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八零福气包苏棉_重生八零福气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63 ℃
重生八零福气包苏棉_重生八零福气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八零福气包最新章节

圆缺呀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重生八零福气包》是作者圆缺呀所著一部长篇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苏棉,全文讲述的是:苏棉前世来到这世上,就是父母为姐姐养的血库,她为人心善且觉得一母同胞的姐妹需要扶持,硬生生将自己弄的一身是病不得善终,重活一世,她不再是任人欺辱的包子,而是拥有奇异空间的福气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八零福气包》是作者圆缺呀所著一部长篇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苏棉,全文讲述的是:苏棉前世来到这世上,就是父母为姐姐养的血库,她为人心善且觉得一母同胞的姐妹需要扶持,硬生生将自己弄的一身是病不得善终,重活一世,她不再是任人欺辱的包子,而是拥有奇异空间的福气包!

免费阅读

  姐弟两个在五房收拾了一下,穿的干干净净的,这才往院厅走。

  院厅里摆了个又大又圆的黑木桌子,一眼扫过去,围满了人。

  除了五房小叔苏洵辙外出打工,六房的小姑苏洵白嫁了出去,住到了隔壁村,其他几房都到了。

  说到苏洵白出嫁,就不得不提一嘴当年苏洵望和周雪薇的爱情了,那时候苏洵望是村里出了名的踏实肯干,而周雪薇呢,又是上面派来的知青,娇娇软软的大小姐,来到了乡下,啥都不想干也啥都干不了,所有人心知肚明,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乡下的大小伙子搭伙过日子。

  这挑来挑去的,周雪薇就和苏洵望瞧对眼了,苏洵望年轻力壮,一个男人能干两份活计都不在话下,周雪薇念着苏洵望给的好处,再加上村子里其她几个知青看不过眼,没多久风言风语就起来了,周雪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嫁给了苏洵望。

  这下苏洵望帮着周雪薇可是师出有名了,只苦了苏洵白这个小姑子,以前大嫂没来的时候,她的工分都是大哥挣来的,大嫂来了之后,骨子里那点高贵没改过来,一副知青的做派,不仅让她这个小姑子上工,还让她做饭,话里话外都是看不起,嫌她嫁不出去,苏洵白急了,这才没好好挑就嫁给了隔壁村的孙明。

  故而,老太太生的六个儿女,最后留在苏家老宅子的也只有苏绵一家,还有二房的霍晓晓,早年前因为苏洵清出工喝了醉酒淹死了,独自养活着大儿子苏漠。

  往下看,是坐在二房下方的三房一家子,苏洵北和刘翠兰,两口子年轻的时候恩爱,生了个儿子,只可惜那男娃4岁的时候就夭折了,不然还比苏绵大上三岁。

  坐在三房对面的就是四房的苏洵江和赵明玉了,赵明玉生了三胎,胎胎都是男娃娃,除了在县城里上高中的苏礼,还有个上初中的苏遇以及老苏家最小的孙子苏福,如今才五岁。

  苏绵和苏楠楠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围满了人,除了眼眶发红的苏福嘴里叼着块油子喇,一边用袖子擦着鼻涕泡一边吃。

  大家都没动筷子,明显是在等姐弟俩。

  赵明玉看见两个孩子,眼皮一翻:“大嫂啊,也不怪我埋怨,这一桌子的大人,都得等你家闺女吃饭,绵绵这事做的也忒不地道了吧!楠楠就算了,这孩子命苦,他妈去的早,没受过正儿八经的教育,成天待在家里闲着吃白饭,可绵绵不一样啊,到底是有妈的孩子,怎么都不知道体谅体谅长辈?!”

  在苏绵的印象里,赵明玉就是典型的爱拿官腔,不过是苏洵江在大队上当了个会计,她就端起了官夫人的架子,还特地去学了文化人那一套。再加上周雪薇是城里来的知青,举止优雅,她就更有了攀比的心思,有事没事抓着机会就要回踩周雪薇。

  苏楠楠的手紧了紧,小身子发抖,苏绵安抚的拍了拍他。

  坐在老太太身边的周雪薇一贯恶性赵明玉,要骂,被苏洵望拉了一把,男人看着苏绵,是一家之主的权威,声音严厉:“绵绵,给你四婶子道歉!”

  “绵绵姐没错,就不道歉!”苏楠楠站到了苏绵面前,恶狠狠地瞪了苏洵望一眼,死死的护住了苏绵。

  周雪薇见自家男人被拂了面子,立马就恼了:“苏楠楠,你怎么和长辈说话呢?”顿了顿,看向苏绵:“还站在那干什么?赶紧给你爸倒杯热水顺顺气!”

