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坐观山海_云彦沈疏珩大结局无删版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6 ℃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坐观山海_云彦沈疏珩大结局无删版在线阅读

云彦沈疏珩大结局无删版

坐观山海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是作者坐观山海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云彦沈疏珩,全文讲述的是:云彦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一篇狗血替身文里面的同名炮灰受,几乎是为了衬托主角受的清纯不做作而存在的,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他,就因为自己的作死而被真爱背叛,被未婚夫仇视,理清思路的他毅然开始反击,这年头,还有什么真爱啊,只有金钱能让他低头!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是作者坐观山海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云彦沈疏珩,全文讲述的是:云彦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一篇狗血替身文里面的同名炮灰受,几乎是为了衬托主角受的清纯不做作而存在的,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他,就因为自己的作死而被真爱背叛,被未婚夫仇视,理清思路的他毅然开始反击,这年头,还有什么真爱啊,只有金钱能让他低头!

免费阅读

  到了餐厅之后,云彦发现,餐厅里的长桌竟然换成了一个可供四五人就餐的小圆桌。

  沈疏珩眼中闪过明显的意外,沈老爷子却很是自然地在桌边坐下,又拍拍桌子,示意他们也坐下。

  沈母还是如同婚礼上见到的一般优雅,此刻和家人在一起,冷淡的气质变得柔和了很多,她坐在沈老爷子身边,问他:“爸,怎么换了桌子?”

  “我特意让人换的,那种长桌就是好看,是家里用的东西吗?你们用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换换!”老爷子看看女儿,嗔怪道:“亏你还是常来陪疏珩吃个饭,两个人坐在两头,话都说不上一句,自己家吃饭,用得着那样吗?”

  沈母脸上竟是有些愧疚,笑了一下:“是,爸,还是你想的周到。”

  “小彦呢?”老爷子忽然点明:“你过来几天了,吃饭还习惯吗?”

  云彦撑着下巴想了想,说:“不太习惯。”

  沈疏珩和他母亲几乎是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地看过来,沈疏珩的眼里还带了些警告。

  “我早就想换掉那桌子了!”云彦却无视两人的目光,怒道:“每次疏珩都让我坐在他对面,我想跟他靠近点,就只能搬着椅子凑到他身边去……”云彦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他还说我没规矩。”

  沈疏珩:“……”

  外公听完哈哈大笑,手指点了点沈疏珩,直摇头:“疏珩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和小彦刚刚新婚,就该多亲近亲近,别总是绷着一张脸,你们两个之间讲什么规矩?”

  “就是!”云彦冲着外公连连点头,又瞥了一眼沈疏珩:“换了这桌子,我想怎么凑就怎么凑,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说没规矩了……”

  他话音没落,就侧过身凑到沈疏珩身边看着他,还冲他眨眨眼睛:“……你说是不是?”

  沈疏珩盯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睫看了两秒,又移开了目光,向着靠背不着痕迹地缩了一下:“吃饭。”

  云彦“噗嗤”一下笑出来,赶忙坐正了,拿起筷子。

  “快吃快吃,”沈老爷子笑着发话,眼神在两个小辈之间飘,眼里满是欣慰:“菜都要凉了!”

  今天的菜肴明显照顾了沈老爷子的喜好,和平日里西式的菜肴很是不同。

  沈母一直没有说话,却在开始用餐之后不久,夹了一只金丝蝴蝶虾到沈疏珩的碟子里。

  沈疏珩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云彦有些意外,抬头看了一眼,却见沈母勾勾嘴角,眼中却有些伤感,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去吃饭。

  他正在愣神,忽然听到外公又问他:“小彦怎么不穿白色了?以前每次见你都是一身的白,今天换个颜色,很是活泼嘛!”

  云彦抿嘴笑笑,快速地瞥了沈疏珩一眼,脸颊染上一些红晕,小声说:“他送的。”

  沈老爷子惊奇地看向沈疏珩:“哦?是吗?”

  沈疏珩点点头。

  “哎呦!”沈老爷子惊叹:“想不到想不到,小珩竟然还有这种情趣!”

