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西西莱客_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云荭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39 ℃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西西莱客_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云荭在线阅读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云荭

西西莱客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是作者西西莱客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小说,主角是云荭,全文讲述的是:云荭绑定系统穿越空间,各路男神尽在她手中,只不过身份设定是她爹,何等悲催!不过云荭后面就释然了,毕竟男神也许会劈腿,但是男神爹可不会,独宠,必须独宠她一个小公主,云荭表示,这样的爹,请给我来一打!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是作者西西莱客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小说,主角是云荭,全文讲述的是:云荭绑定系统穿越空间,各路男神尽在她手中,只不过身份设定是她爹,何等悲催!不过云荭后面就释然了,毕竟男神也许会劈腿,但是男神爹可不会,独宠,必须独宠她一个小公主,云荭表示,这样的爹,请给我来一打!

免费阅读

  总统套房很大。

  门后是一处玄关走廊。

  苏墨开门后,径直转身到客厅里坐着。

  安然早就憋出来的两泡泪凝聚在眼眶,已经准备好,接下来该说的话,该做出的表情。

  这一场仗不好打,昨晚上的事儿想翻篇过去,她得好大的功夫。

  想到这儿,安然忍不住在心里把李方正骂了个狗血淋头。

  亏他还摆出那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到头来,竟然给她留下这么个烂摊子。

  瞧苏墨容光焕发的模样,明显是没得逞。

  安然心里无数个念头闪过,踏过门槛,忽觉一道冰寒刺骨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那眼神冷冽的笼罩住自己全身。

  安然刚踏进去,立刻感觉到了周身的磅礴压力,仿佛一脚踩进冰天雪地,令她身形僵硬了两分。

  半开的房门后,慢悠悠转出个画着烟熏妆,套着皮衣皮裤的少女。

  烟熏妆很挑人。

  浓重的黑眼线,深紫暗红的唇色。

  稍有不慎,就能碰撞成车祸现场。

  极致挑人的烟熏妆,在少女身上觉恰到好处。

  飞扬起的深黑色眼线染出了少女的凌厉气场。

  深色系的唇,此刻,正似笑非笑略带嘲讽地上翘着。

  酷拽的黑色皮衣衣皮裤,同烟熏妆碰撞。

  张扬又浓烈。

  少女斜倚着门框,吊儿郎当地嚼着口香糖。

  一边嚼,一边明目张胆,上上下下把安然打量了个透。

  漫不经心里,透出的不屑让安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踩到脚底的泥。

  “大妈!”

  “你这双眼皮贴的太假了,眼角都耷拉下来了。”

  “我劝你,还不如去拉个真的,贴的假里假气的。”

  “比死鱼眼还难看。”

  云荭嗤笑一声,态度狂傲,话语鄙夷不屑。

  安然生的的确不漂亮。

  大饼脸,小眼睛,塌鼻梁。

  连清秀都算不上。

  像她这种样貌,别说在娱乐圈里混,普通人里都算不得好看的。

  也因此,安然对别人有关自己相貌的评价格外上心注意。

  苏云荭这话,简直就是拿着刀往她心口上戳。

  安然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不受控制黑成了锅底。

  “嘁!”

  “表情都控制不好,还敢吃里扒外,装大尾巴狼。”

  “废物。”

  云荭冷笑,转身,大踏步走回客厅。

  安然到嘴边的话,突兀地被截断。

  她心突突跳了两下,眸子转了两圈。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汗珠沁了出来。

  她就说,这个语气,这个声音带着陌生的熟悉。

  原来是苏墨的闺女。

  也是在电话里恐吓拿捏她的女人。

  安然阴晴不定地在原地,呆站了好一会儿。

  走向客厅时,她脸上重新挂了笑。

  笑容浅浅的。

  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

  她原还以为。这里有场硬仗要打。

  要是那捏了证据的人是苏云荭,就另当别论了……

  一个还在念书的熊孩子,她手里捏着的东西,效用是要打折扣的。

  安然心思转了又转。

  坐在沙发上,先叹了两口气,脸上满是担忧纠结的复杂神情。

  “苏墨,咱们同事多年,就冲着这份交情,你也得信我。”