  苏绵没动,揉了揉小团子的脑袋,转头看向苏老太太:“奶,我和楠楠来晚了,耽误大家吃饭时间是我们不对,这顿早饭我们不吃了,就当赔罪。您别生气。”

  说完话,又笑眯眯的看向赵明玉:“四婶子,楠楠待在家里啥也不干这是楠楠的福气,要是我也有一个有钱又大方到供苏家四房大人小孩吃喝拉撒的爹,我也当个闲人。不过,谁让我命不好呢?”

  全程就没把苏洵望和周雪薇当回事,连句话都不回。

  “死丫头,你皮痒了是吧?连你亲婶子都敢讽刺啊你!”赵明玉被回话,也不爽快,把筷子一摔,脸色忒差,还要说什么,坐在主座上的老太太啪的一声把手敲在桌面上,“再吵吵,就都滚出去!”

  这一喊,连要拧苏绵的周雪薇都给吓住了。

  老太太话音一落,转头看向苏绵,缓和了脸色,声音温柔:“绵绵,带着弟弟来奶边上坐着,这苏家有我在一天,就没人敢苛待了你们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看了一圈。

  老太太上了岁数,管起家却没马虎过,这五房的钱,都在她手里死死的攥着,赵明玉和周雪薇再想闹,也不敢在老太太面前闹。俩人都怕老太太偏心,把钱留给五房。只是她们都忘了,老苏家能富裕出这么多钱,完全就是因为五房在外出车挣来的。

  要不然,就靠他们每个月拿的那么十来块钱,将将吃饱饭,哪里还能供几个孩子读书?

  这也就是村里不兴分家这一套,要不然关上门各过各的日子,还不知道多苦呢!

  就这,也不见几个叔叔婶婶对五房的小儿子好。

  “奶,我和弟弟不吃了。”苏绵坚持,倒不是不饿,只是上了桌,也只是酸菜豆腐,但凡沾了荤腥的菜,都是抢不过几个婶婶的,她看了,空间里除了果子还有在地上长得好的地瓜,拿出去烤着吃,可比粗米剩菜还管饱。

  这日子,总会过下去的。

  等两姐弟出了院厅,大伙才开始吃饭,老太太心里记挂孙女,没吃两口就下了桌子,赵明玉猛往嘴里塞了两口菜,吃的饱饱了,才开口数落周雪薇:“大嫂啊,绵绵是你闺女,我这个当婶子的不好教育,你这个当妈的还不敢教育了?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闺女这心啊,大着呢!”

  如果是别的话,周雪薇就当听不见过去了,可惜提的是苏绵那个灾星!

  同样是闺女,苏蕙就能学习好,贴心,可每次提到苏绵,她都要被赵明玉抓着奚落。

  当下眼睛一瞪:“我怎么教育孩子就不劳弟妹关心了,你要真有那功夫,就好好教育教育你家苏礼吧,那高二都读了两年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给弟弟妹妹们做的榜样,今年要是再留级,真是给老苏家“光耀门楣”了。”

  说完话,起身,凳子一拉,直接走了。

  “大哥,你看大嫂,这是什么态度啊?绵绵做得不对,我还不能说上几句了?”赵明玉在周雪薇那没占到便宜,立马就转移阵地了。

  “这事是绵绵不对,等我让孩子去给你道个歉。你别和之前的你大嫂计较,她就是性格直,说话没个把门的。”

  “道歉就免了吧,这孩子啊,多说上一句都闹绝食,要是再出点什么事,人家还觉得我这个当四婶的刻薄。只是大哥你务农,那公份干多少记多少都按照你心情来,可我们洵江是队上的会计,哪天晚了早了的,落人话柄!要是丢了工作咋办?”

  “是……弟妹说的是。这事都是绵绵的错。”苏洵望握着筷子的手发紧,赵明玉的话让他有点难堪。

  他挣得少是事实,可抬上来说……还是被亲闺女和弟妹讽刺……

  至于苏洵江,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帮着苏洵望说。

  苏蕙吃好了饭,和苏洵望走出去的时候,侧身看着苏洵望:“爸,妹妹之前的话都是无心,你别计较。”

  她声音挺软的,再加上常年不干活,没经历过风吹日晒比旁人都要白,又乖又贴心,让苏洵望一颗慈父心都要化了。

  “只是,爸,楠楠还小,没人教他,他怎么会对你大呼小叫?”

