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一婚成瘾老婆求正名漫画原著抢先看_时月溪杭殊南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4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89 ℃
一婚成瘾老婆求正名漫画原著抢先看_时月溪杭殊南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时月溪杭殊南小说结局

顾影 著

连载中免费

漫画《一婚成瘾老婆求正名》改编自作者顾影所著长篇小说《心如荒岛爱似劫》,主角是时月溪杭殊南,漫画小说讲述的是:时月溪没想到,相爱五年的杭殊南对她的爱竟然是假的,五年时间,他可以将她毫不留情的丢在一边,然后任由另外的女人将她踩到尘埃里,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终于让她寒了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漫画《一婚成瘾老婆求正名》改编自作者顾影所著长篇小说《心如荒岛爱似劫》,主角是时月溪杭殊南,漫画小说讲述的是:时月溪没想到,相爱五年的杭殊南对她的爱竟然是假的,五年时间,他可以将她毫不留情的丢在一边,然后任由另外的女人将她踩到尘埃里,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终于让她寒了心…

免费阅读

  关于这个问题,时月溪沉默了良久。

  之后,才回答:“我也不知道。”

  想了这么久,答案还是这么一个。

  她知道,杭殊南是不会放她走的,就他现在说话做事的语气,似乎对她珍视得很。

  只要不提起那些仇恨恩怨,只要不提出离婚,他就很好说话。

  于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无可奈何地说:“这是你自己拿主意的事,我劝不了你。但是溪溪,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忙,不要客气知道吗?”

  看着她那伤痕累累、看起来有些可怕的脸和眼眶,于铭觉得自己呼吸都不顺畅,很难透过气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杭殊南……是什么态度?”他还是忍不住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时月溪默了两秒,用了最精确最简练的语言,总结了现在的杭殊南:“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就像那五年的杭殊南。”

  没错,有时候她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这半年来过的日子都是一场梦,好像杭殊南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那个看起来很深爱她的杭殊南!

  但是现实,又让她很快就清醒过来,绝不沉迷于这些虚幻的幻想。

  于铭知道无处可劝,只能是重重地捶了一把墙壁:“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去Y国就好了!”

  时月溪无奈地笑。

  他不去,又能帮得了她什么呢?

  “你别自责了,你就跟我说说我妈……一直让她孤身在外我不放心。但是接她回来……我现在的样子,只怕吓坏了她!”

  对此,于铭也觉得有些难办:“这样吧,我明天就去看看她,跟她说你现在过得挺好,让她不要担心。等你……出院了再把她接回来吧。”

  时月溪点点头:“谢谢你了于铭!”

  等她的脸做了手术再说吧!

  于铭又跟她说了一下近况,大概九点多,时月溪说自己要休息,拐弯抹角地把他送走了。

  她有点担心,不知道杭殊南什么时候会回来,万一跟于铭碰面,只怕会又打起来。

  此时的时月溪哪里知道,杭殊南今天晚上根本就不会回来!

  ~

  杭殊南跟严总一起吃了个饭,酒桌上并没有叫别人作陪。

  严总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两个已婚男人叙一叙,不聊工作聊生活!

  “我可是听说,你的太太时月溪……是时运财团的千金啊!可惜时运财团……一朝化为乌有!”喝了几杯之后,严总就开始找话题。

  这个问题,让杭殊南脸色微微发沉,却很快收敛住:“严总真是消息灵通!”

  严总一脸好奇地问:“你们俩在一块,有年头了吧?”

  他的意思,杭殊南很明白。

  说的是,两人肯定不是最近才认识结婚的,而如果认识有年头了,为何时运财团出了事儿,世爵集团却没有任何表示!

  杭殊南勾唇,自嘲一笑,道:“这种板上钉钉的事情,哪怕我想帮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严总也识相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说起来,江城的商界浮沉,也算是厉害!当年季氏,在一个项目上摔了跟头,却因为季世昌心理素质不过关,高高在上的季氏,一下被人瓜分了个干净!”

