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她听过那片海全文更新_陈二月顾北辙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50 ℃
她听过那片海全文更新_陈二月顾北辙小说在线阅读

陈二月顾北辙小说

琳琅不青 著

连载中免费

《她听过那片海》是作者琳琅不青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陈二月顾北辙,全文讲述的是:陈二月与顾北辙相遇之初到后来的情深意切,都是发自肺腑,她也相信这个男人不会负他,但一场火一场海难,天人永隔,顾北辙真的要和她南辕北辙了,可多年后的相遇,他容貌变换,却还是记得他们之间的一切,再次拥抱,隔了一场生死,也更珍惜彼此…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她听过那片海》是作者琳琅不青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陈二月顾北辙,全文讲述的是:陈二月与顾北辙相遇之初到后来的情深意切,都是发自肺腑,她也相信这个男人不会负他,但一场火一场海难,天人永隔,顾北辙真的要和她南辕北辙了,可多年后的相遇,他容貌变换,却还是记得他们之间的一切,再次拥抱,隔了一场生死,也更珍惜彼此…

免费阅读

  领头的黄毛小子站出来,看见只有二月和陈棠两个人,再瞧瞧自己有七个兄弟,笑意嚣张冲二月喊道:“嘿,你是二月对吧?”

  二月只是静静望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黄毛吸了口烟,随后将烟丢到地上,用皮鞋碾了碾,歪头看着二月说道:“你个丫头不是挺犟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黄毛上前两步,正要靠近二月时,陈棠却跨了一步挡在了二月前面。

  陈棠比黄毛整整高出一个头,不耐烦地低头看了黄毛一眼。

  黄毛气势输了半截,退了几步看看身旁的兄弟,冷笑道:“这事跟你小子没关系,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今儿你最好麻溜滚到一边去,不然连你一块收拾。”

  陈棠冷笑嘲讽问道:“那请问,你们要怎么收拾,嗯?”

  黄毛回道:“特么别跟老子废话,老子事多的很,快让开,让那个小婊.子过来。”

  陈棠将手抽出来,蹙眉说道:“嘴巴放干净点。”

  黄毛见陈棠认真了,感觉有趣,笑说道:“怎么,你是这婊.子的男朋友?”

  陈棠摘了书包扔给了身后的二月,上前就给了黄毛一拳。

  黄毛估计也没有想到陈棠会先动手,没有提防,一拳被打倒在地,有些丢脸。

  陈棠退后一步,冷漠看着他,低声道:“再说一遍,你试试。”

  黄毛被周围的几个人扶起,突然感觉嘴里有些咸湿的味道,伸手一摸,原来流了鼻血,这一下子火了。

  上去就和陈棠打起来。

  二月见势,连忙跑到一边,拿着手机喊道:“警察叔叔吗?这里是附中背后的林荫道,有人在打架,对八个人打一个人。希望你们尽快来,什么?你们在附近巡逻?好的好的!”

  说完,连忙上前,举着手机对着扭打成一团的人,声音颤抖道:“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来了!我已经把你们的罪证拍下来了,不想坐牢的都给我滚!”

  黄毛几个人听到警察要来了,进警局是事小,万一叫家人和老师知道了可是事大,连忙一哄而散纷纷跑了。

  二月连忙上前,拉起倒在地上的陈棠。

  陈棠哎哟几声,摸摸自己的下巴,挣扎着坐起来,摇头叹气道:“不行了,我估计肋骨断了,二月快,顺便打个120。”

  二月甩了他的手,冷笑说道:“顺你个头。”

  陈棠愣了一秒看着她,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你骗他们的?”

  二月道:“废话,你先打的人家啊,进派出所还得大哥来捞你,陈家要不要脸面了。”

  陈棠蹙眉争辩道:“我怎么着也算是个正当防卫吧?”

