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他的小玫瑰黎昕谢容 _他的小玫瑰星露兔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241 ℃
他的小玫瑰黎昕谢容 _他的小玫瑰星露兔在线阅读

他的小玫瑰星露兔

星露兔 著

连载中免费

《他的小玫瑰》是星露兔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黎昕走了狗屎运,成了国民男神谢容的私人助理,大家都说谢影帝金屋藏娇潜了个模样极好的女明星,粉丝们撕得昏天黑地,一边盖章这肯定是心机 婊在自炒,一边誓要扒出来这该死的小明星到底是谁!可是扒着扒着,却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私人助理黎昕!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他的小玫瑰》是星露兔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黎昕走了狗屎运,成了国民男神谢容的私人助理,大家都说谢影帝金屋藏娇潜了个模样极好的女明星,粉丝们撕得昏天黑地,一边盖章这肯定是心机 婊在自炒,一边誓要扒出来这该死的小明星到底是谁!可是扒着扒着,却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私人助理黎昕!

免费阅读

  下飞机后,谢容没有带黎昕回剧组安排的酒店,而是回了他不常住的花园别墅。

  这里住的大都是权贵人物,别墅区内的安保措施非常妥帖,根本不用担心有任何人蓄意窥探。

  下车的时候,黎昕刚有做助理的自觉,想帮小张拿一个小行李箱,却被他眼疾手快的飞速抢过。

  开玩笑,这要是真让她拎成了,他可怎么向老板交代。

  黎昕见小张不让她帮上分毫,也只好跟在谢容后面,上了门前的台阶。

  谢容用指纹解锁了别墅的大门,侧身对黎昕微笑说道:“欢迎来到我们在东京的家。”

  黎昕觉得谢容说话肯定经常用词不当。

  比如这次“我们的家”,明明就是他家,偏要说成“我们”的。

  黎昕走进屋内,果不其然又是毫无人气的豪装住宅,一切就如同样板间一般规整,根本看不出来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她忍不住轻声说道:“又是这样。”

  谢容敏锐地听到这句话,“怎么了。”

  黎昕没想到自己的低声吐槽会被谢容听到,有些心虚地解释道:“你的家......看起来都是没怎么住过的样子。”

  谢容缓缓勾唇,“那从今天起就大不一样了。”

  “诶?”

  “以后你可以把家里弄乱啊。”

  黎昕耳根有些发烧。

  把家里弄乱......说得就好像这里是她家一般,总感觉他的语气就像是宠溺着一个娇纵无比的小孩子。

  依着她的身高和两人之间较短的距离,抬头并不能看到谢容此刻脸上的表情。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下颌线性感流畅,如利刃雕出的优美脸部线条趁着高挺的鼻梁弧度......

  无论怎么看都是令人赞叹的程度。

  见黎昕迟迟没应声,谢容眼中笑意加深,倚在墙边,“黎助理,在想什么?”

  被谢容这么一问,黎昕才意识到她盯着谢容太久了,在被抓包的羞耻感中,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唇,一时半会不知如何作答。

  好在谢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打开冰箱,“想喝点什么吗?”

  “都可以。”黎昕有些拘谨地在真皮沙发上坐下,双手放在膝上,模样看上去如学生一般乖巧。

  谢容倒了两杯冰牛奶走到她身旁,递给她一杯,径自在沙发另一边坐下,手持玻璃杯不紧不慢喝了一口。

  他握着玻璃杯的手指是略有些苍白的,微弯起的指骨节节分明,几乎能看到潜蛰在肌理中黛青色的血管。

  意识到自己又在盯着谢容看后,黎昕连忙转移视线,浅啜一小口牛奶。

  谢容微微侧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

  “我们不住剧组安排的酒店吗?”

