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说你呐往心里走一点免费结局_谢暮梁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39 ℃
说你呐往心里走一点免费结局_谢暮梁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谢暮梁清小说全文

夏加尔 著

连载中免费

《说你呐往心里走一点》是作者夏加尔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谢暮梁清,全文讲述的是:梁清不明白,都已经蛀的所剩无几,何不加点麻药拔了它。其实,以牙还牙并没想的那么难,关键找个技术好的,比如他,谢暮是那颗随我最久的蛀牙,那梁清,就是彻底根除医好许默的牙医,曾经的记忆随风而散,剩下的,唯有不重要的回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说你呐往心里走一点》是作者夏加尔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谢暮梁清,全文讲述的是:梁清不明白,都已经蛀的所剩无几,何不加点麻药拔了它。其实,以牙还牙并没想的那么难,关键找个技术好的,比如他,谢暮是那颗随我最久的蛀牙,那梁清,就是彻底根除医好许默的牙医,曾经的记忆随风而散,剩下的,唯有不重要的回忆…

免费阅读

  早先躲着暑气进门,许默不大留意,这会环顾四周,黛瓦白墙的温润,铜环门扣古朴,守护一室隔绝。

  清朝大学士的老宅院,错开深细浓重的轻描淡写,溶溶月光,幽竹浅影,或焚香抚琴,或钟情笔墨,借着琴音手书心情,满纸风趣墨未干。从晨光初升消磨到琥珀色的黃昏,应当都不觉日长。

  在快速喧嚣的都市生活中,卸下周身匆忙,敛去富丽雍容,找到这么一处安顿身心的栖息之所,扩大自在舒坦,简、静,一切归於心境。

  在许默寻找白舒妍的时候,刚巧对方也在找自己,显然白舒妍的视力更好,一眼瞧见迷迷糊糊的许默,快步上前,拽着就往热闹处走去。

  院子开阔处,围了不少人,一节节半月形的竹子前后连接,形成水渠一般的存在,略高的开端,会有工作人员不定时在水中放置面条,顺流而下,想吃的,就用筷子从水里夹一些。

  就在竹节连接的装置边上,立着半人高的大石台,放了姜、蒜、糖、盐、醋、酱油、泡椒、香菜、葱花、紫苏、罗勒叶等各色调料。

  随心所欲的搭配,像儿时过家家一般,吃的好玩却又认真。拿捏轻妙的情绪,就着一口流水细面,入骨清凉。

  “我啊,要么,不开始,认定了,就义无反顾。”许默晃了晃手中的空碗,左手拿着筷子在碗里信手画圈,碗底的蘸料乖巧的跟着打转,“谢暮,就是我的义无反顾。”

  夏夜的晚风,送来一片清香,一池碧水,一榭幽莲,一陌杨柳,一窗月光,跌碎在黛色烟光里,呶呶哓哓哩语,许默把留学苏黎世时,和谢暮的点滴故事娓娓道来,很多事,只道当时是寻常。

  白舒妍吃的欢快,不时从竹节里捞出些许面条,佐以喜欢的配料,入口毫不含糊,“那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以前只是想着要找到他,一直找一直找,却始终没有音讯,他在心里住太久了,现在,我觉得我都已经放下了,他又出现了,我不知道了……”

  户外蚊虫多,许默绷着脚背在低矮的迷迭香里蹭来蹭去,蚊虫没驱赶成功,倒是沾染了不少草木香。

  “那听到他说要重新追你,是什么想法?”

  “没想法,很空,懵了。”

  “那……还喜欢他吗?”

  很久很久,许默都没有动静,白舒妍放下碗筷,拖着下巴看她发呆。许默原本的坦荡,被人一瞬不瞬盯着瞧,时间久了,拖成一种如影随行的浑身不自在。

  “你别拿你那种眼神看我啊,万一把我掰弯了,你负责啊。”

  “好啊,我负责也不是不可以。”白舒妍伸手拦过许默的肩膀,把人圈进怀里,空出的那只手,指尖微提,撩起许默的下巴。

  白舒妍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不开口时,一颦一笑都是在勾人,就在发出萝莉音的瞬间,把许默拉回现实。

  “我滴个乖乖,大白,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开这种玩笑了,气场差太多。”许默双手抱住手臂,刚刚,靠近白舒妍那侧的手臂,被什么给挤压了,软软的QQ的,少说也应该是D吧?

