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同命相连汐容全集免费_洛迦叶难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93 ℃
同命相连汐容全集免费_洛迦叶难小说在线阅读

洛迦叶难小说

汐容 著

连载中免费

《同命相连》是汐容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洛迦打从记事儿起,身边就有叶难这么个人的存在,早恋他告状,离家出走他阻止,怎么都能和他扯上关系,洛迦对此烦不胜烦,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二十二岁那年的一场空难,叶难在她耳边沉声说,“你要是敢死,我就去陪你。”她自混沌重返人间,不知是惊是喜,终于睁开了眼。后来的她才知道,阿难在梵语里,是欢喜的意思...阿难呀,我喜欢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命相连》是汐容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洛迦打从记事儿起,身边就有叶难这么个人的存在,早恋他告状,离家出走他阻止,怎么都能和他扯上关系,洛迦对此烦不胜烦,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二十二岁那年的一场空难,叶难在她耳边沉声说,“你要是敢死,我就去陪你。”她自混沌重返人间,不知是惊是喜,终于睁开了眼。后来的她才知道,阿难在梵语里,是欢喜的意思...阿难呀,我喜欢你....

免费阅读

  所以说古话有古话的道理。

  门轻轻那么一关上,密闭的空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有关于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类的台词就那么理所当然地蹦了出来。

  叶难没有坐,垂下眼站在她书桌前去拿台词本。

  “这周排练还顺利么。”

  洛迦去开窗户透气,背对着他点头,“排了第一幕,没什么难度。”

  叶难目光落在剧本上,“第一幕是初遇?”

  “昂,”洛迦转过身,“帝辛对女子觉得厌弃,准备听从忠臣谏言励精图治,偏天要亡商,女娲娘娘派狐狸精前去做帝辛的宠妃,苏妲己进宫小半个月,终于找到机会和帝辛两个人在御花园里相遇了。”

  叶难听完就分析出来了,“所以地点在御花园,人物是男女主角,此刻的情感是苏氏有意献媚,帝辛视她作等闲?”

  她对他的理解能力表示赞同,然后补充,“甚至有点讨厌。”

  叶难蹙了一下眉,洛迦看在眼里,又笑出来,“对,就是你对我这幅表情,都不用怎么演就很到位了。”

  少年握着台词本,有些错愕地抬头看她,那双应该是淡漠的眼睛穿过额前的碎发,惊讶到看起来有些不太像他。

  “你说我这是讨厌你?”

  洛迦不想就“他讨厌她”这个问题多纠缠,生怕他再多说一个字似的一把抢过剧本指给他看,“就这里,你就理解成你刚下朝,到花园随便逛逛的时候刚好撞见我了就行。”

  说完,洛迦有些颐指气使地问他,“台词,看好了没有?”

  叶难看了一眼忽然凶巴巴的小姑娘,好像踩到她尾巴以后一身的毛都炸起来一样,到底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洛迦为了记住叶难最真实的临场表演反应,根本没有说初遇的时候她会一个不小心栽进他怀里,这会见叶难已经摆出来状态了,她也调整好状态与他迎面而来。

  两个人不近不远地相望,本来以为叶难会漠然看她,或者直接拧着眉转过头去的,可是负手散步的君王,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眼神忽然就那么定在了她身上。

  洛迦怔住了,这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她眼睁睁看着叶难眼里出现了一丝惊艳的神色,然后下一秒,他并没有转过头去,而是带一点疑惑地在打量她,或者说审视她。

  洛迦想了一下就懂了,他这是更高级的演法。

  如果帝辛注定要爱上妲己,第一眼就厌恶的话,又怎么会被她拙劣的手段所打动?

