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ABO白夜做梦无花果子小说_ABO白夜做梦俞明烨霍言全文番外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53 ℃
ABO白夜做梦无花果子小说_ABO白夜做梦俞明烨霍言全文番外在线阅读

ABO白夜做梦俞明烨霍言全文番外

无花果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俞明烨霍言的小说名是《ABO白夜做梦》是由无花果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甜文,年龄差16岁的AO恋,老混蛋和小坏蛋的故事。主要讲述的是:霍言机缘巧合之下和大他16岁的俞明烨交往了,交往之后霍言很是温顺,也不会缠着他,可以说是一个很称职的情人了,但俞明烨说:霍言,有时我希望你表现得更喜欢我一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俞明烨霍言的小说名是《ABO白夜做梦》是由无花果子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甜文,年龄差16岁的AO恋,老混蛋和小坏蛋的故事。主要讲述的是:霍言机缘巧合之下和大他16岁的俞明烨交往了,交往之后霍言很是温顺,也不会缠着他,可以说是一个很称职的情.人了,但俞明烨说:霍言,有时我希望你表现得更喜欢我一点。

免费阅读

  霍言给俞明烨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然后举着雨伞冲进了雨幕里。

  下车后他感觉舒服了不少,雨还在耳边刷刷地下,被雨水冲刷过的空气湿漉漉的,让人清醒多了。跑到屋檐下后,霍言回头看了看,发现俞明烨的车已经走了,他悄悄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面前发光的时刻表,心血来潮决定回淮港看看。

  事实上,从出生起他就一直在离杉市两小时车程的淮港长大,考上美院才搬到这边来,因为淮港的家里早就没有人在等他,算来霍言也有两年没回去了。但他来都来了,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想回去看看。

  雨下得太久,高铁站人确实不多,他一边往里走一边买了张票,径直入闸上了最近一班去淮港的车。

  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霍言看了会儿窗外的景色,摆在面前的手机突然震了震,亮起的屏幕上弹出一条新消息来。

  是个陌生号码,内容也很短,只有短短一行字。

  “到站给我回消息。俞”

  霍言低头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很久,属于俞明烨的白檀香早就散尽了,可他坐在车厢里这么久了,好像还是能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

  俞明烨没有多问就让他下车了,好像只要能确认他安全,他想去哪里都无所谓。霍言为此感到庆幸,他实在不想在俞明烨面前出丑——虽然那也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事情。

  他把手机放在桌板上,一边发呆一边无意识地用手指点着屏幕,直到又有一条新消息跳出来,他才忽然回过神来,垂下眼帘去看。

  是许瑶笙,问他去哪了,说自己在店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怕他被人拐骗。

  霍言这才想起自己答应对方今天要到咖啡店去帮忙,原本打算看完燕虹就去,结果计划赶不上意外,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去了。

  他给许瑶笙打了个电话,又是道歉又是哄的,好容易才让对方哼哼唧唧地原谅了他,电话还没来得及挂,许瑶笙又八卦兮兮地问他:“你去哪了,约会吗?”

  “……”霍言说,“我去扫墓。”

  许瑶笙讪讪地闭了嘴,自觉挂电话。

  这个电话打完,霍言想了想,又调出刚才的消息页面,拨通了那个陌生的来信号码。按下通话键后只匆匆响了两声,几乎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开口,俞明烨就接了起来。

  “霍言?”

  “……俞先生。”

  原本是想道谢加道歉,但听见他的声音后,霍言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俞明烨好脾气地等了他一会儿,见他好像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低低地笑了一下,主动问他:“到站了么?”

  霍言小声说:“还没有。”

  “打算去哪里?”

  “回淮港……我家在那里。”

  “到站有人接你吗?”大约是路上信号不太好,俞明烨的声音听起来混杂了一点电流声,又很快恢复正常,“淮港也在下雨,台风从那边登陆了。”

  霍言扭头去看窗外,天还是灰蒙蒙的,雨一直没有停,再看车厢门口的电子提示板,果然提示有台风。

  “没关系,我打个车就好了。”他对俞明烨说。

  到站以后,霍言打了辆车,先回了趟家拿东西,再看看天气,决定在家里住一晚上再走。

  他家在淮港的房子不大,是他爸生前买的,在离港口挺近的地方,位置还不错。不过因为太久没住人,屋里的家具积了薄薄一层灰,霍言回来还先打扫了一遍,然后才擦着汗去洗澡。等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才发现手机上多了好几条新消息。

  有替他请假的同学发的,也有许瑶笙发的,甚至有一条来自俞明烨。乍一看好像很多事情都挤在了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但他逐条点开来读,才发现说的都是同一件事。

  “淮港明天回杉市的车已经停开了,你打算怎么回来?”

  霍言愣了愣,这才拉开窗帘去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灰沉沉的,云层厚重得像马上要塌下来,虽然雨势仍然不算大,但风已经刮起来了,吹得楼下的树都摇来摆去。

  很标准的台风天。

  他又想起家里什么也没有,连忙下楼去便利店买吃的和水,店员已经准备关门休息了,见他一个人过来,又好心地让他先进去买东西,自己站在柜台里等他。

  “听说要刮好几天,好久没遇到这么持久的台风啦。”他一边给霍言结账一边说,“你就买这一点吗,风可能要到大后天才停呢,我们放两天假。”

  霍言点点头:“应该够了,我吃不了多少。”

  他结过账,向店员道谢后提着购物袋出门,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想,对他来说台风天从来不是断水断粮最可怕。

