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周晓晓俞行知全本小说无弹窗_保护我方男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00 ℃
周晓晓俞行知全本小说无弹窗_保护我方男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保护我方男主最新章节

龚心文 著

连载中免费

《保护我方男主》是作者龚心文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周晓晓俞行知,全文讲述的是:周晓晓穿越到万恶的古代社会,在这里有权就能草菅人命,有权就可以肆意妄为,她天生神力却要装的痴傻,以免被人利用,却在看到落魄的俞行知之后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这位长相逆天的公子哥,竟然尊贵无比,周晓晓自认为,下半辈子有着落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保护我方男主》是作者龚心文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周晓晓俞行知,全文讲述的是:周晓晓穿越到万恶的古代社会,在这里有权就能草菅人命,有权就可以肆意妄为,她天生神力却要装的痴傻,以免被人利用,却在看到落魄的俞行知之后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这位长相逆天的公子哥,竟然尊贵无比,周晓晓自认为,下半辈子有着落了…

免费阅读

  场中一时扬起滚滚黄沙,沙尘间两道身影惊若游龙,动如脱兔,腾挪变化,有如二龙抢珠,猛虎争食,煞是好看。

  二人你来我往,过了六七十招。王珣毕竟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稍稍占据上风。

  吴道全劝停,二人方才各自罢手,心中具是惊疑不定。

  “□□之法,始於杨氏,谓之曰梨花枪,天下咸尚之;其妙在於熟之而已,熟则心能忘手,手能忘枪;圆精用不滞,又莫贵於静也,静而心不妄动,而处之裕如,变幻莫测,神化无穷。①”吴道全对周晓晓说道:“你总占着自己有几分力道,投机取巧,练而不熟。兼之今日心绪不静,处变慌张,行止僵一。是以遇到高手就知道吃亏了吧。”

  周晓晓心中想,我自有了周杜鹃的天生神力,总觉得自己身手了得。谁知今日一见,尚且不是这一军中校尉的对手。是该把这没来由的自傲心态收一收。

  于是低头受教道:“师傅教训得是,弟子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再不敢自大轻狂。今后还望师傅、师兄时时提醒,费心指教。”

  王珣却是起了惺惺相惜之心,开口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师弟年纪轻轻,身手如此了得。也是师傅慧眼如炬,方才识得明珠。”

  “这是师妹不是师弟。她姓周,我新收的女弟子。”

  “师……师妹?”

  王珣看着正在拱手行礼告退的师妹,一时目瞪口呆。

  这“师弟”虽然看起来容貌是有些俊秀,但是举止洒脱,神态疏朗。毫无女子扭捏之态。怎么就变成师妹了呢。

  “进屋吧,待老夫酒桌上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等……等下,师傅,这是师妹你怎么不早说。方才若是一个不慎,伤着师妹如何了得。”

  王珣一面跌跌撞撞地被拉着入内,一面回首望去。

  周晓晓静立恭送,斜阳晚照下,舞动方熄之人,霞飞双靥,身姿俊朗,带一股别样的魅力。

  还真的是师妹啊。王珣心中想。

  入夜,觥筹交错,酒足饭饱后,客人离去。

  吴婶收拾着残桌,吴道全坐在门槛上抽着烟袋。

  “将军前日告诉我,京都的俞五爷来了一封信。”吴道全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他夫人今日叫周丫头过去想必就是转交这封信。”

  吴婶停下擦抹桌面:“怪道晓晓今日闷闷的不甚精神。料想没什么好话。老国公爷的公子,怎生也同那些风流子弟一般忒的无情。”

  “哼,王孙贵族的公子爷能有几个好的。我们凤翔的好男儿多得是。你叫周丫头莫要死心眼。”

  “要得,要得。当家的,今日你让那王校尉前来,莫不是有意……”

  “时候尚早,姑且先瞧着吧。”

  闲话休絮,却说近日青石街上新开了一家饼铺。门脸亮堂,香飘十里。

  更有高门大户的马车时时停靠,穿着绫罗绸缎的小厮使女往来不绝。

  那饼儿做得着实精致好看,只是价格贵得吓人。弄堂里打铁的董大家媳妇每日路过,都要远远地看上好一阵热闹。

  这日,申时未过,她瞅见店门前排起一小溜长队,自己对门的孟婆子也混迹其中。

  董大媳妇心中稀罕,便挨过去问道:“孟家婶婶,今日家中是有何喜事,也舍得花费好些买这金贵的饼子吃。”

