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难离by站着写文_难离高瑛江雪青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0 ℃
难离by站着写文_难离高瑛江雪青小说在线阅读

难离高瑛江雪青小说

站着写文 著

连载中免费

《难离》是由站着写文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主角叫高瑛江雪青。讲述了高瑛和江雪青结婚十年,高瑛身边的莺莺燕燕就没断过,开始江雪青为了顾及身份还会提醒他注意分寸,只是次数多了,那点耐心也被磨完了。高瑛祖父去世,江雪青没了牵绊,一纸离婚协议递给高瑛。恰好江雪青的白月光归国,高瑛恨得咬牙切齿。高瑛:你想离开我,门都没有。江雪青:没有门,我用梯子,爬也要从你高家爬出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难离》是由站着写文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主角叫高瑛江雪青。讲述了一个做了很多蠢事的伪渣想尽办法把暗.恋已久的白月光追回来的故事。高瑛和江雪青结婚十年,婚后两人相敬如“冰”。高瑛身边的莺莺燕燕就没断过,开始江雪青为了顾及身份还会提醒他注意分寸,只是次数多了,那点耐心也被磨完了。高瑛祖父去世,江雪青没了牵绊,一纸离婚协议递给高瑛。恰好江雪青的白月光归国,高瑛恨得咬牙切齿。高瑛:你想离开我,门都没有。江雪青:没有门,我用梯子,爬也要从你高家爬出去!

免费阅读

  高老太爷的丧仪,江雪青办得很用心。时隔多年,他和高瑛再次同框,面对记者,江雪青少了年轻时的无措,多的是对闪光灯的漠然。

  江雪青心想,这是最后一回了,办完爷爷的葬礼,他和高瑛就这么算了吧。

  江雪青给高老爷子守夜,高瑛倒了一杯水碰了碰他的手臂,江雪青转身看了一眼,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

  高瑛皱着眉头,看着他单薄的身形,“你去休息一会,这里我来。”

  江雪青将杯子放在地上,动了动膝盖,“这是我最后能为爷爷做的了,今后想来看他也没那么容易了。”

  这时候,高瑛还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就不容易了,高家你想来就来,一向是进出自由的。

  高瑛想和江雪青好好谈一谈,他和江雪青闹了这么多年,他承认自己糊涂事做了不少,可越界的事情他从来没做过。

  爷爷走了,人的一生也就如此,他和江雪青没有更多的十年可以蹉跎了。

  “我……”高瑛跪在江雪青的身边,两人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高瑛有些紧张,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跪下来的时候,江雪青往另一边挪了挪。

  “我们……”

  高瑛侧头看着江雪青颤动着的睫毛,十多年过去了,跟前的男人还跟刚认识时一样,清清爽爽的就像是一杯清茶。

  “守夜,安静一些。”江雪青知道高瑛在看自己,他低垂着眉眼,看着垫在膝盖下头青色的蒲团。

  身边的高瑛悻悻的转过头,真是冷淡。想起刚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江雪青虽然严肃,可也会对自己笑,后来他笑的时候越来越少……

  高瑛努力在脑子里回想,上次看见他笑是什么时候呢?

  高瑛看着高老太爷的遗像,近几年他老人家身子不太好,都是江雪青在照顾,不是他不想尽孝,实在是他爷爷看见他心烦不让他近身。高瑛心想,当初他和江雪青在一起,老头子是不答应的,不是他不喜欢江雪青,而是他们高家和江家门不当户不对,老头子觉得自家孙子配不上江雪青。

  事实证明,当年他配不上,现在也还是配不上,爷爷对江雪青比对自己还好,有时候他都怀疑到底谁才是他的亲孙子。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江雪青对于高家真是尽了心,高家上下,跟了他多年的兄弟朋友没有一个人说江雪青不好。

  可有什么用呢,他们这些年是越走越远了。

  想到这里,高瑛又忍不住转头看向江雪青,恰好江雪青抬头,两人的视线刚好撞在一起,江雪青那双深邃的眸子一下子撞进了高瑛心里,江雪青没有躲,目光清冷,高瑛心里刚起的那点热度瞬间冻住了。

  这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出去一下。”江雪青单手撑着地要起来,高瑛下意识伸手去扶,江雪青躲了一下,说了一句谢谢。

  稳稳起身,转身离去。

  高瑛伸着手,缓缓放下去,双手握拳放在蒲团上。

  江雪青走到外头,他的贴身秘书将手机交给他,“您的电话。”

