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这世界与你我都要蒋牧童小说_叶飒温牧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69 ℃
这世界与你我都要蒋牧童小说_叶飒温牧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叶飒温牧寒全文免费

蒋牧童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叶飒温牧寒的小说名是《这世界与你我都要》是由蒋牧童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飒认识温牧寒是因为他是她小舅舅的朋友,临时照顾她几天。小姑娘年纪小,脾气却倔。温牧寒让她喊自己叔叔时,她死活不张嘴,偶尔高兴才软软地喊一声哥哥。殊不知小姑娘喊他哥哥是因为对他见色起意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飒温牧寒的小说名是《这世界与你我都要》是由蒋牧童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飒认识温牧寒是因为他是她小.舅舅的朋友,临时照顾她几天。小姑娘年纪小,脾气却倔。温牧寒让她喊自己叔叔时,她死活不张嘴,偶尔高兴才软软地喊一声哥哥。殊不知小姑娘喊他哥哥是因为对他见色起意了……

免费阅读

  无边无际的海水渐渐漫过头顶,原本蔚蓝的海面逐步成了深色,慢慢往下沉,渐渐那种灭顶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直至……

  叶飒猛地睁开眼睛,从睡梦中的窒息感挣脱出来。

  依旧一身冷汗。

  又是那一片海水,无边无垠。

  因为只要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那种窒息感还是隐隐挥散不去。

  于是她平静地躺在床上一直等到天亮。

  叶飒起床后,直接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冲一杯咖啡,这样悠闲又轻松的早晨已不多见。咖啡泡到一半的时候,门铃响起,一阵接着一阵。

  这样催命的铃声,她就猜到应该不是家里的保姆。

  叶飒过去开门,谢时彦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本来一张极英俊的脸居然出现了些许劳顿后萎靡。

  连眼底的血丝都清晰可见。

  “要喝咖啡吗?”

  说完,叶飒转身往厨房走过去,只是半路在客厅站住,转身望着已经跟进来的人,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谢时彦只觉得血液直冲后脑勺,下一秒就能进医院了。

  “我本来要在美国待两周,为了你的事情,不得不提前五天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

  “所以,我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叶飒突然微歪了头盯着他看,表情莫名有些无辜。

  显然她更关心这个问题。

  谢时彦被她的口吻逗笑了,反问道:“你都敢干出这事儿了,你问我?”

  三天前。

  正在急诊科实习的叶飒,给一个头部有外伤的病人缝针的时候,本来已经处理好了。就在她收拾东西准备给病人开药的时候,突然对方伸手在她靠近屁股的地方拍了拍,一脸亲热的笑道:“谢谢你啊,医生。”

  就在此时,中年男人手掌居然还趁机往上摸了下她的腰,哪怕是隔着白大褂压根没碰到她的皮肤,似乎这样也能让他过过干瘾。

  叶飒面无表情低头看了一眼,他在自己腰间还没收回去的手掌。

  待她眼神冷漠望着他时,中年男人一脸得意的收回手掌。

  仿佛在笑她拿自己没办法。

  直到下一秒,摆在旁边的医用托盘猛地被拽起来,‘砰’地一声巨响,托盘直接砸在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脑袋上。

  本来已经缝合完毕的伤口,在叶飒的‘关照’下再次崩裂。

  鲜血顺着他的脑袋流了下来。

  这事儿不仅惊动了警察,更是惊动了医院高层。毕竟第九军院在建院至今,从未发生如此!恶劣影响事件!!

  对,医生直接把患者的脑瓜开瓢了。

  事后,处理结果也很明确,患者被拘留五天。

  至于叶飒本人直接被医院暂停实习,回家。

  *

  谢时彦听完叶飒简单说起的事情经过,气得猛地冷笑一声:“这孙子被抓进哪个派出所了?我派人去蹲他出来。”

  谢时彦这人也有个家长的通病,护短。

  况且这人还是叶飒,他就更护着了。

  “飒飒,要不咱们别当医生了吧,”谢时彦本来就觉得学医太辛苦了,这治病救人的事情还遇到这种王八蛋,可不是更生气。

  现在小姑娘不就爱买买买的生活,当个舒服的大小姐不好?

  这种生活难道不香吗?

  叶飒看着他,淡然道:“为了这种人?”

