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全文免费_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俞铭寒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44 ℃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全文免费_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俞铭寒小说在线阅读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俞铭寒小说

奥利奥奶茶 著

连载中免费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是作者奥利奥奶茶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异闻小说,主角是俞铭寒,全文讲述的是:只有上的了战场,当得了后勤,做的了指挥,开的了公司,拥有足够的武力值和各方面的知识,你才能为你的观众们找来当地最特色的食材,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美食主播,这就是咱们的主角俞铭寒的人生准则,无一例外十项全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是作者奥利奥奶茶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异闻小说,主角是俞铭寒,全文讲述的是:只有上的了战场,当得了后勤,做的了指挥,开的了公司,拥有足够的武力值和各方面的知识,你才能为你的观众们找来当地最特色的食材,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美食主播,这就是咱们的主角俞铭寒的人生准则,无一例外十项全能…

免费阅读

  俞铭寒以为赛特是生气了。

  ——因为自己不仅上班时间摸鱼摸到了那么远,还变本加厉把东西带回了维修间里当着他的面做饭。

  “抱歉抱歉,”俞铭寒把炉子上的鳌蟹扔进放在一边的蒸锅里,右手一撑就站了起来。他收拾好带进来的东西,说:“我马上把东西带出去。”

  赛特眼皮子一跳:感情这位在这点时间里不仅出了驻地打了虫族回来做燃烧炉,期间还抽空去了趟居民居住区采购啊。

  眼看着俞铭寒带着东西要出门,赛特急忙出声道:“俞,你先别走,回来!”

  光听这声音,就能听出来赛特情绪不大稳定。俞铭寒悲观地想:他不会之后就要教育我,然后把我的所有东西都给没收了吧。

  俞铭寒站定,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蒸锅。

  蒸锅里的鳌蟹差不多有成年男人两个巴掌大小,还算是只幼虫。而这,也是他在出了驻地后找了很久,走了大运才找到的唯一一只勉强能放进蒸锅里的鳌蟹。

  和鳌虾相比,鳌蟹实在不是什么适合把肉剃出来炒的东西。以至于这些天他出门,看到了那些和以前地球上螃蟹相似的鳌蟹,都不得不放弃转而寻找其他目标。要不是他的积分还没到开启感官同步系统,他的观众没能吃到螯虾肉并对此念念不忘,可能他们都会腻味了他这些天的鳌虾十八吃。

  ……这可是能给他的观众带来新鲜感的新食材啊。

  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就不贪图维修间里的零件全,拼出来的燃烧炉功能多了。在维修间外,虽然拼出来的炉子功能单一,但那好歹也不会他的食材给拼没了啊。

  俞铭寒站在原地,一手抱着蒸锅一手拿着燃烧炉没有其他动作。

  赛特看那俞铭寒没过来,“啧”了一声便自己朝着俞铭寒走了过去。他走到俞铭寒面前,伸手夺过了俞铭寒随意拎在手上的燃烧炉。

  燃烧炉的操作面板也很简单,上面就只有一个能够操控火力大小的扭转开关和一个多出来的白色按钮。

  赛特指着那个白色按钮,问:“这是什么?”

  俞铭寒看赛特只注意到那个燃烧炉,也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就一个按钮啊,一键冰冻的那种。”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赛特用力闭了闭眼,“……不,你是怎么做出来这个的?”

  很显然,他手上的这个燃烧炉就是对方专门为这只鳌蟹定制出来的产物了。

  拿着一些根本就不是用来制造燃烧炉的零件,硬生生做出来一个燃烧炉。也难怪一开始当维修兵就是直接被分到维修间里修战机了。

  俞铭寒眨了眨眼,说:“就……这么做出来了啊。”

  一般情况下来说,螃蟹都是直接上锅蒸的。但是现在抓到的这只鳌蟹太过活泼,哪怕是捆住了手脚还在挣扎着要逃跑。他担心这只好不容易抓到的鳌蟹上锅之后挣扎太过,断了手脚影响品相,于是为了给吃不到的观众更好的视觉体验,才花了点时间在燃烧炉上加了这么一个功能。

