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失控宠溺梦里丹青_失控宠溺初歆陆行川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27 ℃
失控宠溺梦里丹青_失控宠溺初歆陆行川在线阅读

失控宠溺初歆陆行川

梦里丹青 著

连载中免费

《失控宠溺》是由梦里丹青大大原创所著的校园小甜饼文,主角叫初歆陆行川。讲述了陆行川是有名的天才,但是体质问题,不愿与别人发生身体接触。没想到竟然收了一个徒弟,还是一个考了全校倒数第二的!问川神,为什么突然就能容忍凡人了?川神淡然回答:“她是天使。”想知道初歆与陆行川之间甜甜的故事吗?快来关注故事递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失控宠溺》是由梦里丹青大大原创所著的校园小甜饼文,主角叫初歆陆行川。讲述了陆行川是有名的天才,但是体质问题,不愿与别人发生身体接触。没想到竟然收了一个徒弟,还是一个考了全校倒数第二的!问川神,为什么突然就能容忍凡人了?川神淡然回答:“她是天使。”想知道初歆与陆行川之间甜甜的故事吗?快来关注故事递吧!

免费阅读

  C市,实验六中门口。

  季驰下车的时候,乍扎进室外38度的热浪里,胸口一闷。

  “什么鬼天气啊,我——”

  差点爆出口的脏字,被及时吞了回去。他心虚地摸了下鼻子,开始摆弄手里的折叠伞。

  那是一把粉色樱花图案的折叠太阳伞,缀着浪漫精美的镂空蕾丝边。

  ——不折不扣的,清新甜美公主风。

  他第一次开这玩意儿,不太熟练。顶着烈日浑身冒汗,弄了半天才把伞撑好。

  伞面的阴凉半点都没给自己挡,整个倾向黑色私家车后排打开的车门。

  阴影斜下,把坐在后座中间的女孩完全遮住。

  女孩身形娇小,留着樱桃小丸子似的可爱娃娃头,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

  身上是一件洁白的欧式礼服裙,面料考究,做工精细,一眼看去就价格不菲。裙摆下,轻薄的过膝长袜把一双纤细紧并的小腿罩住。

  单看打扮,处处无不精致,恍如微风裁剪过的轻云。八成是富贵人家捧在掌心的小公主。

  只是头埋得极低,巴掌大的小脸都被藏住在阴影里。

  肩也始终静静缩着。

  拘束,紧绷。

  季驰想扶女孩下车,不过他一手还在撑伞,这个姿势不太方便。

  “歆儿,把手给哥哥好不好?”

  女孩闻言,身体挪向车门,手向他伸过来。

  那只小手过分单薄,看起来比她的人还要稚嫩,十分惹人怜惜。

  在抬手的一瞬间,手心却显露出一道寸许长的伤疤。

  或许是经时已久,疤痕的颜色淡了,形状却依然狰狞刺目。

  季驰心上也像被猛刺了一下。

  然而不过转瞬之后,女孩已经微蜷起手指,掌心转向下,无声地将疤痕掩住了。

  季驰最后小心牵住女孩的手腕,把她扶进了伞下的阴影里。

  前面驾驶位上的中年男子这时也下了车,看见季驰手上那把伞,微怔了怔,不过没有发表意见。

  “爸,”季驰问他,“咱们是直接带歆儿去校长室?”

  初向南“嗯”了一声。

  季驰又道:“羡羡那个采访应该快结束了,我发消息让她一会儿上楼找我们吧。”

  初向南点头。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初歆挪到伞的边沿,悄悄把脑袋往外探了一瞬。

  在这顷刻间,她看见了头顶碧蓝的天空。

  以及,蓝天下恢弘雄伟的校门,门前石碑上的鎏金大字。

  ——“实验六中”。

  字体复杂,对她来说难以辨认,但她知道写的就是这四个字。

  C市实验六中——全国最好的中学。

  那时候,他就是这样说的。

  他说的话一定全都对。

  她终于走到这里来了。

  ……

  刚放暑假,偌大的校园里空不见人,周遭只有躁动的蝉鸣此起彼伏。

  炙热的阳光底下,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中间夹着把粉嫩的太阳伞,缓慢走向校园里的办公楼。

  这幅画面有说不出的喜感。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楼上窗户里那双年轻寂然的浅色眼睛。

