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搞到真的了云拿月最新_我搞到真的了桑榆江璨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58 ℃
我搞到真的了云拿月最新_我搞到真的了桑榆江璨小说在线阅读

我搞到真的了桑榆江璨小说

云拿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桑榆江璨的小说名是《我搞到真的了》是由云拿月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作为对娱乐圈打工仔的鼓励,追星狗闺蜜剪了好多“江璨x桑榆”的CP视频送她,桑榆一边谴责,一边暗地里偷偷拿出来磕。很久以后这个小“秘密”被发现,视频里365种花式相爱方式暴露彻底,江璨将她圈在怀中,欣赏她满脸通红,冷淡矜持的眼里闪过促狭,和轻吻一同落在她耳际:“——恭喜你啊,搞到真的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桑榆江璨的小说名是《我搞到真的了》是由云拿月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作为对娱乐圈打工仔的鼓励,追星狗闺蜜剪了好多“江璨x桑榆”的CP视频送她,桑榆一边谴责,一边暗地里偷偷拿出来磕。很久以后这个小“秘密”被发现,视频里365种花式相爱方式暴露彻底,江璨将她圈在怀中,欣赏她满脸通红,冷淡矜持的眼里闪过促狭,和轻吻一同落在她耳际:“——恭喜你啊,搞到真的了。”

免费阅读

  一群人游完泳,在休息区和孟悠江敬逍汇合,离开沙龙馆去吃晚饭。

  大包厢里开了两桌全都坐满。

  酒足饭饱,生日蛋糕推上来之前,各人纷纷送礼表示心意。

  井蓝拎着个大袋子,礼物一样一样又一样掏出来,惹得大家纷纷吐槽。

  “你摆摊呢?!”

  “早说啊,你一个人送就得了,我们还准备什么。”

  “井蓝这心意多得过分了啊。”

  “心什么意,人家是爱意……”

  男生们开玩笑口无遮拦,除了一向淡定的江敬逍照旧置身事外,各个都在起哄,连林桉都笑得比平时贱。

  孟悠看在眼里,莫名却觉得楚恒好像不是很高兴。

  井蓝沉浸在喜悦中兀自不觉,被他们闹得略有赧意,一一把东西收进袋子递给楚恒,眼里柔光熠熠:“生日快乐!”

  楚恒扯了下唇角,笑容淡淡,什么都没说。

  孟悠看得分明,他接过礼物的时候眉头隐约蹙了一下。

  动了动唇想叫井蓝,只是见大家都开开心心,井蓝也高兴,孟悠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喊她,只当自己多心,把多余的想法压下去,跟着一块凑趣。

  -

  隔天一早,井蓝迟到一节课才来,整个人明显情绪不高。

  孟悠理着书本问:“怎么了?”

  张信芳天天找她家长,没见她这样啊。

  井蓝语气低落:“我和楚恒吵架了。”

  “吵架?”

  “嗯。昨天晚上。”

  昨晚?昨晚高高兴兴给他庆生,大家玩到十点多才散。吵什么?

  “就回去以后。”井蓝说,“楚恒在Q上和我说了很多,他不喜欢我送的那些礼物,还说要还给我。”

  “……他嫌你挑的不合心意?”

  “不是。他喜欢。我选的都是他喜欢的东西!但他就是——”

  孟悠等了半天,等来井蓝肩膀一垮:“是我考虑得不周全。男生要面子,他肯定不想被人家说沾了我的光什么的。”

  孟悠听得懵逼:“等下,怎么就成你的问题了,你辛辛苦苦挑那么久……”

  “你不知道。”井蓝摇了摇头,低声说,“楚恒他家条件不好,他是跟他爷爷奶奶长大的。”

  孟悠隐约明白她的意思,然而更无语。

  楚恒这是怪井蓝给他花钱花多了?什么毛病。

  “他一直不喜欢我送他东西,我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出去旅游抽奖抽到游戏机,回来送给他,他当场就扔了。”

  井蓝往桌上一趴,着实失落。

  “我本来以为生日应该不要紧,是我太高兴忘记了,没考虑到他的心情。”

  “……”

  孟悠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半晌,宽慰她:“你一片心意,他不理解不是你的错。”

  井蓝闷闷不乐地瘪嘴,十几秒后,突然腾地坐直身:“这周三晚上最后两节自习课你请假吧,好不好?我和楚恒约好一起去图书馆给他复习,你陪我一起,复习完我们去吃夜宵!”

  孟悠莫名:“我去干吗?”

  “楚恒每次不高兴的时候就不跟我说话,你在旁边,他多少会稍微控制一下。”

  她面露犹豫:“这……”

  井蓝握住她的手:“求你了,你带上书和作业,一样可以自习,图书馆里还有好多书。”

  孟悠没办法,勉强答应:“知道了,陪你去就是。”

  -

  许久没有进行“球王争霸”,林桉手痒痒,天一黑就拉着其他人进了台球厅。

  楚恒没待多久,差不多第二节晚自习结束的时间,提前离开。李知言摩拳擦掌要和他一较高下,一转头人不见,奇怪:“欸,楚恒人呢?”

