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帝后他还在跑路苏怀荒最新_帝后他还在跑路萧雪满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个月前 (07-17) 笔趣阁 10077 ℃
帝后他还在跑路苏怀荒最新_帝后他还在跑路萧雪满小说在线阅读

帝后他还在跑路萧雪满小说

苏怀荒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主角是萧雪满的小说名是《帝后他还在跑路》是由苏怀荒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耽美小说。追妻火葬场系列。主要讲述的是:世间共有十八重天,按实力依次分层,萧晚和自家爹住在十七层,堪称底层中的底层,一重天的那些传奇大能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本来萧晚怀疑,自家爹可能是通缉犯,逃难逃到这里来的,十七重天里好多都是这样的人。但他后来才发现,一重天那个传说中痛失爱妻生不如死的望天帝君,好像是自己的……另一个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萧雪满的小说名是《帝后他还在跑路》是由苏怀荒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耽美小说。追妻火葬场系列。主要讲述的是:世间共有十八重天,按实力依次分层,萧晚和自家爹住在十七层,堪称底层中的底层,一重天的那些传奇大能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本来萧晚怀疑,自家爹可能是通缉犯,逃难逃到这里来的,十七重天里好多都是这样的人。但他后来才发现,一重天那个传说中痛失爱妻生不如死的望天帝君,好像是自己的……另一个爹?

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被远远念叨着的某人小小地打了个喷嚏,一重天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如今的萧雪满轻轻揉了揉鼻子,正在感受着头一次叫家长的新奇体验。

  倒不是因为孩子闯了祸,是好事来着。

  “……我作为萧晚的老师,非常诚恳地邀请您在报告会上做一个简单的演讲,就讲讲您是怎么教育小孩的,萧晚实在很优秀,这次还拿了年级第一。说句实话,我教学生这么久,年级第一见过不少,但萧晚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小孩了,聪明又听话,若是我家的孩子,我都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

  这是个很高的评价了,说话的话是个中年女人,她头发已经半白,梳着很得体的发髻,脸上笑容很是灿烂。但仔细看的话,还能从她的神色里看出几分紧张,甚至是有几分说不清的羞涩,以至于讲话的时候都有一点罕见的磕巴。

  这是因为她面前坐着的那个人,也就是她说这话的对象。

  是学生的家长,这位家长是个男人,年轻的男人。

  他穿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麻布长袍,头发简单地挽了一个发结,上面松松地插了一根木头簪子当做束发,但这便宜到简洁的装束下面,却容了一张过分好看的脸。

  这人生了一对绿色的眸子,这颜色在灵界大陆里十分常见,但长在他脸上的绿眸却清亮地像是一滩化掉的树林,镶在他那张白到剔透的脸上,配着红色的唇,无一处不是叫人说不出话的精致。

  不管到了什么年纪,对美色总是不可抗拒,更何况是漂亮到这种程度的人,说是一眼荡魂,也不夸张。

  这个人好像是叫,萧雪满?

  老师忍不住偏着头看了一眼入学资料,确定了家长的名字。

  有些奇怪的是,面对学校叫家长,一般都是父母双方来的,萧晚的家长却只来了萧雪满一个。

  不过,也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叫长成这样的人倾心,又可以与之结合,生下孩子。

  但是,这人虽然长地好看,身上的灵力波动却微弱地几乎没有,实在有些可惜,这样一看,便觉得这好看的脸也没有太大用处。

  好看的萧雪满听了这褒奖,脸上除了淡淡的微笑再没有其他表情波动,即使听了这样诚恳的建议,也没有什么变化。他开口,声音温和,拒绝之意却很明显:“林老师,我对萧晚的教育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能够给其他家长学习的,只是他小就很听话,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所以,这演讲的事情就不必了。”

  声音也很好听呢……

  林老师有一瞬间的恍惚,但专业度很高的她很快清醒过来。

  “真的不说说吗?”她有些可惜,“一年级的家长会在大礼堂开,很隆重的,萧晚看到您上台讲话,应该也会觉得开心的。”

  “还是算了,”萧雪满摇了摇头,再次礼貌拒绝,“我们一家都不怎么爱出风头。”

  虽然可惜,但是都拒绝地这样干脆,林老师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把家长送了出去,外面坐着一个小小的人,背着一个小书包,坐的姿势很是正经,嘴里还专心致志地咬着一块芝麻糖,是萧雪满刚刚递给他解闷的,那糖有点大,他那张包子脸便一鼓一鼓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这就是萧晚了,他长着和自家父亲一样的眼眸,有七分像萧雪满,只是年纪还小,和父亲过于精致的脸比起来,他现在多少有些肉乎乎。

  他见萧雪满出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便活动着脚从凳子上蹦了下来,但在老师面前还有点矜持,没伸着手要萧雪满抱。

  但萧雪满很明白自家儿子的心思,笑了一下,主动低下.身子把他抱了起来。

  “爹爹,”抱起来之后,萧晚把脸枕在萧雪满肩膀上,高兴地蹭了蹭他的耳朵,糯生生地问,“我们能回去了吗?”