  “瀚海娱乐的分量有多重,你是清楚的。”

  “昨晚上的事,我也有不对。”

  “不该违背你的意义,自作主张。”

  “你就原谅我这一回,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你不喜欢,我就绝对不做。”

  安然现在最担心的,是苏墨的态度。

  只要苏墨相信她,她就还有以后。

  苏墨轻叹一声。

  拿起桌上的茶壶,漫不经心地倒了杯水递给安然:“这么早赶过来,还没吃早饭吧?”

  “我先给你叫份早饭。”

  苏墨语气温柔。

  安然接过水杯,听到这话,心瞬间放下一半儿。

  她就知道!

  苏墨的软和性子,温柔地能宽容所有人。

  她只要咬死了出发点是为了他好,苏墨就不会跟自己翻脸。

  想到这儿,安然唇边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她微微低头。敛了敛眸子,喝了口水,故意踌躇迟疑地看向苏云荭。

  苏大小姐这会儿,正翘着二郎腿,霸道地从严肃之手里抢剥好的坚果。

  严肃之满脸委屈,又悲伤又无力。

  他像只兢兢业业开果子的松鼠。磕完一个,想要飞速塞进嘴里。

  奈何速度没有苏云荭快,力气没有她大。

  被抢了七八回,严肃之气的一个劲瞪她。

  “看我干什么?赶紧开呀!”

  “没看本小姐等着吃呢。”

  严肃之被苏云荭理所当然强占他胜利果实的态度,气的都要头秃了。

  他想一不做二不休,扔了开壳器,让苏云荭鸡飞蛋打,一个都吃不着。

  被苏云荭似笑非笑地捏了两下肩膀,疼到呲牙的严先生,逆来顺受的开始当专业开果子工。

  “看什么看,再看,你也长不出我这样如花似玉的盛世美颜。”

  苏云荭瞪了一眼瞟向自己的安然,冷嘲热讽。

  安然被噎了一下,脸色难看。

  “怎么说话呢?”

  “快给你安然阿姨道歉。”

  苏墨声调温柔平和,揽住苏云荭肩膀,语调轻轻缓缓,慢条斯理地好听:“安然阿姨已经跟爸爸道歉了,昨天晚上的事是她考虑不周。”

  “你安姨也是为了我好。”

  苏墨俊美的面容上一派温和笑意。

  温柔的。

  像是春日轻风拂面。

  苏云荭气的柳眉倒竖,脑袋都要冒烟了。

  粗鲁地把一捧松子仁,蛮横塞进苏墨嘴里。

  “你可闭嘴吧!”

  这爹真是软包子,软到极点了。

  人家都拉屎撒尿踩到他头顶了。

  云荭恨铁不成钢。

  愤怒阴寒的目光嗖地刺到安然脸上。

  这样温柔单纯又好骗的傻爸爸,还是要她好好保护着。

  不然,他被人卖了,还开心温柔的替人家数钱呢!

  安然原想用眼神暗示苏墨。

  让他吩咐苏云荭,把昨晚上的证据销毁。

  没料到,苏墨没开口,苏云荭像刀锋般的目光便朝她刺了过来。

  安然心头纳闷儿疑惑。

  她从前也见过苏云荭。

  吊儿郎当又自私,天真的傻妞一个。

  自以为是天下第一,不过就是个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白痴。

  瞧着嚣张跋扈,脑袋里装的都是草。

  但从方才电话里的交锋,以及自己进门以来苏云荭的表现……

  可不像是这样。

  安然心头起了些怀疑,但她往日跟苏云荭也不熟,并不清楚苏云荭的真正性格。

  只能勉强压下心底的怀疑。

  再次看向苏墨,奢望着他能识趣。

  却只看到了低着头,腮帮子鼓鼓,专心致志吃松子仁儿的苏墨。

  对方傻子一样,好像完全get不到自己的意思。

  安然心肺都要气炸了,只能深吸一口气,自己亲自出马。

  “云荭啊,你年纪还小。不懂大人的事!虽说我做错了事,但出发点都是为了你爸爸好……”

  所以,你赶快把昨晚上的证据交给我销毁!

