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知她若春风烟秾_知她若春风安小雅宋凌云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98 ℃
知她若春风烟秾_知她若春风安小雅宋凌云在线阅读

知她若春风安小雅宋凌云

烟秾 著

连载中免费

《知她若春风》是烟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安小雅一直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一看一个准,可是谁能告诉告诉她,为什么她眼中的民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外卖小哥宋凌云居然是名校研究生?而且他父母都是知名教授高校的教授?他们压根都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好伐?宋凌云: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爱你,那就够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知她若春风》是烟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安小雅一直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一看一个准,可是谁能告诉告诉她,为什么她眼中的民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外卖小哥宋凌云居然是名校研究生?而且他父母都是知名教授高校的教授?他们压根都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好伐?宋凌云: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爱你,那就够了...

免费阅读

  这是一幢故旧的教学楼,木板结构,踩到上边吱呀吱呀的响着,还不时能见着细小的灰尘从木板间的缝隙腾起,又慢慢落下。

  每层楼有四间教室,安小雅逐一走了过去,眼睛朝里边张望。

  在最左边的那一间,她看到了他。

  依旧是穿着昨天的那套假阿迪达斯,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看,小学生的桌椅有些小,他的腿只能侧着伸出来,才能舒展开身子。

  阳光从外边照射进来,金灿灿的照着他的脸。

  安小雅站在门口,心中忽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他的侧影,很像古希腊的雕像。

  鼻子虽然没有那么挺拔,燕窝没有那么深,可是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气质,干净又有灵魂。

  窗外有几枝桂花伸了进来,绿色的叶片间米拉大的金黄花朵攒在一处,就如一支金梭,沉甸甸的缀在枝头,香氛萦绕,沉淀着一个秋天的梦。

  “老师,老师!”

  教室里有孩子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安小雅:“老师,有漂亮姐姐找你!”

  还有一个调皮的小男孩索性大声喊了一句:“老师,你的女朋友来啦!”

  正在查阅资料的宋凌云本来是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忽然听着孩子们嚷嚷漂亮姐姐、女朋友之类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转头看了看门口,就见到了穿着白衬衫牛仔外套的安小雅。

  这不是昨天在风车小学外边见到的女老师吗?

  宋凌云站起身,走到教室外边冲安小雅笑了笑:“安老师,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安小雅忽然间心头一紧,有些小慌乱。

  她不敢直视宋凌云的目光。

  她难道要直接告诉他自己关心他,所以特地给他打听了一下关于精神赔偿费的事情?

  “我是今年才调到风车小学来的,还没有到这边教学楼来过,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还在学校里。”

  好不容易把这些话说出来,安小雅觉得自己的额头好像已经钻出了汗珠子。

  “这幢教学楼有些旧,但是和以前的仓库相比,可真是天上地下的分别了。”宋凌云笑得很开朗:“要不要我带着你转一转?”

  安小雅抬起头,接触到了那温柔的目光,心中猛的一甜。

  “好啊,求之不得。”

  她的笑容很灿烂,就如这九月的暖阳,又似三月的春风,看得人心里一阵发软。

  宋凌云怔了怔,转过身朝前边走:“这是我们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教室,每个班只有二三个人,这边的大教室是孩子们的活动室,我们把想留在学校写作业的一到三年级的孩子都放在这里统一管理,有时候这间教室也可以做别的用处,比如说教孩子画画弹琴什么的。”

  安小雅注意到教室一角有一架破旧的风琴,看起来至少有二三十年了,系着踏板的布条已经有些毛边,钻出了一缕一缕的线头,颜色也是陈旧的泛着黄。

  脚踩风琴的旁边,支楞着几个画架,有几个孩子一只手拿着绘画笔,一只手拿了调色盘,正在认真的刷着颜色。

  “挺不错的,还有这些才艺培养呢。”

  宋凌云的眼神暗了暗:“唉,这是我们几个接手以后联系到教育局,把淘汰了的一些东西搬过来的,这学校以前有一个女老师是多面手,能踩风琴能教小朋友简单的绘画技巧,可是这个学期她考到了教育局的工作岗位,就把这边辞了,现在这里都没老师教孩子们唱歌画画了。”

  安小雅停住脚步:“宋老师,你……不会吗?”

