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夜星稀小说免费_我才是首富亲女儿荆灿灿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302 ℃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夜星稀小说免费_我才是首富亲女儿荆灿灿全文在线阅读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荆灿灿全文

夜星稀 著

连载中免费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是由作家夜星稀所写的都市作品,主角叫荆灿灿,小说讲的是勤奋努力的荆灿灿在某天却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十足的倒霉蛋,连同她身边的人也会受到牵连,可直到有天荆灿灿意外从失忆的轮回中觉醒过来,那之后的故事将会用怎样的方式上演?得知真实身份是首富亲女儿的荆灿灿又将开启怎样惊奇际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是由作家夜星稀所写的都市作品,主角叫荆灿灿,小说讲的是勤奋努力的荆灿灿在某天却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十足的倒霉蛋,连同她身边的人也会受到牵连,可直到有天荆灿灿意外从失忆的轮回中觉醒过来,那之后的故事将会用怎样的方式上演?得知真实身份是首富亲女儿的荆灿灿又将开启怎样惊奇际遇.......

免费阅读

  作为一本书的凄惨女配,荆灿灿带着她觉醒的意识,毫无逻辑地在了这万里无云天朗气清的一天。

  其实算下来还是有一点逻辑的,比如,她重生在了女主光环开始大盛,而作为女配的她运气大跌,一衰再衰的起跑线上。

  时间:十七岁的某一天。

  地点:家中。

  角色:刚受过惊吓还没完全恢复神智的傻子。

  “这份项目书我已经看过了,的确非常有心意,回报率也的确让人心动。”

  “荆董,那您看没什么问题的话,不如我们就……”

  荆灿灿刚刚觉醒,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被脑中强烈的念头推动着上前,说出了她觉醒后的第一句台词——

  “且慢!”荆灿灿从楼上飞奔下来,义正言辞地对着讨投资的人说,“虽然我爸很满意,但是您看今天的日历,忌动土忌迁坟忌搬家忌婚丧嫁娶,就没有一件事是宜,所以不如我们改天?”

  刘特助明显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荆父:“荆董,小姐这是?”

  荆父皱了皱眉,表情不善地摆摆手:“你先走吧,这事回头再说。”

  刘特助虽然心下怀疑,但是荆总发话他也不敢多留。不过他还是偷瞥了一眼荆灿灿,心里忍不住嘀咕:公司都传言说最近荆董的女儿似乎险些被车撞了,所以精神状态不太稳定。今天见了果真不太正常,难道是真的?

  险些被车撞后精神失常接近半年,这件事正是荆灿灿这个女配一路凄惨的开端。这件事后,原本成绩优异的她高考失利,紧接着就是父母公司倒闭,相熟的朋友一个两个都或多或少的倒霉,就连她平时最爱吃的鸭脖店都被泼脏水倒闭。

  真可谓前路漫漫人生多艰。

  “灿灿,灿灿?”荆父看到表情呆滞的女儿,揉揉发痛的太阳穴。

  “嗯。”荆灿灿回神。

  荆父他迟疑半晌才开口:“小陈,带小姐去医院例行检查。”

  荆灿灿一下跳起来面向小陈:“不用了!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今天忌动土忌迁坟忌搬家忌婚丧嫁娶,以此推断也忌去医院!”

  说完,荆灿灿飞速窜回了自己房间,也不管荆父在门外喊了什么。她感觉在面对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还是需要理清楚一下眼前的状况。

  这是一本名叫《黑莲花开挂人生》的反套路爽文。H国首富荆顺元的亲生女儿在四岁那年意外走失,一家人遍寻无果。四年后,首富一家人又在孤儿院找到了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与当年的亲生女儿长相极为相似,于是她就成了荆顺元及其妻子聊以慰藉的唯一人选。

  之所以叫做反套路爽文,是因为女主在十三岁那年,偶然发现首富一家人找到了亲生女儿还活着的证据,她当即意识到,如果这位亲生女儿回来她一定会被替代。之后,她开始了疯狂洗脑输出,让首富一家人觉得她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女儿。

  女主的洗脑功力高超,但亲生女儿毕竟是亲生女儿,荆顺元在找到她后,对于女主的态度还是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正是这些微妙的改变,催化了女主的黑化之旅,让她彻底成为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终极形态,更是在最后将所有人踩在脚下,包括养育了她二十多年的首富一家人。

  显然,那个倒霉亲生女儿就是女配荆灿灿,十足黑莲花则是女主荆漾。

  虽说是反套路爽文,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殊途同归。她跟恶毒女配最大的区别就是不恶毒,但是最大的共同点却是她们都是女配,既然是女配,就都逃不过悲惨的下场。