  林桉说:“跟井蓝约了补课,遨游学海去了。”

  李知言嘿地笑了声:“他不是挺生气的嚒,这两天整天拉着个脸。”

  “人家女孩子一片心意——”

  林桉俯身,用力撞出一杆,慢悠悠直起身,“他是真的有点过了。”

  球在桌上骨碌碌地滚,进洞。

  林桉满意一笑,向沙发上的江敬逍发出邀请:“来两局?”

  江敬逍懒散地玩着手机,眼皮不抬:“你赢了他们我就赏你一把。”

  林桉:“……”

  这逼王。

  心里吐槽归吐槽,林桉摇摇头,倒是什么都没说,只让李知言李知俊两兄弟派个人下场。

  年轻气盛的少年人,服气了才会容忍。江敬逍嚣张,但他有这个资本。球类项目他确实玩得不差,有些甚至很强。

  好比篮球。

  楚恒和江敬逍最开始就是在街头篮球场认识。那会儿楚恒一个人跟人solo挣钱,有输有赢。

  有天江敬逍闲逛到那,他当时高二,刚到差班。虽然同校,但楚恒还真不认识他是谁。他坐在场边看了半天,看着看着就目中无人地睡起觉。

  楚恒心里不爽,把球扔到他脚边,问他干嘛来的。

  江敬逍被吵醒,起床气加上闲着没事,外套一脱,和楚恒打了一场球。简短迅速的一局,赢了楚恒十多分。不过他没要楚恒钱,打完就走。

  犹记得熟了以后楚恒问他当时去哪。

  江敬逍想半天,哦了声,又逼又欠地说:“你太吵,换个地方睡觉。”

  篮球场交完手后一个礼拜,江敬逍又出现。恰好那天楚恒不走运,来了几个砸场子的。对方五个人车轮战,轮流跟楚恒solo。

  打到后面楚恒汗如雨下,体力跟不上,对方挑着吊梢眉嘲讽:“就这你他妈还好意思收钱?”

  楚恒那脾气,差点就跟他们打起来。他只一个人,真动手横竖都要吃亏。还是场边睡了半天的江敬逍醒得及时,他搡搡睡乱的头发,下场说自己陪他们打。

  一局五十输赢。

  江敬逍连赢五把,分差都在十分以上,打得那些人彻底没话说。

  绕台球桌转了两圈,李知言已经击出一球,没中,林桉想到这桩被他命名为“二百五之交”的轶事,一边往球杆底擦粉,一边冲江敬逍调侃。

  “我说,你跟楚恒在篮球场都有二百五的交情,今天是不是也该跟我在台球桌上培养培养感情?”

  江敬逍睨他一眼:“你给我二百五我考虑一下。”

  “兄弟之间谈什么钱?多伤感情。”

  江敬逍似笑非笑:“不然你在脸上写二百五,我看着高兴,不收钱也陪你打。”

  “……”

  林桉默默闭上了嘴。

  -

  楚恒按时到约好的地方,见井蓝带着孟悠一起来,没说什么,表情冷冷淡淡。到图书馆里,三人找了个角落坐下,孟悠自己看书做题,井蓝给他一对一辅导。

  孟悠在旁看着,觉得气氛实在不大好。压低声音讲话的井蓝不管说什么,楚恒都不开口,默不作声地下笔。

  低气压持续不散,井蓝大概也是憋得难受,待了半个多小时,起身说去楼下便利店买水。

  “悠悠你喝什么?”

  “水。”

  她又问楚恒:“你想喝什么?”

  等了几秒没回应,井蓝垂下眸自己回答:“那也喝水好了。”

  言毕,逃也似得走出去。

  孟悠控制不住不友善的眼神,连连瞥向楚恒。

  察觉到她的视线,楚恒抬眸:“干什么?”

  孟悠默默低头不说话:“……”

  不干什么,就是想拿防狼棒电你两下。

  井蓝很快买水回来,后半程依旧在低气压中度过。

  学习完,三人离开图书馆去吃夜宵,一路上又没说几句。井蓝几次主动开口,楚恒都随意应付过去。

  连孟悠都感觉尴尬。

  这种气氛持续到宵夜店前。

  人有点多,老板说:“前面还要等两桌。”

  三人在店外小凳上坐下。

  稍坐,忍了一晚的井蓝抒了口气,实在忍不住:“悠悠,我们去买东西,你在这等一会。”

  孟悠哦了声,“好。”

  井蓝一言不发拽起楚恒的衣袖,楚恒初时抗拒,她用上了力,态度少见的坚决,直直将他拽走。

  他们俩一走就是半天。孟悠一个人在门前干坐,不知多久,老板出来通知:“有桌了,现在进去吗?”

  井蓝和楚恒不见人影。

  打电话没人接,孟悠对老板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去找下我朋友。”

  起身沿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路过去,在街拐角看见人影。

  他们在吵架。

  孟悠没有近前,隔着距离远远听到井蓝哭着质问的声音。

  “我做错什么了?我只是想你开心一点,你一整晚这样冷着脸对我发脾气,你这么不想见到我那你干嘛还出来!”