  二月白了他一眼:“大哥,你懂什么叫正当防卫吗?法盲就别瞎叫唤了!快点起来,回家了。”

  陈棠努努嘴不情不愿起了身,很明显,棠美人为没有将红橙黄绿青蓝紫毛送进派出所绳之以法而略感不快。

  二月低头替他拍了拍裤腿上的灰。

  陈棠有洁癖,但洁癖地非常奇怪。

  比如说他的桌子明明凌乱无序,抽屉里可能还有已经发霉的面包,但棠美人觉得老干净了。

  而除了他的房间,他的书桌,他的地盘之外,所有的东西都不干净。

  所以他可能一天换三四套衣服,理由是,它们沾惹了俗世的气息。

  顾北辙吐槽他矫情。

  二月只想说他浪费水和洗衣粉。

  看看这身被大地灰尘包裹的衣服,二月估计它再也进不了陈家的门,心中不仅有些对不起陈棠衣服的羞愧之感。

  陈棠一路捂着下巴怨声载道:“完了完了,估计破相了。”

  二月鄙视地看了他两眼:“得了得了,过几天就消了。往上冲的时候都不看看自己会不会打架,这不是等着被揍吗。”

  陈棠闻言,目瞪口呆说道:“老子是一挑八好吗!一挑八,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就是陈昱来都不一定打得过好吗。”

  二月喃喃道:“还遵纪守法好少年呢。”

  陈棠停住脚步,眼睛忽闪忽闪,直直望着二月,无语说道:“陈同学,你觉得我是因为谁才被打的?”

  二月讪讪,连忙笑容可掬点头哈腰,将陈棠由上至下,从内而外夸了一遍:“哇塞,陈棠我告诉你,你打架时可帅了。现在看看这淤青,怎么看怎么有男人味,什么破相,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绝对不可能!”

  噼里啪啦一大堆,陈棠虽觉其颇有狗腿的意味,话语背后还暗含着些许嘲弄,但被夸赞得很是受用。

  夕阳西下,法国梧桐遮不住橘黄耀眼的晚霞余晖,璀璨耀眼的光斑透过枝桠拉长少年少女的背影。

  背光处,少女眉飞色舞,顾盼神飞。

  如斯精彩。

  二月和陈棠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小陈凉正安静地盘腿坐在沙发上吸牛奶,听见开门声估计是陈棠和二月回来了,于是转身趴在沙发上够头看着玄关处。

  张妈从厨房出来,只看见陈棠衣服裤子上都是灰,脸上还挂彩,掩口吓到:“天呐,这是怎么了?”

  陈棠低声回道:“没事,我先上去换一下衣服,你们先吃吧。”说完便上楼了。

  张妈看着陈棠后面的二月,不由得皱眉,眼神里竟又透露出几分责备来。

  二月下意识避开了张妈的眼神,假装没有看到,唯唯诺诺脱鞋进屋。

  饭桌上,陈凉埋头吃饭,吃得过于仔细认真。

  二月觉得他和平时不太一样,便开口问他:“话剧排练得怎么样了?”

  陈凉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二月,盯着盯着,蓄满了小泪包,快要流出来时,

  二月连忙喊了一声:“停!”

  陈凉瘪嘴,眼泪“唰”的收了回去,委屈巴巴看着二月。

  二月又问道:“是不让你演王子了吗?”二月挑了最严重的情况说。

  陈凉摇头,他本来是想和陈棠诉苦的,但是见陈棠回来时的模样,他不洗个三四遍估计是不会出来的。可是小娃娃心里真的很烦恼,于是退而求其次只能和二月说说。

  小公子倾诉烦恼的步骤是:

  首先,以粉嫩好看的小脸对着对方,在战前萌化对方。

  其次,以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博取同情,进入战斗来攻陷对方心理的最后一道防线。

