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祈容小说_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宁晚晚最新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27 ℃
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祈容小说_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宁晚晚最新在线阅读

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宁晚晚最新

祈容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宁晚晚陆云晟的小说名是《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是由祈容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陆云晟没想到自己一睁眼竟然又回到了重遇宁晚晚的那一日。他已经二十九岁了,已经不会,再傻傻地相信那个他曾经想要爱护一辈子的女孩了。然而,他机关算尽,最终还是俘获在了她甜软的吻里。“那些糖……没有你甜……”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宁晚晚陆云晟的小说名是《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是由祈容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甜文。主要讲述的是:陆云晟没想到自己一睁眼竟然又回到了重遇宁晚晚的那一日。他已经二十九岁了,已经不会,再傻傻地相信那个他曾经想要爱护一辈子的女孩了。然而,他机关算尽,最终还是俘获在了她甜软的吻里。“那些糖……没有你甜……”

免费阅读

  昏昏沉沉中,耳边传来着阵阵哀泣悲凉的唢呐声,宁晚晚有些茫然地望着自己的脚边被风雨吹倒的写着“奠”字的白色花圈。

  雾蒙蒙的天空混合着淅沥沥的雨声,烧纸的烟灰随着突然奏响的唢呐,如同炸开的烟雾在眼前漫天飞舞。

  她有些僵硬地抬起头,空洞的眼神慌张地瞪大,不敢置信地落在那围满着熟悉的人群、被朦胧的雨雾遮挡住的墓碑上。

  “真是可怜啊,辛辛苦苦把女儿养这么大,竟养出了这么一个不孝女……父母的丧事都不管不出现,不知道又野到哪去了……实在让人心寒!”

  “呸!这哪是不孝女啊,这么狠心抛弃父母,简直是猪狗不如!这办丧事的钱可全是亲戚凑出来的,也不知他们夫妻是造了什么孽啊,养出了这么一个白眼狼。都已经出来工作了,竟没有存下一点钱反而还欠了一屁股债,据说还拍了裸一照。大过年的被要债的天天找上门催债,她自己躲债过年不敢回家,连累到父母无辜地受到牵连,门口被讨债人摆满了花圈。最后,不得不把这些年辛辛苦苦攒的积蓄全都赔上,还卖了房子替她还债……”

  “是啊,才五十多岁,为了给这个白眼狼还钱头发都愁白了,看起来像老了十几二十岁。以前宁太太看起来像三四十岁,后来看上去都像六十多岁。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女儿,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虽然说养不教父之过,可宁先生宁太太为人和善,待人接物总是和蔼可亲,看起来非常善良,不太像是伤害孩子的父母。怎么他们的女儿……这么一言难尽?是因为小时候太宠溺了吗?”

  “说起来,那不孝女小时候虽然有些调皮,但真的挺乖巧懂事的,而且嘴甜又孝顺,那时候亲戚邻居都挺喜欢她的。谁知道长大后,就变了性格,看见我们就像没看见一样不理不睬……”

  “看着雨下的,老天都在替他们哭泣……真是可怜……”

  在越来越大的雨声下,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知不觉地轻弱了下来,而本该熊熊燃烧的纸钱也在这样的暴雨下渐渐地被熄灭了。

  宁晚晚就见三尺多高的大理石墓碑前摆满了祭拜用的鲜花、水果、饮料和香烛,而墓碑上,赫然贴着两张自己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彩色照片。

  照片上的男女皆面带着温柔的微笑,可见平日里就是温柔随和的性格。

  而他们正是宁晚晚的亲生父母,也是宁晚晚一直以来最珍贵的家人。

  “爸爸……妈妈……”

  墓碑正中间从右到左赫然镌刻着“先父宁景山、先母沈曼荷之墓”十二个大字。

  她不敢相信,只觉得全身一阵冷颤,苍白的双唇轻颤着,带着恐惧。

  而她摇摆着走过去的身子在大雨中虚虚幻幻得透着苍白,更诡异的是此刻明明下着暴雨,倾盆而下的雨点却直直地透过她的身上垂落了下去。

  “爸爸……妈妈……我是晚晚……我回来了……”

  宁晚晚的双腿颤抖地直跪在了父母的墓碑前。

  “她不是我……不是我……”

  她的视线渐渐模糊,双手轻颤地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却在触碰到照片的瞬间,苍白的指尖变得越发透明,小半截消失在了里面。

  泪水不断地从两颊滚下,她心中悲苦,干涩发紧的喉咙哽咽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如同刚出生的小兽一样无助悲痛地呜咽着。