  风很快就越刮越大,他也没心思多想什么,回家蒙头睡了一觉,起来是中午十二点,外面却跟昨天夜里一样黑。霍言伸手去开灯,按了开关却没有反应。

  停电了。

  他在黑暗里坐了一会儿,打开冰箱把昨天买的面包拿出来吃,又在心里计算如果一直不来电,冰箱里的东西还能撑多久。等他慢吞吞地把面包吃完,外面还是一片漆黑——这一带全都断电了。

  靠近港口的地方不应当长时间停电,除非出了什么发电机没法正常运行的事故。霍言打开手机新闻看了眼,发现是码头那边电线杆被刮倒,昨晚起了场火,虽然风大雨大火势没有蔓延,但还是造成了小范围的影响,发电机还在抢修,修好了也是优先供应港口所需,估计今天是没办法给居民区供电了。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电量,大概只能撑到今晚,明天再不来电他就得冒雨出门了。

  在家实在没什么可干的,霍言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他梦见了俞明烨,对方穿着两次见面都不带变的黑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站在他面前朝他伸手。

  霍言迟疑着把手搭在他的手心,被俞明烨握住手往自己的方向一拽,踉跄着跌进他的怀里。

  和前一天一样,他能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白檀香,但不同的是,此时此刻他为此心跳加速——

  霍言从床上坐起来,手机在他手边嗡嗡地震动,来电人显示俞明烨。

  窗外还是黑的,灯的开关仍然没有反应,他擦了把额角的汗珠,接通了这通来电。

  “……俞先生?”

  “我在淮港,下午回杉市。”俞明烨说,“或许你还需要再搭一次便车?”

  霍言愣了愣,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他到底睡了多久?

  现在再思考这种问题显然太不现实,他心里清楚不应该再跟俞明烨独处,不过对方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样的好意又让他很难拒绝。

  他始终是对俞明烨颇有好感的——虽然脸占了理由里的大半,但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好感。

  “我……还有点事要办,可能不太方便。”他犹豫着道。

  俞明烨的信息素有点太霸道了,他实在没什么抵抗力,如果再来一次强制**,他是真的吃不消。

  窗外还在刮风,吹得窗户都在响,霍言又往外看了一眼,听见俞明烨问他:“你在哪里?我晚点让司机过去接你。”

  没再给他迟疑的余地,直接替他做了决定。

  霍言把地址发过去,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然后去浴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呆在客厅里等他。

  回杉市的火车到后天才开,他确实不想在家里等到那时候,但答应俞明烨以后,他又不知是后悔还是别的什么,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入夜后,俞明烨的车停在了他家附近一个西餐厅楼下。霍言特地报了个容易辨认的地址,但这会儿电还没来,餐厅也没开门,街上连路灯都没亮,只有地面积水反射的月光。

  霍言打着伞站在餐厅屋檐下,见那辆车停在自己面前,原本还想等里面的人开车窗确认一下,结果俞明烨直接探身给他打开了车门。

  “上来。”

  他便把伞收了,背着包上了车。

  俞明烨坐在另一边,倒没再穿他千篇一律的黑西装,深灰色风衣没系扣子,里面是件简单的白T恤,随意得让人有些意外。霍言在他身边坐下,为了不让雨水滴在车里,先小心地把伞收起来,然后才扭头向他问好。

  “俞先生。”

  俞明烨点点头,问他:“吃饭了吗?”

  “吃过了。”

  其实没有,但霍言也没什么胃口,坐在俞明烨车上又让他觉得不自在,局促起来更不觉得饿。

  台风天路况并不好,高速限行不说,车速也得降到很低。司机坐在前面开车,他们坐在后面,好像在重复前两天的情景,相对无言。

  大概是空调开得猛了,也可能是距离远了些,霍言倒没有再像两天前一样嗅到俞明烨身上的白檀香,坐在位置上无所事事地发了会儿呆,决定低头玩手机。

  恰好许瑶笙店里客人不多,给他发消息闲聊:“台风天在家睡觉呢?”

  “没有,”霍言回他,“在回杉市的路上了。”

  “这天气还有车回来?你当心点啊。”

  认识了这些日子,许瑶笙一直都像个老妈子,很会关心人但不会让人觉得厌烦。霍言习惯了被他嘘寒问暖,忍不住小小地笑了一下,然后才动动手指打字:“嗯。有顺风车。”

  其实他也知道,说是顺风车,俞明烨多半是特意绕路来接他的。淮港是个发达的港口城市,比杉市还要大上一圈,霍言家在靠近港口的位置,不算什么商业区,俞明烨即使来淮港办事也不太可能会经过这边,提出载霍言一程确实帮了他的忙。

  霍言觉得自己有点猜到对方的意思,又不太想明白,于是决定装傻,什么也不说。

  他低头玩了几十分钟的手机,眼睛发涩,放下手机小小活动一下脖子,然后用眼角余光去偷瞄俞明烨。

  结果又惨遭抓包,俞明烨像多长了双眼睛,头也没抬就发现他在偷看。

  “玩累了?”

  “……嗯?”

  霍言努力把被抓个正着的尴尬憋回去,用最无辜的语气嗯了一声。

  “霍言,你是真没看出来还是在装傻?”俞明烨嘴角噙着一点笑意,抬眼看他。

  他笑起来的模样是真的好看,不仅眼睛是带笑的,连冷峻的轮廓都因为这抹笑意显得柔和许多。好像他的笑有什么魔力似的,霍言被他盯着,发现自己难以抑制地开始脸红心跳。

  和信息素无关,他能区分开来。

  但他脸上还是什么也没表现出来,和俞明烨对视,听着对方继续往下说。

  “——我在追求你,不要假装没发现。”


标 签都市 ABO白夜做梦 俞明烨 无花果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