  看着对面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刚才是做了什么的俞铭寒,赛特内心不由涌出无力感。

  他把手上的燃烧炉还给了俞铭寒,自己去了放着光脑的桌子前,操纵着光脑开始调监控,打算看看俞铭寒到底是怎么折腾出来的。

  俞铭寒看所有东西都还好好的,松了口气。他把燃烧炉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放在地上,带着蒸锅去了休息间。洗干净手也给蒸锅加了水后,他回到了维修间开始做菜。

  他把捆好的螃蟹放在炉子上冰冻,看着那只鳌蟹没了动静后,剪掉了捆住鳌蟹的绳子便直接放进了蒸锅里开火蒸。

  和之前做菜的过程相比,这次看着实在有些太过简单。直播间里的观众看着俞铭寒就这么简单地把鳌蟹往锅里一放,就停下了动作等着吃,一时间不免有些适应不良。

  [这样就好了?!]

  [不用加调料,不用加别的东西,就这样直接扔进去就能等着吃了?]

  俞铭寒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微笑:「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使用这个烹饪方法,能给人带来最本真的鳌蟹口感。」

  也是第一次见到星际另一虫族——鳌蟹的观众被俞铭寒唬住了,弹幕出现了[原来是这样]的句式,原本表示疑问的句子渐渐消失在了屏幕上。

  蒸了几十分钟后,俞铭寒关火,打开了蒸锅锅盖。

  蒸好的螃蟹整体呈现好看的红色,壳上原本看着狰狞的刺在这个色调下,看着居然还有点可爱。原本紧紧蜷着的腿松开,看着像是比进锅前要大了一圈。

  俞铭寒把用来盛饭鳌蟹的蒸笼端起来,放在了一边铺好一次性纸桌布上。

  ——他也是尽量在这个没有能拿来放食物的桌子的地方,为他的观众营造出享用美食的仪式感了。

  俞铭寒先是把镜头对准了那只鳌蟹,并绕着它三百六十度拍了一圈展示它蒸熟后的样子。

  他拿出其他的一些调味料,调出了一小碗姜醋汁。在等着锅里的鳌蟹稍微晾凉了一些,他伸手,掰下了鳌蟹的一条腿。

  掰下来的腿上,原本和身体连接关节上还有小块的肉。蟹肉洁白晶莹,看着柔软丝丝分明。

  俞铭寒着重给了一个镜头,然后当着所有观众的面一口吃了下去。

  「怎么说呢?蟹味很重,还挺不错的。」

  看直播的观众都快疯了。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蟹味到底是个什么味?]

  [我连鳌蟹都没吃过,哪知道哪门子蟹味哦。主播你敢说清楚点么?]

  俞铭寒问:「你们确定?」

  看直播的观众都很煎熬。

  听他仔细说吧,又会嘴馋;但是听他这么简单介绍说得不明不白吧,又觉得这个直播就真的只是光看俞铭寒在那吃,白流了口水却连具体的口感都不清楚。

  [你说!我不想一场直播看到最后还是不明不白的。我的口水不能白流,我要知道蟹味到底是什么味!]

  [不想不明不白+1]

  俞铭寒看观众都这么好奇,便准备开始细说了。他掰下大腿,拿着用积分兑换过来还洗干净了的小剪子剪开壳。

  可能还是鳌蟹幼虫的缘故吧,它的壳并不算太厚。很顺利地,他就剪开了外壳,拿出了里面的蟹腿肉。

  这只鳌蟹的蟹肉肉质很不错,并不松散。俞铭寒用手拽着一头,于是整条蟹腿肉就被他这么拿了起来。

  他拿着蟹腿肉,去沾了一下姜醋汁,然后慢动作放进了嘴里。

  「特别的香,香中带着一点点的咸味。但你要说它是咸的吧,那也不尽然,这咸味里还夹着鲜甜,味道层次很丰富。口感的话,很软嫩。」

  俞铭寒吃完,伸手掰开了鳌蟹的壳。指着以前螃蟹壳内应该有蟹黄蟹膏的部位,对着看直播的观众说:「其实鳌蟹这里本来是会出现蟹黄蟹膏的,但是很可惜,有蟹黄蟹膏的鳌蟹我做不了,能抓到上锅蒸的都是这些没有蟹黄蟹膏的幼蟹。」

