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死敌心尖宠狄瑶容璟_穿成死敌心尖宠金大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93 ℃
穿成死敌心尖宠狄瑶容璟_穿成死敌心尖宠金大容在线阅读

穿成死敌心尖宠金大容

金大容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成死敌心尖宠》是金大容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女将军狄瑶灭了敌国后,喜滋滋的率领兵马回国领赏,谁料半路遭到埋伏,一朝身死,再度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成了敌国太子容璟的心尖肉——祝瑶瑶,传闻容璟生的貌美无双,被世人称为最美公子,狄瑶瑟瑟发抖,这可如何是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死敌心尖宠》是金大容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女将军狄瑶灭了敌国后,喜滋滋的率领兵马回国领赏,谁料半路遭到埋伏,一朝身死,再度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成了敌国太子容璟的心尖肉——祝瑶瑶,传闻容璟生的貌美无双,被世人称为最美公子,狄瑶瑟瑟发抖,这可如何是好....

免费阅读

  闻人凯的手指细长冰冷,他掐住了狄瑶的颈动脉,脉搏的跳动通过他的指腹传递过去,他可以感受到手里的这个女子的生命力,她被他掌握着。

  狄瑶只觉得脖颈被掐得剧烈疼痛,她原本想使巧力挣脱,但想到现在狄府内还有他的侍卫兵,她要逃脱并不容易,更何况闻人凯当年是在狄家军手下训练的,武力值几乎与她同等,若不是当年他随父亲去镇守沙亭,怕是在军队里的建树并不比她差多少。

  “转过头来!”闻人凯再次厉声道。

  狄瑶缓缓握紧了手,她强忍住不让自己反击,随后转过身来,面向了他。指腹因为她的转身而划过脖颈上柔软的肌肤,掐出了暗红的颜色。

  看到眼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闻人凯眼眸暗了暗:“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狄府?”

  狄瑶反应迅速,她立刻装出一副柔弱且无辜的表情:“我,我是随着夫君来的,不知怎么的进了一个巷子,找不到路了。”

  闻人凯冷笑了一声:“姑娘,之前在巷中你我可是途中相遇过,你如何比我们快一步入的狄府南院?”

  “我,我也不知道……我走着走着就进来了……那巷中有一道小门,我顺着小门进来的。”狄府确实有三道门,其中一个小门是专门供给下人进出的,幸亏狄瑶熟知府院结构,否则就无法应对了。

  她此话一出,闻人凯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弛了一下,他从前来狄府拜访时,与偷溜回狄府的狄瑶在院中相遇,就是见她走得小门。这女子手上无茧,也并非是习武之人,或许真的只是误闯入的。

  如此想着,他便松开了手。

  狄瑶摸了一下脖子,脖子上的血印非常深,要是稍微再用力一些,她估计就一命呜呼了。

  “此地不是闲杂人等可入内的,尽快离开吧。”闻人凯不喜与人废话,既然她的嫌疑解除,他也就不再为难。

  “是,是。”狄瑶连连点头,并躬身行礼,后退着准备走。

  “等等。”

  闻人凯忽的又喊住她。狄瑶脚步一顿,不敢靠近,只远远站着:“公子还有什么事?”

  “你刚才在房中看见了什么?”他追出来时,她应该就站在窗边,闻人凯想到如果只是误闯入进来的,为什么要躲在那样的地方。

  狄瑶摇了摇头:“我听见屋内有人,便想进屋问问路,这地方太大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走来都看不到一个人。我刚到附近,公子就出来了,因为太害怕了,又恐被人误认为是小贼,便转身就逃了。”

  她这话,解释的太过了,让闻人凯再次眯起了眼睛:“我只问你看到了什么,你答得如此仔细是为何?”

  “我,我是怕公子错怪。”狄瑶心里抓狂,这臭小子,心思这么缜密干什么!

  闻人凯观察着狄瑶脸上的微表情,随后步步朝着她走来:“你说你是从小门那边走进来的,怎么会逛到南院,南院距离小门可还有一段路,你进了别人的院府,难道不会从小门出去吗?”

  “我也不知道这是别人的院府啊,我以为是另一条小道。”狄瑶解释。许多院落都是大家住在一起的,院中的过道都是可以随意走动的,穿过小门就到了另一条路,这也是常有的事啊。

  但闻人凯似乎不想轻易放过她,他站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娇小瘦弱的狄瑶:“我第一句问的话,你似乎至始至终都没有回答我。你是何人?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是广安城的人?”

  他问到这里,忽然猛地抓住狄瑶的手腕,将她拉至自己身前:“说!”