  这边,和赵明玉一样,周雪薇料定了苏绵小孩子脾气装硬气,多饿上两顿就再也不敢闹绝食了,甚至已经想好等到苏绵饿回来怎么收拾她了。

  而另一边,苏绵带着苏楠楠一出门,新出的日头就晒在了胳膊上,阳光狠毒,照的人皮肤火辣辣的疼。

  两个人直奔山头就去了。

  她们也没走远,就在村子的前山头,也不敢往深处走,怕遇见熊瞎子。

  这天越来越热,大清早出门的时候那风还吹的人骨头凉,这会儿太阳已经把大地都要烤化了。

  好在山里的树多,阳光从茂密的树枝上透下来,只剩斑驳的影子。

  苏绵和苏楠楠到的时候,山里还围了不少的孩子,叽叽喳喳的很热闹。

  “绵绵,你怎么来了啊?”人群里传出了一道惊呼声,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个瘦瘦小小的姑娘,皮肤黑的和块碳一样,身上的衣服缝缝补补,还大了好多码,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

  小姑娘从人群里跑出来,到苏绵身边,“我听她们说你又去县城了,这次你妈给你买好吃的了吗?”

  她殷切的看着苏绵,每次周雪薇带着苏绵和苏蕙去县城,都会带些小玩意儿回来,桃酥啊,鸡蛋仔啊,虽然不多,可她好歹能靠着和苏绵关系好分上一半,只是这次,苏绵回来之后竟然没有给她送吃的。

  她心里不是滋味,觉得苏绵根本没把她当朋友,不然咋不把好东西给她分?

  所以,她也只能亲自来提醒苏绵了。

  “钱招娣。”苏绵笑着喊出她的名字,眸子里倒影出她的影子,清澈而干净:“我去县城,是给我姐献血,不是去买好吃的,没法送吃的给你。”

  苏绵的声音不小,一说出口,后面的一群人就笑了。

  钱招娣的脸忽然爆红,是被苏绵这句话给气到了,也是被戳穿后的廉耻,她强行解释:“绵绵,我不是要东西吃的意思,只是关心你,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如果是曾经的苏绵,当然不会这么想钱招娣。

  因为她把钱招娣当成她最要好的朋友,钱招娣是钱家的幺女,上头还有三个哥哥,家里的好都紧着男娃来,苏绵同情她,觉得两个人同病相怜,再加上岁数也一样,能玩到一起,所以,不管有什么好的,都要分钱招娣一份。

  就算后来钱招娣被京城那边的大人物接走了,说她是军区大院走丢的孩子,苏绵也是按时给她寄些自己积攒的小玩意儿。

  可就是这个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上门求她帮忙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恶毒,说她最厌烦她昔日的怜悯,最后和苏蕙两个人狼狈为奸,一把火把她的尸身烧了个干净。

  苏绵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坏人,却也没到宽容大度到什么都不计较的地步,瞟了她一眼:“你心里有谱就行,不用和我解释。”

  钱招娣以为苏绵听了她的话之后会道歉,会痛哭流涕,谁知道,苏绵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钱招娣剁了跺脚,红了眼:“苏绵,你太过分了,我以后不和你好了!”

  “我姐这么好,怎么过分了?”苏楠楠虽然小,却一点也不怂,苏绵在他心里的地位堪比天上的小仙女,姐姐下凡已经很辛苦了,他不能让别人再欺负他姐,尤其是外人!

  苏绵这里有苏楠楠护着,钱招娣势单力薄,眼泪直接掉下来了:“苏绵,你就随着你弟这么欺负我?”

  苏绵看了她一眼,神色不变:“楠楠岁数小,哪句话不对你别放在心上,要是不想听,以后看见我们就绕路走。”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不把你头扭下来。

  钱招娣在苏绵这里吃瘪,哭哭啼啼的跑回了队伍里,站好的时候,还偷偷看了苏绵一眼,发现苏绵已经没有来哄她的意思。

  难道她就不怕自己以后不和她玩了吗?

  钱招娣下定决心,苏绵要是不拿出点诚意,她再也不要和苏绵说话了!

  而苏绵呢,就算知道钱招娣日后会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愿意应付她,这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只要她努力,就一定能掌握她自己的命运!

  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生金笑的合不拢嘴,钱招娣一回来,就拿出了纸笔:“一人一分钱,可以用稻米来顶,大家快点交钱。”

  甜水乡落在个依山傍水的位置,虽说村子小了些,村民却也是自给自足饿不死的,乡下人挣的钱,除了托人去县里买些生活用品,剩下的都留着给自家孩子攒老婆本。

  这一分钱,都抵得上一个普通孩子过年得的压岁钱了,也不算拿不出来。

  只是令苏绵觉得奇怪的是,往日里护钱护的紧的一群男孩几乎都不带犹豫的递钱。

  生金是孩子王,孩子里属他最大,都十四岁的人了,腰间还别着个弹弓,他握着笔,一板一眼的在皱皱巴巴的本子上涂涂写写。

  “还有没给钱也没拿稻米的快点啊,不然一会儿可没肉吃!”