  清透如琉璃的视线静静投下来,始终没有离开那把伞上的某个位置。

  似能透过伞面,看见被护在下面的女孩。

  *

  “是,老校长,他在我这儿。”

  “……好,没问题,您放心。”

  陈孟书在校长办公室里挂下电话,摸了摸脑袋,还是觉得这事儿办起来不太对劲。

  不过他刚刚正式接任校长的位置,老校长先前答应下来的事情,他也不好推翻。

  只能先这样了。

  他目光不自觉扫向左手侧的那间藏书室,房门是敞开的,里面安安静静,看起来浑然不像有人。

  ……看起来。

  外面敲门声响起。

  陈孟书开门时,微愣了一下。

  “陈校长!”季驰朝他咧开白牙,“好久不见,您想我没?”

  “……”

  这混世魔王离开学校两年,忽然又在眼前冒出来,陈孟书适应了片刻:“季驰啊,这是……?”

  “我和我爸陪妹妹过来做那个入学测试。”

  陈孟书微怔的视线落在被护在中间的小女孩身上。

  这句话对他来说信息量倒是不小。

  只见女孩被打扮得极精致,但默默把头埋得很低,看不见面容。体型过于纤弱瘦小,与资料上显示的年纪似乎不符。

  妹妹?

  “季先生,初歆是您的女儿?”

  陈孟书这是第一次见季驰的父亲,不过他对这位家长印象十分深刻——毕竟这是个当年任由儿子在学校里翻了天,都不曾现身过一面的男人。

  那时候老师再怎么叫家长,都只能叫来季家的秘书。不过季家有钱,该摆平的最后也都摆平了。

  想不到今天倒是见到了。

  季驰一清嗓子:“校长,我爸姓初。”

  “……”

  初向南简单介绍自己,又解释:“阿驰随他母亲姓。初歆是我的小女儿,前些年小女儿失落在外,我一直在外面设法寻找,不常回C市。对阿驰在学校里的情况关心不够,我很惭愧。”

  男人态度很斯文,五官轮廓坚毅端方,本应是一张很英俊的脸,只是留下了太多风霜刻凿的痕迹,头发也已经白了不少。

  陈孟书望着这位他本以为是去了外太空的父亲,突然间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他把初向南一家请进来,女孩低着头,小心翼翼踩在地毯上,一点声响都没有。

  寒暄过几句,开始进入正题。

  陈孟书刚把准备好的考试题翻出来放在桌上,就被季驰手快抄了过去。

  少年慵懒的桃花眼微眯,看完评价:“嗯……还行吧。”把那张纸拍回桌子上。

  陈孟书忍住没说话。

  这考卷只有薄薄一张纸,上面统共稀稀拉拉的四道题。若是看内容,更是简单到敷衍的程度。

  没人会相信它是重点中学入学考试的卷子。

  ……应该还行吧。

  他搬了把椅子放到自己办公桌前。

  “小姑娘,到这边来写吧。”

  然后,就眼睁睁瞧着某个从前在学校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用蜗牛爬的速度小心把女孩扶到椅子边上坐下。

  中间短短两步路,倒像跨越了一个银河系的距离。

  陈孟书看在眼里,内心感慨。想不到季驰竟然是个温柔的好哥哥。

  更令他欷歔不已的是,这可怜的孩子,如果不是当年被拐走,肯定会是在万千宠爱中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吧。

  那她又会长成什么样子?

  ——可惜,没有“如果”。

  外面又有人轻轻敲门。

  陈孟书一开门,门外的少女向他鞠躬问好,声音甜美,落落大方。

  看见她,他脸上自然浮起和蔼的笑容。

  “哟,初羡啊。记者都采访完了?”

