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相爷他嗜妻如命季容玖陆琮_相爷他嗜妻如命绿意浅浅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53 ℃
相爷他嗜妻如命季容玖陆琮_相爷他嗜妻如命绿意浅浅在线阅读

相爷他嗜妻如命绿意浅浅

绿意浅浅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相爷他嗜妻如命》是绿意浅浅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生之后的季容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远离陆琮,远离陆琮,远离陆琮,一朝重回到八岁,名义上季昌侯府最尊贵的嫡姑娘,实际却是当朝太后养在外头的嫡亲闺女,当今皇帝的嫡亲妹妹,她想,只要她不作天作地,一辈子锦衣玉食是没问题的,可偏偏陆琮又找上了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爷他嗜妻如命》是绿意浅浅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生之后的季容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远离陆琮,远离陆琮,远离陆琮,一朝重回到八岁,名义上季昌侯府最尊贵的嫡姑娘,实际却是当朝太后养在外头的嫡亲闺女,当今皇帝的嫡亲妹妹,她想,只要她不作天作地,一辈子锦衣玉食是没问题的,可偏偏陆琮又找上了她....

免费阅读

  季大夫人对李家实在寒了心,她还病着,就来作践她的一双儿女。

  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李家在奉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任谁见了都会客气三分。

  正因为当今太后出自李家,主家已经搬去了京都,封了一等国公,奉城这个是旁支,却也受了不少恩惠。

  “母亲,先养养身子吧,来日方长。”季容瑄劝慰。

  季大夫人点了点头。

  “下个月外祖母大寿,已经派人送了请帖来,不如将此事告知外祖母?”季容琼气不过,心里恨死了曹元琴。

  “宴会上人多嘴杂,闹哄哄的,母亲还是别去了。”

  “那李家不会怪罪吗?”

  季容瑄蹙眉,斜了眼季容琼,都到了这个地步季容琼还替李家说话。

  “母亲,让小八代替您去给外祖母贺寿可好?”

  容玖手捧着刚出炉的点心,笑眯眯的捧给季大夫人。

  季大夫人瞧着容玖粉雕玉琢的模样,心都软了,捡起一粒尝了尝。

  “依你。”

  季容琼看了眼容玖,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母亲放心,那日女儿也会去,会照顾好小八的,母亲病着想必外祖母不会计较的。”

  季大夫人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长安侯婚事的事儿在季大夫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暗,不敢相信这事儿李老夫人也是知情的。

  季容瑄下午就走了,府上还有两个孩子,离不开她。

  临走前季容瑄让季容琼送送,不一会季容琼回来的时候,眼眶红了。

  容玖佯装没瞧见。

  有张太医在,季大夫人的病果然一日日见好,容玖几乎日日都在季大夫人身旁,使出浑身解数哄季大夫人高兴。

  即便如此,容玖依旧是季家最得宠的姑娘。

  但凡是有个什么赏赐,或者新鲜物件,旁人可以没有,容玖必须有。

  夏日炎炎,庄子里送来两筐荔枝,用冰镇着,季家人多一人也分不到多少。

  但容玖自个儿就占了大半筐,有时吃不完还会赏身边的人。

  午间容玖刚躺下,眯着眼要歇了。

  “姑娘。”齐嬷嬷进门压低了声音道:“姑娘,芸慧去见娘家嫂子了,回来时手里带着一包药。”

  容玖蹙眉,这几日她日日看着,才没让芸慧得逞,离了害人的药,季大夫人的身子也慢慢好转,绝不能再让芸慧害人。

  “芸慧的嫂子是李琦姑娘身边的丫鬟宝珍。”

  李琦?

  李琦是曹元琴的嫡次女。

  这个曹元琴简直太可恶了,为了算计季容琼能嫁到长安侯府,竟使了这么下作的法子暗害季大夫人。

  容玖对着镜子摸了摸发鬓:“嬷嬷可瞧见了八宝如意珠花,我记着早上的时候还戴着。”

  齐嬷嬷顿悟:“奴婢也瞧见了,许是落在哪了,奴婢这就去派人找找。”

  ......

