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二度初恋陈沁程意_二度初恋梅小兰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60 ℃
二度初恋陈沁程意_二度初恋梅小兰在线阅读

二度初恋梅小兰

梅小兰 著

连载中免费

《二度初恋》是梅小兰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沁抱着大公无私的目的接近程意,最初的本意是为公司打造下一个娱乐圈顶流,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后来却把自己赔了进去,陈沁:我好像又尝到了初恋的味道,是甜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二度初恋》是梅小兰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沁抱着大公无私的目的接近程意,最初的本意是为公司打造下一个娱乐圈顶流,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后来却把自己赔了进去,陈沁:我好像又尝到了初恋的味道,是甜的...

免费阅读

  徐嘉岩盯着陈沁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就在邓高以为他会开口承认的时候,他脸色淡淡地拉开身旁的车门说:“走吧,和姜导吃饭不能迟到。”

  邓高拉开另一侧车门坐进去,系着安全带说:“嘉哥,我说认真的,女孩子哄哄就好了,哪对情侣不闹别扭的,你要是见人的时候一直这么板着脸,那肯定讨不了好。”

  车辆启动,很快开出地下停车场,徐嘉岩看着高楼大厦之间漏下的斜阳,想到那天咖啡店里自己的笑脸相迎换来陈沁的勃然大怒,以及这大半年来心中的没有着落,平生少有地生出了不知所措。

  他这一辈子走到现在可以说得上是顺风顺水,就算是初入演艺圈籍籍无名的那两年里他也没有什么焦虑,一方面是对自己的自信,另一方面是因为身边有人陪着,并不觉得什么身处低谷或者迷茫不知前路。

  如今回想起来,他和陈沁之间最开心的时候,还是在他没有走红的那两年。

  徐嘉岩闭上眼睛躺在椅背上,心中模模糊糊地生出一个认知:陈沁不是个会回头的人。

  -

  陈沁回到双湖小区,进门喊了声我回来了,陈渺先从楼上房间里出来,趴在二楼扶手上喊:“姐,苏淅的签名你给我要来了吗?”

  陈沁在门口换鞋,晃了晃手里卷着的海报,“我不要来敢进家门吗?”

  陈渺尖叫一声,从楼上冲下来,夺过陈沁手里的海报,拆下捆绳,抻开了看,海报是一张摄影棚里拍的现代写真,将苏淅的帅气和仙气展露无余。

  看到最下面熟悉的字体签下的to陈渺时,陈沁先是呆住一秒,下一刻用最高分贝尖叫出声,一下子跳起来给陈沁一个熊抱,大喊:“姐姐姐,我的亲姐姐,我爱死你了!”

  陈沁被撞得退了两步,嫌弃地将脸别到一边:“你是个高三生吗?明年高考的是你不是我吧?你这么整天只知道追星,不影响学习吗?”

  陈渺从陈沁身上下来,看着海报上的签名,美滋滋地说:“明年稳稳重本,不信咱们走着瞧。”

  陈沁一撇嘴,却没有出口反驳,和她一个学渣不同,陈渺打小学习就好,每次考试名列前茅,性格又活泼讨喜,很得长辈喜欢,也怪不得蒋女士将小女儿当眼珠子看。

  蒋林女士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看着陈沁一脸嫌弃:“你瞧你穿的什么啊,奔三的人了还学人家学生妹装嫩。”

  陈沁今天糟心得厉害,一个没忍住,怼了她妈一句:“既然穿什么都入不了您眼,改天我裸奔得了。”

  不得了,戳到马蜂窝了,肉眼可见蒋林女士头顶立马火冒三丈,将盘子往餐桌上一搁,扎好架势就要开吵。

  陈渺今天得了她姐的好处,此时自然要担当起灭火的重任,赶紧上前揽住蒋女士的肩膀说:“妈~你今晚做这个鱼看着不错哎,教教我,下周你歇着我给你们做。”

  蒋女士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你好好学习就行了,你那手指头现在娇贵着呢,是用来拿笔的不是用来杀鱼的,别净琢磨些没用的,别学你姐,上学不成,工作不成,连……”

  眼看越说越跑偏,陈渺急忙转开话题:“妈妈妈,还有什么菜,我帮你端。”

  “不用你端,你去叫你爸下来吃饭。”