  江雪青接过电话叫了声大哥。

  江雪松问他都决定好了吗?江雪青盯着手臂上的黑纱,“都已经委托给洪律师了,我和他之间没有财产纠葛,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他也不会拖着不签字的。”

  江雪松有些不屑,“他敢拖着试试。当初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动他。今后你和他就没关系了,如果他再敢来纠缠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明天的葬礼,我派了人过来接你。高家那种地方,你多待一分钟我都心疼。”

  江雪青笑笑,“都听你的。我先挂了,还要守夜。”

  电话挂断,江雪青将手机交给秘书,回身看着白色灯笼上大大的高字。抬起手,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这戒指戴了太久,无名指上都有了一圈淡淡的痕迹,将戒指放进西装口袋里。

  江雪青想,当真是一点留念都没有了。

  高老太爷的葬礼很隆重,江雪松的秘书也替江家前来吊唁。江雪松不喜欢高瑛,但对高老太爷还是敬重的,一码归一码,还是要分清楚。

  高瑛和江雪青站在家属的位置,对前来吊唁的宾客致谢。两人明明站得很近,但那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疏离感骗不了人。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谁不知道这两人感情不好,看着江雪青的神情充满了同情。当年两人要在一起,两家闹得不可开交,还以为江雪青在高瑛心里有多重要。可惜了,这深情再深也没熬过一年。高瑛这些年真是数也数不过来,想到这里对于江雪青的惋惜是越来越浓。

  江家这个优秀的二儿子如果不是和高瑛在一起明明还有更好的前途。

  送了高老太爷上山,亲朋宾客散去。山头就剩下高瑛和江雪青两人。江雪青在高老爷子墓碑前跪下来磕了一个头。随即站起来,走到高瑛身侧说了一句我走了。

  高瑛快步跟上他,“我和你一起……一起回家。”

  说到家字,他刻意说得重一些。

  江雪青抬头,山风吹着他手臂黑纱上的白花凌乱得像要飘走。

  “我要回家,但不是和你。”

  高瑛一愣,不远处走过来一群黑衣保镖。高瑛看向江雪青,脸冷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雪青平静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我该回家了。”

  这个家不是高家。

  猛烈的山风吹得高瑛脸色雪白,心里一阵钝痛,“那你就别回来了。”心里不是这么想,但话一出口就成了伤人的利剑。

  江雪青点点头,“你保重。”

  淡淡的茶香随着江雪青的远去,渐渐消失。高瑛看着前方挺拔的背影湮没在一堆训练精良的保镖里头。

  就像初见时,江雪青永远都是那么高高在上,他就算再怎么垫着脚尖都够不到他。

  一阵心慌,仿佛他这一走真的就不再回来了。

  “你回来。”高瑛开口,声音轻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江雪青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从开始到现在他永远不会回头看一眼一直在身后看着他的自己。

  江雪青下了山,上了车。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文件可以寄出去了,今后的相关事宜就由你全权负责,至于高瑛,能不见我就不见了吧。”

  挂了电话,交给坐在副驾的秘书。

  秘书回头,“先生接下来怎么安排?”

  江雪青伸着手,在起了水雾的车玻璃上头画了好几个叉,“出国休息一段吧。”

  高瑛在外头喝了三天酒,喝了三天就醉了三天。他在外头有好几个家,可有江雪青的那个家,他从前想回不敢回,现在他能回却不想回了。江雪青不在那个家里,他说要回江家,就真的没再回来过。

  高瑛在心里头骂了无数次江雪青狠心,拿起手机看着熟悉的号码,手指头伸出去又放下,就是不敢按拨打。

  等到终于恢复正常,回公司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秘书一见他出现在办公室,赶紧将手里头的文件递过去。

  高瑛扯着领带,脑袋还因为宿醉疼着,挥着手让秘书走远一些 。

  秘书抽出其中一份文件,“这份是以江先生的名义寄过来的。”

  话落,手里的文件已经被高瑛抽走了。

  迫不及待的打开文件,高瑛心想,看吧这么多年了江雪青不会轻易说走就走的。

  抽出文件袋里的薄纸,离婚协议书几个字让高瑛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他不相信的又来回看了好几遍。

  没错,就是离婚协议!

  手里的薄纸被拧成一团,高瑛一拳狠狠砸在办公桌上。

  想离婚,不可能!


标 签都市 难离 站着写文 高瑛江雪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