  「在我个人看来,我觉得蟹黄蟹膏可能比它的其他部位还要来得好吃,只可惜现在实在没条件啊。」字幕打出这段话的时候,俞铭寒的脸上还带着遗憾的神色。

  这句话真的是又把观众的好奇心勾起来了。

  [没条件就创造条件啊!我们努力发展科技,造个机甲上啊!]

  俞铭寒:「唉,其实问题不是在机甲上,而是我真的没有这么大的锅。现在随便来只成熟的鳌蟹都有四五米高,市面上真的是没这么大的锅啊。我倒是想自己做一个,但是在这个大环境下这么大的锅真的是太显眼了。」

  [所以说,想知道味道,我们还要等到主播退役了喽?]

  [我突然觉得,等到退役感觉也还行。按着现在的积分进度,那时候估计感官同步系统应该也有了。到时候我们也不用看着主播在这吃,还要靠着想象想出传说中的蟹味是什么味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能尝到味道是好事,但是我看你这么说,我却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我也……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卑微。]

  赛特来回把监控看了两三遍,看惯了俞铭寒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总算是能把视线从屏幕上挪下来了。

  他看着不远处席地而坐的俞铭寒,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才为什么非要去前线当一个战机驾驶员。

  就只看他熟练的动作,赛特就能看出来对方的扎实基础。而如果是想要有这样的基本功,想来也必须是要经历无数个日夜的努力。

  然而,既然这么努力了,在这些东西上花了这么多时间,为什么又要舍弃成为维修兵的可能,反倒是去了风牛马不相干的一个岗位?

  ……以及,他明明基础这么扎实,为什么还在刚才装作是听不懂?

  赛特一想到自己给俞铭寒发资料,还打发对方不要打扰他自己去一边安静看的动作,心里就涌出名为尴尬羞耻的情绪。

  ——讲真,就算是让他看着视频拼这么一个燃烧炉,估计还没俞铭寒来的快。

  明明就是个大佬,为什么非要装成个萌新?!

  赛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却又迫切想知道原因。他将所有的热血都献给了这个岗位,实在不明白俞铭寒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毕竟,如果是对这行没有足够的热情,应该也是做不到这种信手拈来的程度吧?

  赛特关掉了光脑,朝着俞铭寒走了过去。而随着距离的缩小,鳌蟹壳被剪开的清脆声音也听得越发清晰了。

  他看到俞铭寒剪开虫族的大腿,拿出里面的肉一口吞下。他下意识有些心惊,却又马上反应过来,虫族据说已经是可食用物种了。

  ……尽管他没吃到过,但是作为驻地里第一个看到虫族变成诱人美食的维修区的一员,他也是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虫族能吃这回事的。

  看着俞铭寒脸上享受的吞咽表情,赛特莫名跟着咽了口口水。他瞥开视线,轻咳了一声,问:“俞,你为什么要去前线当一名战机驾驶员呢?”

  “我能知道么?”

  赛特声音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明明以你的实力,就算是去研发部也是绰绰有余的吧。”

  就看俞铭寒那按着自己心意,随手就能组出一个功能特殊的燃烧炉的动作,赛特坚信对方有这个实力。

  俞铭寒一时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解释才好。他垂下头,思忖片刻,闷声说:“我就是更喜欢待在前线,感觉那样比呆在驻地里维修机械更热血。”

  “哈,更喜欢到前线?”赛特冷笑一声,道:“从你对战机零件的熟悉度里,我可看不出这种东西。”

  俞铭寒不说话了,低着头看着面前花纹精细的一次性纸桌布,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那个,为什么非要问这个呢。你看我最后,不也还是来到了这边么。”

