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辽空牧群星最新章节列表_程栀许璨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05 ℃
辽空牧群星最新章节列表_程栀许璨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程栀许璨小说完整版

青笳 著

连载中免费

《辽空牧群星》是由作家青笳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程栀和许璨,小说讲的是女霸总程栀万草从中过,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在穷小子许璨手里,看着许璨一步步成为新人演员最后拿奖,程栀又在背后起到怎样的作用?看程栀和许璨这段相差八岁的恋情最终该何去何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辽空牧群星》是由作家青笳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程栀和许璨,小说讲的是女霸总程栀万草从中过,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在穷小子许璨手里,看着许璨一步步成为新人演员最后拿奖,程栀又在背后起到怎样的作用?看程栀和许璨这段相差八岁的恋情最终该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程栀虽然喝断片,但她一向不爱干强撸良男的事,更何况还是许璨?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她根本就提不起兴趣好么?

  许璨仍旧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平静道:“你空手道黑带八段,我打不过你。”说着撩开被子,白皙结实的身体布满了抓痕和可疑的红色,腰侧赫然有一块脚印形状的淤青。

  “你踹的。”

  程栀默默看了一眼。

  ……毛倒是长齐了。

  人证物证俱在,程栀也没得狡辩说辞,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气氛非常尴尬。

  这“强了一个刚成年小朋友”的感觉就跟哔——了狗一样,难以言喻,要是往常发生这种事,程栀一定毫不在意地点根事后烟,拍拍男孩儿的屁股,大方道:“放心吧,我会负责的。”然后送送名表豪车和资源,也就两相欢喜了。

  但要是跟许璨也这样讲,程栀又觉得不妥当。他现在本来就是公司力捧的人,好资源本来就是给他用的,即便没她程栀,周格森也会给,再提这种话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斟酌好半晌,还是决定开门见山,问他“说吧,你想要的什么?”

  等了一会儿,许璨也没回答,只抿着唇看她,也不知道是在想条件还是出神。程栀实在不想和一刚成年的小孩儿“坦诚相对”,起身想找昨天的衣服,结果绕了房间一圈也没看见。

  “我衣服呢?”

  “被你撕碎了。”

  “……”虽然从他身上的痕迹来看就知道昨夜战况激烈,但没想到她居然连衣服都撕碎了…

  程栀干脆还裹着被子坐回床上,抬抬下巴,“去,给我找一身能穿的衣服来。

  许璨一言不发起身去了衣帽间,回来时已经穿戴好了。

  程栀靠在床头掀起眼帘来看他,白衣黑裤,宽肩长腿,明明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依旧是一副禁欲美少年的模样却又因为沾染了一丝事|后|情|欲,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夹杂在少年的青涩中,既纯也欲。

  程栀忍不住一阵心思荡漾,突然就理解昨夜自己为什么,甚至还把人给磋磨得没一块好皮。

  许璨+酒精,这谁能顶得住?

  程栀净身高足有174,穿上许璨的卫衣和牛仔裤,虽然大了些但也算合身,照了照镜子就拿上包往外走,手还没摸到门把,许璨穿着围裙端着粥碗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淡淡扫她一眼,将碗放在餐桌上。

  “吃早餐。”

  睡都睡了,也不在乎喝他一碗粥。

  程栀洗手拉开餐桌椅坐下来。

  大概会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许璨的手艺十分不错,白粥软糯香甜,小菜清脆爽口,一顿早饭用完,程栀的精神也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等他先开口。

  许璨收拾好餐桌,倒了一杯茶给她,两人手捧茶盏,相视而坐,一副要谈正事的样子。

  结果程栀这边等了好半晌,也不见对面吭声,甚至有点享受这份安静的样子。程栀看了看时间主动说:“我看你这公寓有点小,要不要换大的?我名下有一处市值4千万的别墅,离公司不远,如果你……”

  “昨天……是我的第一次。”

  “……”

  程栀张了张嘴,又闭上。

  精致的指尖在桌沿敲了敲,笑意更深几分,只是不及眼底。

  “四千万买下大明星许璨确实太低,不如你来开价?不是给意中人这种事确实挺遗憾的,我会尽力补偿你。”

  可惜世上没有处男修复手术,不然程栀一准给他送过去。

  许璨端正坐在座位上,目光直直望向勾唇浅笑的程栀,神情冷若冰霜。

  “你可以走了,不送。”

