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拿了帝王一血后枳华_拿了帝王一血后童倾晨封珵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70 ℃
拿了帝王一血后枳华_拿了帝王一血后童倾晨封珵在线阅读

拿了帝王一血后童倾晨封珵

枳华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拿了帝王一血后》是枳华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永平县首富之女童倾晨从小便生的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在十二岁这年被人陷害,不知下落,却不料是在被人掳走的路上被一个小太监给救了,小太监却因她而死,为了完成小太监的遗愿,她只得孤身潜入宫中,谁知皇宫水深得很,一不小心她就出不来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拿了帝王一血后》是枳华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永平县首富之女童倾晨从小便生的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在十二岁这年被人陷害,不知下落,却不料是在被人掳走的路上被一个小太监给救了,小太监却因她而死,为了完成小太监的遗愿,她只得孤身潜入宫中,谁知皇宫水深得很,一不小心她就出不来了....

免费阅读

  童倾晨坐在自己的床上还有些恍惚,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晚上的人竟然会是当今天子!

  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被认出来。那天晚上,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人抱着睡在了草堆里,她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感,穿好衣服,临走的时候,她借着熹微的天光,看清楚了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

  当时她还自我安慰自己,怎么着第一次也是和一个长相极美的人,也不亏了!

  现在的童倾晨恨不得抽死当时说这话的自己。

  ###

  “哎,小晨子,你这是做什么?”

  小董子应该是刚下工回来,手里还端着一盆清水。

  “哦,我收拾收拾东西,待会儿就要去御书房当晚值了,林总管说在御书房伺候的都得睡御书房那处的院儿了,所以我回来收拾一下。”

  童倾晨回过神来说道。

  “哦,什么?你去御书房当值了?”小董子听后平淡的点完头后才反应过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嗯,今天早上林总管叫我去的,我上午已经去了一趟了。”

  童倾晨点点头说着,一边将自己的包袱行李打包在一起,待会儿好背着去。

  小董子听后,眼睛冒光一般的凑近了童倾晨,吓得童倾晨忍不住往后仰了仰,“你干嘛呢?”

  “那个……这么说,你小子见到了万岁爷他老人家了?”小董子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童倾晨的旁边,看了看四周后,压低声音问道。

  “老人家?呵呵,陛下不老吧?”童倾晨一边勉强的笑着,一边快速的叠着自己的衣服。

  “哎呀,这只是个敬称,不重要,告诉我,陛下帅吗?”小董子继续问。

  童倾晨抬头认真的看了看,一脸激动热切的小董子,想起自己以前在家偷摸着看的那些小人书,忍不住更加往后躲了躲,小心翼翼的问着小董子,“董子啊,你不会是……那个吧?”

  “哪个?”小董子明显还是个根正苗红的青少年,完全不懂童倾晨的意思。

  “那个……就是……就是……断袖之癖!”,童倾晨说完就抱住了头,害怕小董子敲他脑袋。

  “你想什么呢?我这是替御尚坊的宫女姐姐们问的,我这不是一直在内务府当值吗,她们就问我见没见过陛下,说陛下长得貌美如花,美若天仙!那我哪儿能说不知道啊,不然岂不是坏了我董八方的名声?所以,这不是刚着急,就听你调御书房了吗,晨晨,你可真是我的小福星啊!”小董子说完,伸手抱住童倾晨的手臂,想要靠童倾晨的肩膀。

  “你给我起开吧!你哪儿是怕坏你的名声啊,你是怕你搞不定后就没有办法去寻花问柳了吧?”童倾晨嫌恶的看了一眼小董子,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将自己的包袱捆好,放在木箱上,她现在就等着小申子他们回来后,和他们说一声就要走了,毕竟现在她伴君如伴虎啊!

  ###

  封珵看半天手中的奏折了,越看脸上的笑容越深,吓得底下跪着的易水恨不得自己刨个洞躲起来。

  “我这皇叔也太沉不住气了,这么快就急着把他的人安插去各个地方,啧啧,你说朕怎么就有了这么个皇叔呢?”

  底下的易水一言不发的默默跪着。

  “既然他要玩儿,那朕就陪他玩玩儿吧,你让韩城就在浚县先待着,动作别大了,另外,把今年的新科状元陈屈还有阮右给朕叫来!”

  封珵说完后,将手里的奏折摔在了龙案上,翘起二郎腿开始剥瓜子。

  “属下这就去办。”易水说完便退出了殿门。

  封珵剥着剥着瓜子,突然觉得这瓜子壳真难剥,他看了一眼偌大的御书房,没发现那个新奇的身影,便随口问了一句候在一旁的小太监,“小矮子人呢?”

  小太监听到皇上叫自己,连忙跪下来,大声回答道:“不知道陛下问的是谁?奴才刚换班,不曾见过陛下说的小矮子!”