  赛特:“那是另一回事。还有,我可不相信要是没有那则调令,你会来到这里。”

  俞铭寒不吭声了。

  “行吧,那我也不问这个了。你告诉我……”赛特顿了顿,耳朵因为羞耻而有些发红,“为什么刚才我和你将基础知识的时候,你又装作是听不懂。”

  俞铭寒没说话,或者可以说是没想到在这时候能说的话。

  赛特:“你说话。”

  他看向俞铭寒,视线也不免扫到了那只被剖开吃肉的虫族。回忆起俞铭寒那个享受的表情,一个怪诞滑稽却又有些符合逻辑的猜想出现在他脑中。

  赛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你不会就是为了这些虫族,所以放弃了优渥的待遇赶往了前线吧?”

  话这么说出口,赛特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早在俞铭寒被调来维修区维修枪械的时候,也没见他排斥工作装成不懂的样子偷溜出去摸鱼。反而是在做完所有工作后,才出了驻地买了材料做菜。

  而这之后,俞铭寒进来了维修间维修战机。他发现了没有这里没有所谓的任务标准,这也代表着他不能提前完成工作任务出去打原材料。

  所有的工作热情就此消弭,于是俞铭寒选择了装作是不懂战机的基本知识,趁着他维修战机的时候,打着出维修间散心的幌子,偷溜出去打了虫族。

  俞铭寒不说话,像是默认了的样子。

  赛特简直要疯,他实在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他实在不能接受一个业内大佬就因为这么一口吃的,放弃了自己对战机的热情和曾经的梦想转头去前线。

  赛特指着一次性纸桌布上被大卸八块的虫族,有些怒其不争道:“你怎么能就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放弃自己曾经的梦想,这玩意儿真的有这么好吃,好吃到把你迷成这样?!”

  俞铭寒这时候也听懂了赛特的意思。他想不出更加高明的借口,索性就着赛特的话,直接认领了这个理由。

  他剪开一条鳌蟹的大腿,朝着赛特的方向递了递:“那啥,这些虫族真的挺好吃的。你要试试么?”

  怪诞的猜想被本人肯定,赛特眼前有些发黑。他呼吸急促,一把夺过了俞铭寒手上的鳌蟹腿。

  “我到要看看,这么个玩意儿好吃到什么地步,能把人迷成这样。”赛特咬牙切齿地说完,拿起壳里的鳌蟹肉用力塞进了嘴里。

  蟹肉塞满了口腔,清淡又层次丰富的味道通过舌尖,传递到了大脑。

  大脑给出了以下反馈:好吃!这真的是好吃的!

  之前听说坐外头修枪械的都被一道虫族菜迷得不行,他还不以为意,觉得只是那些人没定力。现在想想,还是他见识太少。

  赛特咀嚼着嘴里的蟹肉,表情渐渐缓和下来。

  俞铭寒问:“你还要么?”

  “其实沾了这个调料,它还能更好吃。”俞铭寒对着赛特晃了晃手上小半碗的姜醋汁。

  赛特咽下口中的虾肉:“……这还能更好吃啊。”

  “嗯。”俞铭寒应了一声,示意赛特坐他旁边。他把鳌蟹从中间切成了两半,把其中一半递给了赛特。

  赛特便慢慢坐到了俞铭寒旁边,伸手把鳌蟹接了过来。他沉默着,然后学着俞铭寒的动作,吃完了手上的半只鳌蟹。

  赛特看着地上的空壳,低声道:“我好像能稍微理解你一些了。”

  “是么。”

  俞铭寒:感情真正的吃货在这啊。

  赛特感叹道:“嗯,虫族是真的好吃啊。”

  俞铭寒就是为了这个,放弃了自身的所有优势,追逐着舌尖的味道赶到了前线。赛特想: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敢于放弃所有,也许这就是大佬吧。

  所以啊,他修了这么多年的战机,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战机维修兵啊。 

标 签都市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俞铭寒 奥利奥奶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