  最终,巨大的悲痛和无助令宁晚晚跪在父母的墓碑前哭得撕心裂肺。

  然而,陆陆续续离开的人群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的存在,她滚落而下的泪水也不似实物般垂落在地,而是在滴落的瞬间就消失在了半空中。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滚着雷雨声渐沉。

  就在宁晚晚一阵痛哭后呆呆地跪坐在父母的墓碑前,等着父母的灵魂和自己重新团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地上被溅起的大片水花声突然从她身后响起。

  已经这么晚了,又是这么糟糕的天气……是谁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祭拜爸爸妈妈……

  宁晚晚下意识地转过身,就见一名穿着黑衣制服的中年壮汉毫不怜香惜玉地揪着一名全身湿漉漉的年轻女子扔到了自己父母的墓碑前。

  她吓了一大跳,就见狠狠摔在地上的年轻女子痛苦地哀嚎了一声。

  她全湿的长发凌乱地黏糊在巴掌大的脸上,浓妆艳抹的妆容因为打落在脸上的雨水而变得色彩斑斓、糊成一团。

  同时,她青紫的手肘因为擦破皮流淌着鲜血,超短裙下的黑丝袜也被勾出了斑斑破洞,整个人从头到尾皆狼狈不堪,但那张看似陌生的容貌却隐隐间让宁晚晚有着熟悉的感觉。

  在怔愣了好几秒后,宁晚晚震惊地反应过来,眼前这副极度陌生的熟.女打扮的年轻女子正是长大后的……她——那个本该属于她的……身体!

  做了那么多坏事,还害死了爸爸妈妈!

  把身体还给我……还给我……!

  宁晚晚双眼通红,心口的怒火熊熊燃烧,凶狠地朝着地上自己的身体扑了过去。

  但和前几年一样,自己再怎么扑过去,都完全伤不了对方的一分一毫,甚至对方看不见她,她也自始自终都没能成功地碰到过对方,更别提抢夺回自己被夺舍走的身体。

  “跪下!”

  就在宁晚晚恨不得将眼前抢夺自己身体的“凶手”千刀万剐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厉呵从头顶上传来。

  宁晚晚的身体一抖,就见原本捂着手臂哽咽的“自己”立刻“扑通”地跪下,在滂沱的大雨下瑟瑟发抖着。

  “把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全都说出来。”

  黑夜中,一道轰鸣的惊雷滚着闪电照亮了夜色,宁晚晚才看清在自己专注地想抢回自己的身体时,有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一手拿着一束鲜花,一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了墓碑前。

  他身材高挑笔挺,五官被隐匿在黑伞里,只露出优美的下颚线,但无端端的就给人一种凌厉的压迫感。

  “云哥哥,我不是故意不参加父母葬礼的……我是怕他们找上门……”跪着的年轻女子朝着男子爬去,慌张地拉住他的裤角。

  “跪好了!要我的人教你吗?”青年语气冰冷地踢开女子的手,眼神示意了一下保镖。

  不等保镖粗暴地动手,宁晚晚就见“自己”脸色一白,立刻正跪在了父母的墓碑前,“砰砰砰”地磕头着。

  “爸爸妈妈我错了……不应该因为没有给生活费,因为攀比心买奢侈品不断地借校园贷,从一笔几百块、几千块的贷款开始,利滚利一直累积到几十万……最终欠下巨额债务……”

  “是我太傻了听信了他们的话,以为只要把钱还了就把照片删了,却没想到在一些网站上发现了自己的照片……是我对不起你们……应该听你们的话……”

  年轻女子在墓碑前哭得梨花带雨、伤心欲绝,宁晚晚却听得简直想打人。

  她死在2014年,那一年还没有出现现今风靡的校园贷,所以根本不知道对方口中的校园贷指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欠下巨额债务,为什么会令一组家庭家破人亡。

  应该说,宁晚晚在初二有了人生目标后开始努力地存钱。

  虽然家里给的压岁钱都很足,但她从来没有大手大脚地花过钱,就是想把钱全都存起来,日后给云哥哥治疗双腿。

  她一直努力存钱的目标,却被另一个人大手大脚地花了出去!宁晚晚心里怎么可能不气!

  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她的云哥哥过得怎么样了……

  等等……云哥哥……?