  眼前这个漂亮少女,是整个实验六中的骄傲。

  今年按理才上初二的她,在前不久提前一年参加中考,竟然给学校拿了个全市中考状元回来。

  连日来有多家媒体和学校联系,希望能采访初羡,学校统一给安排到了今天。

  初羡刚应了一声,就被季驰拉了进去:“你来得正好,还没开始。”

  陈孟书怔了下,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是认识的。

  初羡进校的那年,季驰已经毕业,再说他们是两类截然不同的学生,看起来就毫无交集。

  然而他一句“你们认识?”没来及问出口,就听初羡也脆生生冲初向南喊了声“爸爸”。

  陈孟书:“……”

  这惊喜还真是一波连着一波。

  季驰和初羡都是全校上下没有哪个老师不认识的那种学生。可是他们不同姓,出名的方式也天差地别,陈孟书想都没想过他们竟然是兄妹。

  得是多么强大的基因,才能同时拥有这样一双儿女啊。

  现在他再看初向南,愈发觉得这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而且,还不止……

  他瞧瞧初羡,再瞧瞧那个进门以来就没抬过头的小女孩。

  诡异的疑问止不住在心底泛开。

  初羡今年十四岁。而资料上显示,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实际年龄也是十四岁。

  ……她们都管同一个男人叫爸。

  饶是陈孟书不算特别八卦的人,瞬间也不禁从中脑补了一出豪门狗血大剧。

  不知道初向南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不对劲,用一句话就把他所有的脑补给终结了。

  “陈校长,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陈孟书默住。

  明明是最正常合理的解释,在这一刻,却比一切夸张离谱的狗血故事还让他透不过气来。

  眼前两个女孩,连外表看起来都好像有两三岁的年龄差,气质的差异更大。

  更不用说,一个是全校最优秀的毕业生,另一个通过非常规的破格安排,今天才能来参加初一的入学测试。

  双胞胎姐妹。

  他望着初羡,好像真的看见了那个“如果”的样子。

  然而目光再转回到另一个瘦小怯弱的女孩身上。

  ——还是没有“如果”。

  初向南面色坦然:“陈校长,我们一家陪着歆儿,不打扰吧?”

  “哦,不要紧……”

  他请初向南一家坐在沙发上等候,自己回办公桌在女孩对面坐下。

  桌上有现成的签字笔,但陈孟书想了想,还是又专门找出铅笔橡皮,递给女孩。

  女孩双手来接。

  纤瘦的手摸了下圆滚滚的铅笔,迟疑后又缩了回来,只是静静垂脸望向桌子上的那张纸。

  头被埋得更低。

  三分钟后,女孩依旧没有动作。

  陈孟书倾过身,本想问一问是不是哪里有问题。视线扫过桌子上的考试题,却不由一怔。

  那张纸的方向是反的。

  所以,她就对着这张放反的考试题,看了这么半天……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初歆咬紧嘴唇,把要说的话,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应该没有错的。

  她一颗心怦怦跳着,下了最后一遍决心。

  于是终于开口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她的嗓音本身绵糯细软,但因为长时间不怎么说话,听起来略有点干涩。

  普通话发音不很标准,似乎偏南方口音。

  语速很慢,整句话拼起来是:

  “对不起,我不识字。”

  空气静成一片死寂。

  初歆低着头看不见其他人的反应,但是她猜得到。

  在今天之前,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她不识字。

  她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早在心里演练过无数遍的一句请求,慢慢突破了那片死寂。

  “能,请,您,帮我,念一下吗?”

  *

  言语还是有些磕绊,但比前一句稍微流畅了些。格外强调了那个“请”字,好像知道这是个神奇的词汇。

  刚才从沙发上猛站起身的初向南,闻言静止住,又缓缓坐了回去。

  陈孟书压下心中的意外,微笑答应,拿回那张纸,读了起来。

  “第一题,请把下面这句话改写成反问句:光阴是人生命中最宝贵的资源。”

  女孩沉默。

  半个小时后。

  她稚嫩的嗓音更加滞涩:“能,请……下道题?”

  陈孟书念了第二道题。

  接下来又是将近半小时的沉默。

  陈孟书读到第三题的时候,初羡的手机响了一声震动。

  她眉心轻蹙,小声说:“我下午还约了同学——”

  “其他事等你妹妹考完再说。”

  初向南平静的语气不算严厉,却构成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初羡抿唇,没再说话。

  其实初向南内心根本不像表面上这样平静。

  孩子丢了十年,一个多月前,刚从外地被找回来。这十年间她到底都遭遇过什么,他们还没能完全弄清楚,但那一身可怖的伤痕,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而且她的精神看来也受到了刺激,回家后的这许多天里几乎一声不吭。

  全家上下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捧给她,可她什么都没有开口要过,他们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她唯一怯怯说出口的一个请求就是:

  “我想上学。”

  甚至,在全家没有人向她提过的情况下,她主动说出想上实验六中。她怎么会知道这所学校的存在,对他们都还是个谜。

  实验六中是重点学校,课业压力繁重,她这状态并不适合。初向南本来还在犹豫,也没马上去托关系。

  然而不久前,实验六中主动打了电话过来,让他带初歆过来参加入学测试。

  虽然这事儿很有疑点,但他想到这是小女儿最为渴望的机会,最终还是决定带着全家出动,送她过来看看。

  可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她甚至不识字。

  如果他知道了,今天就不会带她来。

  这孩子是不是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才选择不说?