  “丢了支珠花罢了,回头母亲再给你买几只,喜欢什么样子的?”季大夫人哄着容玖。

  容玖抱着季大夫人的胳膊撒娇:“那怎么能一样呢,这珠花是祖母赏的,过几日祖母问起,小八答不上来,祖母会生气的。”

  “好好好,带着人仔细找找。”

  齐嬷嬷忽然道:“会不会是哪个丫鬟不小心捡到带回去了,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姑娘就图个喜欢。”

  “那有何难,去找找不就得了?”季容琼道。

  “哎!”齐嬷嬷应了。

  容玖瞥了眼芸慧,见她小脸发白,眼神虚无正要悄悄离开。

  “芸慧,我想吃荔枝,你替我剥。”

  芸慧被叫住,愣了愣,不敢反驳上前净了手去剥荔枝。

  “你院子里那么多还没吃够?”季容琼蹙眉。

  “母亲这里的比我那甜。”

  季容琼摇摇头,难得没和容玖争。

  咕噜。

  一粒剥了壳的荔枝从手上掉下,芸慧一惊,忙要去捡。

  齐嬷嬷正好进来,手里拿着一朵八宝如意珠花。

  “果然是不小心被人捡走了。”

  容玖伸手接过戴在了鬓间,冲着季大夫人歪了歪脑袋,笑的甜蜜:“母亲好看吗?”

  季大夫人被容玖逗乐,连连夸赞。

  “夫人,这是在芸慧的床底下找到的。”

  齐嬷嬷拿出一个小包袱,里面包裹严严实实:“奴婢还以为是不小心掉下来,好心捡起,却不想闻出不对劲。”

  季大夫人疑惑。

  芸慧脸色惨白。

  “这是什么?”季容琼问。

  “是罗枝和地肤子花,两种都是药材,若不小心同时吃了,会吃垮了身子,久而久之缠绵病榻,药石无医。”

  季容琼脸色微变:“府上怎么会有这东西?”

  “母亲,让张太医过来瞧瞧吧。”容玖建议。

  片刻后张太医来了,并未诊脉,眼睛扫了一眼两样药材,道:“夫人的药里长年加了这两样

  ,若再吃一个月,夫人便会撒手人寰。”

  季大夫人猛的攥着手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竟然在府上就被陷害了!

  “有劳张太医了。”

  张太医摆摆手,转身离开,对后宅的事他一点也不感兴趣,只负责调理季大夫人的身子。

  季大夫人看了眼芸慧,芸慧紧咬着唇,瑟瑟发抖。

  “昨儿你去了何处?”

  “夫人,奴婢侍奉了您十几年,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慌什么,我不过是问你去了何处。”

  芸慧张张嘴,想了一会才说:“去了街上买了几串珠子和耳环。”

  她的确去了街上买了这些。

  “见过什么人没有?”

  芸慧摇头,许久又点头:“在街上碰见了奴婢娘家嫂子,闲聊几句,再无其他,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奴婢,求夫人明察。”

  季大夫人才被李家伤透了心,实在不愿意相信芸慧也背叛了自己。

  季大夫人眼眸微抬,季容琼道:“这两种药可有什么用途?”

  “治外伤,研磨成粉敷用。”

  “去查查院子里可有人受伤去抓过药?”

  片刻后丫鬟回禀,并未有人受伤。

  没人受伤却多了药材,这就奇怪了。

  “夫人,这药极少有人用,若拿着药去各家药房问一问,总会有些线索的,且这种药是需要常买,让掌柜的认一认人,许能查出什么。”

  话音一落,芸慧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季大夫人摆手:“不必如此麻烦了,直接带芸慧下去审问。”

  芸慧一愣,忙求饶:“夫人,不是奴婢。”

  芸慧被堵住嘴拖走,莫约一个时辰后,芸慧被打的鼻青脸肿带过来。

  “奴婢冤枉,求夫人明察。”

  季大夫人疑惑,难道不是芸慧?

  “母亲,芸慧的娘家嫂子是何人?”

  芸慧僵住了。

  “不如去审一审那人,瞧瞧有没有什么说道,反正外祖母疼爱母亲,有人陷害母亲,这事儿绝不能善罢甘休,抓住此人一定要乱棍打死!”

  许是被容玖的话吓住了,芸慧磕头认了错。

  “夫人,奴婢知错了。”

  季大夫人猛吸口气:“我对你不薄,你竟敢害我性命!”