  白舒妍感觉边上的人儿,情绪瞬间降了很多,以为是被自己说的话给触动了,双手抓住对方的肩头,拉到自己面前,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不,是熊抱。

  “放手啦,白舒妍你谋杀啊。”要不是许默清楚白舒妍的感情史,真要思考下她的这份热情。

  两人之间拉开一手臂的距离,许默揉了揉胸口,悄眯眯往白舒妍身上送了个眼神,又飞快的收回。

  “傻样~”白舒妍想揉揉许默的脸,视线往后延伸,看到不远处,一双清明的眼,正看着自己这边。

  远处的茶师,整个人浸在夜色里,随着步子的前移,一点点打捞出了轮廓。

  中式复古的样式,是他最日常的穿着,跳跃的色彩,衣袖领口的针脚,仿佛藏了古时女子的温婉娴淑。

  刚刚吃的几口面早就消化光光,许默穿梭在庭院里,间或从布置在院子里的桌子上,取些食物,盘里夹了马蹄糕、白糖糕、抹茶团子之类的点心,她正准备往嘴里送一口白糖糕,就看到眼前多出个人来,“诶,程曦?”

  “这个给你。”依旧是迷人的嗓音,好听,清凉。

  许默眼里装了疑惑,还未开口,茶师就已款款解答。

  “驱蚊喷雾,有柠檬草、香茅、尤加利、山鸡椒薰衣草、薄荷、山茶油调配成,纯天然的。”被唤程曦的茶师,保持着递出物品的动作,直到许默接过银色的小罐。碰到了对方的手指,指尖微凉。

  许默对着空气轻轻一按,细密的喷雾,带出一阵柠檬草的香气。

  “这里蚊子多,你应该用得到。”

  白舒妍顺着茶师的眼神看过去,这人是在看许默的脚踝。

  “谢谢你啊,程曦。”许默道了谢,撩起钴蓝色袍子,把茶师给的的喷瓶,大致对着脚踝的位置滋滋滋的一通乱喷,末了,还不忘给白舒妍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喷了几下。

  等茶师走远,白舒妍故意拉长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对着许默喊,“程~曦~”

  许默被白舒妍喊得鸡皮疙瘩扑通扑通冒出来,“干嘛呢你。”

  “大许,你不谈恋爱真的可惜了。浪费哟~”明眼人白舒妍一看,就觉得这茶师对许默有点特别,不带目的的对人好,不存在的。

  没点意思,谁会注意到刚认识的人需要什么,还特意送过来?

  “大白,程曦给了我一些今天喝的茶叶,我想做一款甜品,名字已经想好了,叫「再见」。”许默说着,就近找到地方,放下手里的餐盘。

  曦和数点,软风吹送,景如言,物随行,院子里的灯,都是传统灯笼,里头点着蜡烛,带光亮的地方,都会有灰黑的影子跟随,忽大忽小,风一吹,摆的那叫厉害,更有,直接吹灭烛火,吹散灰影。

  “德性~做好记得喊我试吃,现在舌头都被你养叼了,觉得好吃的甜品,越来越少。”白舒妍不服不行,同样的材料,同样的配方,她就是做不出许默那样的精致甜品。

  “它和我之前吃过的茶泡饭,味道很像,我现在想起来了,那是谢暮最拿手的。”所以,她才会觉得熟悉,才会主动去问一个陌生人找茶。

  白舒妍侧过身,不知道什么时候,许默已经泪流满面,“不想记起来,就别想,都过去了,傻样,丑死了。”