  只不过荆灿灿的下场太悲惨了点,亲生父母家破人亡,养父母也家破人亡,总之跟她沾边的人全都落魄不堪。

  荆灿灿终于理顺全部内容,盘腿坐在床上气成一只河豚。

  虽然对于书外的人这只是一本书,但是对于她来说,这就是全部的人生了。

  她不是重生回来的,对以后的那些事没有十分感同身受的悲切,但这并不妨碍她为自己也为被女主渣过的全世界感到气愤。

  虽然险些被车撞飞受惊的事已经无力回天,但是好在她觉醒了,受惊精神错乱也一起恢复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阻止一切倒霉开端的根源——刚刚荆振铎助理手上拿的那份投资分析报告。

  书中,这正是让荆灿灿的养父母家的小企业出现严重资金链断裂的罪魁祸首。而一切的主使,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还是有这样那样千丝万缕的线索,指向年仅十三岁的女主荆漾。

  刚刚她已经阻止了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彻底阻止这件事。

  荆灿灿看一眼今日温度,拉开衣柜挑了一身温度适宜的衣服,推开房门下楼:“小陈叔叔,我们去医院吧。”

  小陈:“你刚刚不是说今天忌动土忌迁坟忌搬家忌婚丧嫁娶,以此推断也忌去医院?”

  荆灿灿歪了下头,随后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我确定刚刚我真的说了?你有证据吗?”

  小陈:“??”女人心海底针。

  虽然荆灿灿依靠她当前精神状态,含糊其辞装疯卖傻搅黄了刚才的事,但是荆父毕竟不是每天都在家里的,且在公司更方便商讨投资事宜,一直依靠装疯卖傻来搅和投资也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首先还是要证明她的精神错乱已经好了。

  值得一提的是,荆灿灿这个“真千金”并没有像其他真假千金故事里的一样,生活在穷困潦倒的人家,相反,收养她的人家不仅家境优渥还待她如己出,甚至都没有要自己的孩子。

  了解到这是一本书之后,荆灿灿明白他们的存在全部都是为了凸显女主荆漾,甚至就连他们对她的好也许都只是情节的铺垫而已。

  可不管到底是什么,她如今的感受是真实的,荆父荆母待她的好也都是真正存在着的。

  下了车,荆灿灿让小陈在车里等,一个人进了医院做检查。

  虽然荆家也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但是一些检查指标还是需要亲自去医院检查。医院是私立医院,所以没花多少时间就出了结果。

  出了医院大门,荆灿灿给荆父发去显示“恢复良好,现已一切正常”的检查报告。

  荆父很快打了电话过来。但不知是被今天荆灿灿忽然的伶牙俐齿惊到了,还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沉默到让荆灿灿以为自己手机坏了。

  “爸,我病好了。”最终还是荆灿灿嬉皮笑脸地开了口。

  “好了就好。”良久,荆父终于回答。

  荆灿灿听到这声音,微笑僵硬在了嘴角。

  没觉醒前,她一直按照书中的方块字活着。

  原文说因为荆家人一直宠她,所以她一直是个没长大的小公主,险些被车撞内心就遭不住打击崩溃了。养父荆振铎一边忙碌公司的事物,一边还要担心着这个没长大的小公主,整个人身心俱疲,养母谈莉香更是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太太变成每天亲自照顾女儿的妈妈。

  然而即使是这样,荆灿灿好转之后还一直埋怨荆振铎和谈莉香,觉得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她,所以她才险些被车撞,差点儿变成疯子的。

  荆灿灿一想到这里就气的肺疼,按照她的一贯性格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更况且——

  怎么前文她还是矫情小公主人设,到后面为了方便女主打脸就又变成打不死小强积极向上人设了?

  垃圾作者,写的鸡毛。

  还好如今她觉醒了里人格,这种毫无逻辑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荆灿灿顿时被点燃了斗志:“爸!今晚早点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头的荆董听到这忽然浑厚的声音,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

  傍晚,荆振铎难得踏着夕阳的余晖进门,厨房里闹腾的声音,让他意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看向手机屏幕,上面是他与国内顶尖精神科医师的聊天记录。

  【精神失常以及失忆症忽然好转都是属于正常范围的,您不必惊慌。可能恢复的原因大概有且不限于以下几种,比如忽然遭受刺激,或者忽然有类似的场景让她有了意识……】

  “爸爸,你快坐下呀!我今天跟妈妈一起做了冬瓜莲藕汤,连刘姨都说我们做的好吃呢!快点洗手准备吃饭了呀!”

