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苏文卿谢世安_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岩兮枣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46 ℃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苏文卿谢世安_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岩兮枣在线阅读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岩兮枣

岩兮枣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是岩兮枣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觉醒来,苏文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大女主重生复仇爽文中,成了那个动不动就哭哭唧唧的白莲花女主的庶妹,这个世界没有系统也没有任务,有的只是一到关键时刻就控制不了自己,简而言之,她就是个炮灰背锅侠,一人负责背起所有反派的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是岩兮枣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觉醒来,苏文卿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大女主重生复仇爽文中,成了那个动不动就哭哭唧唧的白莲花女主的庶妹,这个世界没有系统也没有任务,有的只是一到关键时刻就控制不了自己,简而言之,她就是个炮灰背锅侠,一人负责背起所有反派的锅...

免费阅读

  苏文卿神情恹恹地趴在车窗上,其实这三天她试图逃跑过,她一个人绕着苏府的围墙走了十几遍,苏府一共六扇门,每一扇门都一直有人看守,她倒是可以出去,但是出去一定要先和老太君报备,并且至少得有俩个丫鬟和四个小厮跟着。

  俩个丫鬟她还有敲晕逃走的信心,四个小厮她只有被抓回来被苏俞毒打一顿的结果。

  苏府围墙边种的树的设计也对所有想来苏府一夜游的小偷小贼不友好,墙边的垂柳与墙隔了四米远,想要从树跳上墙得先去破一个立定跳远的世界纪录。

  他们只是日息夜作勤勤恳恳的小贼,对一个贼要求真的要这么高么?

  最令人发指的是,偌大一个苏府,竟然连一个狗洞都没有!

  苏文卿实在想不通作者是怎么设计原书情景的,堂堂女主苏锦笙住的地方竟然连一个狗洞都没有,没有狗洞苏锦笙和男主萧昀怎么约会?一天到晚只翻墙不会觉得太枯燥太无聊么?

  如果她是原书作者她就设计一个狗洞,萧昀几日不见苏锦笙心痒难耐,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翻进了苏府,萧昀和苏锦笙正在围墙边你侬我侬依依不舍的时候,苏俞带人而来,萧昀来不及翻墙,苏锦笙急忙带他来到狗洞前,萧昀犹豫再三后俯身钻了进去。

  千钧一发之际...

  萧昀的屁股卡在了洞口...

  苏锦笙情急万分之下使出了佛山无影脚,萧昀被苏锦笙一脚踹出了狗洞后,带着苏锦笙爱的印记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苏文卿憋了一会儿实在没憋住,一个人在马车里兀自笑出了声。

  笑声在安静得落针可闻的马车中显得异常诡异,苏锦笙和苏芷凝面面相觑。

  苏芷凝揉了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你笑什么?你没事吧?”

  苏文卿刚想开口,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苏锦笙宛若高岭之花般端庄秀丽的脸,她想起那个佛山无影脚,顿时笑得前俯后仰,她可能再也无法直视苏锦笙和五皇子萧昀了。

  之后的一个时辰里苏文卿时不时发出几声诡异的笑声......

  苏芷凝“啊——”了一声,一把掀开车帘,尖叫道:“我受不了了!停车!我要换车!”

  苏文卿一边止不住笑一边拉着苏芷凝,“我不笑了,你别换,我真不笑了!”

  苏芷凝才不理她,马车一停“噔噔噔”地踩着小碎步就直奔赵姨娘的马车,“嘤嘤嘤——娘——三妹妹她欺负我!她总扮演鬼上身来吓我!”

  苏文卿闻言抚掌大笑,其实苏芷凝本性不坏,只是性格直爽胸无城府,原书中一直都被书中的苏文卿当枪使,估计苏锦笙也知道这点,所以苏芷凝最后结局倒也不坏,好像是嫁给了她心心念念的貌若潘安的王府二公子,结局的时候还洗白了......

  苏文卿幽幽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别的反派说洗白就能洗白,而她的洗白之路一定要如此崎岖难行?