  “我也没想到,”云彦腼腆地笑笑,害羞地垂下眼,“他还说……以后只允许穿他送的衣服。”

  沈疏珩:“……”

  沈老爷子睁大了眼看向外孙:“这么霸道啊!”

  云彦像是找到了靠山,立刻点头附和:“是啊!特别霸道!不过以前的衣服不穿就不穿嘛,他喜欢什么我穿什么就是了,我就说让他陪我去买,可是……他不愿意出门,只是让别人送来,让我在家里挑。”

  沈疏珩深吸一口气,放下了筷子。

  沈老爷子皱了皱眉:“小珩啊,你这样可不行。”

  沈疏珩脸色阴沉,瞥了云彦一眼,那张小脸上满是委屈,看向他的时候,眼角却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爱人之间,都是要彼此迁就的,小彦都愿意为了你改掉穿白色的习惯,你怎么就不能为了小彦出门呢?”沈老爷子继续说:“成大夫也说过,让你多出门,对身体好。”

  云彦一脸关切,点头如捣蒜:“对啊对啊,不然总是四肢冰凉,还要我给你暖……”

  “云彦!”

  云彦缩了缩脖子,撇撇嘴,委屈兮兮。

  “哈哈哈!”老爷子又被他们逗乐了,心想其实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云彦啊,简直就是克制沈疏珩这冰冷性子的大宝贝!

  云彦装作委屈,心里却在咂舌——炸毛了炸毛了,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

  他偷偷看了看沈疏珩的侧脸,却惊奇地发现,他明明是一副烦躁的样子,那藏在碎发下的耳垂竟然有些微红。

  哦豁?

  ……有点可爱。

  云彦在心里偷笑,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沈老爷子终于停了笑,却拍了拍沈母的手,语气中满是安慰:“小雅啊,你看看,还是那句话,名声根本就不重要,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两个孩子只要过的开心,比什么都强!”

  沈母笑了笑,看不出有多开心,不过还是赞同道:“爸,你说的是,但是舆论该压还是要压……”

  云彦:“……”等等,你们这是在说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外公,你是指……”

  沈老爷子笑的一脸慈祥:“小彦啊,那个录音,我和疏珩的妈妈都听到了!哎呦……你别说是疏珩了,我的心都要酥了!”

  云彦艰难地咽了咽唾液:“外公,我不是真的……”

  “哎,”沈老爷子笑眯眯地摆摆手:“害羞什么?你以后还是要多跟疏珩撒撒娇,只要你和疏珩开心,三千万都是小钱!”

  云彦:“……”外公你听我解释啊外公!

  “外公……”沈疏珩这是却开口了:“我不是说过……”

  “我懂我懂!”沈老爷子非常新潮地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你说小彦脸皮薄让我们不要提嘛,好好好,不提不提,吃饭吃饭!”

  云彦:“……”

  沈疏珩:“……”

  云彦这时候倒是有些意外了,沈疏珩竟然会为了他的面子,这么贴心?

  想到自己刚才在外公面前故意揭他短……云彦心里竟然产生了那么一点小小的愧疚感。

  一顿晚饭吃的很是愉快,云彦在后来的聊天里不停地从老爷子那里套话,老爷子哪里看不出来,但还是把沈疏珩说过的话抖落的一干二净。

  原来,他们今晚过来,原本就是想要问问云彦这两天发生的那些事儿,但还没等云彦回来,就先听到了沈疏珩的解释。

  沈疏珩说,编剧顾晓晓说的都是真的,让他们不要担心,也不要问云彦,不然云彦一定会害羞。

  沈疏珩既然这么说了,云彦也不好跟外公他们解释自己并没有打那个电话,只好作罢。

  吃过饭后,沈老爷子和沈母很快就离开了,暮色已是沉沉,外面凉风习习。云彦跟在沈疏珩身后,从管家手里接过一张薄毯,小心地盖在他腿上。

  沈疏珩显然对这种亲昵很不习惯,心中暗骂自己自作自受。

  沈老爷子却对他们两人的亲密非常满意,屡屡叮嘱沈疏珩要温柔一些,体贴一些,做个好丈夫。

  终于送别了两位长辈,沈疏珩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转身回别墅的时候,沈疏珩的一只手还握在云彦手里,他想要撤出来,却又被云彦紧紧攥住。

  云彦这时候可没了在长辈面前的羞涩乖巧,挑挑眉问他:“不是刚吃完饭吗?手怎么还是这么凉?”