  触摸不到形状的关联,没有出现的相见,真相,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面前。

  “在那天之前,觉得他欠我一个答案,现在觉得,都不重要了。大白,谢谢你啊,带我来这儿。”今天这趟,是最后一根稻草,让她看放下过去,看清现状。

  白舒妍右手放在许默肩头,轻轻拍了拍,无言无语。

  盛夏的午后,途径热烘烘的空气,还有白噪音的合唱,满目的绿像是要跳出叶子,极力衬着中暑的绣球花。

  对岸的山峦被甩到身后,先是一个紧急刹车,然后漂亮的侧方停车,停在一幢巧克力色的房子边上。

  这是幢叫「饵」的江边咖啡馆,它掩在路边并不起眼,体验过后,便会被它留人的气场深深吸引。

  推开金属玻璃大门,室内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夹带着慵懒、舒缓、温暖的背景音乐,裸色丝绒沙发,黑色和金色的装饰元素,错落有致的鸟笼灯,让这个空间充满文艺氛围。

  许默一眼看见立在入口搜索目标的季晨,伸手对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拐角靠窗的位置,一半时间,是他们碰头的专座。

  “有新品,你喝什么自己看,”许默愉快的把iPad推到季晨面前。

  “所以,没有以身相许也就算了,就这样请我吃个下午茶打发了?”季晨嘴里这样说着,手指却没停顿的在触屏上嗒嗒嗒的点着。

  “以身相许也得找个帅的吧,你……还是算了。”

  上周末许默电脑出故障,里面有很多重要文件不能丢失,又不放心送去维修店,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全靠季晨完美解围。那会,许默眼里的季晨,周身自带光芒,耀眼夺目。不过光芒只存在几分钟,便自动烟消云散。

  “几个意思,嫌我丑?你……你竟然嫌我丑?”季晨抱怨地看着对座的好友,还想说些什么,恰好服务员端着饮品小食送到面前。

  “两位点的饮品和小食,这份牛肉潜艇堡建议趁热吃,口感会更好。”服务员礼貌而专注的把餐点摆好,安静退场。

  牛肉潜艇堡、牛油果沙拉、芝士塔、无花果克拉芙缇、焦糖可丽露……许默看看摆满桌子的餐食,再看看季晨这瘦弱的小身板,也就随他去了。

  其实季晨一米八的个子并不瘦小,只是他的身形很会藏肉,许默是个旱鸭子,没见过游泳时的样子,所以并不清楚。

  许默咬了一口焦糖可丽露,这种外焦香脆内里松软的甜点,真是百吃不腻,“我可没那意思,在我眼里,帅哥特指可能成为男朋友的群体,你懂?”

  “懂懂懂,好哥们儿,来,干一个。”说完,季晨白了眼许默,拿着手里特调的荔枝玫瑰味真露,凑近她面前的百香芒果苏打水,象征性的碰了一下。

  没错了,他们是互怼互助的闺蜜,也是能一起看球赛的哥们,唯独成不了情侣,更不可能组成家庭。那些以身相许啊,在一起啊,都是贫嘴时说的话,当不了真。

  许默很久没说话,就只是看着窗外,她在考虑是一心扑事业,还是鱼和熊掌兼得。问题是,鱼已经上好饵在钓了,那熊掌在哪儿呢?

  “小晨子啊,你说,天上能掉馅饼,会不会也给掉个男朋友下来啊。”亲妈最近有空闲,对许默的个人问题就催的紧,她不想相亲,可目前的工作,都是和甜品打交道,也没有认识更多异性的机会。

  季晨吃沙拉的动作停了一下,“真掉下来,你敢接吗?”