  谢容嘴角微微上扬,“我不习惯住酒店。”

  “这样啊。”

  将行李箱运进屋子里的小张恰巧听到两人的对话,更是不敢言语什么。

  老板还不习惯住酒店,他就差把酒店当家了。

  在黎昕面前,老板还真是将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发挥得炉火纯青。

  谢容为黎昕安排的房间恰巧就在他的隔壁,房间内墙面是温暖的鹅黄色,床上平铺着柔软而蓬松的羽绒被,即使不用手触碰也能想象出躺在上面的时候该是多么惬意舒服。

  而在羽毛装饰的窗纱后,有着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向外面看去正好能看到在草坪之上有一架绑在树上的秋千。

  这一切都与黎昕小时候理想中的房间不谋而合。

  带着些许不可置信的讶异之情,黎昕问向谢容,“这是我的房间吗?”

  谢容倚在墙边,眼带笑意地点了下头。

  黎昕努力忽视掉这诡异的相似感,“看起来有点像小女生的房间。”

  谢容一个男人,家里怎么会有如此少女心的房间?

  难不成是特意为谁准备的?

  可谢容好像是没有女友和妹妹的啊......或者说,这房间是在等他未来的她?

  小张在一旁解说道:“老板每栋房产里都会准备这样一个房间。”

  黎昕更有些疑惑了,“为什么啊?”

  小张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谢容没有为两人解惑,反而轻咳一声,小张当即领会,默默转身出门运行李了。

  黎昕察言观色间也知道谢容是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便也没有追问。

  只是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谢容颇为体贴,“今天赶来东京你应该也累了,算上时差这边也入夜了,早些休息吧。”

  “好的。”黎昕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用手掩住后点头答应谢容的话。

  见他转身出门后,黎昕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

  她刚想换睡衣洗漱睡觉,却想到他们下了飞机后直奔别墅区,根本没来得及买换洗衣物。

  她不抱希望地拉开衣橱,却发现里面悬挂着无数条真丝睡裙,各类衣物都妥帖周全。

  这个房间布置得未免也太仔细了吧。

  什么都一应俱全,就只差有人来入住了。

  黎昕洗过澡躺在松软的床上,晚风透过窗纱清凉的吹来,月光也映进房内,在这样安然静谧的氛围中,她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再醒来的时候,黎昕看了眼墙上的表针,早就走到了十点的位置上。

  她有些懊恼,竟然忘了定闹钟,现在起晚了,实在是太不敬业了。

  用最快的速度更衣洗漱后,黎昕走进客厅,却发现谢容此时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着。

  俊美的男人此刻正微侧着颀长的身躯,站在橱柜前弯起手肘持着长勺缓缓搅着保温锅里的粥。

  阳光从窗外跃进,倾洒在他乌黑的发上,微长的眼睫下垂着,掩去了那双摄人的眸子。

  而他颈间喉结下方处,衬衫领口系得一丝不苟,又别添了几分禁·欲到极致的感觉。

  “吃饭吧。”谢容见黎昕出来,回头笑了下,将做好的饭菜端到桌上,黎昕原本的思绪也就此被打断。

  谢容将汤匙递给黎昕,“我今天做了南瓜粥和鸡蛋饼,可能会合你的口味。”

  的确是很合她的口味。

  合到她都怀疑谢容是不是特意调查过她的喜好了。

  黎昕有些好奇,“老板你怎么亲自做早餐?”

  谢容却无所谓一般的耸耸肩,“我挺享受做早餐的这个过程的,而且让小张去买也太过麻烦了。”

  事实上,他一想到上次黎昕把他做的粥当成小张买的外卖就有些懊恼。

  这次要杜绝任何被误会的可能性。

  谢容望着桌上的早点勾了下唇角,“试试看味道如何。”

  黎昕轻“嗯”了声,便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温热的南瓜粥散发出袅袅的雾气,她轻舀了一口,口感软糯甜美,比她原来在早餐店里喝过的那些不知要高级上多少倍。

  谢容有些期待:“怎么样?”