  就算是始于容色的一场与众不同的心动,至少她也成功了。

  他在对女人失去兴趣的时候见到她,被美貌吸引,对她有那么一丝的另眼相看,然后被她套着,一环一环,对她越陷越深,最终宁愿背上千古骂名,拱手把自己的天下送给她。

  感情就是要一来一回,一推一拉,才足够有趣。

  洛迦看着叶难的那张脸,整个房间只有他们两个,她的心口一寸寸热起来,强撑着脸上完美的笑容走向他。

  叶难完全猜不到她要给什么反应的对手戏,站在原地等她走过来见礼,可洛迦却丝毫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在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身子一偏——

  “哎哟”一声撞进了他的怀里。

  温软的触感阔别许久后重新回到怀抱,她似乎身量又高了些,只是姑娘家青春期该胖该瘦地方发育得还是很快,他有一刹那失神,电光火石之间失去了控制,两个人就这么往洛迦宽大的床上倒了下去。

  失重感令她紧紧闭上眼睛,手在慌乱里抱紧了他的腰身,叶难怕撞到她手臂,用尽力气把人翻转过来,压在自己身下小心护好。

  少年的手臂肌肉初现,有一点男人的力量感,却也有纤细动人的线条并存着,他的手支在她身边,那双眼沉下来,带着略微急促的喘 息去看她,“有没有事?”

  洛迦怔怔地抱着他,连手都忘了拿下去,看着说不清为什么这样担忧的叶难,有些怀疑和不解地出了神。

  他没空欣赏她陷入沉思的神色,怕她磕到哪里,再次提高声音问了一遍,“我问你有没有事?”

  洛迦似乎这才被他唤回来,如梦初醒地又一遍去仔细看他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咬唇,摇了摇头。

  少女的唇嫣红似花瓣,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下去,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让人忍不住想拿舌尖扫一扫。

  试试是不是真的那么软,陷下去的弧度都如此迷人好看。

  叶难的喉头轻轻一颤,然后被她勾住自己的脖子,不得不低头,听她开口,“你……”

  他离她很近,垂眸去看她。

  少女眼里攒出一点笑意,但是又像是十分认真的样子,轻轻讲给他听,“你回头把台词换成——‘孤问你有没有事’,那种帝辛的无奈和慌乱,就都活灵活现被你演出来了。”

  叶难看她瓷白的小脸,任她抱着没有动,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在这里。

  半晌,他海一样的瞳色倒映着她,哑声开口发问,“为什么无奈。”

  少女对答如流,“因为他想要做个明君,却遇上了苏妲己。”

  “那,”少年再次开口,“为什么慌乱。”

  洛迦小巧的下巴轻轻扬了扬,松开抱着他的手,肩颈的弧度纤细妖娇,就这么躺在床上去看他的眼睛——

  “因为心动。”

  她说着,忽然笑起来,一字一句有些缓慢,笃定又一步步证实这个推测。

  “因为啊,他觉得呢,好像自己对这个女人……很是心动哎。”

  叶难看了看洛迦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手臂用力,将她一把拉了起来。

  洛迦坐在床边整理自己的头发,领口有些微的松散。

  一片雪色风光实在耀眼。

  他转过身去不看她,忽然想到什么,眉头蹙起来,“我不去排练,你怎么对戏?”

  洛迦用手指梳了两下长发,漫不经心答,“社里那么多人呢,慕梵,卫新,还有张远他们几个,谁还不能客串一下跟我对个戏了?”

  他转身看着她那副样子,“不能。”

  洛迦抬眼,“为什么不能?”

  他淡淡把台词递给她,虽然不刻意,但听起来就跟宣告似的,“你会闪到腰,他们不像我,不论如何都能接住你。”

  洛迦拿着台词本的一角,没松手,两个人一站一坐对视着。

  她忽然发觉难得见他这副笃定的样子,有些好笑地问了句,“叶难,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啊?”

  眼前的人挑眉,少见地露出点笑意看她,看得她心头一跳,觉得哪里有些不妙。

  果然,下一秒,他凑近一些,打量着少女明艳的脸庞,“凭他们……都没见过你尿床的样子。”

  那张平日里俊逸庄严得像尊玉佛一样的脸上挂了丝罕见的笑意,明晃晃地昭示着他的好心情。洛迦的瞳孔倒映出他放大的俊脸,然后再从他的眼底,不可置信地看见了自己盛满了气鼓鼓的情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情绪在面对他的时候,是不可控的。

  忽然倾泻而来的悸动感实在让她害怕,怕对他丢盔弃甲却还是听见他说她是“妹妹”的时候,她就用发脾气来企图掩盖。

  少女红着脸颊指尖发力,一把扯过台词本,摔到他身上吼,气到胸脯都在起伏,“今天的排练到此为止——给爷爬!”

