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这个皇帝有点丑简宿涵容子行_这个皇帝有点丑碉堡rghh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23 ℃
这个皇帝有点丑简宿涵容子行_这个皇帝有点丑碉堡rghh在线阅读

这个皇帝有点丑碉堡rghh

碉堡rghh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这个皇帝有点丑》是碉堡rghh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代颜控狗简宿涵一朝穿越成为了后宫失宠嫔妃,她摩拳擦掌,誓要驯皇帝,当宠妃,最后走上太后宝座,正当她摩拳擦掌向着皇帝进攻的时候,她抬眼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傻眼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皇帝长得这么.....吃藕.....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这个皇帝有点丑》是碉堡rghh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代颜控狗简宿涵一朝穿越成为了后宫失宠嫔妃,她摩拳擦掌,誓要驯皇帝,当宠妃,最后走上太后宝座,正当她摩拳擦掌向着皇帝进攻的时候,她抬眼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傻眼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皇帝长得这么.....吃藕.....

免费阅读

  而简宿涵猜的也没错,皇帝果真没回来。

  翌日清早,倚竹轩翻牌子又被莹昭容截胡的事风一样传遍了众人的耳朵,简宿涵回去的路上都能听到有宫人窃窃私语的谈论此事。

  “简贵人也真是可怜,皇上难得临幸一次,莹昭容又不缺恩宠,何必去争那一晚二夜的。”

  “你知道什么,我听闻似乎是简贵人对莹昭容不敬在先,二人昨日在太元殿闹了好大个没脸,莹昭容是宫里的老人,若真被一个侍寝新人压下去,日后如何在宫中立足。”

  “嘘,管事来了,快别说了……”

  简宿涵一路听着,内心不由得思绪万千,后宫果然没有一个蠢女人。莹昭容截胡在先,意在告诉自己莫要猖狂,后又将殿前无礼的事传扬出去,抵消了与新人争宠的恶名,这样皇上知道了不仅不会怪罪她装病,而且还能不动声色的黑自己一把,实在聪明。

  她陷入沉思,下意识拨了拨发间的蝴蝶钗,虽说这结果是自己一手促成,但被人摆了一道,心中着实有些不舒服。知夏估摸着简宿涵心情怕是不大好,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主儿,您昨日初次侍寝,按照规矩应当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

  “哦……我知道。”

  简宿涵反应过来,心中陡然又有了一条明路,虽说皇帝最大,可皇后也不是摆设,如果靠得住,抱她的大腿也未尝不可,但万事不可轻下决断,还是得看看再做考虑。

  “上次病中得娘娘照拂,正好借此机会拜谢一二。”

  虽与皇后只有一面之缘,但简宿涵也能估量出她的几分脾性,人是不坏的,但性子太过循规蹈矩,与皇上完全走了两个极端,不受宠也在情理之中。

  说起不受宠,那受宠的自然也得说道说道。景和宫婉妃,单瞧她住处与皇后的景鸾宫同带了个“景”字,皇帝的心思便可窥探一二,因此皇后几乎将婉妃视作终身大敌,单贵妃亦要退一射之地。

  “马上就是拜月节了,皇上的意思是把入宫已久的老人位份往上提提,也算沾点喜气,旁的倒不足为惧,只是婉妃……”

  皇后越是深想,越是惊觉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依照皇上对婉妃的宠爱,位置自然是要往上升一阶的,况且她还年轻,日后若是再生下一儿半女,岂不要越过自己去。

  还有单贵妃,单贵妃如果再升一阶便是皇贵妃,她与自己也是素来不睦。皇后一面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皇上对后宫位份一向压制得严,但想起单家镇守西北近日捷报频传,心中一下没了底。

  子凭母贵,皇后纵然对皇帝早已死心,却也不得不为膝下的长邑公主着想。苏嬷嬷跟随她已久,自然知晓皇后在愁些什么,声音沉沉的道,

  “莹昭容昨日又侍寝了一次,她倒也是豁出去脸面不要,用了如此不入流的招数,幸而皇上念及往日情分没打了她的脸。”

  皇后闻言烦躁闭目,

  “她哪儿是不要脸,分明是有人让她不要脸,分宫提位在即,婉妃怕是也坐不住了,她自己不好争就让别人替她吹枕头风,反正莹昭容惯来与她沆瀣一气。”

  婉妃是宫内所有女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莹昭容便是她一手提拔上来的,皇后不是没有培养过新人与之相抗,奈何都不中用,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珍常在,也折在了婉妃手里。

  苏嬷嬷闻言正想说些什么,外间忽然有宫女来报,

  “禀皇后娘娘,简贵人求见。”

  皇后闻言一愣,随即疲累的摆了摆手,

  “本宫竟是忘了她昨日侍寝,你去打发了吧,就说本宫身子不适,让她改日再来。”

  “娘娘且慢——”

  苏嬷嬷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凑近了皇后低声道,

  “您不是正愁无人可用么,也许这简贵人可以……”