  季氏……

  杭殊南心头一凛。

  没错,季家没出事儿之前,他叫做季剑清。

  季氏在江城不算龙头老大的地位,却也是五强之一。

  他年纪很小就被送去了Y国学习,对国内的事情不太了解。

  等到他接到噩耗急急忙忙从Y国赶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那一年,他才十七岁,面临了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

  杭殊南急急地喝了一口酒,呛辣的滋味在他喉咙内灼烧,他勾唇冷笑:“如果季氏……不是误交损友,又怎么会一朝倾塌?”

  “误交损友?”严总很诧异:“我怎么听说,季氏是被叶氏干掉的?”

  “叶氏?”杭殊南一怔。

  突然听说了一个不同的版本,他直觉感到不可能!

  谁知道,严总竟然点点头,说道:“没错,当年季氏和财运集团都是江城五强之一,两家的关系挺不错的。虽然在同一个项目上有竞争的立场,但是私交甚好的季世昌和时英朗,私底下有约定,一旦那个项目在对方手里,反正一个人也吃不下,不如分了吃!”

  “但是没想到的是,叶氏突然从中间冒了出来,利用时运财团的名义,对季氏发起了攻讦,还设了陷阱给季世昌跳。季氏将整个集团的老本全都投在了那个项目上,突然项目别叶氏拿到手,季世昌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因此……”

  说到这里,严总耸了耸肩,一脸“你懂的”的表情!

  杭殊南听得心里惊骇万分:“叶氏?季氏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何叶氏能够轻易打垮季氏?”

  “叶氏用时运的名义,发起了一场假的竞标,季氏中标,钱都到位了,才知道是个假标!而前期投入那个项目的钱,项目没拿到手,又打了水漂,季氏面临的就是破产。”严总说起这件事,是无限唏嘘的。

  他虽然年轻,但是老一辈经历的事情多,这件事,就是一个经典案例!

  但是,杭殊南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认知都被推翻了似的!

  怎么可能?

  “所以说,时英朗是替叶传雄背了黑锅?”他艰难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严总一愣,旋即笑道:“那可不是吗?结果传闻都把这个小人的名义挂在时运财团身上,那一两年,时运财团一直因此动荡不安。亏得时英朗是个有魄力的,还是站稳了脚跟。我就想不明白了,时英朗如此有头脑的一个人,人称老狐狸啊,他怎么会败在职务侵占这样的罪名下!”

  杭殊南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一锤!

  他还是不敢相信:“严总怎么会知道这些?”

  严总嘿嘿笑了:“不怕你笑话,我有个叔伯,曾经在叶氏高层。恰好经历了这件事,当年叶氏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被叶总给干掉了。因此,我那个叔伯一直不服气,就对我说了这件事,让我继承家业后,小心提防这种情况!”

  “这件事,可有证据?”杭殊南又问。

  “我也就是听说,证据这种东西……都十年过去了,谁还知道呢?”严总说着,便倒酒:“不说这个了,我们倒酒,都满上!”

  接下来一整个晚上,杭殊南都如同云里雾里……

  杭殊南没有喝醉,却没有回医院。

  离开娱乐会所之后,他一个人回到了绿野仙踪公寓。

  进门后,按亮了灯光。

  看着熟悉的布置,杭殊南觉得自己的心口绽开了一道口子,汩汩的流着血!

  原来,他一直记恨的时英朗,竟然是被嫁祸的?

  那么,他对时英朗做的一切,他对时月溪做的一切……岂不都成了笑话!

  时英朗确实手上并不干净,若说因为职务侵占罪吃牢饭也算殊途同归。

  但是……

  时月溪何其无辜,她却被他卷到了这件事里面。

  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就连美貌和健康……都已经失去!

  而这一切,本来不应该由她来承担!

  痛,前所未有的剧痛,吞没了他整个人……

  杭殊南不想因为严总一番话,就认定了这样的事实,他还是下决定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是时运财团,还是叶氏,他一定要弄个明白!

  ~

  杭殊南整整消失了一个星期。

  看护还在尽心尽责照顾时月溪,安排了整容手术,进手术室前,也没见杭殊南到来!