  “嗯,现在回去,”萧雪满抱着自己孩子,语气柔和许多,伸手拍拍他的背,又哄道,“晚上想吃什么?”

  “只要是爹爹做的,我都喜欢哒!”

  两人就这样走远了,可林老师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心情也变好了很多。

  真是一对幸福的父子呢。

  萧晚今年刚一年级毕业,其实入学测试的时候,他展现出来的天赋并不算很好,确切地说,非常普通。

  大陆里每个人生来都有灵力,但分强弱,个人能力几何一看天赋,二看后天培养。

  而天赋在大部分时候具有决定性。孩子会在三岁的时候觉醒,觉醒期拥有的是“准灵力”,统称为“灵之力”,灵之力天赋分一到九段,在觉醒之后不断修炼,修到十段的时候便可转化为真正的灵力,成为灵者,才算真正踏上修炼之路。

  觉醒时灵之力越高,不仅离真正的灵者越近,也代表天赋越高,往后修炼也更加容易。

  大陆共有十八重天,一重天灵力最强资源最好,到二重天,便差一些,再往下走,就更次一些,同时,每六重天都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被划分为上界、中界、下界。

  至于十八重天,那是混乱灵力的地界,气息十分驳杂,作为大陆的底,并不住人。所以,十七重天就是实际上的大陆最底层,下界中的下界,连带着人的灵力也十分低微。

  在这里,绝大多数人觉醒时候是一段,二段的就已经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萧晚从记事起就住在这里,他三岁觉醒时就和这里的绝大部分孩子一样,是一段灵之力,对上层世界的了解也仅限于书本。

  灵力也分种类,金木水火土五系是基础种类,有极少数人发生变异,也有冰雷等特殊的种类。

  萧晚测出来是木系,和自家爹爹一样,都很普通且常见。

  但十七重天这个地界,大家其实都是天赋底层的孩子,三岁觉醒之后便要入学,绝大部分孩子这个年纪什么都不懂,只会哇哇大哭,说话也含含糊糊的,课堂上连坐也坐不住,萧晚在里面就显得极为突出了。

  他努力聪明且自律,从文化课到修炼课总是能做到专心致志,这对于一个三岁的小孩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前几天一年级课程结束,萧晚成了年级里面为数不多从一段升到二段的小学生,文化课成绩又是第一,综合评价便成了当之无愧的年级第一了。

  一年级的学期结束了,萧晚放在教室里的所有书本也要收拾回家去,两个人便没有直接回家。萧雪满先去教室里面,把放在这里的好几本大头书带到家里去。教室里还有些其他家长在收拾自家小孩的东西,见到他们进来,有些人神色有些异常,多看了好几眼。

  萧晚的同桌是个小胖子,舔着一块比脸还大的棒棒糖,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萧晚的家长。

  “你爹爹居然这么长得好看!怎么之前你都不说呀?”他悄悄把萧晚拉到一边去,眼神里面放着光,看着萧雪满的眼睛移都不移开,再次感慨,“真好看!”

  萧晚心里不舒服,他不喜欢别人盯着自家爹爹看,就拿小手试图去遮小胖子的眼睛,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老师说随便盯着别人看不礼貌的,你不要这样。”

  “好吧,”小胖子吸了吸鼻子,恋恋不舍地转过了头,低头舔了舔棒棒糖,又接着对萧晚说,“萧晚,我下一个学期就不在这里读书了,我姐姐嫁到十六重天去了,她说我可以在那里读书,十六重天比这破地方好多了。”

  “这里才不破,”萧晚反驳他。

  “你没有看过上面,肯定觉得在这里没什么,”小胖子认真地劝着他,都是年纪四岁的小孩子,说话倒是非常直接,“我姐姐只是有一点好看,就可以去十六重天,你爹爹这么这么好看,你可以叫他嫁给那些大人物,你成绩又这么好,就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啦。”

  “你不准胡说!我爹爹才不会随便嫁给别人!”萧晚有些生气,“你不准再说了,你再说,我就告诉你娘你借了我二十灵石的钱去买糖现在还没还给我,看她揍不揍你。”

  萧晚是魔鬼吗?!

  “我不说了!”小胖子非常惊恐,“钱我会还给你,嗯,我的意思是,在我走之前!”

