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潮湿小说by入宛丘_潮湿贺应承祁权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00 ℃
潮湿小说by入宛丘_潮湿贺应承祁权在线阅读

潮湿贺应承祁权

入宛丘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贺应承祁权的小说是《潮湿》是由入宛丘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讲述了贺应承与祁权因为误会分开,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两人都想念着对方,在一次节目上,他们终于重新见面了!祁家养的孩子长大了,心野了,开始不着家了。祁权只知道往贺影帝那儿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贺应承祁权的小说是《潮湿》是由入宛丘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讲述了贺应承与祁权因为误会分开,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两人都想念着对方,在一次节目上,他们终于重新见面了!祁家养的孩子长大了,心野了,开始不着家了。祁权只知道往贺影帝那儿钻。

免费阅读

  梁总上台,群众鼓掌。

  梁总演讲,群众鼓掌。

  梁总下台,群众鼓掌。

  祁权觉得自己比看对家得奖还要强颜欢笑的心机白莲婊更加风雨凄凄不如意。

  左边的江程面露微笑鼓掌,右边的方艾眼冒精光抖腿,全组唯一的希望吴言和还在双手交叉放空。

  祁权看了眼无望的他们,又把视线转向台上。

  贺应承贺大影帝,微笑着接过了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让协议书,站在台上面向媒体,春暖花开。

  祁权抿了抿嘴。

  前男友一朝掌权,星途本就渺茫的日子该更加不好过了。

  ……不过前男友可真他妈的帅啊。

  他脑子里的想法天马行空一通乱窜,面上却不显,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完全符合组合给他的定位——冷艳花瓶小门面。

  花瓶从进娱乐圈开始就有一个秘密,谁都不知道。

  你们贺影帝是我非单恋对象。

  曾经的。

  方艾拉了拉祁权的袖子,祁权这才注意到全场已经起身鼓掌。

  今晚的大型群戏终于还是落幕了。

  祁权当年一股脑子扎进娱乐圈,其实初衷挺简单的——凭着家族财势带着玩票性质,想要最后近距离地见一见自己的前男友。

  只是他没想到超一线影帝和十八线糊团的距离那么远,远到只是单方面的相见。

  而最不讲情面的说法可能是贺应承已经把那段过去留在原地,祁权还在按着原本的剧本走下去。

  而剧本里另一个男主角,早就罢演了。

  祁权往嘴里塞了一颗软糖,烦躁地看着跟一群股东你来我往谈笑风生的贺影帝。

  算了,爱咋咋地。

  段哥是他们这几个人的总经纪人,RT娱乐金牌经纪人。按道理怎么也轮不着他来带一个随时面临解散的临时团体,可无奈当时祁权他妈跟梁总吃了一顿味道真的不怎么样的饭,轻而易举谈成了两个合作的梁总面若桃李,巧笑嫣兮如二八少女,大手一挥,段哥就成了Even的经纪人。

  梁总话里话外的意思,还要他把祁权这位小少爷给伺候好了。

  段哥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倾轧了这么多年,自认什么人都见过,当着梁总的面保证了,甭管这祁小少爷是个什么牛鬼神蛇,都一定给他伺候好了,伺候得稳稳当当,开开心心。

  可他没想到这祁小少爷这么听话懂事,话少能干,能装能演,营业配合。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总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

  “祁权。”段哥咬着牙提醒他,同时还要保持微笑,“这是昌河集团的宋总,宋总,这是我们Even的几个成员,吴言和,方艾,江程。”

  宋总今年五十有二,膀大腰圆富贵花,见着人笑得露牙:“嗨我知道,段老弟带的人肯定出不了错,这不是,祁家的小孩儿都在,那前途肯定错不了。”

  “那不是还得看宋总栽培么哈哈哈哈……”段哥跟着笑,一把搂过祁权,让吴言和他们几个往前站了点。

  毕竟刚出道,还是拘谨,点头鞠躬问好之后,几个人傻站着不知道干什么好。

  段哥营业娴熟,三两句跟宋总扯到某某某剧请了哪位流量平台播放量大涨,某某某综艺请了某某某组合收视率大跌,言谈间穿插过今日某小生直播家暴,某小花人设坍塌,使得整段对话肥而不腻,很下饭。

  方艾还没从祁权是“祁家的小孩儿”中晃过神来,开始暗暗跟江程咬耳朵。

  “我靠祁权什么背景啊,之前没听人提啊,我上次没换衣服躺他床你可不能告诉他。”

  “要不怎么说还是会咬人的不叫,你看姓曹的那个吹成这样,不也就是个弟弟。”

  “一想到不用陪睡也能被金主带,我就觉得兴奋。”

  祁权闲着没事听了一嘴,心中暗暗记了方艾一笔。

  这嘴欠的居然不换衣服躺他床。

  宋总不知道跟段哥聊了些什么,兴奋了起来,拉过祁权就搂着他的肩,嘴里开始感慨年华易逝,后辈无为。

  祁权僵硬着脸,没动。

  他不喜欢跟人靠得太近,但毕竟是长辈,还是家里的世交,爸爸就先忍这个儿子一会儿。

  段哥本来还想借题发挥一下诸如“您年富力强的,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你看我们组合,年轻有为”的屁话,正要开口,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好意思,宋总。”祁权看向来人,“我想和祁权谈些事。”

  祁权把软糖咬碎了咽下去,往前走了一步。

  “荣幸,贺影帝。”

  祁权自认当时的眼神应该是噼里啪啦火光十色战况激烈的,可半个小时之后,他与贺应承面对面坐着,中间还放着一碗面的时候,祁权就知道,这整段戏都垮了。

  他哭了,贺应承慌了。

  谈你麻痹。

  不好意思你麻痹。

  误会我被养进行时还要跟我开诚布公谈谈人生观你麻痹。

  祁权边哭边把面往嘴里塞,含糊不清道:“你到底为什么跟我分手。”

  贺应承人傻了。

  他喃喃道:“不是你要跟我分手的吗?”

  祁权听到这句话,僵了一下,他脑子里刹那间一片空。

  他忽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贺应承手上攥着一堆给他抽的备用纸巾,祁权吸了两下鼻子,觉得自己有点哭不出来。

  大概是大脑有点缺氧了。

  可能出门左拐吸点汽车尾气会好点。

  他眨眨眼睛:“你再说一遍。”

  贺应承一脸懵:“我说不是你想分手的吗。”

  祁权拍了一下桌子,把贺应承吓了一跳:“我想分你麻……你妈妈都不可能同意。”

  他软软地说,声音里还有一些残余的哭腔:“阿姨可喜欢我了。”

  贺应承垂下眼睛,盯着手上的纸巾:“是啊,我妈可喜欢你了。”

  贺应承把手上的纸全部给了祁权:“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祁权脸色并不好看,但是贺应承只想亲吻他。

  他想了他太久太久,久到自己都快要忘了有多喜欢他。

  “谈什么。”祁权慢慢地说,然后他抬头看他,“我只想跟你继续谈恋爱。”


标 签都市 潮湿 入宛丘 贺应承祁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