  沈疏珩用力收回手,往回走去:“不关你的事。”

  “外公刚才还说你呢,要多出门,多晒晒太阳,总是在屋子里呆着你都不怕缺钙吗?”

  轮椅猛然停下,沈疏珩语气冰冷:“你过界了。”

  云彦觉得自己被刺了一下。

  ……一起吃了两顿饭,互相暗斗了这么久,他几乎以为他和沈疏珩也可以算是朋友了。

  他无奈地举起手来,妥协:“好好,我的错,我不管你。”

  沈疏珩没有回头,继续驱动轮椅往前走。

  可是在云彦看不见的角度,他却微微皱起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一点莫名的不适。

  云彦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你怎么不告诉外公,我根本没有给你打那个电话?”

  沈疏珩觉得心里蓦的好受了一点,反问:“那你打给了谁?”

  “我根本没有打……”云彦话说到一半,就明白了。

  如果那时候他没有打给沈疏珩,那他又是打给谁?又是在叫谁“老公”?

  就算他说是演的,可没有证据,他们也不见得尽信,可能还会再生疑虑……毕竟,云彦还有一个“逃婚未遂”的前科悬而未决。

  只是……

  云彦双手插在裤袋里,停住,问:“你是不是也不相信我没打那个电话?”

  “我相信。”沈疏珩也停下了,侧了侧身,回头看他:“你演技很好,而且最会虚张声势。”

  ???

  云彦睁大眼睛:“……我哪里虚张声势了!”

  沈疏珩转了转轮椅,侧过身来看他。

  云彦只穿了一件轻薄的衬衣,还站在门外,铺天盖地的晚霞在他身后晕成一片红海,凉风习习,云彦双手插在裤袋里,有些瑟缩,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还在等着自己的答案。

  “进来。”沈疏珩说着,又驱动轮椅向客厅走去——他的手那样温热,希望以后也不要变冷。

  云彦只当他是别扭,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跟了进去。

  “说啊,你从哪儿看出来我虚张声势了?”云彦凑到他身边,又不死心地问他。

  沈疏珩在客厅中心停住,对他伸出手来:“手给我。”

  云彦有些疑惑,盯着沈疏珩的手掌看了两秒,将左手从裤袋里抽出来,递到他手里。

  却不料,下一秒,巨大的力道从微冷的手掌传来,云彦一声惊呼,没有站稳,向前扑去——

  再次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坐在沈疏珩的大腿上。

  ——沈疏珩的大腿上!!!

  “你你你——!”云彦结结巴巴,赶忙用另一只手撑住轮椅的扶手,下意识地先减轻了自己的重量,生怕压到他的双腿。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沈疏珩:“你干什么!”

  “总是那么骚,”沈疏珩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语气依旧冰冷:“真让你勾搭我,你敢吗?”

  云彦:……操啊!!!

  云彦看着沈疏珩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呼吸凌乱,他竭力维持着自己别扭的姿势,试图将手从沈疏珩手中抽出来,却没能成功。

  他强自镇定:“……你先放开我。”

  沈疏珩没有说话。

  云彦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你说的约法三章,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沈疏珩眉头猛地一皱,握住他手腕的手指放松了些许。

  云彦心里松了一口气,试图挣开。

  他还没刚用一点力,就觉得那攥住他手腕的力道又回来了,他有些慌乱地看向沈疏珩,却对上了沈疏珩深深的目光。

  云彦心里颤了一下,没敢乱动。

  过了良久,沈疏珩才终于开口。

  “以后在外面,不许那么浪。”

  云彦:“…………………”

  我哪里浪!!!

  ……好吧我是有点浪……

  可那是为了谁啊!!!