  叶难好整以暇地接住剧本直起腰,还能抬手揉一揉彻底炸了毛的小猫,拿逗猫棒悬在她眼前一提一提晃悠似的,笑问,“想不想吃披萨,我去给你买。”

  ***

  逗猫的直接后果就是被她记仇记到周一一大早,车子离校门口还有老远就下了车,少女挎着书包倔强地头也不回,叶难坐着车与她擦肩而过,然后在校门口拿出学生会主席的胸章,用修长手指优雅地把它戴好。

  李琪看见他眼睛一亮,立马拿着扣分本走过来,“叶难,刚刚有几个女生指甲颜色不合格,已经记下来扣了分了,还有几个忘记带校名牌的,还要让他们等等同班同学确认过以后再扣分吗?”

  以往都是如此的,她不过是想多跟他说说话才多此一问。

  毕竟平时在班级也少有接触的机会,好不容易在学生会共事,他们高三的课业繁重,其实他出席的学生会活动不算多,周一早上带头检查仪容仪表算是最好的机会。

  可刚正不阿的叶难这回倒没有很快点头,只是顿了顿道,“马上校庆了,嘱咐今天学生代表发言的时候着重再强调一下纪律,从明天开始再严查。”

  李琪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是说……今天就先这样?扣个分就放他们回去吗?”

  叶难抬头,远远见那个一头深栗色马尾的人已经走近了,到底垂下眼,不想她回头再可怜巴巴地说他把她骗来一中就不管了。

  毕竟他亲口承诺她的,不会让学校这些规矩烦到她。

  他把扣分记录递回去,“嗯,周一第一节课很重要,扣分的多是高三的同学,让他们都先回去上课吧。”

  有人按着他的命令拿着扣分本走远了,李琪怔怔看着叶难,他依旧笔挺地站在校门口,在人来人往中不苟言笑,那张脸再怎么淡漠着却还是好看,一眼就让人心动不已的好看。

  可是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那个身边围着几个人,笑闹着高调走进校园的少女,校服裙摆下的两条长腿纤细瞩目。

  洛迦。

  叶难在看见她的一刻,直接状似无意地转过了身低头在纸上写字。

  别人看不出来,可是李琪看得懂——他放水不要放得太明显。

  擦肩而过的刹那,洛迦眼神轻飘飘扫在他身上,然后唇边带着笑意轻哼一声,算是领了他这个情。

  走过视若无睹的学生会主席,和卫新他们直接张扬地进了校门。

  李琪盯着叶难淡漠的背影,从不可置信,一直盯到委屈伤心。

  他在她心里一直是皎月清风一样的存在……他是什么都做得到最好的叶难。

  可是偏偏是洛迦。

  偏偏是遇到这样浑身烟尘张扬的洛迦,他就这么被她拉下了云端。

  什么原则,什么清白,他好像都不要了。

  李琪看着叶难,忽然将自己手中的扣分本一把放在同学的怀里,不能够忍受地掉下眼泪,捂着嘴飞速跑进了教学楼。

  这周话剧社排练时间眼看又要到了,可偌大的话剧社里,不只叶难没来,连洛迦原懿等等高一六班的一群人也都没来。

  张远看着余井井,“井井,其他人呢?”

  小白花从剧本里抬起头,眨了眨眼睛,“过几天和七中打篮球赛要选队员和啦啦队,他们去参加了。”

  “哦,”张远挠挠头,“那今天还排吗?”

  余井井想了一下,朝张远柔柔笑起来,“应该排吧,反正我们的时间又没什么要紧,等等他们吧。”

  张远听这话顿时有点生气,“怎么能叫我们的时间不要紧?高二也是马上要月考的好嘛!真不来说一声啊,我就去复习了,还在这等……”

  “篮球队那边两点半之前会结束,现在才两点二十,还有十分钟才开始排练,急什么。”

  张远话音未落,就被门口一道男声淡淡打断,余井井听见这声音一怔,随机立马站了起来看过去,“叶难学长……你今天来排练吗?”