  “请这位大人放开我的夫人,可以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质问。

  闻人凯抬起头来,看到漫漫树荫下,一个男子掀开了遮挡在墙旁伸展出来的枝桠,出现在二人面前。这男子穿着半旧的藏青素装,长发被一根简单的发带挽着,身无配饰,清清秀秀,却在一笑时仿佛周围那枯枝上的树花都要绽放。

  他缓步上前,挡在了狄瑶身前,将她护在了身后。明明是一个书生模样,但身上却有一股淡雅厚重气质,闻人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你是?”

  “在下傅宏,是明州泰江人氏,家中以香料为生,今日携妻来广安,听闻广安有一条香料街,名为春云,便想来找一些生客。”容璟态度优雅,声音温润。

  他的回答完美无懈,但闻人凯却并不完信:“既然是香料商人,身上应该有样品吧?”

  容璟颔首道:“是,只是来广安途中遭遇匪贼,香料大多已毁,只留些许尚在身上。大人若感兴趣,小人可供大人一鉴。”

  狄瑶视线朝容璟一瞥,他身上哪来香料???

  闻人凯似有意刺探,他长袖往身后一拂:“也好,我今日有些疲倦,正好可以稍作休息。狄府有一处茶室,我们且在那儿品香。”

  他一副在自己家的模样,让狄瑶有些不爽——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狄府是有一间茶室,就在南院外的廊道后面,周围是小池,木桥,还有假山石。狄瑶从前常年在外打仗,回来也大多在宫里应酬,这高雅的茶室她几年里也只来一两回而已,反而显得有些陌生。

  不过这样的陌生这好遮掩了她的身份。

  入了茶室后,闻人凯熟门熟路的去从柜中取出了上好的碧螺春,又命人点了炉火,煮起了茶来。他熟练的模样让狄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厮……整得好像这家是他的一样。

  “这是我故人之所,只是故人已去,物落尘埃。”闻人凯淡淡道了一句,将茶泡了三泡,给狄瑶和容璟都倒上一杯。

  狄瑶直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如牛饮水。喝罢还皱皱眉头,左右扫了一眼,没看到什么糕点,有些不悦的抿了抿嘴,不再有别的动作。

  她这模样让闻人凯有些一怔,从前狄瑶也不爱喝碧螺春,碧螺春香气浓郁、舌本回甘,但如牛之饮这甘味就无法细品,反而有些苦味。狄瑶因为身居高位,常常被人宴请,品茶时都如这般牛饮,然后取些糕点压压苦味。

  狄瑶没注意闻人凯的视线,她喝完茶之后有些担忧的看着容璟,他别是自己给自己挖了坑,什么香料商人,他身上哪来的香料?

  “有劳夫人取一下香炉。”

  她正如此想着,却见容璟已从袖中取出了两盒香料,这香料竟是刚才他们在街上随便一间店中买的……这,这都行?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容璟从容不迫,接过狄瑶从边上递来的一道香具。其中就有一个香炉。香炉只有手掌大小,里面还有一些炉灰。

  他从托盘上握起香筷,顺时针轻轻搅散灰炉,随后用香压将灰炉压平,然后十分仔细的把炉壁上的灰尘用香帚轻轻扫净,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十分熟练。之后他拾起香勺,从香料盒中挖取了一小勺,手腕微微一动,竟直接在香炉中画出了一朵绽放的牡丹花型。

  通常香道者需要用香篆磨具来摆出香料的形状,但容璟居然只用手就可以画出形状来,而且分毫不差,香料也平整厚实。

  她简直像在看一场艺秀,一场表演,完美地令人震撼。

  闻人凯也有些一怔,看来他们果真是香料商人?如此一手,除非是真正的香道高手,否则是不会有此之技的。

  之后便是更轻车熟路了,容璟点燃了一根木条,然后放置在香中,将香料点燃:空气中立刻徐徐升起了一股淡淡幽香便随着升起的烟缕向四周扩散开来,香气温婉,沁人心脾,回味悠长。

  “此乃闺中女子帐中香,大人觉得可好闻?”容璟放下燃木,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淡笑着看他。

  闻人凯听到“帐中香”三个字脸猛地一热,仿佛胸口前放着的木梳都在此刻滚烫了起来。他轻咳了两声,压下尴尬,从座位上直接站了起来:“我还有事,既品了香,你们便走吧。”

  既然查探不到什么,而且这两人似乎真是香料商人,便没什么可多说的了。

  容璟一笑,也站起身,朝闻人凯一拜:“大人,告辞。”他伸手去牵狄瑶的手,狄瑶微微挣扎了一下,还是任由他握住,被他带着离开了茶室。

  待二人远去,闻人凯才重新坐回了坐垫上,他看着香炉里徐徐燃气得烟,脑海回忆起了从前跟在狄瑶身后的种种……

  那时他还年幼,被父亲送入了军营中磨炼,胆小的他常常一人在夜里哭,又不怕别人发现,只能强忍着。后来他遇到了狄瑶,狄瑶也是年幼入的军营,不过她并非被丢进来的,而是自己喜欢进的军营。

