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纪以宁薄修夜小说_帝少今天又醋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35 ℃
纪以宁薄修夜小说_帝少今天又醋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帝少今天又醋了全集免费

七片 著

连载中免费

《帝少今天又醋了》是作者七片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在,主角是纪以宁薄修夜,全文讲述的是:纪以宁是纪家流落在外的女儿,当她认祖归宗回到纪家之后,却发现父母对那个养女好的不得了,而对于她却不屑一顾,未婚夫也要让她拱手相让,纪以宁轻笑,靠着薄修夜的怀抱表示,这种渣男,长得丑还没钱,哪里比得上我的未婚夫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帝少今天又醋了》是作者七片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在,主角是纪以宁薄修夜,全文讲述的是:纪以宁是纪家流落在外的女儿,当她认祖归宗回到纪家之后,却发现父母对那个养女好的不得了,而对于她却不屑一顾,未婚夫也要让她拱手相让,纪以宁轻笑,靠着薄修夜的怀抱表示,这种渣男,长得丑还没钱,哪里比得上我的未婚夫呢?

免费阅读

  东子本名叫陆东城,是当今国际上炙手可热的高冷影帝,粉丝数都数不过来,算是家喻户晓的名人。

  高冷这玩意儿,纪以宁是没看出来,就连影帝,她看着也感觉不太像。

  “大宁子,你这什么眼神?”

  陆东城好不容易从特殊通道溜出来,甩掉了一帮的粉丝,包括他的那魔鬼经纪人,千辛万苦找到了纪以宁。

  还没来得及和他闺蜜倾诉一下这一年来的想念之情,就被她诡异的目光给吓得退后了一步。

  纪以宁摸了摸下巴,“就是感觉你现在还真有点人模狗样了,以前看你穿那些屌丝衣服,好好的一个富二代,跟天桥底下算命的乞丐似的。”

  说起这个陆东城就想哭了,

  “你是不知道我这一年怎么过来的!就我那经纪人,天天逼着我注意仪容仪表!我演戏本来就只是打算玩玩而已,一开始想走沙雕路线,她非得给我搞个高冷,现在好了,在公共场合,我特么想笑都要憋着!”

  “那就换个经纪人呗,这很难?”

  纪以宁知道陆东城家里是涉及娱乐圈的,他出道的公司都是在自家的。

  “说起这个我就更想哭了,”陆东城不禁流下了悲伤的泪水,“大宁子,你还记得我们高中时,那个很凶的纪律委员吗?”

  “纪律委员……你说祝桑?”纪以宁对这人还是很有印象,主要是,

  “我擦,我记得上学那会儿,她天天就逮着你抓,知道我跟你混一起后,她连我都没放过!每次我逃课,就要被她记一笔,上课看一下小说,也给我记上一笔,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其他人看不见,专揪我的毛病,真特么太丧心病狂了!”

  “对!对,就是她!你也觉得她丧心病狂对吧!”陆东城妖孽似的脸庞上写满了后悔,

  “她现在当了我的经纪人,我才知道,原来她是家里给我订的未婚妻,我想换经纪人,我爸妈压根不肯,说什么培养感情,我怕都怕死她了!”

  纪以宁想起祝桑那冷若冰霜的脸庞,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好歹是个美人,就是冷了点,没事的,灯一关,哪个女人不是一样。”

  “可是聊不来啊!”东子皱了一下眉,苦兮兮的道,

  “我就想娶你这样的,多活泼多开朗。大宁子,要不这样,你嫁给我得了,薄修夜那种级别的太难追了,不如你追我吧!”

  “想什么呢你!”纪以宁一掌就拍他头上去了,“老子的主意你也敢打,信不信我揍你!不行,我一定要揍你。”

  “说一下都不行吗?嗷嗷嗷,别打了别打了,真要出人命了,”

  东子抱着自己的头,东躲西闪,然后突地朝人流那边看了一下,像是看到了什么,顿时喊道,“诶,大宁子,我好像看到了薄修夜!”

  “你休想骗我!他怎么可能会在这!”

  纪以宁直接把人给抱住,屈起腿,膝盖狠狠的顶了一下他的肚子。

  东子惨叫了一声,“是真的!你自己看!”