  荆振铎看着厨房笑了一声,小声嘟哝:“你们做的,能吃吗?”

  四十分钟后,荆父桌前的杯盘狼藉对这顿饭做出了不言而喻的评价,但嘴上还是不依不饶:“还有进步的空间。”

  荆母轻哼一声:“以后灿灿再秀厨艺不带你了。”

  荆父这才坐直身体,忙出声道:“那怎么行?”

  饭后,刘姨收拾碗筷。荆灿灿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着电视上不知名的节目培养感情,荆灿灿顶着母亲巍峨的目光,边搜新闻,边一颗又一颗地与母亲大人争夺车厘子。

  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荆灿灿认识这个声音,这是荆振铎公务电话的铃声。往旁边瞥一眼,来电显示果然是刘特助。

  荆振铎看了一眼,反手扣死了电话。然而十几秒后,手机铃声又不知死活地响起来。

  荆振铎表情有些不悦。他站起身,远走两步接起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荆灿灿懂装不懂:“爸爸,你最近这么忙呀?”

  荆振铎点点头:“最近公司需要处理的事情多。”

  荆灿灿若有所思,忽地目光灼灼:“那爸爸需不需要小跟班?反正现在是假期,我也没什么事情做。”

  解决万恶之源第一步,先从靠近万恶之源开始。

  荆父和荆母面面相觑,发出同样的疑问:这还是我们那个沉迷游戏,打死不接触公司的女儿吗?不管前一天晚上荆振铎谈莉香夫妻俩有多震惊,第二天荆灿灿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兴茂的大楼里。

  刘特助看到荆灿灿时脸上吃惊的表情不亚于看到了一出杂技:“荆董,这……”

  荆振铎摆摆手,示意他暂时无视荆灿灿。

  刘特助只好硬着头皮,跟在荆振铎后面继续汇报情况。

  荆灿灿顶着天真又不谙世事的表情跟在他们身后,却毫不客气的将重要信息全部提取进了脑子里。

  这一场投资并非是小公司主动找上门求合作,而是荆父老合作对象星云投资的提议推荐。星云投资在业内慧眼如炬,投资的公司几乎都能在短时间内赚的盆满钵满。正因为对方水平颇高,有是老合作对象,所以荆父才没有起疑心,到最后意识到是一场骗局也为时已晚。

  而星云投资,正是荆漾的亲生哥哥创办的公司。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星云不惜毁掉自己在业内经营多年的声誉也要毁掉兴茂。同样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一个半路出家的小公司为什么会杀出重围,短短几年就迅速成长为慧眼如炬的投资公司之一,毕竟是有首富公司的暗中扶持。

  不过荆漾的哥哥只是普通人,并没有荆漾那种神童智商,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全都是荆漾在后面出谋划策的结果。想到这一层,荆灿灿心中已有主意。

  茶水间内,一高一矮两个员工捧着咖啡吹气。

  矮个子姑娘小声:“刚刚那个就是公主啊?长得倒挺美的。”

  高个子体型偏瘦,美艳感十足,只可惜嘴角挂着十足的刻薄:“可惜啊,美人儿落魄了之后都很难再有当时的美丽了。”

  “这话什么意思?”

  高个子弯小声说:“听说,最近公司出了点儿问题。而且我在星云工作的堂哥说,虽然在我们这边儿看到的是星云的人天天往这边跑,但是他们那儿的高层完全不把我们当成个大客户,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猫腻……”

  “你是说,商战阴谋论?”矮的那个倏地瞪大眼,“真的假的,这么玄幻?”

  “真的假的,过几天不就知道了吗?”高的那个放下咖啡杯,表情傲慢地离开。

  中午,荆父带荆灿灿就近在楼下随意挑了一家餐厅吃饭,点的菜却都是荆灿灿的最爱。

  正吃着,迎面走来一个小姑娘,手中抱着份文件来到荆父身边,小声朝他说了几句。

  荆灿灿多看了这个女孩儿几眼,心中了然。这个助理,就是之后跟在荆漾身边耀武扬威的人之一,看来这就是荆漾最早安插进兴茂的人了。

  荆父看了两眼文件,草草吃完碗中的食物,起身准备离开:“灿灿,你慢慢吃,我先去忙了。”

  荆灿灿没有立刻点头,反倒招手叫来了服务员:“有什么方便外带的速食吗?麻烦快点拿一份带走。”

  荆父和助理都是一愣。

  荆灿灿解释道:“助理姐姐应该还没吃东西吧?”