  时月溪忍不住问:“医生,杭……我丈夫,来了吗?”

  医生下意识看向站在手术室门外不远处的杭殊南,却见杭殊南对自己摇了摇头,他只能说:“没有呢。杭太太,你不用紧张,对我来说这只是个小手术!几乎没有风险性。”

  这位杭先生也是啊,明明不放心,来到了这里却不肯坦白!

  “我知道的,辛苦医生了。”时月溪不知道杭殊南来了,只是无颜面对她,不愿意露面而已,她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安分地接受了手术。

  不管杭殊南怎么样,她自己都是最重要的。

  而杭殊南,手术进行了多长时间,他就在门外等了多久,双手抄在裤兜里,垂着头,犹如一尊雕塑。

  却又在手术结束的时候,问清楚了医生时月溪的具体情况,知道手术很成功之后,他交代了看护要更加细心照顾时月溪,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因此,时月溪醒来了以后,依然没有见杭殊南来过病房!

  她当然不可能主动去找杭殊南,哪怕心里觉得很空,也绝对不可能给他打哪怕一个电话!

  所以,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

  当然,时月溪不知道的是,杭殊南其实每天都有来,只不过,基本都是站在门外看看她,每一次都挑她睡着的时候才进病房。

  他站在病床旁边,看着纱布包裹了整颗脑袋的时月溪,眸光里充满了沉痛。

  察觉到她有要苏醒的迹象,他便转身退出了病房。

  回到车上,杭殊南就摸出烟盒点了一根烟,没让司机立刻开走,而是在车里坐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点开最近联系人,联系最多的一个备注是王律师。

  他按下拨打。

  “王律师,开始吧,所有的手续尽快在这两个月处理完。”

  “两个月时间足够办完所有手续。”王律师显然早就跟他商量好细节了,便说:“那么,签字这块……”

  杭殊南深深吸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才说:“你先把所有文件都准备好,到时候跟我一起来,我会安排好。”

  挂了电话后,又做了一会儿,杭殊南才对司机说:“走吧,去公司。”

  时月溪的脸做完手术后,就一直是肿的。

  经历了整整两周后,终于消肿了。

  “怎么样?成功吗?”她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刚刚做好的脸,也没有敢去摸。

  看护说:“杭太太跟以前的照片差不多啊!”

  佣人张姨倒是说:“哪里哦,明明感觉比以前更漂亮了!”

  时月溪默默听着,最近她都很少说话。

  变漂亮是很正常的,一般整形医生估计都有强迫症,她的脸既然已经大毁了,反正都是要做整形恢复的,所以肯定会顺手把她原来的缺陷也都一起做了。

  比起在乎自己这张脸如何,她心里是充满了疑惑,杭殊南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不出现?

  难道,真的决定放弃她了?

  或许,应该到了谈离婚的时候了吧?

  想着,她开口:“张姨,给我拿一下手机过来。”

  让张姨拨通了杭殊南的手机,她让看护和佣人都出去,然后才将手机放在耳边。

  电话响了好多声都没有接,一直到自然挂断。

  她本来就觉得心头是冷的,这下更是凉了大半截。

  将手机放下,她放弃了。

  不在一起,是苦;在一起,是劫!

  不能见面,想念;见面之后,相爱相杀!

  ~

  世爵集团总裁室。

  杭殊南坐在大班椅上,看着手机屏幕亮起,看清楚了那个来电显示之后,他的手蠢蠢欲动,恨不能立刻就按下接听。

  但是终究忍住了,一直到光线熄灭,他都没有动。

  在她面前,他消失了一个月的时间,时月溪还是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他知道,时月溪的脸已经好了,主刀医生几乎每天都有跟他打电话汇报她现在的恢复情况,张姨也有每天汇报时月溪的生活情况。

  她也可以安排出院了。

  那么,她找他是想说什么呢?

  只怕,还是老话重提,想要离婚了吧?

  离婚……

  他不会同意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离婚!