  楼上陈国斌已经出了书房,正往楼下走,年过五十依旧精神焕发。他和蒋林的结合是二婚,陈沁8岁那年被蒋林带进了陈家,后来因为重重原因,至今对这个家难有归属感。但陈国斌对她的好是实实在在的,但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让她一次次地更加客气。

  看着楼上走下来的人,陈沁笑着客气地喊了一声:“爸。”

  陈国斌应下,温和道:“沁沁好久没回来了。”

  “上次回来的时候您不在。”

  蒋林将饭菜上桌,一家四口围着餐桌坐下,陈国斌照例像之前陈沁每次回来那样,问问工作忙不忙,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陈沁回答的也是那几句,她不善于应对这种场面,所以也不常回来,以至于下次依旧如此,恶性循环,于是就有家好像没家了,还好有陈渺在,让吃饭场面不至于冷淡尴尬。

  中间饭桌上提到陈渺明年高考,陈沁随口问了一句:“你打算考哪个学校?”

  陈渺咬着筷子想了一会儿:“电大吧,我想考电大王牌,通信工程。”

  陈沁噗嗤一声将嘴里的饭喷了出来。

  陈渺吓了一跳,蒋林眼睛一瞪:“你这什么反应,你觉得你妹妹考不上?她一个女孩子在理科班每次考试年级前十!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陈国斌抽出餐巾纸递过来:“看你说的,沁沁肯定不是那个意思。”

  陈沁接过纸巾,不忘道谢,然后咳了一下说:“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正好呛了一下而已,我可没说渺渺考不上,以她的学习清北不都是随便挑的吗?”

  这话陈渺听着十分受用,用力点头:“就是!”

  然后这个话题就此揭过。

  晚上休息的时候,老夫老妻的房间里传出说话声。

  陈国斌:“你说沁沁怎么到现在还跟我这么客气。”

  蒋林:“她脾气从小就怪,随她亲爹。”

  陈国斌:“我觉得还是因为当年她太小的时候把她送去寄宿了,多少十一二岁的小孩还跟父母睡呢。”

  蒋林:“那也没办法,那时候你生意出变故,渺渺又刚出生,顾及不到她。”

  陈国斌:“还是我对她关注太少,要不然也不会后来出现她早恋耽误学习的事情。”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睡吧,以后多补偿她些就行了,也把渺渺看紧了,别让渺渺学她。现在跟她讲也不听,娱乐圈有什么好的,乱七八糟的,还有之前交那男朋友,什么东西,算了不提了,睡吧睡吧。”

  这边陈沁贴着面膜跟程意发微信:你那个喜欢秦一遥的室友叫什么名字。

  这会儿不到九点半,按照陈沁跟程意偶尔微信聊天掌握到他的作息规律,只要是在学校,没有其他意外或者安排,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洗漱完躺在床上准备睡了。

  果然回复很快过来:房旭,怎么了?

  陈沁:就问一下,下次见遥遥的时候帮他要签名。

  程意:我也要。

  陈沁:遥遥的吗?行啊,我让她给你也签一个,你不是不追星吗?

  半分钟后,程意又发来消息:我不追星啊,我要你的。

  陈沁:?

  程意:哈哈,开玩笑,睡了,晚安。

  陈沁:晚安。

  陈沁拍着脸上的面膜,将手机扔在桌子上,嘴巴被面膜禁锢,半张不张地念叨了一句:“这小子脑回路奇奇怪怪。”

  男寝7号楼408宿舍里,程意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看着刚才发出去的信息有点发呆,刚才,他把那句“我不追星啊,我要你的”打成了“我不追星啊,我追你”,差一点就发过去了,还好反应得快,在发送之前反应了过来

  他真是有点疯魔了。

  程意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突然感觉到头顶有轻微的气息吹过。他抬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房旭正趴在隔壁床铺上隔着床头栏杆看他,被发现了也一点没有偷窥别人隐私的羞愧,笑得一脸yin/荡:“这次被我逮到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逮到什么了?”

  “我不追星,我追你。”

  “……”

  程意:“打错了。”

  “呵呵,弟弟,你没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吗?上次在教室里被你逃了,这次直接被我抓个现行,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这会儿宿舍没别人,跟我说说呗,谈个恋爱又不犯法。”

  “你今晚怎么不打游戏了?”

