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将军他欺人太甚哲耳_文昭楚云扬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03 ℃
将军他欺人太甚哲耳_文昭楚云扬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文昭楚云扬小说全集

哲耳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将军他欺人太甚》是哲耳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九公主文昭心悦于少将军楚云扬,这是整个京城都人尽皆知的事儿,对于九公主的多番示好和告白,楚云扬烦不胜烦,这也是整个京城都人尽皆知的事儿,可直到某日,九公主一觉醒来宣布自己不爱将军了,少将军开始着急了,楚云扬:“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善变!今天喜欢我,明天就能喜欢别人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将军他欺人太甚》是哲耳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九公主文昭心悦于少将军楚云扬,这是整个京城都人尽皆知的事儿,对于九公主的多番示好和告白,楚云扬烦不胜烦,这也是整个京城都人尽皆知的事儿,可直到某日,九公主一觉醒来宣布自己不爱将军了,少将军开始着急了,楚云扬:“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善变!今天喜欢我,明天就能喜欢别人了?!”

免费阅读

  “是《女训》啊。”皇帝翻了翻书卷,楚云扬眉头不易擦觉的皱了皱,看向低着头的女子,九公主应声后,皇帝道:“甚好,此次苏醒,身上倒少了些顽气,好好习着吧,身为公主,要树端庄典范。”

  九公主收回了书卷,“儿臣谨记。”

  “去吧。”

  九公主转步便走,连头都未抬。

  放眼望去,似乎这宫中之人都是不喜她的,父皇不喜,娘娘们不喜,将军不喜,宫人也不喜,到底从前自己何种做派,惹了这众人。

  九公主到尚书房归还了书卷,父皇还是没有松口让她到这儿来习文,应是经宁妃娘娘一事,更对她不放心了。

  “你读女训?”

  九公主前脚出了尚书房,就听见了熟悉的男声,她抬眸,面前站着的便是嬷嬷让她远离的楚将军了。

  九公主福身:“见过将军。”

  楚云扬打量她,似是对她的举动和陌生感到不解,他抬步上前,长靴踏入九公主的眼帘,抬手要扶起她时,九公主触电似的握紧了手,后退两步,看他一眼便再次降下眼帘。

  “你很怕我?”楚云扬对她的刻意疏远尤其不解,从始至终,这个风风火火的九公主都是一副如履薄冰的模样,她连头也不肯抬,是因为不想见到他吗?还是不肯原谅他?

  “昭儿,三年前的事……”

  “将军,三年前是文昭对不住你,万望将军海涵。”

  “对不住?”楚云扬拧起了眉。

  究竟谁对不住谁?

  “将军,文昭还有书卷要阅,就不叨扰将军散心了。”话落,九公主抬步离开了原地,掠过楚云扬身边,身为武将的气场能把她吞噬了去,她真不知道从前的自己怎敢惹这样一个人,现在尽力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不要再惹人生厌,她现在要做的,是弥补自己的过错,讨父皇的欢心,只有这样,她才能让母妃和自己在宫中好过一些。

  楚云扬手握重权,与丞相各为一派,岂是她能触碰的人?不管从前还是现在,九公主的心思不在楚云扬身上,在如何讨皇上欢心上,她前日里去瞧了母妃,母妃的生活,不比她好过一点。

  众是这三年守望之恩,文昭也得需报。

  尽管她压根儿没什么记忆,不识得任何人。

  她已经不在原地,停留在原地的楚云扬,望着自己落空的手,收了手指,眸子沉如深海。

  《女训》,她是最不喜读的,如果她读的下去,怎还会那般张扬,毫无皇女之端庄?如今她抱着《女戒》,学着《女训》,三从四德,四书五经,无一是文昭。

  看样子,他好像漏了什么,在文昭身上,在她苏醒之后,有什么没有被他了解的,正在发生。

  回府后,楚云扬前脚刚踏进门槛,广良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老爷子找你。”

  楚云扬看他神色慌张,不知出了什么大事,他见惯了大风大浪,生离死别,唯一能让他动容的,可能也只是那年迈的祖父了。

  楚云扬向老爷子的书房走。

  “何事?”

  “宫中的事。”

  楚云扬顿步,“宫中?”

  广良道:“徐嬷嬷来了,与老爷子说了什么,老爷子指名点姓的要唤你。”

  楚云扬抬步,扬唇,“倒是许久不曾见徐嬷嬷了。”

  广良叹口气,是啊,三年之久。

  楚云扬踏进门,老爷子楚堇宗正坐在书房的案牍前,楚堇宗退出朝堂后,也不曾闲着,没事读读兵书故事,研习战术,楚云扬偶尔会与楚堇宗谈论一些沙场问题,他祖父一生策马,经验颇丰,三年来楚云扬从祖父那里得到的告诫使他纵横沙场更加武断。

  “祖父。”楚云扬进门,立在案牍前,楚堇宗抬眸,放下了手中的兵书。

  “去哪了?”

  楚云扬答道:“伴君。”

  楚堇宗听他在宫中游荡,便问:“可见到文昭了?”