  这一边,萧雪满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把一边的萧晚抱了起来。

  “来,小晚,和同学说再见。”

  萧晚便乖乖地笑了一下,和小胖子挥了挥手:“再见。”

  小胖子抬着头看着他,心里的惊恐早就消失了,兴奋地舔着棒棒糖,又忍不住开始流口水了:“再见小晚,再见小晚超好看的爹爹。”

  萧雪满觉得这小孩真有意思,低头笑了一下。

  他们离开教室之后,萧晚试探性地叫了一句:“爹爹。”

  “怎么了?”

  “我考了第一。”

  “我知道呀,老师说了,”萧雪满摸了摸他的肉脸,“我家小晚真厉害。”

  萧晚咬着糖块,想起小胖子的那些话。

  说实话,他不羡慕,他并不需要依靠爹爹去更高的地方,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可以。

  有件事情萧晚故意瞒着没和萧雪满说,他考了第一之后学校发了一个小奖状,还给了奖学金。萧晚把小奖状,但奖学金却没提,他提前和老师说了,偷偷把钱拿了,没告诉家长。

  他计划给自家爹爹买点什么,当做惊喜,但是还没想好,老师见他平时十分听话,又是一片孝心,自然而然便同意了。

  希望爹爹能开心一点。

  萧晚靠在他肩膀上默默地想,开口说了另一件事:“爹爹,老师说让我们和家里商量一下,年级前三下学期可以去十六重天交流一个礼拜,我能去吗?老师说是很好的机会来着。”

  行走的萧雪满突然停下了,萧晚敏感地感觉到自家爹爹的心情因为这句话一下子就变了,他只觉自家爹爹其实并不怎么开心,似乎在忧心什么。

  “你想去吗?”萧雪满问。

  萧晚想了想,点了点头,实话实说:“我想去。”

  “小晚想去的话,自然可以去。”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自家爹爹的回话,语气倒是听不出什么异常,“这次放假要放一个月才开学吧?”

  “嗯。”

  “那就去吧,”萧雪满道。

  去十六重天确实是个很好的机会,好一些的资源环境,对还在启蒙阶段的小孩来说很重要,这机会也是学校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只是一个礼拜而已,最重要的是,小晚想去,光凭这一点,他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萧晚听到这回答,也松了口气。

  除了交流学习的事情,他还有私心。他把奖学金存着,打算去十六重天的时候买一些这里没有的东西给爹爹做礼物。

  只是可惜,奖学金还是有些少,萧晚最想买的是保护类的灵器,这点钱还远远不够,但现在离交换还远的很,还有一个月呢,他还有些时间准备。

  回家的路上,两个再没有讨论学校的事情,萧雪满抱着自家孩子,还不忘在路边的摊子上买了一块兽肉,准备做晚饭。

  顺着菜市场走几步,便走到家门口了。

  这对父子住的地方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前院摆了几个柜台,用来放药。

  萧雪满是个医师,他只是普通人,但会做最基础的止血散,效果很好,城中许多人靠猎灵兽为生,时常受伤,他的生意不错,反正足够养活自己和儿子。

  跨过前院,中间是个露天的小院子,一半是药田,种了些止血草,另一半就是花园,扎了个绿意盎然的藤蔓架子,绿色的叶子在架子上组成了密不透风的顶,萧雪满还给萧晚扎了个摇篮秋千,秋千旁边放了几张木质桌椅,平日里可以喝茶乘凉。

  后院便是住的地方了,有间厨房和卧室,整间房子有些旧了,但看起来温馨舒服。

  萧雪满把儿子放在院子里,拎着肉去厨房做晚饭,厨房的窗子很大,他在里面一抬头便能看着院子里的萧晚。

  院子里的萧晚还在咬着那块芝麻糖,即使一年级学期已经结束,现在已经是放假时间了,但他坐下之后,还是很自觉地从小书包里抽出一本书,打开之后,架在藤架子上放好,然后在花园那里端端正正地打了个座,他一抬头便能看书了。

  别人家的小孩放了假就跟野马一样跑出去玩,只有萧晚在认真学习。

  他身上开始浮现出淡淡的青色雾气,这是木系灵力的标志,只是萧晚目前拥有的只是灵之力,还只是不怎么明显的雾气,待他以后修炼成灵者,灵力便会变成青色的光环。

  萧晚一边修炼,一边还不忘看书,他手指微微一动,那架在藤子上的书本便凭空精准地翻一页。

  这场景看似非常正常,实际上却没那么简单。

  第一,修炼绝对不能分心,第二,灵之力不管是一段还是九段,都属萌芽期,这期间的灵之力其实都是不能被使用的,只有转化为灵者,灵力才能真正被人使用——这两条是无论在哪一重天的人都认定的、写在教科书上的铁律。