  “接啊,有什么不敢的。”

  许默和季晨的下午茶时间,无非就是吃吃喝喝,聊些许默的工作室近况,季晨在学校又被哪个女学生表白了,又或者各自处理事务,共享一个空间。

  一个半野生创意甜品师竟然和高校数学老师,勾勾搭搭相约友谊下午茶,愉快又和谐。

  退出聊天界面,许默冲着季晨晃了晃手机,腕上纤细的开口银镯随之晃动,举手投足添了几分灵动轻盈,“小晨晨,我男朋友刚刚给我发信息了。”

  许默眉眼带笑,笑容中带着几分自信与期待,季晨是知道许默长得好看的,没想到这一笑,越发好看了,配上她特有的甜润嗓音,“什么鬼?还有,为了我们纯洁的友谊考虑,不要这个样子冲我笑。”

  ”神经,说什么呢你,“许默轻快的起身,走到季晨面前,一把搀起他,就准备往外走,“走啦,我要回去给我男朋友准备甜品了。”

  “你还真是想到一出是一出,你哪来的男朋友?说,那男的谁啊?”季晨不大情愿的起身,还不忘把盘子里最后一块无花果克拉芙缇带上。

  “许默!”

  有人叫她?许默循声望去,四目相对,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个发光体,带着隽永的优雅气度款款向她走来。她现在假装没看见,还来得及吗……

  对方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转瞬即逝,其实谢暮第一声喊得是许诺,但并收到回应。此刻,他慢慢走到面前,好整以暇的把对面两人的样子尽收眼底。

  一个清爽利落的短发,雾霾蓝休闲衬衣配深色牛仔裤,踩一双极简的小白鞋。一个高位马尾,素净的脸庞,身上穿了杏色高腰小衫,纯白直筒裙。

  咦,她手里拿的小桶包,和季晨的衣服一个颜色,谢暮不自觉的皱了眉头,再看到自己的白衬衫,嗯,和她的裙子一个色儿,眉头微微舒展。

  “让开。”

  “不让,”谢暮笑了笑,“这位是?”

  “和你没关系,”许默不想多说,挽着季晨准备离开。

  “诺诺,等一下,”谢暮伸手拦住她的去路,停顿片刻,说出一句惊倒对面两人的话,“你男朋友掉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谢暮的冷幽默,许默在心里咒骂了一番,脸色却平静,淡淡扫了谢暮一眼,“不好意思,我已婚。”

  许默已婚?是她现在挽着的这个男人?

  谢暮扬了扬他好看的眉头,对许默说的话并没表现出半点吃惊,转头看向季晨,“哥,你什么时候结婚了,爷爷知道吗?”

  “那个,大许啊……可能我没和你讲过,”季晨嘴里叼着吃的,看着面前的架势,云里雾里,不知道怎么开口,“谢暮,他是我弟弟,亲生的。”

  许默不想搭理谢暮,伸手掰过季晨的脸,拿掉他嘴边的食物,“弟弟?我给你机会,一分钟内,你把话说清楚。”

  “就是同父同母的弟弟,你之前没问,我也就没说。”季晨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左看看右看看,不明白自己这个弟弟,怎么和许默有关系。

  许默的视线在面前两个男生之间来回切换,他们是亲兄弟啊,许默想起之前发现谢暮和自己就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不就是在去接季晨的时候。

  细看眉眼间是有点像,季晨给人的感觉是舒服放松的,另一个,许默歪头瞅了瞅直挺挺站着面前的前男友,剪裁得体的衬衣西裤,裤脚长度刚好露出脚踝,隐约看见有个纹身,华丽的丝绒吸烟鞋,耀眼中带着侵略性。

  “我还真是运气好。”许默心里暗想着,却不小心说了出来。

  季晨一句话交待了他和谢暮的关系,此刻,他更想知道许默和自家这个聪明弟弟到底什么情况。

  “谢暮,你这样有意思么,当初是你不告而别,那就由我来说这句迟到的分手。好了,仪式感也送你了,季晨是我朋友,我们先走,你随意。”说完,许默把手里拿的小块无花果克拉芙缇甩在谢暮胸前,还顺带在他衣襟上擦了擦手。

  许默牵着季晨一个劲儿的走走走,直到走出咖啡馆,深深吐出口气,浑身舒爽。                                  

标 签言情 说你呐往心里走一点 谢暮梁清 夏加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