  云彦心里咆哮,可看着沈疏珩的眼睛,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最后,他终于开口,声音却弱弱的:“好好好我知道了,快放开快放开……”

  手腕上的力道终于松开了,云彦像是被针扎了一样从沈疏珩的轮椅上弹了起来,背对着沈疏珩,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衬衣。

  云彦似是有些尴尬,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快速地往前走了两步。

  沈疏珩下意识地动动手指,轮椅也往前跟了两步。

  “你——”云彦忽然停下。

  沈疏珩也赶忙停下,不动声色地装作从来没有动过的样子。

  “今天那件事只是个意外,我……我回头再给你解释。”云彦没有回头。

  “嗯。”

  “你说过约法三章……”云彦心有余悸:“我希望我们都能继续遵守。”

  “……嗯。”

  云彦试图再说点什么,让自己显得镇定一点。

  可是他心里却知道,沈疏珩说他虚张声势……说的并没有错。

  他又停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于是飞快地开口:“很晚了……就这样吧我去睡了再见晚安。”

  话音刚落,他就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天都还没黑全,睡什么睡啊!!!

  他快步往楼上走去,几乎落荒而逃。

  沈疏珩的目光死死得跟着他,一直到他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

  ……连电梯都忘了乘。

  此刻,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沈疏珩一人,砰砰砰的心跳声和立钟“哒哒”的指针声交相辉映。

  ……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直到此刻,心脏都没有变得安分。

  我跑什么啊!!!

  云彦回到房间之后直接把自己丢到床上摆成“大”字,怀疑人生。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躲开,应该调戏回去才符合他云彦的一贯作风啊!

  云彦猛地坐起来——

  如果真的吻过去,沈疏珩难道会不躲吗?不可能!!!

  当时就应该镇定一点,装作吻过去才对!

  ……可是他要是真的没躲呢?

  “……”

  某人纤长的睫毛在脑海中浮现,睫毛微微掀起,那双黑琉璃一样的眼眸里映着自己慌乱的样子。

  如果那睫毛轻颤着闭上,下巴微微扬起……

  ……啊啊啊啊啊!!!

  云彦又猛地躺下,揪住被子的一角,从左滚到右把自己裹起来,又往枕头的方向拱了几下。

  面对这张脸,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过了几秒,云彦再次从床上“腾”的一下坐起来,七手八脚地把自己从被子的束缚里挣出来,烦躁地把原本造型良好的头发揉成鸡窝。

  他坐在床上想了很久。

  ——今天是很怂,但也没关系。

  ——自己一穿过来就跟沈疏珩表白送花,本来就吃被迫之举。今天要是再把人给调戏了,万一他误会自己真喜欢他,那不是更尴尬吗?他和原主不同,从来没有和人纠缠不清的习惯。

  ……怂的好,怂的对!

  云彦安慰好了自己,双手合十在床上打了个坐——

  他云彦纵横娱乐圈十余年,是绝不会被美□□惑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还没刚安静上一分钟,聒噪的铃声在被子里面响起。

  云彦扒拉着被子翻出刚刚从口袋里滑落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就忍不住皱眉。

  又是原主的母亲。

  云彦揉揉眉心,接起了电话——其实还算好,沈家的部分资金已经到账了,云家人昨天就离开了B市各自忙碌,只留他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在B市过“少奶奶”的生活。

  贼爽。

  要不是这两天的事儿,他可能好久都不用听见云家母亲尖利的声音,而剩下的两个,云彦的父亲和哥哥简直是把他当成透明人,丝毫没有靠着云彦重新发家的自觉。

  “你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儿!”云母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尖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你就不能老实一点!现在资金只到账了一部分,之后那几个亿还影儿都没呢!沈家人要是不满意了,后果你……”

  “我不是跟您说过要好好跟我说话吗?”云彦一脸嫌弃地抠抠耳朵:“不然我这枕边风……”

  “你还跟我拿起乔来了!”云母今天的脾气显然比婚礼那天更差:“要不是我说服你爸给你投资,你现在哪里有戏演!不过你倒是长本事了啊,能说服沈疏珩给你投资,你怎么就不知道催催他让这边的钱赶紧到账呢?现在可好,演个破剧惹得一身腥,我看你干脆不要演了,以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伺候沈疏珩!”