  黎昕比了一个赞的手势,“超棒的,很好吃。”

  谢容嘴角上扬出一个淡淡的弧度,眼中的笑意抑制不住,最后化成了一句,“喜欢就好。”

  黎昕握住汤匙的手指轻颤了下。

  就这样在些微暧 昧而又捉摸不透的氛围中,黎昕总算是将这顿早点吃完。

  “我来负责收拾碗筷吧。”她很有助理自觉地说道。

  自从正式成了谢容的助理后,她还没怎么应尽过助理的职责。

  一开始谢容还不同意,但在黎昕执拗的要求下,最后他还是松口了。

  看到黎昕干净利落的将碗筷刷洗好,并将厨余垃圾都规整到一个垃圾袋内,谢容不由得笑了下。

  “其实......这里有洗碗机的。”

  黎昕动作一滞,有些错愕地看向谢容,她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下意识地就自己动手了。

  这下可糗大了。

  谢容轻笑一声,“还挺贤惠的。”

  黎昕因为暗恼自己刚才的马虎,没听清谢容低语了什么,“你说什么?”

  谢容却只是笑而不语,指了下她手里仍拎着的垃圾袋,“不去倒垃圾吗?”

  不知为何,黎昕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冒失,竟然忘了垃圾袋还拎在手里。

  正当黎昕手握住门把手,想要将垃圾丢到门外的垃圾桶内时,门铃却在此刻急促的响了起来。

  登时她被如火烫到般缩回了手,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门显上映出一个雍容女人的身形,正微皱着眉屈起手指按着门铃。

  仓促间,黎昕不知道该不该开门,因为她实在不清楚这女人的身份。

  谢容听到门铃声不断响起后便走了出来,抬眼便看到黎昕正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他本想径直走到门前拉开门,但见到此刻有些慌张的黎昕后,还是笑着说道:“你先进卧室里替我整理日常用品吧。”

  黎昕顿时如蒙大赦,“好的。”

  似是看到了黎昕如此慌张的模样,谢容心情更是好上了几分,见她躲进了卧室里才打开门。

  门刚一开,穿着西装套裙眉峰凌厉的中年女子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握着咖啡,面露不悦地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晚才开门?”

  谢容面色不改,仍是笑着:“乔姨,我起晚了。”

  他对待江乔一向很是敬重,于工作上她手腕狠厉,于感情上她是看着他长大的,与他父亲是无比交好的人物。

  江乔瞥了眼神明亮的谢容,最终只说了两个字:“胡闹。”

  她从公文包里取出厚厚一沓的剧本,“这是你今天要拍摄的戏份,赶紧背吧,无故旷工这么久我在导演那边周旋的已经很为难了。”

  黎昕躲在卧室里,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大厅内两人的谈话声。

  听到江乔说谢容这两天推迟许多工作安排的时候,她微微一怔。

  每次她问起工作的事,谢容都回没什么,没想到却早已积压了这么多。

  两人交谈的声音随着砰然的关门声戛然而止。

  黎昕将耳朵附在门侧的缝隙听了约有两分钟,屋外都没有任何声音,这才悄悄推开卧室的门。

  大厅内早就空无一人。

  看来谢容是和江乔一起出去工作了……

  进厨房继续收拾的时候,黎昕才发现谢容在厨房的冰箱上贴了张便利贴,上面写着:我今天要进组拍戏,没有确切的回来时间,不用等我。

  字条上的字迹每一笔都有种温柔的感觉。

  就好像极其用心等待有人来看一般。

  还有那句不用等我,说得好像她会不睡觉等他回来似的。

  读起来就像是男友叮嘱女友今天他会晚归一样。

  按理说,谢容完全不需要向她来报备他的行程的……

  黎昕取下便利贴,将它平展起来贴近新买的手账本中。

  顺便用笔在便利贴旁的空白处标记下日期。

  说起来,她现在还不明确自己这个助理对谢容有什么用。

  感觉她都快成为谢容的驻家吉祥物了,即使今天他进组,也并没有带着她。

  难道她的工作只是收拾房间,照料他的日常起居?