  “昨天单排掉钻四了,气死老子了,今天没约到人,不想单排,你别打岔,快从实招来,是不是你们排球女队那个美女?”

  “什么排球女队听着这么奇怪,那是女排校队。”

  “反正都一样,真是那个美女?”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我靠!”房旭直接爬起来从隔壁跳到他床上,“你这是承认了啊,真在追人?”

  程意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我这怎么就算承认了?我是问你女排那个,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她有次问我要课表。”

  程意更奇怪:“她为什么要问你要课表。”

  “这事儿难道不是应该你自己最清楚吗?她先问我的是,请问你是程意室友吗?你们是一个班的吗?我说是,然后她就要了我们的课表。”

  “她要你就给啊。”

  “美女哎,弟弟,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美女特权,你没追过女生吗?”

  “我,还真没有。”

  “也对,你这种从小帅到大的大帅比,肯定都是别人追的你。”

  程意没搭理他这个理论,将手机塞到枕头下拉过被子准备睡觉。

  房旭拍了拍他的肩膀:“哎,你别急着睡觉,话还没问完呢。”

  程意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没什么好说的。”

  房旭伸手去揉他的脸:“这才九点多啊弟弟,夜生活刚刚开始你睡什么睡啊,你不说今晚不许你睡觉。”

  程意拍开他的手:“我明天早上有训练。”

  “你把我的好奇都勾出来了不帮忙消灭你还是人吗?现在宿舍就我们两个,你跟我说了我保证不告诉别人,我发誓,否则我就一辈子再也打不上大师。”

  程意终于睁眼看他,就在房旭觉得后脑发毛的时候,他拽着被子坐起来,靠着墙面整理词汇,其实他最近没有训练也不上课的时候也会被一些情绪困扰,说不上来是什么,直接表现就是,闲下来的时候会不自觉摸手机。

  在智能机流行之后的这些年,很多年轻人都形成了手机不离手的习惯,但他从来没有过。

  他从有清晰的记忆开始就一直在玩排球,总觉得这是天底下最有趣的运动,搞不懂整天抱着手机的低头族怎么从虚拟网络里寻找的快乐,微信还是被他老爸逼着注册的,但他一直用不惯,就算要和人联系也都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省去了很多打字浪费的时间。

  而最近他似乎渐渐地从微信聊天里感知到了某种吸引力,会期待某一次点亮手机之后,看到代表微信的那个绿色图标上显示出红色圆点。

  犹豫了好一会儿,程意才拧着眉说:“我也说不上来,就比如今天她让我背另外一个女生,我当时就有点抗拒,但之前我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也抱过她,就没那种感觉。”

  “抱过?!”房旭绷不住叫出来,然后才感觉到自己反应有点大,这才缩着脑袋压低了声音说:“你为什么要抱她?”

  “这重要吗?”

  “好好好,不重要,你快接着说!”

  程意被房旭这么一打岔,刚才想吐露的欲 望突然就没了。

  他坐着又想了一会儿,一头栽倒在枕头上说:“没了,就这些了。”

  “我擦”,房旭有点抓狂,“我裤子都脱了你这一句就没了?那你还不如不说。”

  “我本来就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房旭眼睛转了几圈,说:“那这样,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挑着回答。”

  见程意没反对,房旭就问:“首先,对方是个女的吧?”

  程意白了他一眼,这个问题不想回答。

  “那好吧,下一个问题,我看你最近手机用的挺频繁,有时候去训练的时候还要拿,你们经常聊微信?”

  “偶尔,也……不算偶尔,差不多每天吧,会聊个一两句,随便聊点什么,中午吃的什么,比赛怎么样之类的,感觉就……朋友之间很简单地问候一下。”

  “你平时随便问候其他人吗?不止女的,男的也行。”

  “……没有。”

  “嗯……你想和她亲近吗?就比如去搂她,拉她的手。”

  “……”

  “这个不想回答也行,那换个说法,她如果拉你的话你会讨厌甩开吗?”

  “不会。”

  “那如果是那个女排的美女呢。”

  程意一脸一言难尽:“我见到她就……有点烦,小时候她就住在我家楼下,那时候我在小区院里自己垫球扣球,她就整天追在我后面,一定要我教她,然后……”

  房旭比了个OK打断他:“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了,再下一个问题。”

  程意:你明白什么了?