  她只想当芸芸众生之中的一颗沙石,并不想肩负天降的大任,让她安安稳稳地当一只混吃等死的小咸鱼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先苦她心志,劳她筋骨呢?

  苏芷凝走后,偌大的马车中只剩下她与苏锦笙相对而坐,空气安静得令人尴尬。

  苏文卿向来是暖场小能手,七八个话题排排站等在她嗓子中,但是比起被尴尬的气氛环绕她更担心那坑人的设定,万一她一张口还没说上两句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没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作死的海水中畅游更令人绝望的事情了。

  所以她选择安静如鸡......

  马车在城郊的石子路上颠簸前行,苏文卿拿着靠枕垫在车窗上趴在其上兴致勃勃地欣赏沿路风景,古代没有工业污染就是好,山是山,水是水,连云都是纯白无暇的......

  苏锦笙坐在对面并不好受,她几乎可以肯定苏文卿是故意支开苏芷凝的,但是她实在想不通苏文卿打算做什么,方才苏文卿明明打算说些什么,她竖起了十二分戒心屏息以待,结果苏文卿竟然什么都没说。

  苏锦笙暗中观察苏文卿良久,也没能从苏文卿那边窗外的环境中看出什么,所以她为什么笑得志得意满?

  苏锦笙将自己的计划在心中反复推演了三遍,实在想不出哪里有破绽,最终她决定主动开口试探。

  “你为何要故意支开苏芷凝?”苏锦笙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苏文卿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苏锦笙是在和她说话,哎,她又被强行添加了一个人设。

  苏文卿苍白无力地解释道:“我没有故意支开二姐姐,你也看见了,是她自己要走的。”

  苏锦笙眼中狐疑之色丝毫不减:“你若不故意时不时笑得那么诡异,她为何会走。”

  苏文卿神情复杂,冤!她是真的冤!但关键是这事还没法解释!她总不能说,\'不好意思我刚刚脑补了一下你和你未来情 人月下幽会的场景,我笑是因为你用佛山无影脚踢了你情 人的屁股\'吧?

  苏文卿尴尬地笑了两声,“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没忍住。”

  苏锦笙微微颦眉,“小时候?什么事?”

  苏文卿笑容一僵,我怎么知道什么事情啊啊!!作者又没写!!!而且你听不出来这是婉拒么?!你的玲珑七窍心呢?!!

  然而自己扯的谎,跪着也得编下去,苏文卿一秒入戏,露出几丝怀念,“我小娘去世的早,加上又是庶出,小的时候兄弟姐妹们都不愿意和我玩,只有大姐姐你,一直护着我。”

  苏锦笙浓密卷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苏文卿:“你教我读书,教我认字,冬日分我炭火,夏日分我冰块,我那时候是真的把你当作最亲的亲人,甚至想过他日你若有事,我甚至可以拿命报答你。”

  苏文卿眉间露出几丝惆怅和后悔:“你说,我们怎么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苏锦笙勾了勾嘴角,露出几分自嘲,“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苏文卿“扑通”一声扑在苏锦笙的膝前,执起她的双手,眼睛真挚又诚恳地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我说我被人下了降头你会相信么?我时不时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很多事情都不是我想做的。”

  苏锦笙垂眸深深地看着苏文卿,许久,朱唇轻启,声音宛如天籁:“我信。”

  苏文卿被这两个字砸得头晕眼花,幸福来得太快让人猝不及防,她觉得此时的苏锦笙就像是降临人间要救她于苦难的天使,还是头上带光环的那种。

  苏文卿哽咽地笑道:“我就知道你信我。”

  苏锦笙淡淡地抽出了手,“我信现在的你是被人下了降头的。”

  苏文卿心中的烟火“砰砰砰”地放到一半被骤然喊停,冲到半空中的□□和纸屑“唰唰”下落砸得她灰头土脸。

  苏锦笙面上却依旧淡定:“小的时候兄弟姐妹们不愿意和你玩是真,教你读书写字也是真,可是我却从不曾分过你炭火和冰块。”

  苏文卿满脸懵逼:“啊?”