  “哦,退下吧!”封珵听后,只是点点头,便自顾自的将奏折放下,一个人站起来,走到雕刻着飞花浮云的窗栏前,不说话的望着窗外那一片葱绿的竹林。

  而那个已经小心翼翼的爬起身的小太监,看着那俊美非凡、贵若惊鸿的帝王,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帝王有一丝丝的可怜与孤寂。

  他心里刚这么一想,脑袋已经摇了起来,怎么可能,身为一国之君,万千尊荣于一身,怎么可能会可怜,又怎么会孤寂呢?

  ###

  童倾晨搬来新的住处后,很快就将自己的新房间打扫的井然有序了。她原本还想和小申子他们打声招呼再走,可是她等了好半天,其他人都回了就小申子还没有回来,最后,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了,林总管生气不算什么,若是惹得当今陛下不开心了,她可不就得完了,于是她就先来御书房这边了,等回头有空回内务府那边了,再和小申子赔罪去。

  御书房立于中庭之处,周围殿堂林立,往南是通天塔,往北是北殿,往西是尚坤宫,往东是永宁殿,而殿堂与殿堂之间又夹有假山林与玉竹林,更加显得御书房被包围在其中,有一些隐蔽了。

  ###

  等童倾晨紧赶慢赶来了御书房后,就被守门的侍卫和太监们告知陛下在御书房议事,闲杂人等不得打扰。

  童倾晨听后,看了一下漆黑如墨的天空,心道:现在这么晚了,陛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了吧?而且 她就是一个伺候笔墨的,这议论朝堂大事儿,肯定得要很久,她还是先回去睡觉吧,免得明天精神状态不好,影响工作,现在她可不再是在内务府了,可是很容易就掉了脑袋了!

  这么想着,童倾晨准备转身走,却不小心听到一个清明的声音,她停下了脚步,开始认真去听,她没有发现,她的身体渐渐泛起了一丝丝透明的波浪一样的东西。

  “陛下要不要微臣去浚县,这种勾结外敌的叛国贼何必留在世上?”

  “阮爱卿觉得呢?”童倾晨听出说这话应该是封珵,

  “陛下,原王此举应该是按捺不住了!不如就……”一个低哑的声音传入童倾晨的耳朵里,她心想:原王?是谁?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果然是有道理的,童倾晨觉得还是不管了,毕竟这皇宫里的腌臜事儿多了去了,可是她刚挪步,突然想起当初小太监给她的那个黄色的布块上好像就写有原王这两个字来着,还让她交给当今陛下!可是她现在如何去交啊?先不说她身份暴露的问题,这要是那黄色布块上的东西是什么重要的见不得人的东西,那她还是死定了啊!

  “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对了,不管那东西重不重要,先毁了它,毁了就没有证据了!对!”童倾晨暗道,事到如今,只能先保全自己了,至于那布块上的,她可以将它默背下来嘛,以后等她弄清楚后或者出宫后再通过其他渠道给陛下送去不就好了?

  这么一想,童倾晨心里就踏实多了,她连忙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

  封珵商量完事情,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刚回宫这几日已经将原王安插在宫里的人都解决了,现在能近他身的都是他的人,所以原王才会那么着急的去换掉地方人员,并且联系他国之人,企图利用各个地方的势力和外敌达到他的目的,只是可惜了,他原以为杀了送信的人,认为证据就不会到他手上,却老天有眼,还是他胜了一局。

  想着想着,又想到那日晚上了,封珵莫名觉得心里有些烦躁,到现在易水都没有查出来那晚的女人到底是谁,易水连后宫所有宫女丫头们都验身了都没有找到那女人。

  “迟早朕有一天会找到你的!”封珵现在窗边,看着那弯似弓的月亮,说道。

  ###

  童倾晨望着已经被她抄得乱成一团的房间有一些蒙了,“布呢?哪儿去了?明明就放在包里的啊,怎么没了?”童倾晨说着又将那被扔在床上的棕红色布囊拿起来抖了抖,里面空空如也。

  “去哪儿了?”童倾晨越想越急,这黄布可千万不要落在了有心人手里,不然的话可又是一场大风波,说不定她真的会交代在这里的!

  突然,童倾晨想着会不会落在内务府了,刚准备开门去内务府那边,才发现掌宫灯已经灭了,外面已经是深夜了!无奈,她只有明日看能否求求那个人放她去一趟内务府那边了。

  ###次日清晨###

  童倾晨很早就起来穿戴整齐,梳洗好,早早的在御书房等着封珵下早朝来御书房批改奏折,她昨晚睡觉想了好久她现在的局面,特意给自己列了一个以后她一边学习一边赚钱的计划,因为她肯定是要离开这个破皇宫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但是想要出去肯定得从现在起打好和守卫们的关系以及太监宫女们的关系,然后出去后回到家那么远也需要不少的盘缠,凭她如今一月一两的俸禄,得攒到猴年马月,所以必须另谋生路!