  感觉这倒不像是生活助理,而像是女佣了。

  不过既然已经签了合同,那她还是要力所能及的完成她的工作。

  别墅内虽然杂物不多,但有不少落灰的部分,既然谢容不喜欢住酒店的话,她还是要先打扫一下,给他一个整洁的住所。

  不过奇怪的是,既然谢容不喜欢住酒店,那为什么他这两栋房产看起来都不像是有人久住过的样子……

  甚至感觉上比酒店套房还要冰冷没人气……

  虽然只是擦拭窗户和拂去家具上的落灰,乍一听这两样活计还挺轻松不费事的,但架不住别墅实在是太大了。

  光是窗户扇数就是两位数,更别说其中有多少摆设和家具了。

  黎昕收拾过半的时候,天色早就彻底暗了下来。

  她稍歇片刻,打开电视机,上面正放送着谢容得奖不久的电影,身着西装的谢容一举一动都张力十足。

  荧屏中他塑造出的冷酷形象,真的很与现实生活中温柔的他联系在一起。

  就在谢容饰演的角色直视着镜头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

  一想到此时电影的主角是谢容,黎昕连忙按下遥控器的电源键,可不能让谢容看到她在家看他的电影,不然可就太尴尬了。

  黎昕回头一望,谢容提着一个行李箱回来了。

  她主动上前想接过行李箱帮他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谢容却是将行李箱放在自己的身后,“不用你提。”

  “哦。”黎昕收回手,感觉她就像是谢容雇来白吃白喝的。

  谢容似是察觉出黎昕的低落,抬眸说道:“不是留字条告诉你不要等我了吗,都这么晚了还不睡。”

  听了谢容这话,黎昕才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短指针已经快指向十二点的位置了。

  黎昕恍然,“我今天做了些家务,后来看了会儿电视就忘了时间。”

  谢容微皱着眉:“你不用做这些的。”

  “那我该做些什么呢?”黎昕大着胆子回问着。

  谢容沉默片刻,“我招你来,不是让你做我的佣人,而是让你做我的助理。”

  他伸出手,不容置喙地取下她手臂两侧的袖套,英俊的面容上表情严肃,“以后你不要做这些事了,我有专门请打扫的阿姨来收拾房间。”

  黎昕被他此刻严厉的语气些微吓到了,她轻咬下唇的动作被正对面的谢容看在眼里。

  谢容从玄关柜上的置物架抽了张纸巾,细细擦拭着黎昕袖口上沾染到的微脏痕迹,一边慢条斯理地擦着,一边语气放缓着说道:“你明天开始就跟我一起进组,不要再干这些事情了。”

  黎昕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进入房间的时候,谢容闻到了一阵鲜香的气味,将整个大厅都染上了几分暖意。

  他侧头问向黎昕,“这是什么味道?”

  黎昕脊背一僵,轻声说道:“这是我刚才炖的鸡汤,本来想给你当做宵夜喝的。”

  谢容一侧唇角悄然间微微勾起,漆黑的眼眸中笑意更是浓烈,他刚想迈步去厨房的时候,黎昕便阻止了他。

  “不好意思,下次我不会多事了,不会再做这些佣人做的事情了……”黎昕怕谢容像刚才那般严厉,主动开口认错,“因为老板你今天帮我做了早饭,所以我才想着要不要为你准备宵夜……”

  谢容:“……”

  “宵夜倒是可以做。”谢容听了黎昕一连串的解释后,淡淡地吐出七个字。

  黎昕一愣,怎么做宵夜就可以,做家务就不允许呢?

  这两者有什么很大的差别吗?

  谢容全然不见刚才严肃凌厉的模样,等黎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走进厨房了。

  甚至动作利落地盛了两瓷碗鸡汤。

  速度还真够快的。

  她看着谢容捧出两个瓷碗放到桌上,不顾汤还烫着就持勺吮了一口。

  “好吃。”谢容笑盈盈地看着黎昕。

  他用勺子拨弄了一下碗中的鸡汤,碎肉末和几株榛蘑随着他的搅动浮了上来。

  谢容看着和白色瓷碗颜色对比鲜明的榛蘑,顿时怔了下。

  他抬起头,看着黎昕,眼神中有什么闪动着,“你为什么会在鸡汤里加榛蘑?”