  楚云扬目光一紧。

  楚堇宗站起身,“一个个的,都好啊,文昭还活着这事,没一个来告诉老夫的。”

  楚云扬上前搀扶他,霜姑姑便点了点头,站在了一旁。

  “祖父,孩儿也刚得到消息。”

  楚堇宗一甩手,不让他扶着,“你刚得到消息,便来得及对宁妃下手了?”

  楚云扬眸色一沉,“祖父说什么?”

  楚堇宗略显激动,“今日徐嬷嬷来求救,望你手下留情,宁妃一事,究竟与你有无关系?!”

  听闻徐嬷嬷的话,楚堇宗不肯相信此事与楚云扬有关系,他最疼爱的孙子,怎么能成为手段狠辣的佞臣?楚府出来的儿郎,怎能做那玩弄权术之人!

  可徐嬷嬷情真意切,无半句虚言,楚堇宗听的胆寒,若楚云扬当真碰了这件事,楚堇宗定要让他知晓后果!

  “祖父,云扬说没有,您信否?”楚云扬与楚堇宗对视,瞳孔之中的坚定不得不让楚堇宗动摇,楚堇宗本就不信此事,听闻,心中大石落地,“当真?”

  楚云扬道:“当真。”

  楚堇宗看着他,良久未言语。

  楚云扬,他孙子,现在已经权倾朝野,能与林家抗衡的势力了,不再是那个毛头小子,一身沉稳之气,楚堇宗捏了捏手中拐杖,噤声。

  “云扬,祖父知你不喜文昭,祖父也未曾逼迫过你,徐嬷嬷的话祖父不想去相信,不管你对文昭是何想法,祖父替文昭申冤,曦玉一事,与文昭无半点关系,你别迁怒于她……”

  “祖父,您觉得,我会对文昭下手?”楚云扬打断了老爷子的话,万没想到,祖父担心的,是这种事。

  楚堇宗道:“昭儿以前小,不懂事,这次她经历了大难,重新活过来实在难得,云扬,你是男儿,莫要再与文昭置气……”

  “祖父,我喜欢文昭。”

  楚堇宗愣住。

  楚云扬再道:“我喜欢她,怎会害她?”

  “云扬,你……”楚堇宗握紧了拐杖,“你真的,喜欢昭儿?”

  他等了多久了,这句话,文昭又等了多久了?

  “祖父,孩儿下去了。”楚云扬谈及文昭,眸色微深,心中有事,丢给楚堇宗一个满意的答案,便在楚堇宗的点头下,退了下去。

  他不想解释,他只知道祖父的神情惊诧,似有欢喜,祖父一直想撮合他与文昭,现在他给的答案,比什么解释都有用。

  楚云扬前脚刚走,霜姑姑便笑了,“老爷子,您戏过了。”

  楚堇宗哈哈大笑起来,“不如此,他怎能认清自己的心?”

  霜姑姑来扶他,在徐嬷嬷一番话之后,楚堇宗只是听闻,可绝不相信楚云扬会对文昭下手,他孙子恐是忘了,自己醉酒后说了些什么,楚老爷子可牢牢记着呢,他就是得伸把手,推他一推,让他亲口承认,他喜欢文昭。

  “将军早已认清心中之人了,只是不肯言说,现在九公主复生,还望将军莫再行悔事。”霜姑姑叹息道。

  九公主还能醒来,上天待楚府不薄。

  “不会了。”楚堇宗回身,心想着那一晚醉酒后的楚云扬,若不是爱之深,情之切,怎会三年未娶?怎会推曦玉给太子?怎会醉酒到不省人事?怎会悔恨到痛哭?怎会流泪?

  楚云扬回房之后,广良伴他左右,听闻了书房里的谈话,他犹犹豫豫的不知改不改开口。

  “你我之间,不必吞吐。”楚云扬察觉他有疑虑,给他引路。

  广良松了松手,问了出来,“宁妃的事……”

  “你觉得呢?”楚云扬神色复杂,谈及宁妃,他浑身如起了寒霜,语气也冷了下来,广良不敢出声。

  曾经,他与楚云扬形影不离,沙场上是好战友,沙场下是亲兄弟,可是三年后的今天,广良已不能再与之称兄道弟,这是燕国大将军,位极人臣,树严厉之风,手下兵多将广,楚云扬不再是毛头小子,不再与他谈心论道,他有了自己的心思和城府,不再愿意袒露人前,他成熟了,稳重了,也让广良生惧了。

  磨砺他的是三年沙场,还是华城长街,那一声县府的长嘶?

  是兵法,是人心,是经验,还是九公主的意外身亡?

  他成长的速度实在太快,广良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悔恨能让一个人成长,也能让一个人毁灭。

  “陈骄进京了吗?”楚云扬不回话,转了话题,问广良。

  广良被带了过去,“昨日刚进京,将军可要召见?”