  所以,干脆不接电话,省得听到那样的话从她嘴里出现,他心里又要难受。

  恰好此时,王律师的电话进来了。

  杭殊南迅速接起。

  “杭先生,所有材料都已经准备就绪,您看什么时候合适过去签字呢?”那边的律师带着专业的口吻。

  杭殊南垂下眼睑,看了一眼腕表,说道:“明天上午,麻烦你过来临湖别苑那边。”

  约定了时间,杭殊南又跟秘书吩咐:“明天上午我不进公司,你把我的工作都推后吧。”

  临湖别苑那边,在时月溪出事之前就已经装修好,只是还没有多少装饰。

  女主人还没来得及装点房子,就出了事!

  但是虽然杭殊南的房产有不少,综合起来,还是临湖别苑那边的地理位置、还有房屋构造比较合适时月溪居住.

  她眼睛不方便!

  所以,杭殊南决定,今天就搬家!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时月溪只是打了这么一次电话,就没有再打。

  对她来说,他这个人其实可有可无吧?

  也是啊,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心里恨死他都来不及了,又怎么还会眷恋呢?

  第二天,是时月溪出院的日子。

  张姨都松了一口气:“太太终于可以出院了,这可是件大喜事儿啊!”

  “嗯。”时月溪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对她来说,失去光明,其实住在哪里,根本没有差别。

  因为她看不见,所以只能坐在病床上,等着张姨收拾东西。

  而保镖,则是去办理出院手续了。

  收拾好了之后,张姨扶着她出门。

  好久没有见过外面的阳光,好久没有闻到消毒水以外的气味,时月溪的心情似乎开阔了一些。

  “张姨,我回哪里啊?”她有点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

  张姨哪里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先生交代了,临湖别苑那边都已经弄好了,也已经做了环保处理,那边环境适合太太居住,所以就直接回那边住!东西呢,都已经准备好了!”

  时月溪嘴唇抿起来,没再说话。

  以后,她一个瞎子,什么都要依赖别人了啊!

  走出医院大门,张姨讶异地说:“咦,先生来接太太了!”

  时月溪心头一颤。

  她竟然有些紧张!

  太久不见了,要见杭殊南,她竟然会紧张?

  也不对,反正她也看不见他!

  张姨扶着时月溪上了车后座,时月溪一上车,就感受到了属于杭殊南的那种熟悉的气息。

  强烈的气场笼罩着她,她甚至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

  时月溪心神一震,却在心里鄙夷自己,对这么个男人,她还有什么好眷恋的?

  耳边,传来杭殊南的问话:“吃过早饭了吧?”

  久违的声音,听得心尖儿发颤。时月溪没有回答,闷声不吭。

  杭殊南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从看到她站在门口开始,就没有移开过。

  她看不见他了,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看她,不怕她眼里有仇恨或者其他情绪!

  “回去吧。”见她不说话,杭殊南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招呼司机开车。

  这边离临湖别苑本来就近,不久后就到了。

  杭殊南先下车,然后过来扶时月溪。

  他的手接触到她的时候,时月溪竟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微微一颤。

  她想说自己走,想到自己看不见,却又觉得无奈。

  杭殊南把她扶进了大厅。

  “太太,这边有糕点还有牛奶,你要吃一点吗?”

  “放着吧。”时月溪在杭殊南的扶持下,走到沙发上坐下。

  想来,她以后是个瞎子了,肯定要多请几个佣人的。

  坐下后,她才正视杭殊南的存在:“杭殊南,你……”

  她想问,他这段时间到底为什么消失。

  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自己的立场,不合适问出这样的问题。

  她是他的妻子没错,两人的关系却势如水火。

  “有些文件,需要你签字。”倒是杭殊南,黑眸深邃地看着她,眼里是复杂的伤感情绪,但是嘴上却是十分淡漠,话语也是直截了当,没有浪费语言。

  时月溪心里咯噔一下,问:“离婚协议书、离婚登记表?”

  杭殊南一顿,眼眸一深,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对,就是你说的这些。还有一些别的,例如……离婚后,这栋别墅和绿野仙踪那边的公寓,我都会给你。”

  时月溪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地一声!

标 签言情 一婚成瘾老婆求正名 时月溪杭殊南 顾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