  安然的急切溢于言表。

  她在想什么,苏云荭扫一眼就能猜出来,心里头不屑冷笑。

  这种低等货色,也敢算计苏墨。

  苏云荭又是忍不住地气闷。

  手指偷偷伸出去,用力拽了下苏墨散落的短发。

  权当出气。

  苏爸爸鼓着腮帮子嚼松子仁,无辜地抬头望宝贝闺女,露出一个温柔单纯的笑。

  一双桃花眼干净澄澈,笑起来时,仿佛盛了星辰般璀璨干净。

  苏云荭的老闺女心软得化成了水。

  好想举爪子揉搓这只又软又糯的包子爹。

  她冷然转头,毫无礼貌地截断安然话头,语气吊儿郎当:“我当然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爸爸好。”

  “你为了我爸爸的事业,连违背良心的事情都能豁出去干了。”

  “哪里是那些没品没德的经纪人能比的?”

  “我想,像您这样有职业道德的经纪人,再加上跟我爸的深厚情谊,只要能让他重回巅峰,你绝对是能豁出去一切的。”

  “你说对吗?”

  安然的脸僵了一下。

  她能说不吗?

  苏云荭前头都说了,为了苏墨的事业,她连下药这种缺德事都能干,那不就是为了苏墨的事业能豁出去一切!

  要是她现在矢口否认,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别说证据要不回来,苏墨铁定也会对她起疑心。

  安然干巴巴的扯出笑容:“这是自然。”

  她语速颇快,还想解释,又被苏云荭抢了话。

  “我爸今儿早在酒店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外面铁定又围了很多媒体记者。”

  “哎!”

  苏云荭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不准,还会有围追堵截的粉丝呢。”

  “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儿的,也没法子保护我爸爸出门。”

  “严哥哥眼下,不能跟我爸一块儿出去,到时候还是要麻烦你的。”

  安然嘴唇哆嗦了两下。

  这段时间,苏墨被人到处追。

  行踪都是她偷偷摸摸放出去的。

  昨晚上,也不例外。

  她悄无声息地进了酒店时,外头的确已经围了许多媒体记者。

  想要护着苏墨闯出去……

  这种活吃力不讨好!

  毕竟,她眼瞎犯了这样的大错,还有这个比猴还精的小丫头盯着,她不能在记者面前耍手段,玩文字游戏。

  必须得真心实意的替他澄清黑料,维护声誉,护着他离开酒店。

  安然想到前几日,那些用水瓶疯狂砸苏墨的粉丝……

  脸唰地一下白了。

  安然下意识想开口拒绝,话到嘴边,对上了苏云荭似笑非笑,仿佛看好戏一般的眼神。

  已经出口的话被她生生咽回去。

  她不能拒绝!

  至少,现在不可以。

  齐都大酒店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

  有的脖子上挂着相机,有的高举手机。

  这样一群人聚集在酒店门口,格外引人注目。

  等的时间越久,门口引过来瞧热闹的人便越多。

  “这是在等什么呢?”

  “看这架势,该是有什么明星住在这儿。”

  “……我瞧着也是,这么多八卦记者。”

  许多瞧热闹的人,闲的没事儿也跟着聚在一边儿,想凑热闹。

  “今天早晨的热搜你们看了没?苏墨吸毒的消息被澄清了!”