  最后,奶声奶气低眉顺眼讲述自己的烦恼。

  通过这三个步骤,他基本可以逃脱去幼儿园,还不被陈昱揍;尿床不被爸妈骂;偷吃零食不被张妈说;还可以买赛车模型、买游戏机……

  但是……

  这招对冷血无情、软硬不吃的陈棠没有用……于是对陈棠小公子会直接跳到第三步。

  没想到原来对二月也没有用……

  小公子有一点点小难过……继续埋头认真吃饭。

  二月咬着筷子看了他三秒。

  晚饭后,二月帮张妈收拾完碗筷,之后回屋开始做作业。

  书桌上的时钟滴滴答答,伴随着呼吸和心跳声震动,安静得可怕,却在伴随着笔尖流出的墨水和格式化的卷子时,让人格外心安。

  一切显得熟悉又自然。

  做完作业,二月推开书桌深吸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伸懒腰,动作尚未做完就看见可怜巴巴靠在门框上的小陈凉。

  二月眨巴眼问道:“怎么了吗?这么晚还不睡,陈棠要说你了。”

  陈凉嘟嘴低头,小脚脚在地上划了几划,奶声奶气道:“二哥今天没有给我讲故事。”

  陈凉睡前向来要有人念些故事才能入睡。家里人念些诗词童话又或者英文篇章,直到这个任务派给陈棠去做,按着陈棠的性子,难免要夹带私货进去,从此陈凉听的都是各类报刊杂志、时评杂文以及各类“名书”……

  开始小陈凉还会蹙眉问问:“二哥,莅临是什么?”

  “二哥,玛莎拉蒂好吃吗?”

  “二哥,偷锡是什么?”

  “二哥,有金瓶梅为什么没有银瓶梅?她们不是姐妹吗?”

  ……

  陈棠黑脸:“谁说有金就得有银?”

  小陈凉躺在床上乖巧回道:“但是就有金银角大王嘛。”

  陈棠半靠在床上,眨巴眼看着小陈凉粉妆玉砌的脸,不生气不生气,前思后想瞻前顾后想不出为什么没有银瓶梅,于是淡淡开口:“你该睡了。”

  二月起身,走到门边朝陈棠的房间看了眼,房门紧闭,估计是不会出来了。

  二月思索片刻转头对陈凉说:“我给你念怎么样。”

  小陈凉粉嫩的脸嘿嘿一笑,从身后抽出本书来塞给二月,然后欢悦地蹦跑回了房间,钻到小被窝里,准备就绪。

  二月翻了翻故事书,想着他在结业剧上出演《灰姑娘》里的王子,就选了《灰姑娘》。

  “从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得了重病,在临终前,她把自己的女儿仙杜瑞拉叫到身边说:‘乖女儿,妈妈以后会在九泉之下守护你、保佑你的。’说完,她闭上眼睛死了,她被葬在了花园里。

  仙杜瑞拉是一个虔诚而又善良的女孩,她每天都到母亲的坟前去哭泣。

  冬天来了,大雪为她母亲的坟盖上了白色的毛毯。

  春风吹来,太阳又卸去了坟上的银装素裹。

  冬去春来,人过境迁,她的爸爸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二月念着念着,却觉得故事有点不对劲,她瞥了眼陈凉,发现他在认真地盯着天花板,好像在想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故事在继续。

  “新妻子带着她以前生的两个女儿一起来安家了。她们外表很美丽,但是内心却非常丑陋邪恶。

  她们到来之时,也就是这个仙杜瑞拉受苦难的开始。她们说:‘要这样一个没用的饭桶在厅堂里干什么?谁想吃上面包,谁就得自己去挣得,滚到厨房里做厨房女佣去吧!’