  纪以宁摁着他的肩膀转过身,“你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

  这话,在看到不远处身形高大挺拔、气质出众的男人时,瞬间没了声。

  薄修夜的身量很高,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额外显眼,也尤为耀眼。

  大概是双休日,不用去上班的缘故。

  他并没有穿西装,而是套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身高腿长的慵懒靠在墙上,微微的低着头,垂着眼,神情是股漫不经心的疏懒。

  明明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一眼看过去时,那莹白如玉的淡漠脸庞却如同少年般,疏离清冷。

  纪以宁瞬间就呆住了。

  她想起了东子之前发给她的那张照片,和除了场景不太一样,时间不一样,人好像还是那个人。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可对她来说,却是,她走出半生,归来时,他仍是少年。

  好像变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他似是在等人,就站在出口,但此刻,那淡漠的脸庞却是朝着他们的,也不知道他在那看了多久。

  纪以宁被他看着,只觉得心怦怦直跳。

  东子瞥了她一眼,见她不动,又推了推她,“大宁子,你还好吧?”

  纪以宁说话都结巴了,“不、不好,我感觉我快呼吸不上来了,你说我要是现在过去扑倒他,他会打死我吗?”

  不等东子说话,纪以宁就直接跑了过去,她眉眼弯弯的冲薄修夜招了招手,“嘿,哥,真是好巧啊,居然在这遇上你。”

  薄修夜垂下眸子,看了她一眼,却没说话。

  纪以宁也不气馁,她转身往后面看了几下,又问,“哥,你是在等人吗?男的女的?哪班的飞机啊,现在该出来的应该都出来了,那人不会放你鸽子了吧?”

  “这人真是薄修夜?”东子看着也觉得是薄修夜,可他从未见过薄修夜穿的这么休闲,一时间也有点怀疑。

  走过来,凑到纪以宁身边,小小声的说,“你不会看错人了吧?”

  “不会!”纪以宁侧头凑过去也跟他小声的说,“我这几天都有跟他和他弟弟在跑步呢,就我这记忆力,怎么可能认错人。”

  “可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不认识你呢?”东子非常困惑。

  “……”纪以宁想了想,给自己的男神找了个理由,“大概是为了装高冷吧,毕竟这样比较酷,我也觉得很酷,反正不准你诋毁他,不然朋友没法做了。”

  东子:“……少女,麻烦你克制一下,你眼睛都要贴上去了。”

  两人相貌都非常出众,俊男美女,靠的又近,跟对小情侣在说小话似的,姿态异常的亲昵熟稔,惹得过路人频频观看。

  “嘿,现在的小年轻,还真够开放的。”

  “那姿势,不会是要亲上了吧?”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够大胆的。”

  男人淡漠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薄唇紧抿,没说一句话,眼睛却微微的眯了起来。

  “啊啊啊啊,三哥,三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正在这时,一个提着行李箱,和薄修夜约莫有三四分相像的男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他在纪以宁他们身前站定,对着薄修夜挠了挠头,露出个憨憨的笑,“我刚刚迷路了……”

  “走了。”

  薄修夜没等他说完话,直接转身就走。

  “诶,真是奇了,三哥这次居然没骂我……”

  一身嘻哈风的金发少年见薄修夜离开的背影,愣了一下。

  之前他让三哥等他一下下,他都会被三哥冷眼讽刺到抬不起头来,三哥最讨厌迟到的人。

  他在国外待太久,回来不认路,好不容易找到出口,早超过了他和三哥约定的时间。

  本以为死定了,他都做好跪在地上抱大.腿求原谅的想法了。

  谁知,三哥居然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了。

  纪以宁见薄修夜走了,自然是要追上去的,“那个……哥哥哥,你等我们一下啊。”

  林铮提着行李箱就想跟上去,听到这话,转头一瞧居然是个大美女,见他哥连头都没回一下,仿佛没听见似的。

  秉着怜香惜玉的念头,他下意识的帮纪以宁传话,朝着薄修夜大喊,“三哥,这儿有个妹子找你。”

  前方穿着修长黑色风衣,黑衣黑裤的淡漠男人脚步没有任何停顿,深沉莫测,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径直大步走了出去。

  “我三哥可能是没听见,”林铮挠了挠头,跟纪以宁说完这话后,又嗷嗷嗷的追了上去,“三哥,三哥你等等我啊。”