  “夫人,奴婢也是没法子了,是有人拿奴婢一家老小的性命威胁,奴婢对不住夫人,求夫人赐罪。”

  “是谁指使你的?”季大夫人气的狠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是不敢轻易相信。

  “是.......”芸慧支支吾吾,哭着说:“是三姑娘!”

  三姑娘指的是李琦。

  “琦表妹为什么要这么做?”

  季容琼想不通,明明她们之间关系很要好的,怎么会陷害母亲呢。

  “李琦是曹元琴的女儿,曹元琴要害母亲再趁乱算计二姐的亲事。”容玖道。

  季容琼震惊了。

  季大夫人捂着嘴咳嗽,容玖忙拍了拍季大夫人的后背,许久季大夫人才缓和,瞧见芸慧哭哭啼啼就心烦,叫人堵住嘴拖了下去。

  “母亲,李家怎么敢......”季容琼害怕的哭了,她一直拿李家当外祖家,不敢有任何怠慢却不曾想人家竟要谋害她母亲性命,来算计她的婚事!

  季大夫人又气又恼,恨不得立即去找曹元琴问个清楚。

  “母亲,勿恼,如今咱们知道了对方的主意,及时损止,若是动了怒伤了身只会让对方更加得意。”

  容玖仰着头一双眼眸湿漉漉的看着季大夫人,不慌不忙,季大夫人心头一软。

  “好孩子。”

  季大夫人身子刚好,又动了怒,撑了一会有些疲惫,容玖哄着睡下了,才悄悄出门。

  “小八!”

  季容琼追来,拉着容玖:“你要做什么,可千万别胡来!”

  容玖蹙眉,又听季容琼道:“这事儿和你没关系,我自己来处理,你别掺合进来,什么事我都担着。”

  容玖眉头松了,听得出这是季容琼在关心自己。

  “曹元琴这么算计母亲,我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我有法子让曹元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保证不会查到咱们头上来。”

  季容琼半信半疑,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懂什么?

  “二姐姐不信便算了。”容玖落寞的低着头,季容琼道:“信信信,你是我妹妹如何不信你

  ,你快说说什么法子?”

  容玖神秘的笑:“二姐姐什么都不用管,回头配合就成,这几日咱们只要让母亲顺心,母亲

  身子才是最要紧的。”

  “这是自然。”

  容玖寸步不离的守着季大夫人,季大夫人心疼女儿,努力的调整情绪,逼着自己冷静,熬了药一口就能吞了。

  她不能出事,一出事她膝下的孩子就会被人算计。

  为了孩子,怎么也得熬下去!

  季大夫人的身子在张太医的调理下逐渐好转。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便到了李老夫人寿宴这日。

  李家在奉城也算是望族,因此季家三房都在受邀之列,各自准备了贺礼。

  季老夫人手牵着容玖,容玖穿着件珍珠掐腰云缎绣着梧桐花的裙子,腰间系着一条水红色腰带,下垂一只银铃铛,走起路叮叮当当十分悦耳。

  容玖样貌娇艳,在几个姑娘中拔头筹,从小养的娇气,虽没有在季家长大,但外头的庄子里

  一应俱全都是极好的,教书先生教养嬷嬷都是花了大价钱的。

  因此容玖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颇有几分贵气姿态。

  “小八长得真好看,跟个玉团子似的,任谁瞧了都欢喜。”

  容玖掩嘴:“在祖母眼中孙女就是极好的。”

  季老夫人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容玖是跟着季老夫人坐一辆马车,季容玲厚着脸皮也跟着,使出浑身解数哄着季老夫人。

  容玖才不屑争宠呢,心里装着事,不知不觉就到了李家。

  李家门前停靠着许多马车,陆陆续续的夫人姑娘往李家进,容玖对李家并不陌生,上辈子也来过几次。

  李家丝毫不逊色季家,亭台楼阁,九曲长廊,连屋檐上还雕刻着麒麟,寓意子孙飞黄腾达。

  院子里三五成群的夫人聚在一块闲聊。

  还有许多小姑娘凑在一块。

  路上不少小姑娘冲着季容玲,季容珍,还有季容瑗打招呼,季老夫人摆摆手:“去吧,不必拘着,也别闯出什么祸端来。”