  说完又脱去她漂亮的衣裳,给她换上灰色的旧外套,恶作剧似地嘲笑她,把她赶到厨房里去了。她被迫去干艰苦的活儿。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担水、生火、做饭、洗衣,而且还要忍受她们姐妹对她的漠视和折磨。

  到了晚上,她累得筋疲力尽时,连睡觉的床铺也没有,不得不睡在炉灶旁边的灰烬中,这一来她身上都沾满了灰烬,又脏,又难看,由于这个原因她们就叫她灰姑娘。”

  二月翻了翻画册,小时候听着觉得没毛病,如今看看这童话故事又是继母又是欺负的……

  小陈凉忽然开了口:“二月,灰姑娘讨厌她继母吗?”

  二月看着陈凉,犹豫了片刻,她知道陈凉的母亲,是陈昱和陈棠的继母。

  二月还未回答。

  小陈凉又开口了问:“灰姑娘讨厌她继母带来的孩子吗?”小陈凉翻身,一双琥珀似的眼睛静静看着二月,率真清纯。

  “如果他们像我们小凉这样可爱的话,仙杜瑞拉一定会很喜欢他们的呀!”二月低头用额头顶了顶小陈凉的额头。

  陈凉嫌弃地推开她:“你都没有洗澡!”

  二月笑得更开心了低头轻轻亲了口他粉嫩的脸颊:“哎哟,不要害羞嘛,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要不要睡觉?不要我就再亲你一口……”

  陈凉嫌弃地擦擦被二月亲过的地方:“只有妈咪亲过我!都是口水!你走啦!我要睡了!”

  二月笑笑,摸摸他柔软的头发,替他捏好被角,弯腰低头,温柔地亲了下他的额头,低声道了句,晚安。

  二月拉灭了灯,轻轻关上了房门。

  黑暗中的陈凉,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擦二月吻过的地方。

  陈凉在胡思乱想之中缓缓睡去。

  过了许久,有个黑影小心翼翼开了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头。

  陈凉睡得迷迷糊糊之间,觉得身边多了个人,揉揉惺忪的眼,适应了黑暗后,看清了坐在床头的人。

  “二哥。”陈凉揉揉眼睛,起身坐在床上。

  陈棠微笑着摸摸他的头说道:“真是的,没有人讲故事也睡得很好嘛。”

  陈凉瘪嘴,眼泪汪汪回道:“是二月讲了!”

  陈棠笑说道:“怎么,看来你还蛮喜欢她的嘛。”

  陈凉躺下,拉拉小被子轻声说道:“只要二月不做饭,她和我们住一起不好吗?反正爸爸和妈咪有那么多钱,给她用一点也可以呀……”

  陈棠笑说道:“他们听到估计要被气死……”

  陈凉忽然想起什么,清醒过来,扑到陈凉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说道:“二哥,我不会抢你的水晶鞋,也不会让你在灰尘里找豆子……所以二哥不要讨厌我好不好……因为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二哥……”

  陈棠被孩子突如其来的表白惊了惊,听完孩子的话后,温柔地环抱住拦在自己腰上的糯米团子,垂目间满是宠爱低声说道:“不就一天没给你讲故事吗?二月给你念什么故事了……”

  当陈棠的手环抱住陈凉的那一瞬间,小小的他,竟忍不住流出眼泪。

  他此生倔强又骄傲的二哥,深情又执着的二哥。

  他们身上留着不同女人的血脉,却因为父亲而连接起来。

  很多时候,陈凉看到他二哥都会忍不住的心疼,他和父亲顶嘴时挨打而心疼,他和爷爷争执时心疼,他扛住眼泪和悲伤却要凝聚成一个家时,也心疼。

  很多人以为,为陈家牺牲最多的人是陈昱。

  而在陈凉心里,外人看见的陈家子孙满堂,芝兰玉树,家庭和睦是因为有陈棠。是他的沉默和隐忍,是他的宽容和退让,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爱这个家,爱这个家里的人。

  是他紧紧粘住每一个人,顶住千疮百孔和面目全非的生活,爱着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他的爱像大海上夏日的夜晚,清爽温柔,广袤无际。

  二月回到屋里后,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她趴在窗台,抬头望着暗蓝色的天,没有星星也没有银河,只有一轮明月挂天,孤独又执着地发着冷白的光。

  “阿泠喜欢蓝色吗?”