  生金周围站了一群男孩,都是甜水村的,小的才六岁,正换牙,口齿不清:“圣经(生金)哥,我们都给了!”

  生金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苏绵,收回视线:“数数,一共十个人,这才交了九份,没交的赶紧啊,大伙都等着吃肉呢!”

  苏绵觉得,生金好像是为了她在找钱招娣的不痛快。

  她带着苏楠楠出门的时候,还给小团子拿了块梨,又大又甜,汁水还多,也就不担心弟弟饿,特地留了会儿,跟着所有人一起把视线移过去。

  躲在人群后面眼眶发红的钱招娣扯了扯洗到褪色的衣服,嗫嚅着:“我……我今天忘带钱了,能不能下次补上……”

  “哦,又忘带钱了啊?”生金故意把声音拉长,“钱和粮的事昨天咱们就说好了,今来之前狗剩还特地提醒了大家一遍。如今我这钱收了,粮拿了,就差最后那么一哆嗦。结果你说你没拿钱还跟着大家一起来了,不就是笃定我们不会不给你吃吗?真是,钱招娣,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比老婆子都爱占便宜!”

  一行十个人,基本上都是以生金马首是瞻的,他一开口,大家自动就和钱招娣保持了距离。

  要说这村子,名声最不好的是苏绵,克人,谁娶了谁倒霉,那其次就是钱招娣了,她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还有三个哥哥要娶媳妇,长得一般往外要的彩礼确是天价,嫁不出去就更不受待见了,因此每次吃不饱了,就去找苏绵姐妹情深。

  此刻,钱招娣孤身一人站在角落,低着头,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要是再以前,苏绵肯定二话不说就帮她把钱付了,可这次,苏绵没冲上去啪啪俩耳光都是天性善良。

  生金看苏绵一反常态的不帮钱招娣了,越发的肆无忌惮:“说起来上次咱们来山上抓鸡你就没带粮吧?这鸡腿鸡心都落你嘴里了你也没把钱给我,钱招娣,我不和女人计较但你也别逼我把你这点破事给抖搂出去!”

  说到吃的,苏绵身边的小团子明显咽了咽口水,大眼睛里都是渴望。

  “就是。”狗剩没忍住,也插嘴:“吃的最多贡献的最少,就这样还凭啥跟着我们一起干啊?”

  钱招娣被奚落的无地自容,尤其是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苏绵。

  虽然在之前她说过再也不和苏绵好了,可是她现在太需要苏绵了,钱招娣开口:“绵绵……”

  她想着,只要苏绵帮她说话,她就可以不计较苏绵今天对她的态度!

  只是——

  苏绵看都没看她一眼,低头给小团子整理着没扣好的衣服。

  苏绵也是个普通人,她知道,要是把曾经对钱招娣的好换了,养只狗,还能帮她看家护院,可钱招娣只把她对她的好当成施舍,还巴不得送她去死。

  这种白眼狼,管一次少活十年!

  跟苏绵的几次搭话都被漠视,钱招娣脸上臊的发热,她低头,指甲盖狠狠砌到了肉里,一面担心生金在外败坏她的名声,另一面又开始记恨苏绵。自己平日里为了吃的对她白般讨好,结果呢?!

  一分钱苏绵都不愿意帮她出!这算什么朋友?

  果真就像她想的,苏绵这种人,只有经历了她这样苦不堪言的日子,才知道她活的有多难!

  最后,生金把笔一收,一板一眼的:“既然钱招娣同志拿不出钱和粮,那我宣布,这次的活动,取消钱招娣同志的参与资格。”

  狗剩也是见过大队里开会的,基本上领导都会这么说,立马接了一句:“大家鼓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狗剩给手都拍红了。

  苏绵:“……”

  等到苏绵看够了热闹,要走了,生金才叫住她,问:“绵……咳咳,苏绵同志,我们这次行动还差个人,要不你跟着大家一起来吧?”

  “什么活动?”苏绵看了他一眼。

  生金立马解释:“我听村里的猎户说他们前几天进来打野物的时候看见了不少斑鸠,我打算带着大家一起去抓斑鸠!”

  成年斑鸠比鸽子小些,不过大小也是块肉,怎么也比麻雀好,是以,在听见消息时候,孩子们就立马组织出来抓斑鸠了。

  一群孩子,就是抓到一只,尝尝肉味也是好的。

标 签穿越 重生八零福气包 苏棉 圆缺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