  楚恒语气冷硬:“是你要我出来的。”

  “是是是!全都是我!是我自己有毛病,是我犯贱,是我行了吧!”井蓝哭着吼完,转身快步往前走。

  孟悠一急,慌忙提步:“井蓝——”

  井蓝没回头,空旷安静的街上,声音从前面传回来:“别跟着我,让我自己待一会!”

  她的身影越来越远,转眼就到拐弯处。

  楚恒站在原地,孟悠过去,忍着气问:“你真的不去追她?”

  楚恒反问:“我为什么要去?”

  孟悠看他片刻,嘴角弧度透出嘲讽:“我以前没觉得,今天真的发现你很有意思。你到底是有多自卑?”

  楚恒闻言,眼神霎时一冷。

  孟悠连江敬逍都不怕哪会怕他,启口毫不留情。

  “可你自卑又关她什么事?她家里条件好是她的错吗?也对,她确实有错。不过不是错在想要你开心,也不是错在怕你不喜欢,绞尽脑汁给你挑礼物。她唯一做错的是喜欢你!”

  路边的路灯坏了两盏,昏暗之中,有光自河堤边来,和孟悠的声音一样清亮。

  “你真不喜欢她,大可以干脆利落地拒绝,一边含含糊糊牵扯不清,一边有事没事因为自卑伤害她。折磨她很有意思?行,你就趁着她还喜欢你,继续挥霍她对你的感情。希望将来有一天她醒悟过来,到那个时候,你千万千万别后悔。”

  楚恒动了动唇,在她难听的话语中,脸色白一阵青一阵。

  孟悠懒得跟他多说,朝井蓝离开的方向追去。几秒,或者十几秒,她快要把这条街走尽时,身边终于响起脚步声——

  楚恒风一般从她身旁经过,朝着井蓝离开的拐角跑去。

  孟悠慢慢停下,站了站,没有跟上。

  她这个电灯泡,亮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

  孟悠给井蓝发了好多消息,好不容易电话打通,那边还是哭腔。

  井蓝吸了吸鼻子,说:“我和楚恒在说事情。”

  听她和楚恒在一块,孟悠稍稍放心:“那我先回去了?”

  井蓝嗯了声,抱歉:“对不起……”

  “没事没事,你们好好谈。”

  简单宽慰几句,孟悠没再多说。

  挂了电话,到公交站一看,能回家的末班车已经停运。

  孟悠在路边等,然而等了十多分钟也没能拦到一辆出租车。

  街上商铺都关门,只有招牌灯亮着,无声的喧嚣显得四下越发安静。

  孟悠左右看看,有点着急。

  邱虹今天加班,家里没人,她也不想让邱虹担心。点开手机联系人列表,来回划了两边,经过“江敬逍”三个字,缓缓停下。

  孟悠想了想,发消息问。

  【你今天回家吗?】

  大概五六分钟,她离开公交车站,走完一条街,江敬逍才回复。

  ——【不回。干什么?】

  孟悠无奈,只道:【没什么。】

  那边没再回复。

  路边有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亮着,孟悠收起手机进去。

  -

  台球厅营业到半夜,不到关门,始终都热热闹闹。

  林桉上了个洗手间回来,笑叹:“楚恒这次玩脱喽。”

  李知言闻言:“什么情况?”

  “他把井蓝惹哭,井蓝气得跑了。我刚打电话给他,他追了几条街才找到人。我看他们这回有得掰扯。”

  “井蓝那么喜欢他都能哭?”李知俊啧啧两声,比了个大拇指,“厉害。”

  林桉很是赞同:“可不是,人孟悠还在呢,他们俩就那么吵起来。我也是服了。我要是孟悠我得尴尬死。”

  李知言刚要说话,旁边玩游戏的江敬逍蓦地抬眸:“孟悠也在?”

  林桉说:“在啊。井蓝拉她一块去给楚恒辅导,你不知道?”

  江敬逍眉头一蹙,握着手机,起身走向洗手间。

  李知言哎哎两声:“我们这开黑呢!哥,你怎么退了——”

  -

  孟悠端着一杯关东煮在窗边坐下,拿起鱼糕咬了两口,突然有电话进来。

  来电显示是江敬逍。

  她略诧异地接通:“喂?”

  “你刚刚问我回不回家,有事?”那端清冽的嗓音,冷淡中带着些许沙哑。

  孟悠愣了愣:“也没什么……”

  “说。”

  孟悠沉默两秒,道:“本来是想说如果你回去的话,打到车能不能来顺便捎我一程。”她有点不好意思,“楚恒和井蓝他俩有事要谈,我跟他们分开了,这边不好拦车。”

  看一眼便利店外,心里默默叹气。

  这都十点多快十一点,等会有车她怕是都不敢坐。今晚估计要在便利店或网吧呆一夜。

  那边半晌没说话。

  孟悠疑惑:“江敬逍?”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道:“位置。”

  “什么?”

  “你的位置。”

  孟悠有点愣,拿着串鱼糕去柜台问店员,随后将详细地址告诉他。

  “你不是不回……”

  话还没说完,那边江敬逍道:“二十分钟,待着别动。”


标 签都市 我搞到真的了 桑榆 云拿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