  童倾晨刚回忆完自己伟大的计划,就看到有一抹明玄色朝着御书房方向来了,想着自己刚才的计划,童倾晨露出了一抹笑容……

  封珵下了朝,心情颇为不佳,原王一日不除,就像一个瘤子在那儿,让人总会在意,希望早日拔除它。

  这个时候一个娇小发着光一样的身影闯了进来,封珵可还记得昨日的仇,脚不自觉的几个快步上前就来到了小矮子面前,看着立即跪在地上的人,微微侧脸道:“起来吧!”

  童倾晨听后麻溜的爬了起来,暗中瞅了一眼封珵,原本指望能看出个什么来,结果……最后还是失败告终,童倾晨忍不住腹诽:“真是白瞎了我的肉!”

  而封珵等了半天也没听见一句道歉的话,他不由得看向童倾晨,而后者居然低着个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封珵气不打一处来,看了童倾晨一眼,径直朝着御书房里走了。

  童倾晨一脸莫名,怎么又生气了?刚刚她明明感觉这人身上散发着温和的气息的!

  ****

  “啪!”

  “你们就是这么做事的?身为中枢院的核心,你们都是从数以万计的考生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现在一个兵匪之患,你们想了数十天之久就给了朕这么一个东西?怎么?是不是你们整天拿着俸禄吃蠢了?”

  封珵将书案上的一本折子狠狠地甩在了底下跪着的中枢士大夫身上,将那个士大夫吓得浑身颤抖,就连一旁的童倾晨也被封珵的突然发难吓了一下,还好在封珵说话依旧是平日里那般的低冷,不然,童倾晨觉得她可能会把手里磨着的墨给打翻了去。

  “陛下,不是臣等不尽力,而是那关南关西两帮势力的匪徒以前都是呈敌对的,从来都是争锋相对,先皇在世时,也多次派兵镇压,可是效果甚微,那关西的土匪头子吉牙的家族世代都是猎户,对山林地形是非常之熟悉,我们没有熟悉地形的人,更加是难以对付;而那关南的匪徒们也是当地人,深谙水战,水性了得,我们的将士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实在难以取胜啊!更不要说他们突然联合结盟了,臣等实在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那士大夫抽抽搭搭的说着,声情并茂,情真意切,让童倾晨都快要觉得他太可怜了。

  “朕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再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想不到令朕满意的办法的话,你们就通通给朕下放到地方去,拿你们自己的命去抵那些被匪徒害得流离失所,尸骨无存的百姓的命吧!给朕快滚!”

  童倾晨这才发现封珵平日那副温和邪气真的算是最温柔的时候了!比起现在,平日里的封珵兼职是小天使啊!

  “微臣告退!”中枢院士大夫屁滚尿流的退下去了!整个御书房充满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童倾晨觉得有些害怕了!

  寂静……无声的火气在寂静中弥漫着……

  好一会儿过去了,童倾晨手捏玉质墨块已经捏麻了,她忍不住悄悄的换了一个手,却还是被突然转身过来的封珵给看见了!

  “怎么?手麻了?”封珵挑了挑眉,道。

  童倾晨立马将手换回来,“陛下,没有,不麻!”

  “麻了就停一下吧,朕不想再看这堆东西了,休息一下!”封珵嘴角勾了勾,坐躺在了那张宽大的龙椅上,顺手拿了一本书,翘着二郎腿,悠悠的摇着脚,看着。

  童倾晨一听这话,刚开始还有点儿忐忑,于是继续磨墨,磨了一会儿,手实在太累了,她抬头看去,就发现封珵已经在龙椅子上睡着了!

  她停下了手,看着睡熟了的人,叹了口气,走到里间,取了一件厚披风,小心翼翼的给封珵盖上,又将竹篾珠子窗帘放下,遮挡住了日渐强盛起来的日光,这才揉了揉自己已经酸软的不行的手腕。

  童倾晨这才觉得当一个帝王也不是那么幸福的事儿,比如她今天一早特意去了解了陛下的行程,那一摞厚厚的竹书真是吓到了她!从上早朝到晚上,除了吃饭的时候,其余时候都是在处理各种奏章,几乎没有没有时候可以用来放松一下的,再加上,她入宫这么久,一直都听说原王的势力大的可怕,而陛下又没有什么根基,做任何事情都会收到原王的遏制。

  童倾晨忍不住蹲下来看着熟睡中的封珵,“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脾气这么倔啊?”说完,笑了笑,走出了御书房,她要趁着这个时间,去一趟内务府,看看她的东西是不是落在了原来的地方了!