  荆父笑:“还是灿灿体贴。”

  服务员很快拿来打包好的东西,递到助理手上。助理面上满是感激之情,心中却轻嗤一声:真是个傻白甜。

  荆父与助理走后,荆灿灿掐着时间,慢悠悠地吃完了最后一口饭,才悠哉悠哉地上楼。

  电梯停稳,荆灿灿径直朝荆父办公室走去,在门口撞见了刚刚忙完的助理。

  助理忙得晕头转向,早就胃里空空,刚想要掏出刚才荆灿灿帮她打包的食物,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荆灿灿。

  助理僵住,抬头问:“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荆灿灿眼睛弯成月牙,看上去小白兔一样无害:“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知道爸爸最近都在忙什么。我来就是为了这个的,可是爸爸忙到完全没时间告诉我,又什么都不让我帮忙。姐姐你应该知道吧?我看你已经忙完了,刚好可以一边吃我给你的饭团,一边给我讲讲。”

  助理虽不情愿,但毕竟别人是公主,而且皇上还在屋里坐着。人在屋檐下,就当是忽悠傻白甜提高自己段位了。

  只是她没想到刚一落座,荆灿灿就提问道:“最近公司为什么这么忙呀?”

  助理默默移开已经放到嘴边的饭团:“最近荆董在忙一个投资项目,项目比较大,需要重点考察,所以会比较忙一点。”

  “是什么项目呀?”

  助理第二次将嘴边的饭团挪开,内心已经开始骂娘:这傻白甜可真是够傻白甜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想吃东西吗?

  “是和我们的老合作对象星云投资推荐的项目,具体的项目是某个视频网站,荆董觉得目前我们公司的业务在走下坡路,所以想开展新的项目。”

  助理一口气说完一大段,用她毕生最快的速度去咬饭团——

  “对方是投资公司,为什么要把赚钱的机会让给别人?”

  助理第三次无奈地放下饭团,表面淡定如常,内心再次痛骂一百遍傻白甜。

  “对方虽然是投资公司,但是他们的母公司跟我们兴茂有合作往来,有可能是资源置换一类,都是常规操作。小姐您才读高中,所以可能不明白。不过,我听说这是首富女儿之前无意间说出的,可能就连首富都有意向投资收购,楚董如果不先下手为强,可能会错失良机。”

  震惊,小马哥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生日,在当天转发这个小马哥,明天你的QQ就能连升五级?

  助理当然听不到荆灿灿内心的吐槽,而且还信心满满地以为,荆灿灿听到这话后就会大彻大悟,说不定还会去荆振铎耳边帮她加一把柴火助力,助她早日拿下那另一位荆小姐布置的任务。

  助理说这话时,荆灿灿满脸都是崇拜和羡慕,到最后,甚至激动地站了起来,两手重重地拍向了桌子。

  助理放在桌边的饭团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激动地心情,咕噜噜从桌上滚下去,一路滚到了门口,停在了推门进来的人脚边。

  “秦姐,吃好了吗?荆董叫你。”

  秦助理:……

  .

  一天忙碌结束,荆灿灿坐着董事长顺风车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中。

  “爸,你准备投资哪家视频啊?什么类型的视频网站啊?”

  荆母听到“投资”二字,立刻放下怀中的车厘子,朝荆父正色道:“什么投资,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荆灿灿看准时机,一把把车厘子碗抱到怀里大吃特吃。

  荆父一边对妻子进行眼神安抚,一边质问荆灿灿道:“这些是谁跟你说的?”

  荆灿灿从包里摸出一根录音笔:“秦助理。”

  荆父接过录音笔的手微微颤抖:“你平时跟别人聊天都用录音的吗?”

  荆灿灿摇摇头:“不是,我就是看你有时候开会会嘱咐刘特助准备录音笔,所以今天去公司就特意带着了。”

  “嘘——!”荆父立刻板起脸,四下张望,“你这孩子还什么都知道……”

  录音笔内容被调到荆灿灿饭后,很快播放到秦助理说“首富女儿无意中提到过”这句话上,荆父脸上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

  “灿灿,你先回房间。”

  荆灿灿点头应下,走到楼梯前停住步子,回头庄重道:“爸爸,虽然我不太懂你生意上的事,但是老师讲过事出反常必有妖,多注意点总是没错。”

  等荆灿灿的关门声响起,荆母才小声问:“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标 签都市 我才是首富亲女儿 夜星稀 荆灿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