  “是。”

  几个小姑娘撒欢,去找相熟的姑娘玩耍。

  季老夫人却牵着容玖:“你第一次来李家,别乱走,一会还要见过几位长辈。”

  “是。”

  跟着季老夫人入了大厅,李老夫人正坐在高位,乍一看季老夫人,忙笑:“好些日子不见,人也越发精神了。”

  季老夫人跟着笑:“是啊,老大媳妇的病逐渐好转,我跟着也高兴。”

  李老夫人一听女儿的病好转,笑容更灿烂,紧接着看向了容玖。

  “容玖给外祖母请安,祝外祖母年年岁岁,万事如意。”

  “好孩子,快来外祖母这。”

  李老夫人冲着容玖招手,将容玖揽入怀中:“今儿还是咱们祖孙第一次相见,一转眼这么大了,瞧着身子也好许多了。”

  “是好许多了,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一回来连她母亲的病也好了。”

  季老夫人不遗余力地夸赞容玖。

  李老夫人眼眶发红,搂着容玖不松手,许久又从怀中掏出一只玉佩递给容玖。

  “谢外祖母!”

  容玖大大方方的收了,这并非是普通的玉佩,而是代表着五个铺子的令牌。

  前世也是在她手里,只可惜前世被李琦哄走了,到头来却说是容玖瞧不上扔掉了,被她捡去了。

  李老夫人得知后满心不悦,对这个外孙女更是淡淡,后来连走动也不曾了。

  曹元琴看着那枚玉佩,眼眸一缩,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

  容玖在李老夫人的介绍下,认了几个长辈,搜罗了不少见面礼。

  “玖表妹,咱们去后院玩吧。”

  李琦和上辈子一样亲密地拉着她,季容琼上前正要开口,容玖一看要坏事忙拉着季容琼的衣袖。

  “二姐姐,咱们一块去吧。”

  季容琼本来就是别着一肚子火来的,差点就控制不住去找曹元琴和李琦算账。

  一忍再忍,面上挤出笑意:“好。”

  季容琼在半路上被熟识的姑娘叫走了,李琦趁机带走了容玖:“我院子里开了一朵并蒂莲,我带你去瞧瞧。”

  “好呀。”

  容玖故作不知,还是老把戏了,一点也没变。

  “琦表姐并蒂莲在哪?”

  “就在前面了。”李琦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荷花池子,容玖紧跟其后,李琦故作不经意的拿出一枚荷包:“玖表妹,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个送给你,是我亲手绣的,你可不要嫌弃

  。”

  拿荷包换玉佩?

  做梦!

  容玖立马从白晃晃的胳膊上摘下一只八宝手钏,今日她特意打扮,多带了几个来,给李家的姐妹一人一个。

  李琦蹙眉。

  “这个是我最喜欢的手钏,琦表姐不会嫌弃吧?”

  “玖表妹,其实我更喜欢刚才那一枚玉佩,实不相瞒,我也有一枚只是不巧打碎了,一直藏着不敢告诉祖母。”

  李琦欲言又止,不肯接手钏。

  容玖立马大方的把玉佩递给了李琦。

  “琦表姐喜欢就拿走。”

  李琦一愣,这也太好骗了吧,忙欢喜的接过玉佩:“多谢玖表妹。”

  李琦的目的达成,也没心思欣赏并蒂莲,很快道:“前有人多,咱们去瞧瞧热闹吧。”

  “好!”容玖点点头,紧接着又道:“琦表姐,你发鬓歪了。”

  说着伸手去扶,李琦一愣也没多想,伸手摸了摸发鬓:“快走吧。”

  “好!”

  拐了几个弯来到了前院,正巧看见了李萱夫妇,李萱身穿一件枣红色长裙,脸上扑着一层厚厚的脂粉,脸上虽带着笑容,却有些勉强。

  李萱的夫君蒋承俊样貌堂堂,往人群一站,优雅从容,倒是一位翩翩俊公子。

  可惜,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想想蒋承俊对季容琼的绝情,容玖对他就没好感。

  季容琼呼吸一滞,眼眸带着怒火,恨不得撕了李萱。

  待李萱夫妇给李老夫人请安贺寿之后,蒋承俊就去了前院,李萱留在了内院。

  李萱看向了季容琼,眼眸微闪,主动上前打招呼。

  “琼表妹,咱们也有些日子不见了,近来可好?”