  “嬷嬷你糊涂了。”

  皇后飞快的盘着手中的翡翠念珠,“她自进宫以来便未得皇上青眼,昨日好不容易翻了牌子,竟也被莹昭容截了去,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恩宠。”

  苏嬷嬷总觉得简宿涵哪怕不是个机灵人,那身皮相好好□□一番也差不到哪里去,

  “我的好娘娘,她容貌在宫中是拔尖的,如今咱们前有单贵妃,后有婉妃,哪怕不成也得试试,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左右不缺那点子功夫。”

  她是皇后的奶嬷嬷,自幼时起便一直陪伴在侧,因此皇后对她信任异常,闻言心中也动摇了起来,犹豫一番最后长叹了口气,

  “也罢,让她进来请安吧。”

  简宿涵一直听闻皇后出身武将世家,其父乃上柱国大将军陈之涣,当年他跟随先帝立下不世之功,被封为勇毅侯,世袭罔替,与国同休。寻常勋贵人家袭爵世代递减,而陈家只要不做违逆犯上的事,子孙后代富贵可期。

  但简宿涵却觉得陈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安稳,他们手握兵权,无疑会成为君王的心病。拎起裙摆一角,简宿涵规行矩步的在宫女带领下走入了景鸾宫偏殿。

  皇后端坐在桌案后,一身雪青色的常服,瞧着比往常要平易近人些,简宿涵对她并无恶感,盈盈下拜,

  “嫔妾见过皇后娘娘,请安来迟,望娘娘恕罪。”

  见她礼数周全,皇后眉梢柔和了些许,

  “平身吧。”

  她说完,又将简宿涵唤到近前赐座,半是敲打半是宽宥的缓声道,

  “本宫听说了昨日的事,知晓你受了委屈,但尊卑有别,是你冒犯莹昭容在先,这件事便当长个教训,下次不可轻狂。”

  简宿涵早知她会如此,面上顺从的请罪,

  “是嫔妾不知深浅冒犯了莹昭容,改日一定登门赔罪,往日受娘娘照顾颇多,一直无缘拜谢,今日也算全了嫔妾的心愿。”

  皇后微微颔首,似有所指,“你还年轻,以后机会多的是,不必在意眼前得失,安守本分是最要紧的,本宫日后也会在陛下面前多多提点你。”

  简宿涵总感觉皇后这句话还有更深层的含义,但心中一时吃不准,便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

  “嫔妾谨遵娘娘教诲。”

  谁知皇后见状瞧了她一眼,并不曾说什么,而是提笔在桌案上的宣纸上开始作画,简宿涵见状顿了顿,走上前去磨墨。

  皇后笔下不停,头也不抬的道:“本宫听闻简家门风是极严正的,你闺中可曾习得丹青?”

  简宿涵想了想,如实回答:“琴棋书画略有涉猎,只是嫔妾蠢笨,皆会而不精。”

  “那也不错了。”

  简宿涵瞧见皇后笔下的画已经逐渐成形,似是金灯藤,也就是世人口中常说的菟丝花,这种植物有攀附寄生的特性,无根骨,性柔弱,靠依附他人存活。

  皇后开口了:“你可识得此物?”

  她说完又不等简宿涵回答,继续道,

  “本宫不擅丹青,也描不出几分模样,这是菟丝花。”

  “都说君为女萝草,妾作菟丝花,女子本就依附丈夫而生,在这后宫之中也只有跟随皇上,依从皇上才能过的好。可你知道吗,无宠的女子,是连柔弱苗都比不上的存在。”

  皇后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直直的看向她,简宿涵见状心中就是一咯噔,抿了抿唇,

  “嫔妾愚钝,不知娘娘的意思。”

  “菟丝花傍树而生,如果攀不上最粗壮的那棵树,也要选旁的那棵,因为无依无靠只有枯死的命。”

  皇后不知是不是故意,笔尖一颤,大片的墨迹滴落在宣纸上,连带着画上的金灯藤也斑驳了起来,

  “婉妃靠宠爱立足,她不会让你有出头之日,而本宫不一样,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懂我在说什么,凡事点的太透便没了意思。”

  简宿涵:……

  能说不愧是将门出身的么,拉拢人的方式都这么简单粗暴,但也侧面说明了皇后的段数并不太高,难怪斗不过婉妃。

  “娘娘……容嫔妾想一想。”

  简宿涵不想太早下决断,跟错了人可得连命都搭上。皇后也不为难她,微微颔首,

  “你好生想想吧,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机遇,本宫若是有你这样的容貌,说什么也要拼一拼。”

  “无人愿意平庸一生,轰轰烈烈,总比混迹微尘的好。”

  简宿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倚竹轩,但皇后那轻飘飘的话却似乎带着千斤重的压力,一直在脑海中回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自来此处,一直告诉自己无所谓不重要,她不稀罕荣华富贵,也不稀罕皇帝的宠爱,更何况还是一个丑男人。但上辈子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一夕之间沦落到如此地步,她说不介意,是假的。

  简宿涵一个人坐在镜子前兀自发了会儿呆,午膳也未用,素春见状悄悄的给她上了几碟点心,表皮已经略微发冷发硬,不消说膳房又是最后送的倚竹轩。

  掀开茶盏,里头的茶叶也是半梗半碎末,简宿涵见状,脑子里忽然有一根不知名的神经陡然绷紧,似乎轻轻一拨就会断裂。

  她下意识的攥紧了茶盖,似乎想摔,但深吸一口气,又轻轻放了回去,满身的徒然无力。禄海从门外悄没声的进来,见简宿涵周身气压极低,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小主,珍常在来访,您可要见一见?”