  “喜欢呀,蓝色是爸爸最爱的海的颜色。”

  八岁生日那年,成父送了二月一支白底蓝间的模型船。

  二月说蓝色,是最温柔的颜色,因为那是爸爸的颜色。

  成灏在一边哭,说他也想要那艘船。

  二月不想看他哭,因为他哭二月也会很难过。

  可二月又舍不得那艘船,那是爸爸送给他的船。

  弟弟的哭声和爸爸的船难为坏了八岁的二月。

  最后成父从书房的柜子上取下了最心爱的船模递给了成灏。

  成灏自然知道那艘船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那是父亲第一艘舰艇的缩小模型,他又惊又喜将模型抱入怀中,神气地望了眼二月。

  “爸爸,我可以涂色吗,我也喜欢蓝色。”成灏的鼻涕还挂在人中,却破涕为笑稚声稚气问着成父。

  然后……时间戛然而止,她的父亲死在了最爱的大海之中。

  二月第一次登船是在五岁时,她被摇来晃去的海浪弄得晕头转向。

  成瀚将她抱在怀里,对她说:“阿泠呀,不要害怕。”

  阿泠呀,生活就像这来来回回起起伏伏的海浪,总会有让人眼花缭乱又恶心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去吹吹海风,去看看大海,想想海里还有即将跃起的白鲸……

  爸爸,万一看不见海呢?万一以后的生活里都没有海呢?

  阿泠呀,那就看看天空吧,抬头看看天空,天空倒映在海里,海也映在天空上呢。你看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他们也是海里的星星。

  爸爸,那天上会有海浪吗?

  阿泠呀,天上没有海浪。

  爸爸,那我们以后去天上吧,不会头晕眼花不会恶心想吐。

  可是爸爸,我说我们要一起去的呀……为什么留下我了……

  二月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搭在窗台上的手湿凉一片,她原来还有这么多眼泪可以流。

  明明已经开始学会闭口不提……

  但今晚,说不清是因为想念爸爸还是因为在哄陈凉睡觉的时候,想念还在北方的弟弟。

  洗漱完躺在床上的二月,想起了白日里回家,张妈的那个眼神,认真仔细好生揣摩,却实在解释不出令自己宽心的答案。

  很多年之后,二月到了海的彼岸。

  在京都一家开得偏僻却精致的咖啡馆里看书,冬天的日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桌上、书上、二月的身上。二月抬起头望向窗外,粉嫩的樱花在午后开得颓靡却温柔。

  服务生礼貌地端上了一叠蛋糕,笑如樱花,暖如冬阳说道:“这是我们店的招牌,蜂蜜芝士蛋糕,请您尝尝,希望能给些意见。”

  二月合上书,微笑点头致谢,用银勺挖了边角,送入嘴中,如同咬破了幸福的水珠,甜蜜之感包裹全身,熟悉的甜度和口感……

  然后,她想起了那个夏日。

  细细思索大抵她孩时是有故意过滤掉那个眼神传递的信息。

  对她的到来,陈棠和陈凉最初是极力反对和拒绝的。可是等她来时,却好像只有他们两个真的接纳了她,哪怕陈棠对她冷漠嘲笑,哪怕陈凉对她无语鄙视。但这些,就像自家兄弟姊妹间才会有的多余情感。

  正如顾北辙说:“陈棠对不喜欢的人,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可他却对二月说了那么多的废话。

  可是那些,对她的到来最初表现出热情的人,最后掂量时,也会分出个内外来。

  所以,终有一天,为了陈棠,那些人都会选择放弃她。

  和她二叔成海,并无不同。

  这一切让她失望又尴尬,所以初二那年,她选择了忽略。

标 签言情 她听过那片海 陈二月顾北辙 琳琅不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