  “这些明星一天到晚的八卦,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我闺女以前是苏墨的粉丝呢。我也看过苏墨演的电影,瞧他那模样,目光清正,不太像是个会吸毒的。”

  “嘁!知人知面不知心,他长那模样,你能想得到,他去潜规则别人吗?”

  “说的也是。娱乐圈儿里乱的很,我看啊,没一个好东西。”

  “……”

  吃瓜群众吵吵嚷嚷说八卦,围在外头的记者们突然骚动起来,一个个急促向前冲。

  “是苏墨,苏墨来了!”

  记者们摩拳擦掌,脑袋里盘桓着自己早就想好的问题和腹稿。

  苏墨是这些日子的大新闻,带回去,就是奖金啊!

  安然紧张得肌肉僵硬,脸上努力挤出笑:“各位记者朋友,我们苏墨现在不接受采访。”

  她努力走在前头,试图挤出一条通行的路。

  身材修长。姿态俊逸挺拔的男人戴着鸭舌帽,帽檐遮挡住半张脸。

  他安静跟在安然身后走着,步履从容淡定,没有半点被记者围追堵截的慌乱狼狈。

  记者们可不管这些,努力伸长胳膊不管不顾地将话筒怼到苏墨面前。

  直接了当的询问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有人报料,你曾经聚众吸毒,苏墨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孟子兰是你亲手提拔起来的后辈,你当初是不是就对她起了心思,想要潜规则?”

  “……”

  “苏墨,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安然满头大汗地在人群中开路,记者们丝毫不退。

  “龌龊!”

  “欺负我们子兰,我砸死你!”

  混乱中,人群里丢出两个矿泉水瓶,混着菜叶砸向淡然行走的男人。

  “砰砰!”

  矿泉水瓶砸落的声音,仿佛给周围的混乱按了暂停键。

  一时间,气氛静谧下来。

  矿泉水瓶和烂菜叶并没砸到苏墨身上。

  他被一道纤细高挑的痞气少女稳稳推开,护卫在身后。

  少女皮衣皮裤,纤细的指捏个矿泉水瓶。

  染了清寒的眉目似刀锋,摄向隐藏在人群里的黑衣男人。

  “咔嚓!”

  矿泉水瓶被手指生生捏爆,哗啦哗啦的矿泉水洒了满地。

  无形中爆出的狠厉,令所有人心头一惊。

  不由将视线转到了少女身上。

  她画着烟熏妆,一头脏脏辫凌乱散漫披着。

  叼着棒棒糖,眼神轻佻,含着一股少女的嚣张叛逆味道。

  “出来。”

  挡在黑衣男人身前的几个人不由自主让开道路,露出砸水瓶子的黑衣男人。

  苏云荭两步跨过去。

  看似纤细无骨的手捏住黑衣男人衣领子,竟是将他给生生拖了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黑衣男人下意识瑟缩了脖子。

  目光对上苏云荭,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

  这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而已。

  心底的勇气腾地又冒了出来,冷笑着看向苏墨,冷嘲热讽:“真是人渣!”

  “亏我们子兰把他当成师兄敬重,他居然想欺负我们子兰!”

  “被打死也是活该!”

  苏云荭漫不经心地冷了眸。

  烈焰红唇,艳得仿佛天边火烧起来的红云。

  她吊儿郎当地一口咬碎棒棒糖。

  “05年3月2号晚上,你喝醉了酒,在酒吧里面迷/奸了两个未成年少女。”

  “一个16,一个17!”

  “这种人,该枪毙的罪,本小姐就算把你当众打死也不为过。”

  “你这种人,死也是大快人心!”

  少女的话掷地有声,字字铿锵有力,自信无比。

  那种笃定的态度,将令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黑衣男人身上。

  一双双怀疑的目光看着黑衣男子。

  黑衣男人涨红了脸。

  “你胡说八道!”

  “我,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血口喷人,你拿出证据来!”