  因为年纪接近,在年幼的闻人凯心里,便觉得终于有了一个伴,哪怕二人几乎不怎么说话,但都觉得这是一种安慰。

  后来两家人稍微熟了一些,闻人凯便会时不时的去狄府拜访,他一直记得自己在府中第一次看见穿女装的狄瑶,扎着两个丸子头,漂亮的坐在紫藤萝下的秋千架上晃荡,她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仿佛令天上的太阳都生了欣喜,光灿灿的照耀在她身上。

  这一次,狄瑶确实是被容璟所救。

  如果不是他出现替她解围,恐怕她会被闻人凯盘问很久,到时候也许暴露了身份,也许被抓到牢狱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从闻人凯的角度上看,似乎狄府出事并非他们一手造成,闻人琮被刺杀一事也与他们无关。但若是如此,为何他们会那么早返回广安?就好像提前做好准备,提前返回一样。而且闻人凯父子进入狄府一直在寻找那本《邳经三山录》,《邳经三山录》是皇室密书,怎么可能会藏在狄府?简直闻所未闻。

  她蹙着眉思考,没有看到前方已经停下来的容璟,结果一不小心撞上了他的后背。

  容璟将狄瑶扶住,看她浑浑噩噩的样子,脸上露出莞尔一笑:“夫人在想什么心事?需不需要为夫替夫人解答?”

  狄瑶瞥了他一眼,虽然想尽快甩掉这个累赘,但他确实在很多方面比自己更擅长应对,比如像之前应付闻人凯时那样。而且他见多识广,所知的东西似乎远在她之上。狄瑶想问关于《邳经三山录》的事,但她忽然想起之前容璟也曾无意间提到过此书,整个人又警惕了起来。

  莫非这书有什么来历?或有什么价值?

  容璟被通帝围杀后逃出生天,竟如此轻易的跟着她来到了邳国,中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吗?

  祝瑶瑶也并非邳国人,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容璟至少问一问,探一探,却是什么都没有。当她提出要来邳国吼,便立刻跟随而来……莫非邳国有什么东西,也是容璟想要的……难道就是那本《邳经三山录》?

  她心有疑虑,便将话硬生生咽了下去:“没什么。”

  容璟眼眸潋过一丝淡淡光泽,并未再问。

  二人离开狄府之后,在广安城中租了一间院屋暂住。院落不大,只有一树一灶,院子角落还堆放着发了霉无人整理的柴火。屋只有一座,两室一厅,厨房便是在外面那灶台,坍塌了木架顶,只有漏风的泥墙挡着。

  狄瑶不做饭,这灶台要与不要都没什么关系,她付了一月的租金,留在这里只是为了查清楚宫中发生的事,以及想办法见到被关押起来的狄老将军。

  她准备晚上再探狄府,想来闻人凯在那留不了太久。

  ……

  她所想的没错,当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后,搜寻的士兵查找无果便前去向闻人凯禀报:“世子,府内上下我们全部找遍了,没有找到王爷想要的东西。”

  闻人凯从茶室起身,他迈下台阶:“所有地方都搜查了吗?确定没有遗漏之处?”

  “回世子,确实没有遗漏之处。这狄府的人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大部分东西都搬空了,我们搜查了每一个屋殿,都没有找到。”那士兵回答,他还喃喃了一句,“简直不像是匆忙离开的样子。”

  狄府是在一夜之间逃走的,就在狄老将军进宫行刺皇帝之后没过几天,狄老将军下狱,狄府的人顷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几个后知后觉无关紧要的外室短工奴仆。这些短工奴仆也问不出个因为所以来,所以也都放了。

  士兵的话让闻人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要说狄老将军会行刺皇上,他是真的无法相信,但如果狄老将军是因为发疯发狂突然刺杀的皇帝,那狄府的人为何会像提前预知消息了一样逃走?

  他们逃走,是早有预谋的。

  难道狄家真的谋逆?狄老将军像宫里的人所说的那样,因为儿子死在战场,孙女又为国捐躯,所以忍无可忍杀了皇上?

  “既然查无所获,便先撤出狄府吧。”闻人凯在沉思半晌后,终于下了命令。

  但他在撤走时,还是留下了两人看守在狄府内,随时将可能发生的动向禀报。

  子夜时分,狄瑶离开所租住的地方,前往了狄府。

  狄府一片漆黑,她熟门熟路的翻墙而入,声音小到连猫都听不见。正准备用火折子照亮前方的路,忽然看到不远处的一间房屋里还有人点着灯,她蹙眉靠近,听到里面是两个士兵的对话,意识到这两人大约是闻人凯留下来的看守者,便收了火折子,不敢再用。