  纪以宁本想继续追,却被东子给拉了回来。

  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人飞快的躲在了纪以宁身后,

  “不好!我好像看到了祝桑了,完蛋了完蛋了,我要是被她抓回去,皮肯定会被她给扒了的!大宁子,你记得保护我。”

  纪以宁听到祝桑这个名字也条件反射,看到冷着脸的祝桑带着一帮人在不远处寻找,那冷冰冰的女王气场都足以让她周围人退避三舍,她赶紧拉着陆东城躲了起来:

  “保护个屁!你自己惹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

  “不行!”东子死死地抱住她,“要死我们一起死!”

  “死个屁!我没时间陪你耗,还要去追人呢!”

  “兄弟的命没有你的爱情重要吗?”东子泪眼汪汪。

  “要是能用你的狗命换我的爱情,我特么早换了!”纪以宁嫌弃的看他一眼,嫌弃的道,“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脸觉得你的命会比我的爱情重要。”

  东子:“……”

  没错了,这还是高中的那个纪以宁。

  祝桑带着一群黑衣保镖经过纪以宁他们躲着的地方,由于机场的人太多,她并没发现他们。

  然而,就在他们慢慢溜出去时,纪以宁蓦地抬头,望见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小身影,她瞳眸微微一缩,猛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大宁子,出口在这边!”

  东子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声音也压的极低,他急忙拉了她一把。

  被陆东城一阻止,纪以宁再转头去看时,那边的小身影早已经不见。

  东子像是发现了她的异常,凑过来问,“怎么了?”

  纪以宁瞬间回过神,微微蹙了一下眉,“没事,刚刚好像看到了……熟人,应该是我看错了。”

  “天啊,要死了要死了,差点就被妈咪发现了,我今天真的好惨哦。”

  豆豆赶紧从自己的绿色小包包里拿出墨镜,戴上。

  戴好后,她再往回看时,葡萄般黑溜溜的眼睛就瞪的更大了。

  她妈咪和东子叔叔好像又在躲谁,两人跑了起来,还刚好往她这里跑,像是想躲在这边的厕所。

  豆豆怕被纪以宁发现,会把她重新送回去,只能往出口那跑。

  这边的林铮拖着行李箱,一路奔跑,最终赶上了薄修夜。

  实际上,一出出口,他的脚步就已经慢了下来。

  林铮见他停下来,还以为车就在附近。

  他左看看右看看,除了一波又一波出来的人,没见到半分车的影子,他瞬间就呆住了,“三哥,你车呢?别跟我说,你没开车过来。”

  男人抿着唇没出声,深沉的暗眸望着大门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一会儿,他收回视线,深深的看了林铮一眼,声音不咸不淡的,“就你一个人?”

  林铮不明所以的看向他,“不然呢?”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笑的贼兮兮的,“三哥,你该不会是在找刚刚那个妹子吧?”

  薄修夜眼眸更深了,淡漠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声音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情绪,“不是。”

  “你明明就是!”林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但又有不解,“那你刚刚干嘛装作不认识人家,那个妹子那么热情,你却这么冷淡,多伤人家的心啊。”

  薄修夜眉眼微不可察的一跳,他瞥了他一眼,“你现在是过的太清闲了,所以看到这种事都要脑补一下?”

  “三哥,你敢说我说错了?”林铮难得的胆子大,他还是第一次见三哥对一个女的这么上心,“那你问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干什么?”

  薄修夜冷冷的扯唇,“我的意思是,宋四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林铮:“……”

  林铮顿时跟个被扎破了的气球似的,瘪了下来,他看着薄修夜,苦着脸道,“三哥,三哥我错了,你别这么看着我,搞得我总觉得我的智商好像不太够似的……”

  没一会儿,林铮又振作了起来,“对了,三哥,四哥跟我说,短时间,他可能不回来了,不过你交代给他的事情,他会尽快给你办好。”