  苏锦笙:“你知道为何赵姨娘身为妾室却能掌管苏府这么多年么?”

  玛丽苏女主的光明太耀眼,让苏文卿不由自主成了捧哏,她十分配合地摇了摇头。

  苏锦笙:“因为她即会说话又会做事,最重要的是,她从不曾在用度上克扣府中之人。”

  苏文卿足足花了五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姨娘不克扣用度?这是什么清新脱俗的设定?!普通一点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搞这些标新立异!

  沉默是这辆马车的主旋律,苏文卿强行编故事求原谅失败后俩人便再无话可说。

  其实不是苏文卿不想把握这么好的机会,而是她知道经过上次祠堂那番骚操作后她再怎么和苏锦笙解释都没有用了,不管她说得多感人泪下,苏锦笙只要一句——上次祠堂的事情你怎么解释就足够让她哑口无言,一招毙命......

  马车缓缓地颠簸前行,又过了两个时辰,苏府一行人终于到达北山山脚下,几乎是马车一停,苏文卿就急忙拉开车帘跳了下去。

  这马车刚坐的时候苏文卿确实兴致勃勃,不管是车还是外面的景色她都觉得新鲜,但颠了整整三个半时辰,什么新鲜劲也都被颠得烟消云散了。

  苏文卿浑身上下都和散架了一样,她落地后踉跄了两步才彻底站稳,她扭了扭腰,又反手敲了敲自己的背,其实若不是周围这么多不太熟的小厮守卫,她最想揉的还是自己的臀 部......

  马车刚停不到三分钟,晋王妃就带着一群随从笑靥如花地迎了过来,她亲切热情地拉起赵姨娘的手,“你们怎么才来,可让我一顿儿好等。”

  苏文卿跟在赵姨娘身后默默感慨,原书中晋王妃因为赵姨娘是妾室心中一直瞧不起赵姨娘,甚至或多或少还有些鄙夷,而赵姨娘因为晋王妃高傲小气也对她诸多微词,所以面前这对宛若许久不见交情甚笃的闺中密友是谁?

  不愧是都是资深宅斗怪,这演技要是去评奖,什么影后影帝都得靠边站。

  赵姨娘笑容可掬地抱歉道:“三丫头久病方愈,我担心走快了她身体吃不消,劳烦王妃久等了。”

  ???又是我???

  苏文卿骤然背锅,只能上前一步福身行礼道歉。

  晋王妃对这个态度十分满意,她待苏文卿行完礼后才亲切地将苏文卿拉过来,“上次老太君寿宴你落水可真是吓坏我们了,幸好只是虚惊一场,如今身体可还有哪里不适?”

  苏文卿低头垂眉,恭敬地回道:“劳王妃挂心,已经无恙了。”

  晋王妃轻轻地拍了拍苏文卿的手,“无恙就好,不过我瞧你的气色竟比落水之前还好些,原先美也美,就是让人瞧着总有些病美人的感觉,如今倒是不一样了,看来刘太医的医术确实高超,等明儿我得把他叫过来给我好好调养调养。”

  苏文卿垂眉露出几丝不好意思,然后礼尚往来对着晋王妃一顿彩虹屁乱夸,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什么不认识您的人都会觉得您才年方十八......夸得晋王妃丝巾掩唇笑得合不拢嘴。

  晋王妃“哎呦”了一声:“你们瞧瞧我,一说起话什么都忘记了,快请快请,别在外面站着了。”

  苏文卿在心中长长松了口气...再不结束我真没词儿可夸了...

  苏文卿因为舟车劳顿、受到惊吓和拍马屁用力过度造成的身心俱疲在看到住的地方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北山春宴,说好听点就是为期五日的野餐,野餐的住宿环境再好能好到哪里去,她已经做好了和蚂蚁兄们一起挤五日帐篷的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啊......

  终究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她低估了封建主义腐败奢侈的程度...

  这青瓦白砖,这小桥流水,这繁花锦簇....这是照着紫禁城的大小依山而建了一个苏州园林啊!