  “你白天见到她之后,晚上会做梦吗?”

  “做什么梦?”

  房旭脸上笑得不怀好意,拽着身下的床单晃晃,“就那样的梦。”

  程意一下子就回忆起那天早上十分尴尬的一幕,他当即一把伸手拽过扶手上搭的衣服,直接甩在房旭的脑袋上,推着他往隔壁床铺去:“滚滚滚!”

  房旭连滚带爬地被推过去,但仍旧不死心地扒着栏杆:“你别恼羞成怒啊,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现象,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也会做梦哎,再说我这是在对你进行恋情分析,像你这种没谈过恋爱的,初恋一定要慎重你知道不,得进行多方面分析认清你自己的心意。”

  程意不屑:“说得好像你谈过一样。”

  “我还真谈过……网恋。”

  程意拉过被子蒙着头:“我真是有病了要跟你讨论这件事。”

  房旭拉拉他的被角:“你现在不就是有病吗?相思病啊。”

  程意埋头不理他。

  房旭锲而不舍地继续问:“那她呢?对方什么态度啊,你不能一直在这单相思啊,你表示了吗?行动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房旭以为程意不想搭理他了的时候,听到一句:“我感觉她就把我当弟弟看。”

  房旭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来:“弟弟?你看上的是位学姐啊?不过那也没关系,女大三抱金砖嘛。”

  程意拉下被子翻眼看他:“这很好笑吗?”

  房旭急忙摆手:“不是好笑,是有点惊讶,我记得我们刚开学的时候宿舍四个第一次卧谈,你好像说过自己不接受姐弟恋?”

  程意咕哝一句:“此一时彼一时。”

  “好好好,你长得帅说什么都是对的,是咱们院的学姐吗?咱们院里女的本来就少,如果咱们院的话我应该也认识吧?”

  “不是。”

  “是你们那排球女队的?”

  程意已经懒得纠正他这个奇怪的说法:“……不是。”

  “那你是哪儿认识的,你每天就主要这两个活动场所,除了同院一起上课的也就校队有女的了,难道是食堂认识的?”

  “她不是我们学校的。”

  “……”房旭忍不住喟叹,“牛逼啊,这开学才多久,你这迷妹都已经蔓延到外校了。”

  “她不是学生,已经上班了。”

  “……”房旭挠挠头,嘶了一声,“你这……她多大了?”

  “不知道,可能比我大三四岁?五六岁?还是七八岁?或者十来岁,我也不确定,反正她长得很年轻,但经常自称老年人,时不时叫我两声小朋友。”

  这显然超出了房旭的认知范围,他忽略了那句长得很年轻,重点放在了叫我小朋友上,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水桶腰花布衫的中年妇女形象,刚才对程小弟这么帅气的小伙看上的另一半该有多美之类的美好幻想当即破灭,顿时只剩下一脸纠结:“这……”

  他一时不知道是应该鼓励兄弟勇敢追爱,还是劝阻兄弟及时止损,话憋在嗓子里,脑海中的天平来回摆动。

  程意闭上眼睛说:“困死了,睡吧。”

  房旭趴在床头看着程意的头顶,心中惆怅无限,没想到程小弟这突如其来的初恋竟然这样让人纠结,但感情这种事儿很难说,他已经自觉脑补了一出毫不般配又不被世俗待见的虐 恋大戏。

  房旭心中唉声叹气,却又苦于无法帮忙,只能满心郁闷地掏出手机,戴上耳机,点开手游,拉了一个妹子开始双排。

  程意这边儿的纠结陈沁丝毫不了解,她整天忙到飞起,明嫣的校庆节目再次回到部门会议讨论,会上陈沁没有说明这件事情需要重新斟酌的理由,所以部门大多数人都不理解彩排都去过了为什么突然要变卦,商量到最后还是陈沁直接一锤定音。

  校庆确定不再参加,并且尽量减少明嫣最近的曝光量,已经谈好的或者正在谈的活动全部取消,以最快的速度选择一个剧本,最好是需要封闭拍摄或者去深山老林与世隔绝的地方取景的。