  楚云扬道:“戌时让他到书房等候。”

  广良低头,“是。”

  楚云扬抬步出府。

  广良跟着出府去请陈骄。

  九公主从尚书房回来,又换了新一批书卷,徐嬷嬷已经回宫,九公主一路上念叨着“莫惹人莫惹人,”方才见了楚将军,她三言两句之后就推脱要走,虽不知从前到底惹了人什么,只要记着嬷嬷的话就成,她是不能再给母妃添堵了。

  想到这个,九公主放下书卷,想要去看贵妃娘娘。

  徐嬷嬷陪她。

  两人到了永福宫,贵妃娘娘正在用膳,见文昭到了,她面露喜色,抬手过来,“昭儿。”

  文昭福了福身,走了过来,伸手握住贵妃的手,“母妃。”

  贵妃娘娘和九公主的脸蛋如出一辙,两人不愧是母女,贵妃娘娘来自戎狄,生的别致又惊艳,眉宇之间有着其他女子没有的英气,九公主随她,着一袭宫装裙服,便是端庄大气,穿一身戎装缎带,便是英姿飒爽。

  “小时候好动,顽皮的很,倒也不失了灵气,这长大了,礼仪端庄,举手投足有了我皇族风范。”贵妃娘娘目光在九公主身上流转,越看越有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九公主颔首,“母妃过誉。”

  “倒不是你母妃我过誉,我的昭儿从小生的就娇俏。”贵妃娘娘握着她的手,拍了拍道:“不知不觉到了嫁人的年纪,如何,可有心仪的儿郎?”

  九公主没想到母妃今日会与她谈及这些,她大病初愈,什么都不记得,哪还有心仪的儿郎,现在除了宫中一些人,九公主便不识得什么男子了,她忙道:“母妃,儿臣识人疏浅,何来心仪的男子?”

  说着,九公主面色绯红,头低了下去。

  贵妃笑笑,“他人可不识,那林三郎昭儿也不记得了?”

  九公主抬眸,“母妃说的是?”

  贵妃给她回忆道:“林家林三郎,丞相的三子,林君珩,打小就与你熟络,你父皇也中意着,出身大家,仪表堂堂,倒不失为一个好夫婿。”

  九公主没什么记忆,自然也不记得林三郎,不过林家她是有耳闻的,确是大燕里数一数二的府门了,丞相林勉之名她也知晓,唯独未曾听过林君珩。

  “母妃说的是,只是孩儿记忆有损,确是想不起来了。”

  只听贵妃一笑,“那有何妨?改日母妃安排林三郎入宫觐见,昭儿便识得了。”

  九公主面色微红,“昭儿遵母妃的意思。”

  之后,九公主与贵妃一同用了膳,徐嬷嬷在一旁看着母女两人相谈甚欢,心下安心,只是这永福宫长久失修,没了往日里的奢华,看来贵妃娘娘的日子还是难过,九公主与徐嬷嬷出了永福宫,站在殿前,并未远走。

  “嬷嬷,林家势力如何?”九公主望着永福宫的牌匾,那泛黄的牌匾都在昭告着贵妃的处境,这宫殿不抵嫔位妃子的住处,寒尽人心。

  “回公主,丞相位极人臣,林家势力滔天,乃是帝王左膀右臂,其势力公主心中比奴婢清楚。”徐嬷嬷不多言,九公主苏醒有段日子了,对朝中诸事有所耳闻,徐嬷嬷点到为止。

  不似之前,她要与九公主解释颇多。

  “既如此,林家会助母妃破此处境吗?”

  “公主?”徐嬷嬷蹙眉,未懂九公主的意思。

  “嬷嬷,母妃不得圣心,乃是因我造成,我往日里不讨人喜,给母妃惹了祸事,往后……”九公主收了音,盯着泛黄的牌匾,“永福宫,总不该是这样的吧。”

  “公主……”徐嬷嬷急了。

  “嬷嬷勿言,我知晓嬷嬷疼我,可我总不能被嬷嬷和母妃护在身后,这一次,”九公主下定决心,“昭儿来护你们。”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价值,母妃的话点醒了她,最起码这不是一个死局,人是活的,她还有希望,林三郎,若得了林家人的心意,或许父皇会看在林家的面子上待母妃好些,只要父皇看到,只要父皇可怜一点儿母妃,永福宫,都不再是此番景象。

  九公主深深闭了闭眼睛,伸出手,徐嬷嬷来扶她,她转步,回宫。

  从不妥协的小公主,从不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小公主,终究是被皇宫同化,做了权利之下众多棋子的一颗。

  “林三郎。”

  九公主默念这个名字,细细品来,别有韵味,情从何处起,待见了林三郎,她该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呢?

  戌时,将军府。

  陈骄是楚云扬手底下的兵,着总兵一职,楚云扬归京后,陈骄带兵镇守边疆,与东周一战之后,双方休养生息,一时之间不会起战,前日里陈骄回京,今日便被叫进了将军府。

  楚云扬正从兵营回来,进府便瞧见了等候的陈骄,陈骄跪地行礼,“参见将军。”


标 签古言 将军他欺人太甚 文昭 哲耳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