  张远见状也赶紧问了声“学长好”就溜远了,小白花看着叶难,手足无措地让出自己的座位,“学长坐我这里吧……”

  叶难没有抬眼,径自走到洛迦平时坐的第一排那个位置,“这么多空位,随便坐。”

  小白花噎了一下,不死心地站在原地,眼睛扫到地上放着的水,立马拿了一瓶走过去,“学长,你喝点水,刚从学生会过来吗?实在太辛苦了,两头这么跑……”

  叶难没有接,蹙眉淡淡道,“学生会的事上午解决完了。”

  没有一个字是拒绝,但是话里话外又全都是拒绝。

  余井井保持着送水的姿势觉得尴尬,咬着嘴唇又想说什么,门口处却传来了一阵笑闹声。

  原懿洛迦和安珂她们说说笑笑地走回来,一进话剧社的门,先是看见了叶难这尊大佛坐镇,然后又见大佛身后跟着个端茶倒水的小宫女一样的余井井,拿着瓶水猛献殷勤。

  大圣的眼神顿时变了,叫了一声“井井……”

  小少爷倒是没说什么,看了眼洛迦,又看了看原懿,却恰好和原懿四目相对了一刹那,俩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些尴尬,摸摸鼻子转过头去。

  洛迦拎着半瓶水,抱臂站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看了看余井井,然后把目光悠悠落在叶难身上。

  少女眼角眉梢一点妖娇和讥诮,漫不经心地逗他,“主席大人稀客呀。”

  叶难懒得听她这么阴阳怪气的有话不好好说,起身向她径直走了过来。

  余井井看着叶难走向洛迦的背影,下一秒,他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她手中的半瓶水,拧开,仰头喝了下去。

  原懿看了眼小白花颤抖的手几乎拿不住那瓶水,清了清嗓子,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啊呀,学长,这水是洛迦喝过的,你怎么直接喝啦?”

  叶难盖好瓶盖,没有回话,洛迦攒出来笑意,也问他,“是啊,学长不觉得这样……不太好吗?”

  叶难横眉看她,像听见什么多此一举的胡话一样,“你小时候嚼过的苹果不吃了都要吐给我吃,一瓶水,怎么了?”

  纵使原懿是故意要气小白花的,此刻也还是被这个回答给惊讶到倒吸凉气,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要接啥才好。

  劲爆,太劲爆了8!!!

  吃完的苹果继续吃,喝完的水继续喝……

  你们他妈直接接吻算了啊操!

  洛迦听他不留情面地这么抖自己的往事,撩 人不成反被撩,顿时有些沉不住气,又没话找话地赶紧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明明是认真说的,可他板起脸来那股理所当然却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想笑,“说了不能就是不能,没剩几次排练了,我都会过来。”

  原懿不知道他到底在说啥,只是一乐,“那敢情好!安导,咱们快去选一下今天要排男女主角哪场戏?不如就朝歌夜饮那场吧,我觉得可以反复设计一下!”

  说着就生怕自己发光发热三千瓦尽情燃烧一样溜了,卫新也赶紧和灰头土脸的敖圣对了个眼神,把人拉走去了卫生间。

  剩下小少爷不甘寂寞,也跟在原懿后面跑进了门,“凭啥啊!谁还不是个帅哥了,今天不该我青梅竹马出场吗?!我举报你们私自加戏!!”

  身后人跑得七七八八,只剩个余井井贼心不死地还在盯过来。

  洛迦心里觉得烦,忽然眼波一转,刻意踮起脚尖脚凑近他一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他,“怎么呀,阿难哥哥是怕我倒在别人怀里吗?”

  一屋子人眼观鼻鼻观心,似乎看不见这个过于亲密的姿势,却掩盖不住气温似乎剧烈攀高起来。

  她故意的,以他的性子,她捏准了他不会回答,最多斥一句她胡说胡闹什么的。

  有时候这人就是这样,太正经了,才总招人逗逗。

  偏叶难在心跳声里顿了一下,垂眼看了眼少女粉红色的耳尖,轻轻开口。

  他说,“是。”


标 签言情 同命相连 洛迦 汐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