  ###

  “小晨子被调到御书房了?那他说没说还卖不卖书??”

  “对啊,小董子,你快说啊!小晨子走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吗?”

  “是啊,你快说啊!”

  童倾晨刚走到内务府门口,就看到三五个宫女推搡着小董子,说着一些什么。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小董子一声叫嚷给吓了一跳!

  “小晨子回来啦!”

  伴随着这一声吼的还有那几个原先推搡着小董子的宫女!

  “小晨子你回来啦?”

  “听说你被调到御书房啦?怎么样啊?皇上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凶神恶煞啊?”

  “小晨子,小晨子,御书房的活多吗?你累不累啊?你还继续卖新书吗?”

  “对啊,浮云先生书还写吗?千万不要不写啊,我们可是受了一堆姐妹儿们的请求来寻找传说中的浮云先生求续集的!”

  叽叽喳喳的声音吵成一团,让童倾晨觉得她的耳朵快要被她们的声音给吵聋了!

  “停!”一声怒吼,总算让她们安静了下来,童倾晨立马趁着她们还要开口的空档,抢先开口道:“书会继续写的,但是可能要等几天才继续出新剧集了,请各位姐姐们回去通知大家伙儿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至于陛下是否凶神恶煞,小子我不能乱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现在时间快没有了,小子我还得赶紧赶回去,不然我怕连累了各位姐姐替我挨罚呢!当然了,如果各位姐姐因为小子挨罚,小子我心里会非常难过的,所以各位姐姐还是先回去吧,啊?”

  几个宫女原本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怕真的被拖累挨罚,只好叮嘱着一定要更新之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呼,终于走了!”童倾晨吐出一口浊气后,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要逃走的小董子,咬牙切齿道:“亲爱的小董子!去哪儿啊?”

  小董子听后马不停蹄的跑了,“不关我事儿啊,是她们找我的,不过,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去和小申子说清楚调去御书房的事儿吧!我先走了啊!”

  童倾晨看着小董子溜了后,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清亮不失温和的犹如静湖水缓缓流淌过的声音,“小晨子,回来了?”

  童倾晨回头望去,果然看到了含笑的小申子站在院儿里看着她。

  “是啊!”童倾晨也笑着走过去。

  到了屋里,童倾晨不待小申子问话,就开口自动说完了她去御书房的全过程,并且强调了自己表示了自己是反抗无效后去的。

  “我知道,那你去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再像在这边时那般调皮捣蛋了,要知道,伴君如伴虎。”童倾晨原本以为小申子会生她气,毕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小申子对皇族有着不一样的反感。这还是她有一次在打扫祭祀礼器的时候发现的。

  却没想到小申子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在担忧她,不免为自己之前的小人心思而羞愧。

  …………

  聊了好一会儿,童倾晨见时候不早了,她怕封珵醒来不见她,治她的罪,她只好和小申子道别回了御书房这边了!

  *****

  “去哪儿了?”童倾晨刚畏手畏脚的踏进御书房,一道低哑而带着威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吓得童倾晨立马跪了下来,“陛下恕罪!奴才只是去了趟净房。”

  “哦,去净房需要这么长时间吗?”封珵走到童倾晨的面前,弯下 身靠近了她问道。

  “陛下听奴才说完嘛,奴才是去净房了,但是去了净房后发现奴才有件东西落在了什么地方,于是奴才就沿着去净房的那一条路找,找了许久,这才耽误了回来的时辰!奴才罪该万死!”

  童倾晨又是哭又是说着求饶的话,那装可怜的模样让封珵忍不住笑了。

  “好了,想要朕饶过你也不是不可以,这样,朕因为那关西关南的两帮匪徒气的脑袋生疼,你要不来想个法子?”

  “这……是不是奴才想出了法子,陛下就不治奴才的罪了?”

  童倾晨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嗯”

  封珵起身,挥了衣袖,说道。

  “陛下,那两帮匪徒都是地处关外,穷乡僻壤之地,一到冬季更加是生存艰难,而奴才听今日中枢大夫说的话,想必那两帮匪徒势力不小,定然有着妇孺老少与之生活依存,并且两帮土匪都是积怨已久,不可能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好,肯定是因为有了一个共同的利益,并且这个利益是在两帮匪徒的敌对之仇之上的更大的利益!所以才会让他们放下以前的仇恨结盟!”

  “不错,继续说!”

  “好嘞,陛下,我跟您说,”童倾晨说的激动处,直接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唾沫横飞!

  “朕让你起来了吗?”封珵点点头,他原本没指望一个小太监能想到解决办法的!没想到这小矮子脑袋瓜还挺灵活!


标 签古言 拿了帝王一血后 童倾晨 枳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