  她学医已经第七年,几乎花了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医学院。

  让她为了这种人放弃?

  谢时彦望着她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最终他重重叹了一口气,点头:“行吧,你要是还想回去实习,那就去。”

  “有小.舅舅呢。”

  自家孩子嘛,不就是要往死里惯着。

  谢时彦是叶飒的亲舅舅,不过两人相差七岁,比起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

  倒是更像兄妹。

  平时他摆不出舅舅的谱儿,这会儿难得逞一次舅舅的威风。

  此时叶飒看着他,突然弯腰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并且拿起旁边放着的手术刀,她熟练地用手术刀削起了苹果皮。

  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看向他:“我怎么才能回去?”

  “如果有人给他们捐一栋楼的话,你觉得医院还会在乎一个实习生犯的小错误吗?”

  本来削完果皮正要把苹果放在嘴边的叶飒,突然伸手将苹果递给谢时彦,神色几乎可以称得上柔和:“来,小.舅舅,吃苹果。”

  阳光从客厅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笼着她纤细的身影。

  还有脸上终于浮现的一丝笑意。

  谢时彦望着这个苹果,突然身体抖了下。

  他还是觉得她别这么客气更好。

  *

  晚上八点,阮冬至的电话打过来。阮冬至是她的大学同学,一个从医学界中途叛逃的法律狗。目前在国内一家知名红圈所专门做关于企业并购的案子,靠着三寸不烂之舌赚的盆满钵满。

  生活奢靡浮夸,时常过着晚上泡吧到凌晨,第二天精神奕奕去上班的反人类生活。

  电话里阮冬至一开口就说:“听说你被医院停职了,我特地打电话过来关心你。”

  “谢谢。”

  叶飒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阮冬至口吻里的幸灾乐祸没那么多的话,她或许会把这句谢谢说的更真诚。

  “晚上出来玩吧,我要替那些苦熬了七年的可怜同窗们庆祝一下,终于把霸占了七年专业第一的人送走了。”

  叶飒的朋友特别是女性朋友没几个,阮冬至算是一个,所以她敢这么打趣叶飒。

  一直到挂了电话,叶飒也没说去不去。

  等她继续开始写论文,这才发现她已经在这一行停留了半个小时之久。

  叶飒低头打开抽屉,角落里摆着一包烟和一支打火机。

  她看了一眼,在要伸手拿烟的时候,突然站了起来。

  她发了条语音给阮冬至:“地址发过来。”

  几秒钟后,阮冬至的回复如期而至。

  叶飒开着她的大G越野车到地方的时候,发现这里并不是阮冬至平时去的那种酒吧,倒是那种安静又有点儿情调的酒吧,沿路一条街都是这样的酒吧小馆。

  “怎么选这里?”叶飒看见阮冬至迎来时开口道。

  阮冬至瞥了她一眼,笑着说:“好不容易请到我们叶博士,当然得按照Dr.叶您的品味来安排了。”

  “你又知道是我的品味?”

  对于叶飒的轻讽,阮冬至撇嘴,意料之中。

  他们包下了酒吧的整个二楼,不知道出钱的傻子是谁,但是众人玩的挺开心。叶飒也坐在其中,眉眼清冷,不说话只喝酒。

  她是全场的焦点。

  过分好看的眉眼,却没有年轻人的张狂飞扬,反而透着清冷,微微颔首间有股小女王的气场。

  特别是安静地坐在那里时,自带着一股,这世界与她无关的冷漠感。

  以至于没人敢主动搭讪她。

  酒过半巡,阮冬至在酒吧的阳台找到叶飒,屋里热闹的厉害,她一个人趴在这儿喝酒。

  “你实习到底怎么样?”虽然电话里打趣恭喜她失业,但是阮冬至太了解一个医学生能走到现在,所要付出的巨大的努力和坚持。

  况且叶飒还那样强,她是她见过最厉害的天才。

  叶飒冲着她举了下酒杯,露出漫不经心的表情:“麻烦你告诉你可怜的同窗们,实习第一只会是我。”

  够狠,阮冬至心底飘过两个字。

  突然窗边有个人激动的大喊,“我艹,对面有人跳湖哎,你们快看快看啊。”

  酒吧对面有一条人工湖,此时一个巨大的水花在湖上溅起还未彻底平静。

  “我去,太刺激了吧。”

  “肯定又是哪个为情所困的大姐。”

  众人讨论正热烈,突然又有一个身影直接跳进湖中,湖水再次溅起水花。

  “怎么又有一个跳进去了啊,殉情呀?”