  宋凌云摇了摇头:“我的特长是打篮球。”

  他伸手指了指那狭小的场地:“我打算到这里安个篮球架,带着孩子打半场。”

  被安小雅这么一问,宋凌云觉得自己不会弹琴和画画实在是一种遗憾,然而他也没办法,他确实不会。母亲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从小就想培养他弹钢琴,可是他对钢琴实在不感兴趣,勉强跟着学了几节课就放弃了。

  父亲给他选了篮球和跆拳道,很对他的胃口,他一直坚持下来,现在是X大篮球队的主力成员,还曾代表学校与打过大学生篮球赛。

  “哦,这样。”安小雅看了看墙角放着的风琴,不由自主说挪了下脚:“我看看那风琴怎么样。”

  “你会弹?”

  宋凌云看着她的脸,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们大学里曾经教过,这是一些基本功,都要学的。”

  五年制免费师范生,是为培养小学老师而开设的,其实是中专、专科和本科的一种结合。

  几十年之前有中师生一说,那时候的中师是培养全科型人才,说写弹唱画画之类的都要学都要考,后来随着我们国家教育水平的提高,中专逐渐退出了教育舞台,而这种免费师范生却照旧入学就要学基本功。

  和以前相比,唯一的区别在于不是所有的基本功都要精修,可以选两门自己最擅长的主修,再选几种辅修。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就有自己的特长,而且其余的技能基本也会那么一点,足够应付好奇心重的小学生。

  安小雅坐到风琴前边,脚踩了两下踏板,就听着嗡嗡嗡的一阵响声,好像什么地方漏了气。

  这风琴实在是太破旧了。

  她努力的踩着踏板,手放在琴键上开始弹奏起曲子。

  “哇,漂亮姐姐会弹琴!”

  写作业的小学生站起来,围拢到风琴旁边,看着她的手指在琴键上边按动。

  “漂亮姐姐,你弹的是什么歌曲啊?我好像经常听到别人唱呢。”一个小姑娘挨着安小雅,大大的眼睛很漂亮,只是身上穿的衣裳有些破旧。

  “老师弹的是《我和我的祖国》,你肯定听到过的。”安小雅一边弹一边开始伴着旋律唱起了那首歌:“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她的声音清亮而甜美,就如一条小河潺潺的流过心田。

  宋凌云站在孩子们后边,看着那个穿着蓝色牛仔外套的背影,一抹温柔的感觉冉冉从心底升起。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或许是这首歌有感染力,让他在这一刻忽然觉得温情脉脉。

  安小雅完全没想到身后的宋凌云此刻的感受,她一边弹琴,一边和孩子们交谈,教他们唱这首歌曲。她的侧脸非常美,面部线条柔和,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看起来充满了灵性和亲和力。

  因为她是宋凌云带进教室来的,又因为她生得很面善,孩子们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姐姐,他们围着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会儿问怎么样才能弹出好听的曲子,一会儿又问完整的歌词是什么。

  安小雅很有耐心的一一解答,尽管孩子们闹闹穰穰,她也不嫌吵。

  等到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安小雅转过头来:“宋老师,或许我可以暂时来帮下忙教他们弹琴唱歌,直到你们找到新的老师。”

  宋凌云愣了愣:“安老师,你是说真的吗?”

  “真的。”

  安小雅点了点头,嘴角泛出了笑容:“我没有开玩笑。”

  “可是我们这里的辅导是免费的。”宋凌云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风车小学外边那条街都是辅导班,在那里报班的学生,每个月至少要交八百块以上,要是管饭的辅导班就更贵了。收费高,在那里上课的老师工资也高,安老师难道没在那些辅导班上课?

  “我知道你们这个辅导班没有收费。”

  安小雅笑着看了宋凌云一眼,这时候她已经没有最初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已经能够很平静的抬眼正视他:“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门卫老伯已经和我说过了。”

  “你愿意免费教他们?”宋凌云一时之间脑袋没有拐过弯来,社会上都说现在的老师只向钱看,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捞钱,可眼前这个年轻老师好像和那些人口里的老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当然啊,我都说过我知道的。”安小雅嫣然一笑:“我想我还可以带朋友过来帮忙呢。”

  她马上想到了陈朝霞。

  或许她可以拿民工子弟学校为起点,重新融入到社会上来。

  “真的吗?”宋凌云惊喜交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还有同事愿意来义务辅导?”

  现在民工学校极其缺人手,要是能找到固定来上课的老师,那真是太好了。

  看到宋凌云眼中的亮光一闪脸上露出笑容,安小雅也不由自主觉得开心,她点了点头:“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因为身体的原因请了病假在家休养,最近她觉得身体好了不少,想要回学校上课,然而她们学校这个学期已经安排了人……”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她至少有一个学期的空闲时间?”