  最后一道题是简单的数学应用题,陈孟书没有照读,直接抽出来题干的意思:“三十七加五十八是……?”

  女孩双手在膝盖上紧紧绞在一起,绷紧的指节渐渐发白。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椅子上下来,向陈孟书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然后一言不发,被拥上来慰问的家人领了出去。

  *

  把人送走之后,陈孟书心情沉重,目光又扫向办公室里间的藏书室,极深地叹了口气。

  “行川,刚才你都看见了吧。这孩子,唉。”

  轻缓的步伐声里,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十七八岁的少年,皮肤是不见光的苍白,有一双浅淡似琉璃的眼眸。

  说话时也是淡淡的,如微凉疏寞的清风。

  内容却一点都不含蓄。

  “您是想说她已经废了。”

  陈孟书一噎,却又无法反驳。

  他当然没打算把这种残酷的话说出来,但不代表心里就没有这么想。

  眼前这个少年是真正的天才,只是说起话来,未免也太一针见血了些。

  他只有再叹声“造孽”,摇着头:“这倒是办成坏事了,让孩子白白又受一轮打击。你推荐她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根本不识字?”

  少年平静道:“她四岁就被拐去卖了,不识字很奇怪么。”

  也许并不奇怪。只是太残酷的事情,不是亲眼所见,人总是不愿主动往那个方向去想的。

  陈孟书审视他:“那你这是……?”

  片时沉寂。

  “她说她想上学。”

  简单的一句陈述。陈孟书怔了片刻。

  想上学。一个孩子再正当、合理不过的诉求。

  可是——

  他缓过神来:“这事儿是她家里人托你办的?”

  “没人托我。”

  陈孟书先前差不多也猜到了,所以才觉得这事儿办起来很不对劲。

  陆行川动用关系让学校破例安排了这场不合规格的入学测试,自己却不肯在人家面前现身。

  从女孩家人的态度来看,应该也不知道内情。

  陈孟书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什么心血来潮的慈善行动,那这慈善做得有点过了。

  他委婉地提醒:“她这个情况,肯定不可能直接念初中。可以从头读小学,或者进特殊教育学校,具体还是看她家人自己的决定吧。”

  言外之意,外人就别瞎掺和了。

  回应他的,是少年明澈清透的注视。

  浅色的眸子里光芒纯粹,却又带点让人参不透的意味。

  “她已经十四岁了。”

  ……是,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陈孟书无言以对。

  这世上多的是不平事,很多事本来就是无解的。

  就像这可怜的孩子,家里再有钱,哪怕能把她宠上天,却也买不回她被耽误的十年光阴。

  外人就更管不了了。

  ——毕竟谁都不是神。

  窗外蝉鸣鼓噪,屋子里却静得可怕。

  少年在沉默中垂眸,绵长的睫毛安静压下。阳光斜照过来,光影碎在他浅色的瞳仁里。

  似有所思。

  在他重新抬眼的一瞬间,破碎的光聚成星芒,仿若有了锋锐。

  化成一字字淡然的自信。

  “还有将近两个月才开学,这段时间里我会让她识字。”

  陈孟书愣了下。

  “我也保证,她在开学前会具备不低于您那份测试题的知识水平。”

  少年眼神里是属于王者的骄矜,却谦卑地深鞠躬超过九十度,久久没有起身。

  “能请您,再给她一次机会么?”

  ……

  陈孟书一时过于意外,险些往后退了半步。

  他认识陆行川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这个被所有人高捧在神坛上的天才少年,竟也会如此放低姿态求人。

  可他所求的这件事,未免又太狂妄了。

  要用两个月赶上人家学了六年的内容?

  他真以为自己是神吗?

  还有,为什么?


标 签校园 失控宠溺 梦里丹青 初歆陆行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