  孟婆子回道:“你原不晓得,这家铺子的饼子只有那些贵人老爷们吃得起。平日里我如何买得。但他家老板却是个实在人,每日现做的饼子从不过夜,申时一过,当日余货都便宜贱卖了,一个不留。一两个铜子也可买上一块。我家小孙子馋这家的饼子好几日了。今日我便一早来排队买个几块回去,给他解个馋,省却他整日地闹我。”

  董大媳妇心想,既是如此,那我也不防舍几个钱买上几块尝尝,也过过大户人家太太的瘾。于是老下面皮,硬插在孟婆子身后排队。

  只待申时一过,店里的伙计便拿出一个书有“特惠”二字的大红纸牌来,往店门前一放。排队的人群都兴奋起来。

  董大媳妇伸长脖子张望。只见店里的伙计腰间束着围袄,袖上套着袖罩,双手更戴一套雪练似的白手套。笑语盈盈,并不介意客人是否只买一两片饼子,或是三两块糕。一律用油纸包好,捆束齐整,上头垫一张正红撒金的封纸,写着店名“十二月饼铺”。

  董大媳妇看着一包包提出的饼,心中猴急,扯动孟婆子衣袖:“婶子,眼瞅着这饼也没剩几片,及到你我可别只留下碎末皮子。”

  孟婆子被她鼓噪得发笑:“你且耐心等着就是,必少不了你的。”

  不多时,果见两个伙计在店门外支起一油锅,托出一盘发得白白胖胖的圆面团,现炸了起来。

  孟婆子道:“瞧着没,此物叫炸面包,也不知道是怎生发的面,就是又酥香又松软,没牙的老太太都克化得动。白面内里裹一点咸菜笋干肉丁,小半个鸡蛋。在油锅里炸得鼓将起来,只待新出锅时,热呼呼地拿在手上,一口咬下去,那味道美哉呀,啧啧,想着都让人嘴馋。”

  董大媳妇吞了吞口水,问道:“一个炸面包需得费几个钱?”

  “一个包只需五个铜子,又好吃又顶饿,是这店家前几日见着许多人排了半天队却买不着销价的便宜饼子,特特做出来凑数的,并不为着赚钱。”

  董大媳妇点头称是:“这店家倒是个实在人。”

  此刻的周晓晓正坐在阁楼上,透过推窗的缝隙看着楼下饼铺的热闹排队场面。

  她看了一会,回过头,对着面前之人道:“你说是谁叫你来的?”

  她的面前站着个衣着齐整,小厮打扮的人。

  那人叉手向前,弯了一下腰,笑着答话:“回姑娘的话,小的名唤周桐,打小起便是五爷的贴身伴当。五爷令我给姑娘捎些许东西过来。”

  他捧上一方紫檀多宝阁方匣。将盒子打开一扇,里边影影绰绰的摆满了奇珍异宝。

  周晓晓想起当初潜入林秉仁的屋里,便是从一个类似的匣子里,顺了不少金玉物件。也因此机缘巧合救下了俞行知。

  那些东西在逃亡了路途中,或变卖或遗失没有留下半点儿。

  俞行知叫人送来这个,是想补偿她什么吗?周晓晓看着眼前这个装满珍宝的盒子,突然觉得心口疼痛,就像有一只手,猛然间在你心上拽了一把,让你喘不上气来,又喊不出口的难受。

  原来我心里,还是这么在乎。

  她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他除了东西,没有别的话给我了吗?”