  到底在狄府住了那么多年,尽管没有光,她还是能找到路。转了几个道,摸到了爷爷狄老将军的书房,狄瑶想着这刺杀事件必然不是一时兴起的,或许能在书房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书房很暗,只有窗外透过摇曳的树枝照射进来的月光,勉强能看清里面的陈设。

  狄瑶“咦”了一声,因为她印象中爷爷的书房并不是这样的。房中书画比较多,所以这间书房窗户开得很少,只有一扇,三面都是墙,其中两面墙一面悬挂书画,另一面是一个书架,书架上有许多书籍和笔墨文玩。书架前是镂空的书桌,桌侧边还有一个书架,也都摆满了书籍。

  但这一次她进来却发现,靠墙的书架不见了,两个书架并且挡在了悬挂书画的那面墙边,而书画则被卷了起来放在了靠窗下的瓷缸里。

  书画不能经常晒,放在瓷缸的这个位置不太正常啊?

  难道是白天那些人来搜查狄家的时候摆的?似乎也不对,通常人来搜查,不是乱翻乱丢,就是正常寻找后把东西摆回原来的东西。看现在书房内的陈设,那些前来搜查的人还算细心,把所有书都摆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也就是说这陈设是爷爷自己挪动的?

  狄瑶有些不解,她翻看了书桌上留下的一些笔墨印记,似乎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信息。她又查看了身后书架上的东西,也没有那本他们在寻找的《邳经三山录》。也是,《邳经三山录》怎么可能会在狄府呢。

  她准备离开时,忽然发现书桌底下的横杠上悬挂着什么东西,狄瑶一愣,她立刻低头自书桌下查看。

  待看清悬挂在书桌下横杠上的是一个罗缨。

  罗缨是女子出嫁时系于腰间的彩色丝带,表示此人已为人所属。从前闻人琮常常与她开玩笑,说要赠与她罗缨。狄瑶总是一笑置之,表示自己受之不起。后来有一日,狄瑶坐在书房陪他习字,因为疲倦便合眼眯了一会儿休憩。结果察觉脚下有什么动作悉悉索索,她低头一看,是闻人琮钻在书桌底下为她系罗缨。

  「阿瑶既不愿接受我的罗缨,我便系在你的书桌底下,就当是系在你身上了。」

  「阿瑶,以后你便是我的所属。」

  闻人琮的声音仿佛此刻又在耳畔重新回响,狄瑶的手指缓缓将那罗缨握住,闻人琮系罗缨时,是在宫中,而非狄府,而且那是在她出战前,他在宫中的桌下所系。

  为何在爷爷的书房内,也会有这样的罗缨?难道在她出战之后,闻人琮来过狄府?

  闻人琮是一国之君,通常很少会主动去一名臣子家,便是去了,必然也是大张旗鼓,怎么可能还能自由走动,在这样的地方系罗缨?

  除非……他并非大张旗鼓来的,而是私下来到了狄府!

  脑海瞬间闪过一个想法:闻人琮被刺杀、狄老将军进府、宜都王提早回广安?这一切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她袖下的手一紧,将那罗缨取下放入了怀中,翻身离开了书房……

  若要知晓这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进入廷尉地牢,见到爷爷狄老将军。

  廷尉地牢建造在靠近西南区乱葬岗边上,周围几乎没有什么别的建筑物,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在这样的地方越狱,因为一旦逃出来,也无处躲藏。

  狄瑶蒙上面后,趁着夜色来到了廷尉狱。两扇巨大的铁门阻拦了所有想要前来一探究竟的外人。铁门外还有狱卒看守,不过许是夜里无人,狱卒有些疲倦地靠在铁门上打着哈气。看守通常有两人,其中一人却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偷懒了。

  “这小子,还不回来,上个茅房要这么久?”那打哈气的狱卒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他打开铁门朝着里头喊了两声,里面没有回应,“妈的,等他出来一定教训一顿。”

  他准备转过头继续看守,却不料后脖颈被人一个手刀,直接打晕了过去。

  狄瑶侧身进入铁门,沿着隧道直接下到地牢里。地牢又昏又暗,只有墙上的火把不断地闪烁着暗黄的光亮。

  广安城的廷尉因为只关押皇亲国戚或者权倾一时的大官,所以牢房内几乎没看到什么人,大多是空着的。狄瑶一扇牢门一扇牢门找过去,终于最后一间牢房里,找到了被关押的狄老将军——狄丰海。

  狄丰海身上有些伤痕,应该是在牢中被用了刑,他满头的白发遮住了面容,看不清表情。狄瑶推了一下牢门,悬挂的锁链发出“咣当”的声响。

  狄丰海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了牢门外站着的人影:“谁?”

  人影微微晃动了一下,狄瑶想拉开蒙着的黑巾,但又想到自己顶着祝瑶瑶的脸,即便露出真容,爷爷也认不出她。


标 签穿越 穿成死敌心尖宠 狄瑶 金大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