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失焦苏洲河_失焦江沉徐遇晚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84 ℃
失焦苏洲河_失焦江沉徐遇晚在线阅读

失焦江沉徐遇晚

苏洲河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叫江沉徐遇晚的小说是《失焦》是由苏洲河原创所著的兄妹小甜饼文,讲述了江沉把哥哥徐遇晚看的比全世界都要重要,对他撒娇,对他无理取闹。哥哥冷淡,但总归宠溺。她爱上他的时候才16岁,可是却是她整个年少时光里最幸福的时光。这个人是兄是长,是她的亲密爱人。她以为深陷其中的只有她自己,直到他陪她一起堕落至深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江沉徐遇晚的小说是《失焦》是由苏洲河原创所著的兄妹小甜饼文,讲述了江沉把哥哥徐遇晚看的比全世界都要重要,对他撒娇,对他无理取闹。哥哥冷淡,但总归宠溺。她爱上他的时候才16岁,可是却是她整个年少时光里最幸福的时光。这个人是兄是长,是她的亲密爱人。她以为深陷其中的只有她自己,直到他陪她一起落至深渊。

免费阅读

  徐遇晚这两天一直挺累的,晚上也没怎么好好休息,因为大部分晚上空闲的时间都被她用来兼职了。

  虽然大二,但其实课不怎么多,闲的时候她就很容易乱想,想很多乱七八糟让她添堵的事,所以宁愿忙一点。

  忙一点也好,这样她才不会给自己机会再去找江沉的茬儿。

  兼职的地方在一家西餐厅,十点已经少有人至,她便在前台发呆,手指无意识点开手机屏幕,又关上,不知是否在等人消息。

  要不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呢,她点了没两下,手机屏幕果然主动亮起来了。

  发信息的是她一个朋友,叫乐可,跟她一样,闲得发慌的大小姐,跑出去t验人生。

  乐可在微信里说:【亲ai的啊,我在我们咖啡厅看见一个熟人,你猜是谁?】

  徐遇晚还没来得及回复,对方就又说:【你哥,江沉!徐遇晚一愣,眼疾手快地回复:【?什么情况?】

  乐可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宝贝儿你哥是不是要给你找嫂子了?我看他身边跟了个佳丽啊,漂亮的不行,和你哥一看就很搭,恭喜啊徐遇晚。”

  徐遇晚愣住,当即挂了电话,脱了员工服拎着包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和领班请假。

  跑的太急了不小心拌了一下,脚踝处有点疼。

  但她也没在意,因为她觉得大概自己这会儿心口更疼。

  跟一排绵密的针撒上去,再狠狠踩进心脏一样。

  不能呼x1也无法思考!

  就是钻心的疼,没别的。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步子都是不稳的,可是站在咖啡厅门口时,还是一眼就看到江沉。

  江沉的气质太出众了,从他初中开始,他就一直是学校里最耀眼的那一个。

  应该是还没下班,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大概出来的很匆忙。

  也难怪会选在这个咖啡厅,因为离他们医院近。她的哥哥一直都是个工作狂,她知道。

  就像乐可说的一样,对面的nv子的的确确很漂亮,就算是在江沉面前,也丝毫不逊se,夺目得能够让人一眼就看到她。

  他们两个坐在靠窗的位置,江沉身形很瘦削,沉默着听对面的nv孩子巧笑嫣然,没说话。气质清冷,像是高岭上的花,很难接触的样子。但是对方似乎也没被他的冷淡的气质打击到,依然很开心地同他说着什么。

  而江沉是冷淡,但是很耐心,也从不阻止她的任何话和行为。

  徐遇晚就觉得很难以接受,因为从小到大,这种态度都是她的专属。

  徐遇晚咬住牙关把眼睛里的酸涩压下去,径自推开门走了进去。

  nv方似乎在和江沉说什么时事新闻类的东西,看到她突兀地出现还有点呆,但她也没管,径自坐在了江沉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上,笑容灿烂地朝他sayhi:“surprise,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江沉听到她的声音条件反s地就回过头看着她,刚好和她对视,也没什么神情变化只是说:“怎么来这里了。”

  语气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波澜。

  于是徐遇晚回复:“因为想你了呀。”

  江沉没说话,看了她一会儿,挪开视线,兀自叫了服务生给徐遇晚点了杯咖啡,半糖半n,要甜一点的。托从小照顾她的福,江沉对她的喜好熟的不能再熟。

  喜欢吃甜的不喜欢吃辣的不喜欢吃酸的可是又很喜欢吃橙子,喜欢可ai的,毛茸茸的东西,小的时候养过一只金毛后来病si了她难过了好几个月,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养过宠物。喜欢看恐怖小说恐怖电影鬼片可是脑补力又过剩,一到了晚上害怕就要可怜巴巴地躲进他怀里钻进他的被窝里,要哄着,抱着才能睡觉。

  不喜欢夏天因为太热了总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可是又很ai粘着他,经常穿着内k就往他怀里跳因为这样凉快。

  闹脾气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反驳她不然会哭的很凶,到时候又要他抱着哄半天。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两个人。

  对方见两人熟稔之姿愣了一下,脱口而出惊愕之情:“这位是……”