  “五爷自回京以后,心中日日念着姑娘,为此……唉。”俞桐顿了一下,“五爷让我告诉姑娘,他有不得已之处,不能前来探望姑娘,实是对不住您。五爷心中愧疚,夜夜难寐,打发小的来之前,特特交代,看姑娘有什么所需,或有什么烦难之处,都尽可告诉小的转达。他必定为您办得妥妥帖帖……”

  “行了。”周晓晓感到心中一阵腻烦,打断了他的话,两指轻扣那方紫檀木方匣,冷下脸道,“分手信和分手费我都收到了,你回去告诉他,以后各不相欠,不必联系了。”

  俞桐擦着头上沁出的冷汗。

  这差事要办砸了,可怎生是好。

  五爷那么斯文俊秀的一个人,想不到牵肠挂肚的姑娘走的是这种风格。这趟差事委实不好办。

  他从怀中珍重地掏出一页碧云春树笺,小心的递过来。

  “五爷心中实是念着姑娘您的,却又苦于不得相见,五爷说此笺请姑娘添个墨宝,让小的带回去,算是给他留一点念想。”

  周晓晓接过展开一看,这张春青色的笺纸被摩挲得各种毛边,更残留着斑斑点点的几点水渍。笺纸右下角工笔精细描绘了一只栩栩如生的杜鹃鸟,侧题一小句:望帝春心托杜鹃。

  周晓晓觉得心中涌上一阵酸涩之感。

  既然要结束,为什么不就干脆一点,要做这磨磨唧唧藕断丝连之态。

  她将那笺纸展开,研磨提笔,挥笔一蹴而就。

  一别两宽,勿复相思,

  此后锦书休寄。

  将你从前予我心,付予她人可,

  至此于君绝。

  啪的一声,将笺纸丢回。

  俞桐接了这封信,苦着一张脸道:“我的小姑奶奶,可不敢这样写。这拿回去可是要了我们五爷的命。”

  周晓晓垂下眼睫,端茶送客:“辛苦你这一趟了,回去吧。”

  这夜里,凤翔城下了一场雨。

  料峭春寒中周晓晓孤零零一人,缩在阁楼厚重的土棉被中,还是忍不住,没出息的哭了一鼻子。

  第二天一早起来顶着两个哭肿了的眼泡,先到院子里练了两个时辰的基本功。再进作坊里和吉婶娟子小梅一起热火朝天的做了半日的面点。

  晌午过后换上男装到饼铺里溜了一圈。

  傍晚王珣来寻她练枪,遭遇了周晓晓狂风暴雨似的一顿强攻。王瑜险些招架不住,虚晃一枪,跳出圈来。

  “几日不见,师妹恁是长进了这许多。”

  只见对面一身男装,雌雄莫辨的少女,眼透寒光,将身一压,枪尖一抖,口中喝道:“再来!”。

  一时银枪化龙,起千万幻影,扑面而来。

  王珣低喝一声,正面迎战。

  心中却是苦笑:看来需得加紧苦练,若是有朝一日连小师妹都比对不过,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到得晚饭时候,周晓晓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一张小脸几次差点掉进饭碗里去。连吴婶小心翼翼地给她不停夹菜都没注意到。