  这是他平时喝鸡汤时特有的嗜好。

  小时候,他还把这个当成小秘密得意的同那个女孩分享……

  可这几天相处下来,谢容能明确的感觉到黎昕早就忘了这段记忆,甚至还把这段记忆当成了噩梦……

  他怕骤然提起会让黎昕回陷进恐惧的情绪中,所以一直都没有和对方坦白。

  只能抱着就当两人重新开始认识的心态和她接触着。

  但现在,黎昕煲的鸡汤,竟然是他曾经对她说过的那种!

  谢容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期冀,说不定黎昕并没有将那段经历全部忘掉……

  他捏紧瓷勺,状似不在意地随口问着:“鸡汤里加榛蘑,我还以为你是在做小鸡炖蘑菇呢?”

  黎昕听到这个菜名后忍俊不禁,“抱歉,这是我平时煲鸡汤的习惯,你要是不合口味的话就先别喝了。”

  谢容眼神微动,稍一偏头,“习惯?”

  黎昕点点头,“我小时候就爱喝带着榛蘑的鸡汤,每次我妈做 鸡汤的时候我都吵着要加,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后来学会做饭的时候,也习惯往鸡汤里加榛蘑了。”

  “原来是这样……”谢容眼中的那几许光迅速被失望掩盖住。

  看来……黎昕真的什么都忘了……

  黎昕见谢容神色有些难看,只当谢容是不喜欢喝这搭配古怪的鸡汤又不好对她开口,所以才会这样。

  她手端起谢容面前的瓷碗:“不喜欢喝的话我就帮你重新再做一次吧。”

  谢容按住了黎昕的手腕,眼尾微红,语气带着几分克制地说着:“不用,我很喜欢。”

  “真的吗?”黎昕将信将疑,生怕谢容在勉强自己,“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喝了,不用顾及我的面子的。”

  谢容端起瓷碗,仰起头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

  他不顾黎昕错愕的表情,将瓷碗递给她,“再给我盛一碗。”

  “好。”黎昕看他喝得急,不由得叮嘱了一句,“你慢点喝。”

  谢容极其认真的对她说道:“我没有不喜欢,我很喜欢。”

  黎昕笑得眉眼弯弯,“好,我知道了,这就给你盛。”

  “嗯。”

  谢容看着她的身影,将眼中的所有思绪全都掩盖下去。

  她全忘了也没关系,就当他们两个人重新认识重新开始。

  那段痛苦的回忆,他也不愿让她再想起来分毫。

  只要他记得就好……

  他垂下头,看见电视机的遥控器此刻正孤零零的躺在茶几上。

  又想起他进门后顿时没了声音的电视机,不由得好奇黎昕在他回家前都看了什么节目。

  黎昕不会日语,看当地的电视节目应该也看不懂吧……

  他按开电源键,身着西装的他骤然在屏幕上出现,优雅而又狠辣地将仇敌踩在脚下。

  黎昕听到声音,措不及防地看着谢容打开了电视,顿时低下头。

  这种时候解释她是一开电视就无意间看到这个电影的放送的话……一定很假。

  谢容很有可能误会她是特意在看他的电影的!

  她有些难为情地开口解释着:“我当时随手打开电视,没想到正好放着你的电影,我就继续看了下去。”

  谢容心情极好地抬头问着:“好看吗?”

  黎昕因为窘迫而脸红发烫,“很好看。”

  谢容笑得灿烂,“那以后就多看些。”

  他的语气之中不知不觉间带了几丝宠溺的意味,听得黎昕心口止不住甜意上涌。

  她将盛满鸡汤的碗放在桌上,故意转开话题,“这房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住吗?还有其他的助理会住在这里吗?”


标 签言情 他的小玫瑰 黎昕 星露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