  江沉还没来得及说话,徐遇晚便露出一个玲珑笑,媚眼如丝地往江沉身上凑:“你好,我是江沉家的小宝贝,姐姐,你好漂亮呀。”

  宋溪然一愣,下意识就看向江沉,想看看他的反应。但江沉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徐遇晚往他身上凑的时候下意识托了她一把不让她摔,姿势看着很简单,但总有一gu说不出的亲昵在里头,大有任她闹的意思在里面。

  宋溪然的笑脸顿时有些绷不住,她强颜欢笑地问:“江沉,这是怎么回事……叔叔让我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你已经有nv朋友了。”

  江沉的手还揽在徐遇晚的腰上让她别闹的太狠,不轻不重地回应宋溪然一个嗯字,吝啬的不行。

  宋溪然脸se顿时难看起来。

  倒是徐遇晚回过味儿来,问:“姐姐你是我爸叫过来的?”

  宋溪然没懂她的意思,徐遇晚却了然,知道这大概是爸爸让江沉和这nv孩子相亲来的。她爸就擅长ga0这一套,什么商业联姻之类的,玩的飞起。江沉先天条件摆在这里,他不利用一下就有鬼了。

  她其实也不太敢让爸爸知道如今她和江沉的关系,毕竟她和江沉有血缘关系可她爸爸没有,她爸爸那么不择手段唯利是图,万一被他知道两人的关系,肯定会害了江沉。

  故而徐遇晚知道对方身份不是江沉nv友之后便不再那么放肆,也不再一味往江沉身上凑,规规矩矩地坐直冲着宋溪然道:“姐姐,我是江沉的妹妹,我叫徐遇晚。”

  送走宋溪然之后徐遇晚明显要放松很多。

  她在宋溪然面前装的好,就是调皮蛮横的妹妹对哥哥的占有yu,不想哥哥那么快和别人好所以来搅局的妹妹,但其实心里还是酸。

  她不想让宋溪然看出她和江沉的不一般,怕被爸爸知道,可是宋溪然一走她就原形毕露,目光垮下来变得委屈而受伤,一言不发地看着江沉,嘴撅的老高。

  江沉还是那副样子,清清淡淡地看着她:“怎么了。”

  徐遇晚说:“没什么,在想你想不想要我。”

  顿了一下:“在想,你是更乐意上她还是上我。”

  她这话更像是自渎,可江沉依旧毫无反应,神se平静毫无波澜。他没接她的话,只是站起来说:“我还要加班,你朋友在这里兼职,你等会儿和她一起回宿舍。”

  徐遇晚知道这是要赶自己走了。她在他身边待了十二年,太了解他了。他不想理自己的时候就会不动声se让自己滚蛋,自己碍着他的眼了。

  江沉情绪藏的太深了,她永远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有待在一起那么那么久了,她才能看出来一点点他的情绪,好像还是他愿意展露给自己的。

  而自从她十八岁之后,自从她和他发生关系之后,他就连这一点点情绪,都不愿让他看见了。

  其实徐遇晚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习惯早就不会痛苦了。

  可是其实她还是很痛。并不是被刀子剜的久了就不会流血了,伤口上也没有生茧,人心都是r0u长的,刀子t0ng一次痛一次,并不存在麻木的说法。

  她知道是她自己作,是她自己非要和哥哥发生关系的,是她自己缠着哥哥让哥哥上自己的。她的哥哥,从来没有说过想要上她这种话,连行动都没有,只不过因为宠着她都成了习惯,即使是这样违背l常的行为,也下意识地,想如她的意。

  跟江沉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和感情。

  从她喜欢上她的哥哥开始,一切就已经回不去了。

  r0uyu开始之后怎么可能还有转寰?

  只能一次一次被拉进深渊。

  徐遇晚不是没有挣扎过,他们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妹,这样的关系,放到哪里都是不容于世的,可是她忍不住。

  当自己吵着闹着要滚进他怀里而他惯着的时候她忍不住,当自己撒泼打滚要折腾他而他默默承受的时候她忍不住,当自己坐在他的身上扒拉开他的k子努力含下他的肿胀而他选择纵容默许时,所有忍不住搅和在一起形成的cha0水便轻而易举溃了堤。

  徐遇晚听着他冷淡的话x口酸涩难当,可是也不是特别想让他看出来,只跟着他一起站起来,装作很无所谓地说:“我不回宿舍,住不习惯,不然你让我跟你去医院呗,你回家的时候把我捎回家啊。”

  江沉依旧很平静,平静地看着她:“我要加班,会很晚。”

  徐遇晚还是笑着,笑得绚丽张扬,媚态横生。她和江沉都随了母亲,漂亮jing致,尤其一双眼睛,明yan动人,g魂夺魄。

  徐遇晚和江沉一样,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耀眼,za的时候更甚。

  会一双眼睛含着水光,雾蒙蒙地看向他,掺着无法自控的情动,像g人的妖jing。

  江沉从来不说,徐遇晚便猜,za的时候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自己。

  她从来不想,也许江沉的不开口并不是不满意她床上的表现,只是因为在他身下承欢的是自己而已。

  徐遇晚看着江沉说:“没关系啊,反正我等的起。”

  跟宣誓一样。


标 签言情 失焦 苏洲河 江沉徐遇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