  季容琼紧抿着唇,容玖笑着上前:“萱表姐!”

  “你就是玖表妹吧,小小年纪生的真好看。”李萱惊讶,低着头和容玖说了一会话,不一会就借口去前厅离开了。

  季容琼拉着容玖:“那日你咽不下这口气,有法子惩治,不是今日动手吧?”

  “就是今日。”

  季容琼倒吸口凉气:“可是今天人多……”

  “人多才丢脸!”

  季容琼噎了,心跳的飞快虽然她也想惩治李萱李琦姐妹,可终究没那个胆子。

  眼尖的看着李萱离去的背影,容玖悄悄跟上前,佯装迷了路,等到了一个池子边,容玖紧咬着牙站在栏杆上颤颤巍巍,忽然一声尖叫扑通跌落到水里。

  溅起不小的水花,前头的李萱愣住了。

  “谁掉进水里了?”

  丫鬟探过脑袋:“好像是表姑娘。”

  “快去救人!”

  “是。”

  容玖落水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大厅,季老夫人一听魂儿都吓没了。

  “人呢,人在何处?”

  李萱匆匆赶来:“人已经救上来了,老夫人别着急,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

  季老夫人哪里肯放心,立即让人带路,李老夫人见状也跟了过去。

  曹元琴拉过李萱:“怎么回事儿?”

  “女儿也不知,许是贪玩掉到水里去了。”

  曹元琴冷哼,淹死才好!

  ......

  偏房季容琼守着容玖,被吓到不轻,容玖冲着季容琼眨眨眼,未开口耳边传来动静,立马又闭上眼睛。

  “小八!”季老夫人看着小小的人儿躺在榻上,浑身湿漉漉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不敢想象容玖出事了,会给季家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究竟怎么回事儿?”李老夫人问。

  “祖母,许是玖表妹贪玩去采摘荷花,一时不小心掉到河里,是孙女的不是,当时没注意拦着。”

  李萱大大方方的承担了责任,想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祖母,小八……小八平日里什么没见过,怎么会主动去采摘荷花,才分开一会儿就出事了

  ,是孙女的错。”

  季容琼定了定心神,猜不到容玖要做什么,但此刻也只能往下接着演了。

  李萱蹙眉,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季容琼。

  季老夫人一颗心都扑在容玖身上,根本听不进这些,催促了几次大夫。

  直到大夫替容玖诊脉,受了惊吓才导致昏迷不醒。

  “大夫,这丫头可又大碍?”

  “姑娘被吓得不轻,还得看姑娘醒来以后如何才可知晓。”

  季老夫人脸色惨白,就不该带着容玖出来。

  如今容玖出事了,必定要有一个人出来担责任。

  “亲家,小八身子从小就不好,养的甚是娇贵,如今在府上出了事了,一定要查个清楚!”

  李老夫人做为东家自然要给一个交代。

  “呜呜,不要......不要,二姐姐快走,危险!”

  容玖嘴里呢喃着。

  季老夫人忙扶着容玖,容玖仍闭着眼:“二姐姐快走,危险。”

  “小八?”

  叫了几声都没反应,小小的脸蛋眉头紧皱,瑟瑟发抖,一个劲往被子里缩,明眼人一看就受了不小的惊吓。

  “啊,救我!”容玖嘴里大喊大叫,猛然睁开眼,红着眼眶看着季老夫人愣了愣。

  “小八,我是祖母啊。”

  “祖母!”容玖憋着嘴扑入季老夫人怀中,呜呜咽咽的哭泣。

  “好孩子,快告诉祖母这是怎么了?”

  容玖身子哆嗦了一下,怯生生地抬头:“孙女听见有人说要撮合季家姑娘给大表姐夫做贵妾,孙女不小心踩了一石头,就被人推下河了,呜呜,祖母,孙女差点再也见不到您了。”

  季老夫人一听怒火中烧,连忙安抚容玖的情绪。


标 签古言 相爷他嗜妻如命 季容玖 绿意浅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