  叶飒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往楼下跑。阮冬至知道她要干嘛,没多说跟着她一起下楼。

  她们到对面湖边的时候,已经里三圈外三圈聚集不少人。

  叶飒推开人群往里走,被推开的人还略有不满,她立即喊道:“我是医生,都快让开。”

  这一声倒是叫看热闹的人群,让开一条路给她进去。

  果不其然,人圈里面躺着一个湿漉漉的姑娘,旁边还蹲着一个年轻男孩,穿着军绿色T恤。年轻男孩见她来了,赶紧让开位置。

  叶飒想也不想,立即上前给她做检查。

  “散开,都散开。”她看着周围堵着的人群中,拔高声音喊了一句。

  随即叶飒跪在地上双手解开对方衬衫上最上面一粒纽扣,她又清除了对方口鼻中的杂物,俯身趴在她胸口。

  虽然落水时间并不长,可是溺水窒息只需要几十秒。

  叶飒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心跳。

  她再也不犹豫,开始做心脏复苏。

  一下!

  两下!

  三下……

  叶飒一边双手在她的胸口按下,一边低头看着对方,这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她不知道对方落水的原因,可显然这样过于年轻的生命,如果真的无法挽回,谁都会惋惜。

  周围围观的人望着这个好看的姑娘,不顾仪态地跪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地做心脏复苏。

  所有人看着她努力跟死神赛跑,想要拯救这个过分年轻的生命。

  直到最后,叶飒用力地按着她的胸口低声说:“活过来。”

  请你活过来。

  突然,躺在地上的人猛地轻咳了下,这一个小小的反应像是水波般传递着,从人群的最里侧一下传递到了最外围。

  欢呼,鼓掌,还有为叶飒叫好的声音,瞬间席卷人潮。

  等人彻底醒过来,她才转头看向之前那个男孩:“你认识她吗?”

  男孩立即摇头:“人是我队长救的,不过我们都不认识她。”

  他还指了个方向。

  叶飒顺势看过去,那边围着的人少,她一眼看见站在湖边的男人,此时他低头甩了下自己的脑袋,又用手指捏了捏耳垂,显然是刚才救人时进了水。

  他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中,身姿却是挺拔的,犹如一棵笔直的青松。

  男人身上的衣服跟这男孩一样,军绿色T恤还有迷彩裤,叶飒的视线从狭窄的腰身往下顺延时,突然定格。

  这人腿真长。

  很快急救车的呼啸声翩然而至,叶飒收回视线。等急救人员过来时,她才发现这辆救护车居然是第九军院开过来的。

  也就是她实习的那个医院。

  救护车上的随行医生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叶飒,叶飒简单地将患者情况跟他交接之后,看着他们将患者抬上车。

  这时阮冬至钻到她身边。

  她用咬耳朵的声音说:“快看你九点钟方向,那个救人的男人,woc,人间极品啊。”

  叶飒心底觉得好笑,抬头看过去。

  也是这一刻,她看清了男人的模样。

  呼吸莫名屏住。

  男人的五官透着一股过分的分明和立体,偏偏神色寡淡,叫人看不出情绪。

  一双略显得狭长的桃花眼,眼尾上翘,乌黑的瞳孔暗藏着某种摄人的光彩,似乎是刚在湖里洗过,眼睛里的色彩是那种化不开的浓稠。

  高挺又好看的鼻骨上,正挂着水渍,顺着他的鼻尖陡然凝聚成水珠。

  “队长,咱们这就走了?”

  温牧寒斜睨了身边的人,手指又在耳垂上拽了拽,“怎么,你还等着有人给你送锦旗。”

  说完,他转身离开。

  男孩赶紧跟上,两人渐行渐远。

  阮冬至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带着色气的语调感慨道:“早知道我刚才就该跳下去让他也救一次,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又A的男人。”

  叶飒突然开口:“嗯,我见过。”

  眼前浮现出他刚才轻轻甩头的模样,透着一如既往的不拘和随性。

  原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都快七年了。


标 签都市 这世界与你我都要 叶飒 蒋牧童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