  “是的,我昨晚去看她,还在想着能不能就近给她找个事情做,免得总呆在家里觉得烦躁。”安小雅看了宋凌云一眼:“你能跟你们学校校长推荐一下吗?”

  宋凌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当然可以。”

  民工子弟学校的发展是特别曲折的。

  三年之前,一个叫张国喜的公益人筹建这所学校,然而他手里并没有多少资金,尽力拉到了一些赞助以后,租了一个仓库当做教室,请了几位老师就开学了。

  虽然校舍简陋,可是家长们都很满意。

  无论如何能把孩子带到身边,在这陌生的城市能够感到家的温暖,世上没有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只是民工子弟学校的师资并不稳定,因为老师都是临时请过来的,工资也不高,遇到有更好的机会,那些老师们就离开了——现实是残酷的,没有正式的工作编制,没有能在大城市生活的本钱,光靠着理想信念是不能坚持下去的。

  师资不稳定这件事,张校长想了很多办法,想到头秃。

  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试着联系X大。

  本来并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只是因为有人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X大的学生需要社会实践评分,不如你和X大一起联合办个社会实践项目,让X大的学生过来帮点忙……”

  大学生嘛,一般说来还是思想积极向上,具有同情心的,张校长觉得可以一试。

  没想到X大对于他提出的合作项目很重视,当即便将负责主管的人定了下来,由X大学工处牵头,成立了一个社会实践项目。

  这个项目最开始并没有涉及到大学生给小学生们上课,大学生们办跳蚤市场进行义卖,把筹集来的资金买学习和生活用品送到孩子们手里。张校长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毕竟最需要解决的是师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送些东西。

  他和X大学工处的领导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学工处处长冲着他笑:“您先别着急,您提出的这个问题有些难度,毕竟我们学校不是师范大学,所以没办法当即就给您回复,我们会把这件事情放到校委会讨论,看看是不是有学院愿意承担这个项目,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执行,这都需要讨论以后才能做决定。”

  处长说得合情合理,张校长也知道这是实际情况,只能回去等消息。

  没多久,X大那边来了回信,心理学的的田教授愿意做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派学生到民工子弟学校来协助教学。

  从此,X大学生定期来民工子弟学校授课,一晃已经有两年多光景。

  来上课的以研究生居多,因为研三的学长学姐们忙着写毕业论文和找工作,宋凌云在今年上半年接手了民工子弟学校的工作,已经在这边调研了半年。

  民工子弟学校有自己固定的老师,他们也只是辅助性的来上几节课,宋凌云一周只上三节,然而孩子们都非常喜欢他。

  “因为宋老师很有耐心,我不会做的题目他会反复教我。”

  “因为宋老师会做好多好难的题目!”

  “因为……宋老师特别帅!”

  说话的小女生刚刚换牙,还有两颗门牙没长齐,说话漏风,可是年纪虽小,却已自带迷妹体质。

  帅帅的宋凌云成了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老师。

  在民工子弟学校呆得久了,宋凌云就越发有一种责任重大的感觉,他喜欢那些可爱的孩子,希望他们能有个安定的地方读书,有固定的老师授课,不要隔一段时间就换场地换老师,这些都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现在听安小雅说她的朋友能来教一个学期,宋凌云特别高兴,然而他有些担心过低的薪水会把别人吓跑。

  “我们这边老师工资不是特别高,才一千五百块一个月,你最好先问问你朋友。”

  “好。”

  安小雅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

  她觉得陈朝霞应该不会拒绝,毕竟现在她每个月还领了最基本的工资,一千五是额外收入,当然是可以接受的。

  不出所料,陈朝霞听她这么一说,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小雅,我可以来。”

  在家休养的这一段时间里,陈朝霞每天都在反思,自己之所以落到这种地步,最主要还是考虑问题上出了差错。

  她受了政府优惠办学的好处,毕业以后理应要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添一份力,而她却因为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嫌弃偏远的小山村,一心想要离开那个破旧的学校。正因为她有这样的想法,才被渣男迷惑,仅仅因为他吹嘘自己有教育局的亲戚,她就相信了他,一味的付出自己的真心,最后却落了个被抛弃额下场。

  如果自己有扎根乡村,为那些留守儿童们尽力,扶贫扶志,还会有今天的结果吗?

  陈朝霞觉得非常羞愧,自己背离了最终的初心,这是对她的惩罚。

  听到安小雅提出到民工子弟学校代课,陈朝霞觉得这是一个救赎的机会。

  现在已经开学了,那个破旧的乡村小学已经安排人去代课,要是自己忽然说要复课,只怕领导这边不好安排人事。这个学期她是一个空置状态,可以过来给农民工子弟上课,多接近孩子们,会让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意义。

  “她愿意来?”

