查了,新款还没上市呢。”

  “噢。”又收起手机。

  同时,那边已经完成拍摄,摄影师上前跟两人说笑几句,便走到一边去看片。

  两位艺人则被助理等人簇拥着去换自己的衣服。

  陆弃昨再次出现在许苑视野里时,是一身清爽的白T黑裤,因入了秋有些凉意,外面又套着一件黑色的衬衣式外套,头戴一顶黑色鸭舌帽。

  他恢复了往常的慵懒神态,缓步走来,身后跟着助理张鸣和林尔。

  许苑早已将合同都摆好,陆弃昨过来简单看了看便签好名字。

  “我同学那份我会拿给他,签完我再找时间给你。”

  “ok,没问题。”许苑将陆弃昨签好名的合同都整理好放进袋子里。

  此时楚檬等一行人也经过这边,主动走了过来,“前辈,合作愉快呀。”依然是软软的小小声。

  陆弃昨站起身来,颔首道:“合作愉快。”

  楚檬的经纪人一看见陆弃昨就笑得合不拢嘴,“要是下回两人能合作一部戏就好了,是吧猫哥?”

  齐茂笑了笑,不言语,心想等你家这位先进了电影圈再说吧,现如今这古偶剧的演技恐怕还够不上跟他们家搭戏,光咖位就差了好几级。

  齐茂一向有些傲慢,当然他也有这个资本。

  楚檬的经纪人在圈里混自然知道他这反应代表什么,也不多说了,寒暄两句后带着自家艺人离开。

  许苑觉得齐茂刚刚那个笑阴恻恻的,有些不屑,却藏得很深,但又不至于让人看不出来,可就算看出来也不便明说。

  给人感觉像吞了一只苍蝇,说出来后尴尬的只会是自己。

  还好这种笑容不是对她的。

  想来娱乐圈里也是够复杂的,食物链既复杂又明晰。

  搞定了合同,许苑同陆弃昨等人出了四合院,跟他们打完招呼驱车离开。

  陆弃昨跟齐茂张鸣等人也上了车。

  齐茂看起来是在看手机,却突然说道:“对了小陆,你之前过来喝那杯水是许苑的,我当时忘提醒你了,不过没关系,她没喝过。”

  “我知道是她的水。”

  陆弃昨帽子盖着脸,齐茂看不见他回这话时是什么表情,却瞪着眼看了他半天。

  他跟许苑有那么熟吗?竟然喝同一杯水也觉得没关系?

  而且听这话的意思,像是故意的。

  齐茂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哇,你们听说了吗,这周五小哈要锤爆一对情侣,说男的是一位当红流量小生,还喊话微博程序员下班晚一点。”张鸣拿着iPad分享了这个热闹的消息,“你们猜猜会是谁?”

  小哈是圈里爆料最准的狗仔,基本就没失手过。

  齐茂心里那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浓了。

  “管他是谁,当红小生爆恋情就是自断星路,爆完就得把‘当红’俩字去掉了。”他一贯毒辣点评,这回却在观察身旁陆弃昨的反应。

  “可不是嘛。”张鸣啧啧叹息。

  林尔却有不同意见:“明星也是人啊,追求爱情是人之常情,也能理解。”

  张鸣本就是个墙头草,听见这话又点头道:“也是,大家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不让他们谈恋爱是有点不公平。”

  齐茂反驳:“什么不公平,吃这碗饭就得有这样的觉悟,哪个天王巨星不是这么过来的?”

  林尔又小声辩论:“可现在时代不同了啊,有好些演员人家该结婚结婚,该谈恋爱谈恋爱,也没见有啥影响,戏也演得挺好。”

  “那些糊了的你没看见?”齐茂越说声音越大。

  众人还想继续围绕这个世纪难题进行辩论,却见陆弃昨一把拿下脸上帽子,剑眉微蹙透着少有的不耐烦,声音更是低沉不悦:

  “说够了吗?”


标 签言情 追星被反追之后 许苑 不是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