  苏云荭一甩手,黑衣男人踉跄两步,栽坐到空地上。

  少女双手环胸,目光如刀般冷冽。

  “你瞧!”

  她笑着出声:“傻子都知道要证据,才能控诉呢。”

  少女的声线清月若泉水。

  她漫不经心转身,走回到苏墨身旁,似笑非笑地环顾噤若寒蝉的记者们。

  “各位玩笔杆子的,想必脑子比傻子好使多了。”

  “你们说,是也不是?”

  一些反应慢的,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苏云荭是在指桑骂槐。

  被骂成傻子的黑衣男人气得涨红脸,他原来是为了自己女神出气。

  特地隐藏在人群里,想砸苏墨满身狼狈的。

  却没想到,被苏云荭直接拽了出来。

  孟子兰是苏墨的同校师妹。

  她能有如今的地位,全是因为苏墨给了她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

  这些日子,苏墨各种黑料缠身。最令他声誉受损的,便是苏墨潜规则孟子兰。

  没有实锤证据。

  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照片和孟子兰在微博里意有所指的话。

  当然,这通话里,孟子兰把自己择的干干净净净。

  言下之意,就是说苏墨常常骚扰她。

  但她是个坚强且意志坚定不为地位金钱所动的女孩,这才坚定地保护了自己。

  孟子兰原先就是个二三流演员,借着苏墨,踩着他的名声,给自己凑了一波柔弱坚强的女演员人设。

  揽了一波心疼她的粉丝。

  “谁说没有证据?”

  “网上明明有照片!”

  男人不甘示弱。

  “是嘛?”

  痞子少女吊儿郎当的吞嚼下棒棒糖。

  染着深黑色眼线的眸子,似笑非笑地转移向扛着摄像机的记者,“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同住一家酒店,就能算得上骚扰了。”

  “某些人长这么大脸,看来就是为了现在给这张大脸贴金的。”

  “我求求她,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说话时,少女突然转身,一把掀开苏墨头顶的鸭舌帽。

  帽子被掀开。

  男人凌乱的黑发散下。

  露出温润如玉般的俊美样貌。

  清晨的光芒映照在男人被精心雕刻的五官上。

  恍然若神人。

  俊美到站在你面前,都会让女孩们不由自主地心尖发颤,脸色发红。

  少女的小细胳膊压上苏墨肩膀,抬手,便将他推到镜头前。

  摄像机纤毫必现的拍摄下男人俊美若天神的样貌。

  他容貌俊美,温润平和的。

  但一身清越姿态,才最撩。

  疏离得仿佛古代贵公子。

  “对,就这么拍。”

  “把我老子的盛世美颜好好拍下来。”

  少女粗鲁地拍着亲爹胸膛,一脸鄙夷,冷笑嘲讽:“一个歪瓜裂枣,一个盛世美颜。”

  “我老子要去潜规则某些人,他还真不如照着镜子,好好看自己呢!”

  “现在的世道当真是什么妖魔鬼怪,不可信的消息都能冒出来。”

  “我真求求你了,赶紧摸摸你的脸吧,是不是比城墙还厚。”

  “至于吸毒?”

  “他这幅容光焕发,白里透红的模样像是吸毒的吗?”

  “搞笑。”

  说完,苏云荭霸气地扯过苏墨,顺手给他戴上那顶鸭舌帽。

  大踏步向外走。

  苏云荭这番话,听得在场记者们忍俊不禁。

  之前,谁也没往这方面想。

  但如今,瞧着镜头里男人俊美到让人脸红心跳的模样,再想想孟子兰的样貌……

  他们要是苏墨,还真不如看自己!

  孟子兰走的是实力演员路线,她的样貌并不出众,甚至有些寡淡。

  也因此,在演了多部电影电视剧了后,有了些名声,拿了一两个分量颇重的奖项。

  在娱乐圈的咖位却并不高。

  她的脸,着实一般。

标 签穿越 今天又救了个男神爹 云荭 西西莱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