  -

  被许璨赶出门后,程栀站在许璨楼下愣了好一会儿,大概是常年在这个什么都可以交易的圈子里,第一次遇到什么都不要的,倒让她觉得有点难受。

  就像是piao人不给钱,提上裙子不认人一样,有失风度。

  还没等程栀这边想出什么补偿的法子,就听说许璨去了外地拍戏,他接了一部大型古装电视剧和两部电影,还有各种活动和广告,档期排得满满的,除了飞去外地参加活动,其余时间都在横店度过,一来二去的,两人除了在公司打过几个照面外,就再无交集。

  时隔两年,程栀照样过她的逍遥日子,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而许璨,不论是作品质量还是流量都有赶超同公司肖泽阳的势头。

  周格森希望将来的许璨不仅仅是娱乐圈的流量担当更能够成长为有代表作的好演员,因此在剧本挑选上非常严格,目前他手上有四个剧本,三个古装剧一个警匪题材电影,都是经过团队挑选出来最后再给许璨决定。

  周格森把厚厚的文件袋递给在片场休息的许璨,“你挑挑看,我觉得这四个剧本都不错,你先挑两个我们再详谈。”

  “嗯。”

  严冬的季节,露天的片场寒风瑟瑟,零星雪花落在他盔甲上,久而不化。

  周格森捧着咖啡,坐在他对面取暖,眯着眼睛打量许璨的造型。

  他在这部剧里饰演一个少年将军,玄铁盔甲,黑色披风,衬得人更加剑眉星目,英俊不凡。今天有一场颇似“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桥段,周格森原本在和场务聊天,突然就听到一阵女孩们的惊叹声,闻声望去刚好看到许璨饰演的少年将军,小胜归来,一身劲装骑在高头大马上,在百姓的欢呼下,露出一个少年得志的肆意微笑。

  那一刻,周格森忽然意识到,他是从未见到许璨这样笑过的。

  许璨今年也不过20岁,都说出名要趁早,他16岁出道,起点颇高,经过短短四年的发展,已经是算得上是同龄演员中的佼佼者,但周格森却丝毫感受不到许璨应有的心态变化。

  没有开心,没有得意,更没有因为爆红而耍大牌,和16岁的少年相比,除了增长的身高和轮廓日趋英气的脸外似乎毫无变化。

  应该说,许璨从不外泄情绪,好像就算是天塌了,他也还是这幅高冷脸。

  正出神想着,一道熟悉的声音穿过寒风薄雪从身后传来。

  “格森?”

  明明叫的是他,对面的人却倏地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砰——”的一声倒地。

  周格森下意识地去看反常的许璨,回头正对上程栀妩媚含笑的眼。

  他终于想起来了。

  周格森握紧水杯。

  记得他刚开始带许璨的那一年,那时许璨在拍王导的那部网剧,刚刚结束了外地的拍摄就和他赶去机场,回家中途周格森要去公司拿趟文件,许璨没在车上等,顺便跟着去了,恰巧在电梯间遇到了程栀。

  程栀看到他俩有点意外,转瞬便笑了,配上那张明艳的脸,简直赏心悦目。

  “万鹰说你们明天才到,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小璨说想早点回来,一下片场就去了机场,气儿都不带歇一口。”

  程栀笑了笑,不知怎么的起了兴致调侃许璨。

  “难道是有了女朋友?”

  原本沉默着的少年突然抬眸,神情认真地对程栀说:“没有。”

  程栀笑意更胜,“那怎么这么着急回来?难道是想你的老板我?”

  程栀是爱开玩笑的,周格森跟着程栀工作这么多年,早就习以为常,于是哈哈大笑道:“我也想老板,想老板什么时候再给提提薪?”

  他和程栀聊的兴起,两个人都没再去注意许璨。但余光里,那个角落里的少年却默默红了耳尖。 雪下的渐大了,一颗雪花落在周格森的鼻尖上,凉得他打了个哆嗦,终于回过神。

  “啊,啊,程总!你怎么来了?”

  “阿玉的新戏前几天刚开机,我来探班。”程栀摆摆手,身后的万鹰和司机把手上提的披萨发给片场的工作人员。

  “我定了披萨和奶茶,就当夜宵吃吧。”

  万鹰把披萨盒递到了许璨跟前,“小璨快吃点,你还正长个子呢,跟森哥这种横向发展的可不一样。”

  周格森一把抢过披萨,拿起一块就塞嘴里,抬脚作势去踹万鹰,被他嘻嘻哈哈躲了过去。周格森抽了个一次性手套递给许璨,“吃一块吧,一会儿还有场打戏。”

  程栀站在许璨对面,轻描淡写看了他一眼,夸道:“这剧组的服道化很用心。”

  许璨面无表情:“嗯。”

  周格森:“……”

  程栀不甚在意许璨的冷淡,她把手插进大衣兜里,对周格森说:“你们先休息,我去看看阿玉。”

  “阿玉是谁?”许璨冷不丁地问。

  周格森吃着披萨嘴里也不闲着,忙道:“是隔壁剧组的女主角,咱们前两天碰到过一回儿。”

  “欸,谁喊我呢?”