  然而这两条铁律在萧晚这里被打破了。

  就算不提一心二用这件事,二段灵之力就能做到隔空控物,即使只是翻动书页,都已经足够惊世骇俗,萧晚嘴里甚至还在不紧不慢地咬着糖,看起来十分游刃有余。

  若是林老师看见这情景,估计就不是一脸和蔼地请萧雪满演讲了,她估计会大惊失色地报告学校上级,然后再层层上报,把这小孩当怪物抓起来送到上面研究。

  萧晚其实知道自己的修炼方法不太正常,他理论课是满分,但自家爹爹第一次看见之后,脸上并没有多惊讶,反而一脸理所当然。

  “别在学校用,也别被人看见,”萧雪满只对他简单地做了这样的要求,“否则会比较麻烦。”

  萧晚对自家爹爹的话向来都是听的,只在家里这样练,一直也没有被人发现。

  但他即使有这样特别的修炼方法,却好像对自己的灵之力提升没什么用。

  他花了一年时间才从灵之力一段成为二段,就算在十七重天这个底层,这速度也不算快,更不用说和更好的上界比了,要不是因为萧晚过于优秀的理论文化课成绩,这年级第一他也拿不到。

  “吃饭吧,”萧雪满把汤端了上来,轻声招呼他,“等会儿再练。”

  萧晚却有点气馁,他站起身来跑过来坐好,拿起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饭,有点吃不下去。

  萧雪满看出来了,问他:“小晚为什么不高兴?”

  “我修炼太慢了,”萧晚低落道,“一直都没什么进展。”

  萧雪满笑了一下:“我看别人家的小孩今天放假都出去玩的,小晚今天也去玩不好吗?爹爹觉得小晚这样学,弄得自己压力太大了。”

  他还是小孩子呢。

  “我不喜欢玩。”萧晚当即拒绝。

  萧雪满觉得奇怪:“小孩子哪有不喜欢玩的?每天修炼,很累的。”

  “我想修炼,不觉得累,”萧晚认真道,“希望能快点修成灵者。”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早点长大,保护爹爹。

  萧雪满有时候因为这张脸,有时候因为生意上的摩擦与别人有些不愉快,幸好药铺的几个老顾客会帮忙,也没吃什么亏,但小小只的萧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灵界大陆武力为尊,谁拳头硬谁讲话就有用,他今年四岁,理解这话却很透彻。

  虽然萧雪满平时不提修炼的事情,对萧晚也没有什么要求,但十七重天这个大陆底层实在退无可退,所有人都在努力往上爬,一部分受这氛围影响,一部分为了保护爹爹,还有埋在心里的一点点说不出来的奇怪念头。

  他觉得自己身上确实是有哪里不一样的,不符合教科书上的修炼方法只是其一。

  一年前,在学校觉醒的那时候,手放在测试水晶的那一刹那,萧晚分明感受到有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从体内升起,那火热的感觉叫他有一时的眩晕,可这气息只有一瞬,测试水晶甚至没有捕捉到就消减下去,最终他的成绩只是一段灵之力而已。

  之后的修炼也极其艰难,他的效率明明比同学高出不知多少,花在上面的时间也不少,从来没有偷懒过,从一段到二段,却花了整整一年。

  修炼越到后面越难,照这个速度下去,成年之前他能不能修成灵者都是问题。

  萧晚要强,他就是对这结果不甘心。

  萧雪满慢条斯理地喝完自己碗里的汤,道:“我觉得小晚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不是刚刚才拿了年级第一吗?”

  萧晚抬头看了他一眼,坚强道:“爹爹不用安慰我。”

  “不是安慰,是实话来着,”萧雪满认真道,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今天真的不出去玩吗?”

  “爹爹!”

  “和我一起也不愿意?”萧雪满笑着摸了摸他的脸,“修炼不急在这一时的,太钻牛角尖,反而会走弯路。”

  修炼自然没有爹爹重要,萧晚当即便点头了。

  晚上有夜市,街上很多人,还是很热闹的。

  萧晚也在这时候暂时放下心里的包袱,他坐在萧雪满肩头,手上还拿着刚买的小风车,夜风吹过,小风车呼啦啦地转了起来。

  萧雪满听到儿子在笑,他心情也变好了一点。

  小晚比他想象地早熟很多,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懂事,但小孩早慧并非全是好事,他有时候心里觉得欣慰,有时候也觉得心疼。


标 签古言 帝后他还在跑路 萧雪满 苏怀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