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他在月光里降落温至陆观澜_他在月光里降落薄荷灯盏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42 ℃
他在月光里降落温至陆观澜_他在月光里降落薄荷灯盏在线阅读

他在月光里降落薄荷灯盏

薄荷灯盏 著

连载中免费

《他在月光里降落》是薄荷灯盏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温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陆观澜毒舌说她闲话,吵完架。温至:“我有的是钱,想点什么就点什么,你管得着吗?”陆观澜冷笑一声:“这么厉害你去点煤气罐儿啊。”当傲娇怂凶小白兔明星遇上嘴贱毒舌大灰狼医生,他们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他在月光里降落》是薄荷灯盏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温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陆观澜毒舌说她闲话,吵完架。温至:“我有的是钱,想点什么就点什么,你管得着吗?”陆观澜冷笑一声:“这么厉害你去点煤气罐儿啊。”当傲娇怂凶小白兔明星遇上嘴贱毒舌大灰狼医生,他们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电话那头女人刺耳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哭腔,在这漆黑深夜里突然钻进耳膜。

  让胆子向来很大的陆观澜也着实觉得有些惊悚。

  听到“钥匙”两个字,陆观澜沉默一秒。

  “你没备用钥匙?”

  另一边,温至泪眼婆娑地抓着手机,因为醉意口齿有些不清:“有个......屁的备用钥匙啊......”

  听这不正常的说话语气,陆观澜眉头一挑:“你喝醉了?”

  “你才醉了,老娘千杯不倒!”

  这句话倒是说得麻溜,但显而易见,没喝醉的人是根本不会这么说话的。

  陆观澜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多,犹豫之后还是对着电话里问了一句:“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门口......这里这个灯好像坏了诶,一闪一闪的,你会不会修?过来的时候记得带个扳手啊......”

  陆观澜没理温至的思维发散,把车开到路边停住,此时已到深夜,宽阔的街道上霓虹闪烁。

  “把你地址告诉我。”

  电话那头突然一声咆哮:“我凭什么告诉你我的地址!这是我的个人隐私,臭弟弟!”

  陆观澜:“......”

  醉成这样竟然还能记得保护个人隐私,真是难为她了。

  他放弃询问,直接挂掉电话给傅言深发了一条微信。

  【把温至的住址发给我,我去还钥匙。】

  没一会儿,手机响了,瞧着傅言深发过来的那串地址,陆观澜唇角一勾。

  巧了,和他现在的地方相隔不过一公里。

  油门一踩,黑色宾利稳稳向前驶去。

  包包和手机全都散落在地上,温至只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一团浆糊,隐约记得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他要过来?

  嘴贱怼她!不还她钥匙!看她怎么收拾他......

  温至起身,朝着旁边的楼梯杂物间走去。

  她的脚步有些虚浮,但愣是拼尽全力从里面拖出了一块黄色警示牌。

  “啪!”

  温至把那块警示牌立在两个电梯中间的区域,动静大得楼道里的灯抖了三抖,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陆观澜走出电梯,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靠墙坐着的温至垂着头睡得正香,黑色长发遮住了半边脸,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一个当红女星这样一副尊容,说出去谁信?

  陆观澜眉头一挑,慢悠悠掏出手机对着温至拍了一张。

  他用手机戳了戳温至的胳膊,力道看不出丝毫怜香惜玉的意味:“醒醒。”

  温至眉头皱了皱,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看着她这副样子,陆观澜突然计上心头,凑近温至耳边轻飘飘说了一句:“你肩带松了。”

  温至的眼睛瞬间睁开,一张小脸上充满惊恐,开始低头检查起自己的衣服:“哪里?!哪里肩带松了?”

  嗯,果然有效,陆观澜在心里想道。

  温至也终于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耍了,抬头怒气冲冲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她的一双鹿眼无比清澈,泛着点点水光,不知为何,陆观澜瞧着这样一双眸子,心竟然莫名抖了一下。

  但是这个角度在温至看来,陆观澜的视线就并不是落在她的脸上,而是她的胸。

  他正要开口说话,整个楼道里便响起了温至咆哮的声音——

  “抓流 氓啊——!”

  温至最后一个“啊”字的尾音喊了一半,嘴就被一只手给捂住了。

  男人的手掌干燥而温暖,一缕似有若无的淡香萦绕在温至鼻尖。

  陆观澜眉头微皱,低头瞪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你乱叫什么?”

  温至显然很不服气,死命挣扎着,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一般,但她挣扎得越厉害陆观澜就禁锢得越紧。

  “任何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会被秒成渣,这句话没听说过吗?”陆观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挑衅。

  温至虽然醉了,但现在也清楚感觉到自己正被这个男人欺负着,她此刻全身上下瘫软无力,就剩一张嘴有战斗力。

  可偏偏却被这个男人带着鼻子一起捂得死死的,这王八蛋想让她窒息而亡吗!

  温至改变策略,故意装乖巧,她安静地看着陆观澜,几秒之后他果然放开了手。

  陆观澜打开这一次参加交流会随身携带的文件包,他记得钥匙是放在内袋里的,一摸,空空如也。

  他把这个女人的钥匙搞丢了。

  陆观澜回过神,盯着眼前一副醉态的温至,神色颇有些复杂。

  她柔顺的黑色长发耷拉在脸颊两边,嘴里喃喃地不知道在胡说八道着什么,眼睛半闭,一副又要睡过去的样子。

  沉默两秒后,陆观澜用舌尖顶了顶腮,在心里低低地咒骂了一声。

  他捡起地上的手机和包包,将温至一把打横抱起朝着电梯口走去,那张黄色警示牌瞬间映入眼帘,他眉头微皱。

  电梯维修,禁止使用。

  这牌子什么时候放的?他刚才怎么没看见?

  低头冷冷瞥了一眼怀里的人,她很轻,身上的骨头纤细到他一用力仿佛就可以捏碎。

  你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

  能给你制造所谓的蝴蝶效应,让你倒霉倒霉再倒霉,像块劣质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

  温至对于陆观澜来说,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更何况这里是二十四楼,这女人真他妈的——

  陆观澜想骂娘。

  二十分钟后,陆观澜把烂醉如泥的温至一把扔在了后车座上。

  现在正处于炎夏,即便已经是深夜,风里也夹杂着一丝热浪,陆观澜出了一层薄汗,靠在车边喘气。

  背着一个软泥怪从二十四楼走下来,是人干的事?

  正准备上车,手机响了,是傅言深打来的。

  陆观澜:“喂。”

  “钥匙还了吗?你俩没发生什么冲突吧?”

  陆观澜淡淡道:“我把她钥匙弄丢了。”那语气,淡定得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愧疚。

  “......那怎么办?”

  “她喝醉了,回不了家,我把她接到我家去。”

  “什么?”电话那头的傅言深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女人就是颗扫把星,我是今晚最后一个和她有接触的人,小区监控拍得一清二楚,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回头还得赖到我身上。”

  电话那头的傅言深古道热肠:“其实我可以帮你从酒店那边找到温至经纪人的联系方式,让她去接温至。”

  陆观澜沉默一秒,垂眸瞥了一眼后车座上的女人,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

  “大晚上的,太折腾。”

  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傅言深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脑子里只冒出了一个疑惑:嫌折腾还大晚上跑去专门给人还钥匙?


标 签言情 他在月光里降落 温至 薄荷灯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