  程栀闻声回头,看见来人,笑容灿烂地张开双臂和宋成玉拥抱。

  “刚要去你们剧组呢。”程栀说,“刚好格森也在,带了点披萨来。”

  宋成玉和程栀差不多年纪,从没出道前就和程栀是朋友,宋成玉热爱演戏,是圈内著名的工作狂,常年待在外地拍戏,所以平时俩人不大能一块玩,在微信上却聊得火热。

  这次古装戏在横店拍,离上海不远,程栀又刚好出差路过附近,就过来探班。

  “哇,程总好大方,我就是闻着味儿过来的,只可惜小女子没口福啦,一会儿我还有场雪地跳舞的戏,连水都不能多喝。”

  宋成玉使劲儿闻了闻空气中的披萨味,一脸遗憾。

  程栀看她细的只剩骨头的手腕还略微凹陷的两腮,只是摇摇头不多言。

  镜头对演员的苛刻程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为了上镜,不论是男演员还是女演员都得拼命减肥,保持身材,哪怕是比昨天多一两脂肪都可能“胖”上热搜,因此在银屏上光彩照人的明星,在现实中就瘦得有些脱相。

  当然也不是全都是这样,那种骨相美人就没有这种顾虑。

  譬如许璨。单看脸,他的脸小,五官精致,颧骨和下颌集中且紧凑,有一种贵公子的妖冶气质,而当他用那双幽深的桃花眼看你时,少年气中又多了几分阴郁,就像是游离在尘世的鬼魅,清冷孤傲,危险迷人。

  宋成玉明显对许璨很感兴趣,毫不避嫌地围着许璨转了一圈,啧啧称叹:“橙汁儿啊,你这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怎么什么帅哥都进你公司里了?”

  宋成玉入行十余年,俊男美女见了无数,第一次远远地看了许璨一眼便觉得这男孩气质不俗,今天站在人跟前仔细一看,更忍不住要赞一声。

  程栀和宋成玉聊了一会儿,宋成玉的助理就来喊她准备拍下一场,宋成玉和程栀抱了抱又和许璨交换了微信号才急匆匆走了。

  周格森说:“成玉出道好多年了,拿过许多有分量的奖,你没事就和她多沟通沟通。”

  许璨点了点头,眼神不自觉地望向正在和导演聊天的程栀。

  她这个人爱美,不管多冷的天也坚决不肯多穿一层,哪怕今天气温降至有零下,也还穿着单薄的针织连衣裙和羊毛大衣,光脚踩一双八公分细高跟鞋。

  脚背被寒风吹得发红。

  “小璨,准备!”

  副导摘了耳机朝许璨这里喊。

  程栀向许璨那边看去,只见许璨起身朝她走了过来,把一件宽大黑色羽绒服扔进程栀怀里,然后目不斜视地径自走了。

  冰凉的手指有一瞬间的僵硬。

  羽绒服似乎还带着他的体温,温度灼人。

  化妆师连忙上前给他补妆,整理仪容。他站在反光灯旁边,余光里看到那个高挑瘦削的女人把羽绒服盖在腿上才收回目光。

  许璨准备拍摄,程栀看了一会儿问导演:“今天要拍到几点?”

  导演的目光在程栀和许璨俩人之间徘徊,想了想道:“别人得凌晨两点去了,既然程总来探班,又怎么好叫人光等着?我安排把小璨的戏份先拍完,12点之前准能回去了。”

  程栀对导演笑了笑,“麻烦导演了,改天我请客。”

  “哈哈哈,一句话捞一顿饭,值!”

  -

  许璨下了戏时,雪已经很大了。鹅毛般大的雪花结构清晰可见,一层一层覆盖住地面,楼顶,车身,银装素裹。

  在南方城市极少见这么大的雪,引得人们冒着寒风走出家门口,携家带口的赏雪,拍照。

  许璨卸了妆,和周格森准备回酒店时,意外地发现了程栀的车还停在门口。

  程栀站在屋檐下,仰头望着纷扬大雪出神,万鹰和司机紧蹙着眉,显然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

  “怎么了这是?”


标 签言情 辽空牧群星 程栀许璨 青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