  薄修夜还没说话,小腿蓦地传来绵软的撞击感,一碰即离,之后就听到咚的一声,紧跟着一道奶声奶气的“哎哟”响了起来。

  薄修夜微微蹙了一下眉,垂眼看过去。

  那是一个穿着翠绿公主裙,背着绿色小包包的漂亮小姑娘。

  头上用着绿色的长丝带绑着两个马尾,大概是撞得狠了,两个长马尾还在跟着青丝带一晃一晃的。

  这会儿,她正捂着额头坐在地上,旁边是被撞掉了的墨镜,没了墨镜,那张唇红齿白的美丽小脸就露了出来,脸颊白嫩,眼睛漆黑,像是森林里的精灵。

  那一瞬间,男人自己都说不出来为什么,心脏狠狠的一揪,什么都没想,就微微的弯下了腰,想去扶她。

  “啊啊啊啊,疼疼疼,疼死我了,好疼呜呜呜。”

  小姑娘跌跌撞撞的,自个就从地上爬起来了,然后泪眼汪汪的过去,小手抱住薄修夜的大腿,开始一抽一抽的流眼泪,“呜呜呜,叔、叔叔,你撞到我了,快赔我钱!”

  林铮见居然是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本还想蹲下去问她有没有事,谁知她转眼就抱上了三哥,最后还碰瓷上了。

  “不是……我三哥什么时候撞你了?明明是你自己先撞上来的,我们还没问你要钱呢!”

  林铮瞪大了眼睛,气差点没喘上来。

  一身绿衣裳的小姑娘鼓了鼓脸,抱着薄修夜不肯撒手,却委屈巴巴的睁着大眼睛,声音小小细细的,“人、人家是小孩子嘛,人家没有钱。而且我都快疼死了,你们还跟我要钱,你们都是坏人!”

  林铮差点要被她的无赖给气笑了。

  “小鬼,你父母呢?”

  薄修夜沉沉的垂眼看她,淡漠的脸庞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仿佛初次见到她产生的那股心悸,只是错觉。

  “人家叫小豆豆,不叫小鬼。”

  小姑娘揉了揉耳朵,低声嘟囔,而后又弯了弯眼睛,花痴般的朝薄修夜笑,“不过叔叔你的声音好好听哦,你可以再跟我说几句话吗?我可以给你钱哦,小舅给了我好多钱。”

  林铮瞬间不满了,不可思议的看她,“你刚刚不是说小孩子没钱的吗?”

  小姑娘理直气壮的仰起脸,“人家那是骗你的嘛!我长的这么好看,一看就是个富婆,怎么可能会没钱呢,笨蛋大人。”

  林铮:“……”现在的小孩都成精了吗?

  说着,她就从她的小包包里抽出了一块钱,拉过薄修夜的大手,非常豪气的把钱拍在他手上。

  “我妈咪说了,做人不能太小气,收下这个钱,你就是我爸爸了,我刚好缺一个爸爸,以后你要是缺钱了,可以跟我说哦,我会养你的。”

  林铮这下是彻底懵了,“啥?爸爸?”

  薄修夜手心被她的小小嫩.嫩的手指头给划了一下,像是羽毛划过心尖,寒潭般深邃的黑眸突地就暗了下来,他望着前面的小姑娘,脸上情绪难辨,既没答应,也没不答应。

  “豆豆!”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清冽焦急的男声,那是一个长相异常漂亮的少年,见到豆豆后,他皱了皱眉头,“不是让你在厕所门口等我么!怎么跑到这来了!”

  “人家看到爸爸了嘛!”小姑娘一脸委屈,然后小声嘀咕,“而且谁让你那么慢,人家的腿都快站坏掉了。”

  少年看了一眼薄修夜,单从这人阴沉冷漠的气质上看,就知道,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他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没说话,只蹲下拉过豆豆,“他不是你爸爸!”

  “他是!”豆豆红着眼睛,很坚持,“他就是爸爸!”

  说着,她声音哽咽了起来,委委屈屈的小声说,“人家就想要一个爸爸嘛,别的小朋友都有,就豆豆没有……”

  那少年见她这么执拗,有些头疼,“你想要让你妈咪给你找,但他真不是,你忘了你妈咪说的了?你爸爸他是个渣男。”

  “叔叔是渣男!他就是我爸爸。”

  见他还是不信,小姑娘揪着薄修夜的手,可怜兮兮的看向薄修夜,企图求的他的帮助,“叔叔,你是渣男对吧?”

标 签言情 帝少今天又醋了 纪以宁薄修夜 七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