  回到阁楼倒头就睡,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悲春伤秋。

  如此过了几日,便也放下了,又恢复成一条活蹦乱跳、嘻嘻哈哈的好汉。

  春日里,雨水淅沥,润泽万物。

  那一日,阵雨初歇,雯华漫天。

  周晓晓支起窗棂,饶有趣味地看着湿漉漉的青石大街。

  对面的住户商铺稀稀拉拉地在支窗户,收雨具。

  积水的石板道上顽童嘻闹,行人不再匆匆。街的尽头,几位玉冠华服的少年公子,骑着宝马缓步而来。

  周晓晓伸出手,接着屋檐上落下的雨滴,笑将起来。

  怎知素手纤纤窗中回,却见青眉玉面檐下现。

  俞行知白马轻裘,立在窗下,正扬起苍白的脸定定地望着她,他双目赤红,薄唇紧抿,一双勒住缰绳的大手轻轻地颤抖。

  周晓晓一时惊得愣住了。

  小院的正厅。

  左右交椅上端坐着三个男子。

  周晓晓坐在临窗大炕上,看着许久不见的俞行知,心中翻起昔日种种,不知如何开口。

  只见他形容憔悴,面色苍白,眼下乌青。比二人数月前二人分别之时的状态还不如。直把一个温润如玉的清雅公子变做一个孱弱体虚的病美人。

  他身侧之人,锦袍华服,金冠束发,修眉俊眼,顾盼威严。正是俞行知那赫赫有名的表兄燕王程时照。

  另一人容貌秀美,举止风流,体态文弱,倒像个少年书生。却是程时照的同胞弟弟,皇子中排行第九的程时琪。

  俞行知此刻看不见别人,只是紧紧盯着周晓晓,俊眉深锁,眼波流转,胸中似有万言千语却说不出口。

  他从怀中掏出那张碧云春树笺,用指尖紧紧拽着,缓缓递还到周晓晓眼前。

  周晓晓心里本对俞行知充满怨怼,不知想过几次若有见面之时,要将他劈头盖脑的臭骂一顿。此刻见了他的样子,心却是先软了。

  “你要我收回此信?”她撇开目光,轻声道:“这又是何意?既然你我无缘,就该慧剑断情,各自相安。当断不断,徒增其乱。”

  俞行知目露凄楚之色,固执地举着信笺在周晓晓眼前,指尖微微颤抖,手上关节泛白,青筋暴出。

  周晓晓当着外人不忍让他如此难堪,斟酌了片刻,终于缓缓伸出手,轻轻接过那张皱巴巴的青色笺纸。

  分开看了一眼,自己那首绝情断意的小诗上染着几点褐色的血迹,触目惊心。

  周晓晓感到胸口一阵疼痛,暗叹一声,何必如此自苦。

  她闭了一下眼,素手一翻,终将信笺撕碎。

  俞行知眉梢微动,眼中星光凌凌,终于露出一个难以言喻的笑来。

  一时间二人相顾无言。

  “我道是怎样的绝色佳人,搅得你魂牵梦绕,几乎连小命都不要了。”

  那程时照冷笑一声,他起身上前,右手揽着俞行知的肩膀,左手轻扬。

  “原来不过如此。”

  他眯起一双丹凤眼,神态散漫,语气轻佻:“子规,你身边都是大家闺秀,不怪你没见过这种江湖中的女人。欲擒故纵不过她们惯用的小手段。”

  俞行知推开他的手臂,眉簇成峰,怒道:“殿下!”

  “行了行了,哥哥们休要义气相争。”九皇子程时琪从旁劝道,“赶了这许多天的路,可乏死我了。倒是先找着歇脚的地方啊。”

  燕王对着俞行知将手一摊:“我们初到凤翔,难道你不该先带我去拜会二表哥吗?莫道是要我和九弟在这里等着你和这位姑娘互诉衷情。”

  “表哥。”俞行知压下怒火,“劳你和九殿下先在外稍候,行知片刻即来。”

  程时照哼了一声,走到门外一挥手带着一众从人鱼贯而出。

  俞行知转头对周晓晓柔声道:“晓晓,你莫要生气。殿下他素日里并不这样。容我先安置两位殿下,拜会兄长。再来寻你细说。”

  周晓晓点了点头,起身敛衽行礼,圆溜溜的大眼睛冲俞行知眨了眨,笑了笑。示意她并不介怀。还伸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俞行知袖中的手掌握了又握,终于没有多说,转身离去。

  俞行知走后,周晓晓摸摸自己的胸口,觉得里面又重新填满了快乐和雀跃。

  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就这么喜欢他。人家一句话都还没说,你就原谅了。

  这次算是败了,栽在这个男人手上。

  她整理衣物,和往日一样下楼进了作坊,同吉婶几个一起制作糕饼。

  “小娘子今日可是得了什么喜事?这边揉着面都边笑出花来了。”吉婶打趣道。

  “是吗?我有在笑吗?”周晓晓摸了摸脸笑道,“今天确实开心,中午咱们加餐,吃烤鱼吧?”