  “伺候?”云彦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自己这真是长了见识了,这位云家母亲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封建余孽:“您怎么不来亲自伺候呢?”

  “你!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云母气的不轻,声音都是抖的:“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东西!”

  云彦眯起眼睛靠在床头,声音懒懒散散:“那您可真该好好反思反思了。”

  “……”那边气的深吸一口气,“云彦!!!”

  云彦捂住耳朵——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相隔千里,云母恐怕是要当场扑过来把他掐死。

  他挂了电话。

  清静了大约有十分钟,云彦刚准备点开微博看一下葛琳那边组织澄清事实的战果,就又接到了云母的电话。

  云母似乎终于冷静了一些:“好,我不骂你,我们就事论事——你给我记住,你以后必须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不管花多少钱,必须尽快把这两天的事儿彻底洗白,不能给沈家人留下将来为难我们的把柄!”

  云彦撇撇嘴:“着什么急啊?”

  “你不着急我着急!你知不知道我这两天见别家夫人的时候人家都是怎么看我的!你听听你那声音浪成什么样!你自己都不知道羞耻的吗!”

  云彦听着她的话,眼神变得冷肃,声音还是散漫的:“不劳您操心,我老公挺喜欢我浪的。”

  “……你!”

  这次,云彦没有再给她继续谩骂的机会,直接挂掉拉黑一条龙,图个清静。

  他为原主觉得不值。

  这样的云家,这样的家人,根本就不值得救。

  现在看来,他要逃婚,也不是不能理解。

  打完了电话之后,云彦的心情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剧本也不想看,十分不爽地打开了微博。

  葛琳跟导演商量之后,在他回家后不久,剧组就有不少人发了微博澄清这件事,导演、男一号严琋和几个配角都出来为他说话,和编剧的口径基本一致,并且导演还特意澄清:云彦后来并没有要求改剧本,他是一个有原则、对自己有要求的演员。

  可没想到,统一澄清也没用,对方的水军铺天盖地的带节奏,说剧组所有说话的人都是被资本收买了——

  “三千万的投资啊!这导演就是一看钱的导演,拍出来的哪个不是商业烂片,为了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没想到严琋也这么说!肯定是有利益关系!毕竟他本来就是资本捧出来的!”

  “那几个配角就更不用说了,都是出来混口饭吃,谁还跟钱过不去啊?”

  云彦:……我怎么就不知道我这么富有,所有人都能收买?

  不仅如此,后来阮小青还发了一条微博,说云彦在剧组耍大牌,进出导演办公室都是直接踹门,一点都不知道尊重人。

  云彦看过之后简直气笑了,但很快就看到剧组其他人的反驳。

  有人发了一条很短的视频,只有七八秒,从微信里面扒下来的——正是云彦帮忙搬东西发盒饭的视频,大约原本拍下来是想跟朋友感慨一番。

  那是剧组的一个临时工作人员,他发微博说:“耍大牌的事儿绝对没有,我亲眼看到云彦没事儿的时候跟着剧务组帮忙,说是熟悉熟悉环境,至于踢门,他应该是听到什么不对劲的,才发了火踢门进去的。”

  看到有人愿意帮他澄清,云彦心里还挺感动,但这澄清同样无效——依然被水军毫不留情地打为“拿钱办事”。

  还有人质疑:谁知道这视频什么时候拍的?说不定就是特意拍出来给大家看的,千万不要相信!

  ……这不要相信那不要相信,怎么就没人质疑阮小青那条音频的真实性呢?

  不过云彦必须要承认,阮小青那条音频剪辑的技术确实是高明,一点也听不出剪辑之后重新衔接的痕迹。

  左左右右看了半小时,云彦看的脑壳疼。

  风评被害不是一两次,但每一次都是那么的让人糟心。

标 签穿越 穿成残疾反派的炮灰伴侣 云彦沈疏珩 坐观山海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