  简宿涵愣了一会子才想起她是谁,脑海中依稀记得珍常在自从被刘才人当着众人的面罚跪了一会子,就一直称病不出,宫中都快忘了有她这号人。

  “她可曾说因何来访?”

  禄海摇了摇头,

  “不曾,不过奴才估摸着许是因为上次刘才人的事来感谢小主呢。”

  “那就请进来吧。”

  人受了极大的挫折之后往往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一蹶不振,要么涅槃重生,简宿涵望着面前沉静似水的女子,竟分不清她是前者还是后者。

  “去岁藏的一瓮梅花雪,前日才刚刚起封,也不知珍常在喜不喜欢。”

  简宿涵与她对坐于席,微微起身,抬袖亲自斟了两杯茶,袅袅雾气消散间,室内梅香盈盈,轻啜一口,让人仿佛身在梅林。

  珍常在神色有些复杂,她顿了顿,才启唇道,

  “那便叨扰简贵人的好茶水了,上次出手相助,也未来得及当面向你道谢。”

  简宿涵饮尽茶水,不甚在意,半真半假的道,

  “我们都是无宠之人,何必相互轻贱,谁也不见得比谁高贵到哪儿去。”

  不是谁都能如她一般洒脱的看待“无宠”二字,珍常在眼睑一颤,伸手捂着胸口,似是被这两个字刺得心中一痛,半晌才缓过劲来,

  “受宠又失宠,倒不如从未得宠,我自认身居高位时不曾轻贱旁人,可一夕坠地,却是人人来欺,没成想最后是你出手帮了我。”

  珍常在对“简宿涵”以前争宠的事也略知一二,听闻后心中也是不屑,可恰恰是这个她往日最不屑的人救了自己,心中怎一个复杂了得。

  简宿涵不太好意思说是刘才人骂人声太大吵到了自己,一脸真诚的道,

  “举手之劳,不必在意。”

  “我并非忘恩负义之人,你那日帮我,我都记在心里。”

  珍常在说完,犹豫的捏了捏袖口,

  “敢问简贵人,今日向皇后娘娘请安,可曾发生些什么?”

  简宿涵闻言下意识看向了她,一双眼睛黑亮无比,

  “我不懂姐姐的意思。”

  “你不必担心我会害你,我曾跟随皇后娘娘许久,自问她的脾性也了解一二,因为今日景鸾宫发生的事,昔日在我身上也重复过。”

  珍常在发间的花珑簪微微晃了两下,流光溢彩美不胜收,闪得简宿涵眼睛控制不住的眯了眯,只听她道:“若是昨日,我会劝你莫接皇后娘娘的橄榄枝,然而今日,你却非接不可了。”

  “不为你自己,也为了简家满门。”

  她语罢,看了看左右,见知夏等都站得远,这才从袖中拿出了一个信封,缓缓推到了简宿涵面前。

  “前些日子皇上下令礼部尚书张洪文编纂朝国史,然陈家曾与张尚书有过嫌隙,又恰逢朝国史已编至前朝皇帝修通天河岭道之事,张尚书言辞间似有称赞之意,陈家听闻便借此弹劾他有谋反之意……”

  珍常在说完眉头微皱,略有些忧心的道,

  “简大人便是主编朝国史的侍郎之一,怕是难逃牵连。”

  前朝皇帝虽是昏庸,当初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修通天河岭道,死伤无数,然某种意义上却连接了四方商路,打通经济,使得各地客商来往无阻,一时褒贬皆有。

  本朝本朝,最忌前朝之事,那张尚书性子刚直,下笔如刀,不曾想白白送了个把柄给别人,是旁的还好说,陈家却正是皇后的母族,如何斗得过。

  简宿涵闻言嘴角顿时僵硬了起来。

  几个意思?她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得费劲吧啦的救原身的家人?

  说她自私也好,冷血也罢,来这里并不是她的意愿,她也并没有享受到什么。有时候简宿涵心中甚至还会不受控制的想,也许原身的灵魂在她原本的□□上复活了,住着她的大别墅,踩着她的高跟鞋,开着限量款跑车去商场疯狂shopping——

  再一对比自己在后宫的艰难处境,简直不要太残忍。

  但……但真不管好像也不太好。


标 签穿越 这个皇帝有点丑 简宿涵 碉堡rghh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