  既合适又是好班底的剧本也不容易这么巧就遇到,不过明嫣有腿伤,虽然不重,但也需要养个几天,正好可以趁着这几天好好歇歇养养精神。

  其实彩排之后第二天陈沁也试探着问了明嫣她和傅涵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碰了个软钉子。

  明嫣当时说:“陈沁,每个人都有不想再提起的过往,就比如那天在车上,我问你之前的事情,你也避而不谈是一样的。”

  陈沁当即无话可说。

  陈沁也说不上来到底自己在焦虑什么,但她有一种隐隐的潜意识,总觉得那天彩排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平静地揭过去。

  她其实最应该做的是联系明嫣的执行经纪樊小英,跟了明嫣几年了,樊小英应该对明嫣的事情最了解,但不巧的是,樊小英正好在这个时候生了,陈沁自然不可能再因为工作的事情打扰她。

  紧接着进入十一月,苏淅的古装仙侠剧网台联播,周播剧,每周播出四天,每天两集。

  刚播出的两天内水花不大,直到第三天,第一条关于这部电视剧的话题冲上热搜,苏淅的微博粉丝便开始呈现指数激增。

  从这一天开始,陈沁的手机便几乎要被打爆了,除了道喜的之外,其他都是各大节目的邀约。

  稳打稳扎两年之后,苏淅终于要火了。

  而几乎是同时的,徐寅之前拍的那期综艺播出了,虽然节目组已经将徐寅一些过分傻缺的表现剪掉,但还有一些细枝末节无法掩饰,再加上之前一些网友拍的路透视频,徐寅出道以来第一次重大的公关危机和苏淅的大火几乎是前后脚一起来到。

  还好之前已经做了一些公关预案,就等着□□出了之后应对,但有了前车之鉴,这次陈沁不敢完全当甩手掌柜了,两个人她都要重点盯着。

  这样的话明嫣的工作陈沁就有些顾不上了,便让她的助理张玉暂代经纪工作,反正接下来她的主要工作就是挑剧本,等到樊小英产假结束再将工作交接回去就行。

  等陈沁将这段时间最繁忙的一段度过之后,时间已经悄悄进入冬季。

  秦一遥的新戏杀青叫陈沁一起出来吃饭,陈沁才突然想起来上次承诺程意的事情还未给他兑现。

  晚上和秦一遥见面,她们没去肖音的店里,约的是一个茶餐厅,陈沁专门带着秦一遥的海报过去。

  到了地方,陈沁将准备好的海报和签字笔推过去让她签名,秦一遥笑着说:“你这又是给谁要的?你妹的同学吗?”

  陈沁说:“不是,你不认识。”

  “你的朋友里还有我不认识的吗?”

  陈沁想了一下:“不对,你之前见过他的,肖音他表弟。”

  秦一遥手上签着名,说:“那个长得特别好的学生?叫什么来着?”

  “程意。”

  秦一遥挑眉,停下手里的笔抬头看她:“你们挺熟的?”

  陈沁吃着东西说:“还好吧,有联系。”

  “那小孩追星吗?看着不太像。”

  “他不追星,他帮他室友弄的,他打排球。”

  秦一遥想起什么,放下笔拿出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你让我帮你找这个东西是给他的?”

  盒子不大,陈沁拿过来打开,里面是一件短袖运动上衣,衣服上挨着签了几个名字,都是去年的里约奥运女排冠军的名字。

  陈沁惊喜道:“还真要来了啊。”

  前段时间陈沁和秦一遥通了一次电话,那次是秦一遥从剧组请假回B市录一期综艺节目,想叫陈沁出来吃饭,结果陈沁正好不在B市,两人聊了一会儿,陈沁电话里知道她去的那一期竟然有女排运动员,当即让她一定要到几位国家冠军的签名。

  当时秦一遥还以为陈沁是突然多了追体育明星的爱好,没想到中间还有另外一出戏。

  秦一遥打量着陈沁翻看那件签名球衣时的神色,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沁沁,你是对那个学生有什么意思吗?”

  陈沁疑惑抬头看秦一遥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忍不住笑出来:“你想太多了吧,我就是看程意条件外形都挺优秀,想着先接触看看能不能把他签了。”

  秦一遥:“那你接触多久了?”

  “三个月了?差不多吧。”


标 签言情 二度初恋 陈沁 梅小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