  宋凌云很惊诧:“一千五的工资她都愿意来?”

  “嗯。”安小雅点了点头:“她答应了,没问题。”

  宋凌云嘴角露出了笑容:“安老师,你和你的朋友都很善良。”

  听到这样的夸赞,安小雅的脸微微发红,淡淡的一点粉色从耳朵根子那里渐渐的蔓延开来——以前也曾有人这么夸赞过她,但是她丝毫没有异样的感觉,可是这句话从宋凌云口里说出来,怎么听上去就如此不同了呢?

  “安老师,你家住在哪里?现在天色有些晚,我送你回去吧。”

  刚刚安小雅教学生们弹琴唱歌,时间过得很快,教室外边已经有了浅浅的暮色,浮光掠影,轻烟似梦,日色在这样的迷离间已经淡到了极点,天边是最浅的一抹红。

  “你送我?”

  安小雅抬头,反问了一句,脑子里浮现出那辆亮黄色的小绵羊。

  “嗯,我送你吧,我有一辆电动车。”

  “我知道。”安小雅脱口而出,见到宋凌云一脸莫名其妙,她赶紧又添上了一句:“我刚刚在外边看到了你的车。”

  宋凌云点点头:“嗯,这辆车我买了四年了。”

  大三的时候开始做各种社会调查,乘出租车太贵,公交车有时候赶不上时间,他索性买了一辆电动车,这小车灵活方便还不用烧油,算是节约能源。

  宋凌云是个细心爱整洁的男生,虽然电动车买了四年,可到现在看上去还不算太旧,亮黄的颜色依旧醒目。

  “这车四年了?保养得不错。”安小雅看着车后座上那个很大的箱子,犹豫着伸手拍了拍:“除了在这里教书,你还兼职送外卖吗?”

  “送外卖?”宋凌云愣了愣,忽然间笑出了声:“对的,这个箱子就是装外卖的。”

  她怎么把自己和外卖小哥联系起来了?宋凌云的手放进口袋拿出了一串钥匙,饶有兴趣的看了安小雅一眼,这位安老师真的是太单纯了,难道她看不出来自己身上穿的是阿迪达斯的品牌运动款吗?

  能花钱买这种衣裳的人,可能不是大款,可绝不会缺钱。

  宋凌云摸了摸下巴,或许自己长了一张外卖小哥的脸吧。

  “安老师,你坐好。”宋凌云跨步坐上电动车,转身把那个箱子朝后边推了推,想尽力让中间的空隙大一些。

  箱子里放着他的一些必需品:心理学方面的书籍,调查问卷和笔记本,小学生的教材和备课,有时候还要把他们的作业本也放进去。

  安小雅看了一眼宋凌云的脸,忽然间有些羞涩。

  这个年轻男老师长得很帅气——女人花痴起来是不分场合不分年龄的,此刻的安小雅,已经迷失在宋凌云那温柔的笑容里。

  他的笑容真的很迷人,好像温暖的泉水流淌,再温柔下去会把人溺死呢。

  她暗自吸了一口气,极力让自己冷静,然后一抬腿,跨过那黑色的坐垫,端端正正的坐到了宋凌云的后边。

  电动车出了校门,一路向西奔跑,虽然马力小,可胜在灵巧,遇到塞车的时候能很好发挥它的长处,左拐右拐的,就从车流里冲了出去,将那一大排汽车抛在了身后。

  坐在前边的男生个子很高,肩膀宽厚,安小雅觉得自己前边似乎有一座山。

  她必须要努力将脖子伸长一点,才能有很好的视野。

  “安老师,你们家住在城西?”

  骑着电动车在街道上穿行,路渐渐的变得熟悉,宋凌云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她也是住在月明山的别墅区那边?

  城西是X市新兴的一个城区,大约是五年之前才开始进行建设,以前的小弄堂开始逐渐拆掉,低矮的房屋开始被高楼大厦取代,城西最边缘的地带是一带起伏的山脉,那里是X市著名的风景区,每到春天,山上一片新绿,春花烂漫于翠叶之间,微风轻拂,林海生涛万叶低歌。

  正因为风景好,所以才吸引了前来投资的房地产商。

  月明山比华利别墅区,是X市最高档的住宅区,能在这里购房的,都是名流。


标 签言情 知她若春风 安小雅 烟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