  “娘子,娘子,是上回弄的那种,铁盘里盛着鱼,底下燃着炭条鱼的吗?那烤鱼的味道端的是鲜美。”娟子喜滋滋地说。

  “方才来的几位公子,好大的排场,从人们个个携枪带棒,猛得一进来,唬了我一跳。”小梅关注的点不一样,后怕的摸着胸口说。

  话说王珣走在青石大街上,迎面遇到个相熟的士官刘藏。

  刘藏一把抱住王珣,“校尉今日收拾得如此精神,却是要去做甚。不若和小弟前头酒肆喝上两杯。”

  王珣摸摸头上崭新的头巾和玉环道:“今日不得空,须得去我师父吴道全处。改日再请刘兄弟喝酒。”

  “吴老近日新得了个小徒弟,校尉可曾见过?端得是好俊俏的身手。兄弟前些日去吴大夫那寻一副膏药,看那少年在院中耍枪棒,一时技痒,比对了一下,竟连三招都走不过就败下阵来。”

  “周师……师弟实是身手不凡。”

  “照小弟看来,凤翔内能和那位少年一较高下的也只有校尉你了。吴师傅调|教得好徒弟,个个都如此了得。”

  二人说话间来到吴宅。却看到吴宅外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群。

  王珣心中一惊,撇下刘藏,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只见吴宅院门敞开,院内列满带刀甲士,均骑着那高头大马,当中簇拥着一人。此人华服金冠,贵气逼人,手中持着马鞭,端坐马上,居高临下睥睨着眼前孤身独立的周晓晓。

  王珣提气起身,在吴宅的矮墙上轻轻一点,翻过墙去,落在周晓晓身边。

  “尔等是何人?并不是我凤翔城中甲士。何故私入民宅?”

  周晓晓伸手将他挡在身后。

  “这是燕王殿下,师兄不得无理。”

  王珣听得程时照乃是王孙贵族,顿时矮了气势。

  程时照身后的护卫呵斥道:“王府办事,闲杂人等退散!”

  王珣苦于身份低微,不敢顶撞,却也不愿离去,磨蹭着后退两步。

  周晓晓眼看着程时照,心内揣摩着他的来意。

  口中低声对身后的王珣道:“师兄,此事和你不相干,速速离去。”她单手背在身后,伸两只手指比了个二字。

  她不知道此刻去通知俞将军有没有用,但是她不能不为吴道全夫妻的安危考虑一下。

  王珣心中犹豫,周晓晓转身推了他一下,“走啊!”

  王珣只得咬牙离开。

  程时照冷笑道:“和一介小小校尉都如此勾勾搭搭,果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周晓晓心中大怒,但是她前世毕竟是已工作多年的成年人了,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

  她深知在这个时代,程时照这种级别的权贵,完全可以轻易取了她这种平民的小命。

  周晓晓看了一眼被隔离起来吴宅众人,压抑心中的情绪,尽量平和地道:“王爷若是有事,请入内说话,何必搅扰他人。”

  一众人等步入宅院。

  小厅的门外迅速布满精悍的王府府卫。

  室内仅余周晓晓程时照二人独处。

  程时照大咧咧地坐在主人的炕座上,轻点手中皮鞭,支着脚,眯起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看不出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能把子规那样的君子迷得失魂落魄、离经叛道起来。

  这个女人此刻穿着男装,梳着个男子的发髻。平平无奇的脸上还沾着点面粉。看不出半点女子的柔顺妩媚。她眼观鼻,鼻观心,静立着。

  既没有被进门时那套下马威吓着,也没有急着表现出谄媚的态度来。

  “胆子倒是不小。汝不必指望,子规且在别处,这会子必不会过来。”

  周晓晓平静地看着他,默默等着下文。

  “孤不耐烦和尔这等女子罗唣。实话告知尔,尔是莫要再妄想进国公府。姨母必容不得尔。”程时照摸着下巴,皱着眉头,“现如今,孤王另有一条阳光大道给尔走,孤在京郊有一宅院,可将尔安置其中。管教汝和行知一年尚可厮守个数日。若是尔从此谨守门户,恪守妇道。不再调唆生事,搬弄是非。孤王保尔锦衣玉食,一生富贵。”

  周晓晓强压心中不适,不愿当面和他冲突,更不想和他多言,口中只道:“多谢王爷厚意。民女不求富贵,只在此间安生立命足矣。”

  心中冷笑,几番出生入死,居然就为了这么一个货色。

  程时照听出周晓晓敷衍之意,顿时恼怒起来。                     

标 签言情 保护我方男主 周晓晓俞行知 龚心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