  “呵……”

  就在宁晚晚因为这个熟悉的名字而恍惚的时候,就听到那个只露出下颚线的青年发出一道冰冷的低嘲。他微垂的伞面微微抬起,露出一张宁晚晚熟悉却又非常陌生的容貌。

  她震惊地望向对方修长迈来的健全双腿,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然而,记忆里的温和的笑容,已经被疾言厉色的冷嘲所取代,陌生得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才会觉得眼前一脸凶巴巴的青年是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的云哥哥。

  “小时候小气巴巴地舍不得给自己花钱,长大了倒是挺舍得的。”男子的语气夹杂着尖锐的讽刺,年轻女子却见他提到了小时候,用着哽咽的嗓音抽泣地说:“云哥哥,小时候不花钱是想存下来给你治病用的。”

  一旁的宁晚晚瞪圆了眼睛!这个霸占自己身体的人为什么会知道!?

  “你当年突然离开,所以一直没能告诉你。其实,我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她的语气软软的,像是羞涩般轻轻地低着头,小声道:“云哥哥,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暗.恋你了……”

  “你瞎说什么话!”宛如被五雷轰顶的宁晚晚听得直接炸毛地跳了起来,苍白透明的身体一闪一闪得显示着她此刻惊慌失措的心情。

  “闭嘴!”还没等宁晚晚小心翼翼地瞟一眼云哥哥的表情,就听到他冰冰冷冷的两个字从头顶上砸了下来。

  他森然的双眼如同利剑闪烁着寒芒,直直地射在“自己”的身上

  宁晚晚与这双眼对视的刹那,宛如整个人被冷水当头泼下,她瞳孔微缩,惊愕地瞧见自己记忆里温柔的云哥哥一脸厌恶地挥了挥手,示意保镖将“自己”拖走。

  “……云哥哥,你别听信外面的传闻……很多事情并不是外面传得那样……”

  “爸爸妈妈出了车祸现在只留下我一个人了……求求你帮帮我……云哥哥,求求你……我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了……”

  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萦绕在耳边,青年眉头紧皱,眼中的厌恶感更重。

  宁晚晚呆若木鸡得僵硬在原地,就见他撑着伞,将手里拿着的一束鲜花小心地放在了墓碑前,将因为暴雨熄灭的蜡烛重新点燃,将自己手中的黑伞遮在了墓碑上。

  “今夜的雨真大啊,您将我接到您家的那日似乎也是下着这么大的雨。”

  倾盆大雨瞬间将他整个人淋得湿透,他却浑然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托您的福,我现在能自如地行走了。您也很意外吧,也会为我高兴吧,我这双腿竟然还有能治好的一天。”

  “但腿治好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他低低地自嘲了一声,嘶哑的声音在暴雨里几不可闻:“然而,我自以为最快乐最幸福的那段日子,其实只是……我的自以为是……如果能重来一回的话……”

  宁晚晚有些听不清楚他后面说的话。

  云哥哥已经治疗好了双腿,已经和普通人一样能跑能跳了,为什么不开心呢……为什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小心翼翼地走近,想听得更清楚一点,想伸手抚平他眉间紧皱的痕迹。

  然而,自己透明的手又毫不意外地穿透了过去。

  她无助地站在原地,泪水再一次地模糊了视线。

  自己已经和所有的人阴阳相隔了……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了吗……

  长久的寂静后,本是雷阵雨不断的夜晚渐渐地变为了绵绵细雨。宁晚晚就见自己的云哥哥依靠在墓碑旁的的小树丛上,低着头点上了一支烟。

  吸烟有害健康……

  才刚刚治好病,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黑眼圈为什么这么重,为什么会这么苍白消瘦……

  见他目光放空,一根接着一根地抽,宁晚晚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就见他长长地吐了一口咽气,突然冷冷地开口:“既然你们已经不在了,那我就不再顾及情面了。是她造的孽,就应该她自己承担!”

  他说着,将烟头丢在地上,旋转着皮鞋狠狠地踩在上面碾压。

  电光火石间,像是突然踏空从高空坠落一样,宁晚晚双腿一抖,猛然惊醒了过来。

  她瞪大着双眼,浑身是汗,凌乱的呼吸粗喘着,猛地掀开被子跑出了自己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爸爸妈妈的卧房。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一门心思想要立刻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想要确认他们平安无事,却发现爸爸妈妈的卧房根本打不开,正从里面反锁着。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几乎用着哭腔的声音,宁晚晚焦急地拍打着房门,在门口大喊着。

  在卧房的门由内打开的瞬间,也不看清里面是什么情况,就一股脑地冲了进去。


标 签言情 我的竹马是反派大佬 宁晚晚 祈容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