  不过这点儿惊喜在苏文卿跟着苏府大部队整整走了半个时辰才到晋王妃给她们安排的独院时就变成惊吓了。

  苏文卿一边强迫自己已经走得毫无知觉的脚继续工作,一边满心沧桑地想着,她们这处院子据说地理位置绝佳,绝佳的位置都要走上半个时辰,那那些地理位置不好的还参加什么春宴啊,光是走出去再走回来也就能消耗大半日的时光了。

  好不容易熬到晋王妃告辞,苏文卿揉了揉笑僵的脸蛋儿正打算回房躺会儿,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赵姨娘一把拉住,赵姨娘在苏文卿耳边低声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到时候按计划行事。”

  赵姨娘说完这句话踩着莲花步就飘然而去,她亲昵地拉起苏锦笙的手,“来,锦笙,姨娘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有什么不满意你告诉我......”

  苏文卿:???

  什么玩意儿啊就准备好了?计划是什么?你们作死能不能别带上我啊啊啊!

  苏文卿将原书在北山春宴上发生的情节翻来覆去地琢磨了几遍,其中唯一一件和她们三个人都有关,并且能配得上赵姨娘偷偷摸摸的事情,就是败坏苏锦笙的名誉。

  苏芷凝自小喜欢王府二公子,这在苏家也不算秘密,王府与苏府门当户对,赵姨娘也想成全自己女儿的这点女儿家心思。

  赵姨娘拜托老太君去试探,得知王府也有意和苏家结亲,这本来是可以皆大欢喜的事情,可是问题就出在王二公子是王府的嫡子,王二公子的母亲看不上苏芷凝庶出的身份,想让自己儿子娶苏府的嫡女苏锦笙。

  赵姨娘几番游说都被王府大夫人用不软不硬的态度给打发了回来,书中苏文卿把握了这个机会,她撺掇赵姨娘在春宴期间让苏锦笙名誉受损。

  文家三公子在安京城中是出了名的风流好 色,书中苏文卿让赵姨娘买通文三公子身边的小厮,让小厮给他下迷药,苏文卿则负责将苏锦笙带过去。

  苏锦笙重生前因为此事名声被毁,后来三皇子萧延为了得到苏府的支持,不得已娶了苏锦笙,萧延也是因为苏锦笙和文三公子的事情一直被人说他捡破鞋,所以他虽然娶了苏锦笙却一直不待见她。

  而苏锦笙重生之后将计就计,她让人把文三公子打晕,将迷药下给了三皇子萧延,于是众目睽睽之下行苟且之事的主角就变成了苏文卿和萧延,萧延最后在苏家和皇帝的施压下不得不娶了书中苏文卿。

  苏文卿对着假山咬手指,其实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阻止赵姨娘的计划,那苏锦笙也没法将计就计。

  苏文卿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天才,从源头处解决问题,直接解决所有困境,若她不用嫁给萧延,那她也不用想方设法逃离苏府了,能当混吃等死的苏府二小姐谁还愿意去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小农女啊。

  可是赵姨娘的计划是什么?苏文卿顶着一脑袋的雾水直到回房也没有想明白,原著是女主视角,只讲了苏锦笙如何运用聪明才智化险为夷的结果,两边是怎么计划的提都没提一句。

  不过以她每小时七八万字的阅读速度,没注意看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哎!少壮不仔细,老来多遗恨啊!

  不过有方向总比像无头苍蝇乱转一样更好,此事不包括她一共涉及五个人,苏锦笙,萧延,赵姨娘,文三公子,和那个被买通的小厮,苏锦笙萧延俩人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所以还是得从后面三个人那里着手。

  苏文卿说干就干,给自己先定下了两个小计划,先去赵姨娘那探探口风,再去弄清楚文三公子到底是哪个,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弄清楚那个被买通的小厮是哪个...

  苏文卿“嘿嘿”地笑了两声,到时候就是用麻袋解决还是用木棍解决的问题了。


标 签穿越 抱歉我夫人脑子有坑 苏文卿 岩兮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