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驭兽灵妃漫画原著小说全集_驭兽灵妃尹静灵李珺焱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0 ℃
驭兽灵妃漫画原著小说全集_驭兽灵妃尹静灵李珺焱结局在线阅读

驭兽灵妃尹静灵李珺焱结局

幺果儿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重生甜宠漫画《驭兽灵妃》改编自作者幺果儿小说,主角是李珺焱和尹静灵,小说讲的是前世尹静灵被闺蜜陷害后以至被深爱之人害死,落得悲惨结局的她火凤燎原涅槃重生归来后发誓一定要让其付出惨痛代价,不曾想在逆天改命之旅中却邂逅了战神王爷李珺焱,那李珺焱和尹静灵将会携手走过一段怎样的艰辛旅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好看的重生甜宠漫画《驭兽灵妃》改编自作者幺果儿小说,主角是李珺焱和尹静灵,小说讲的是前世尹静灵被闺蜜陷害后以至被深爱之人害死,落得悲惨结局的她火凤燎原涅槃重生归来后发誓一定要让其付出惨痛代价,不曾想在逆天改命之旅中却邂逅了战神王爷李珺焱,那李珺焱和尹静灵将会携手走过一段怎样的艰辛旅程......

免费阅读

  李珺焱抱着静灵穿过内庭,一脚踹开房间大门,疾走到床前,将她轻缓的放在床上。

  看着她冰冷苍白的小脸,几缕发丝黏在鬓角两侧,像是被风摧残破败的白色小花,凋零的只剩一两片残缺的花瓣,让人心疼。

  “得罪。”

  说完,阔袖一挥,熄灭烛火,摸着黑将她湿漉漉的衣裳褪下,换上了他未曾穿过宽松的里衣。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将烛火点亮,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他。

  身上还贴着湿冷的衣服,他却似是感觉不到难受,俊脸沉着,连一双眼也是暗沉的,看不到一丝情绪波动,也看不到一丝光芒。

  身上的寒气已经沉寂,但却比方才寒气迫人的感觉更加让人难以承受。

  好似床上那个如花般的人儿若是就此消逝,他就会沦为一具行尸走肉。

  门啪的一声被人推开,外面寒风吹着斜风涌入,给屋内平添了一股萧索之气。

  “王爷!大夫请来了!”

  李珺焱倏地起身让开位置,“快,务必要给本王救活这个女人!”

  几个大夫提着药箱,一看李珺焱黑沉沉的脸,腿肚子都开始哆嗦了,口中连声应着“是”,急匆匆的走到床头替静灵把脉,

  把完脉之后,几人瞬间脸色大变!

  这……

  根本就是将死之气!

  看那些个大夫停下了动作,李珺焱一个箭步出现在他面前。

  堂堂王爷,坐镇伏诛台时尚未皱一下眉头,此刻却近乎紧张的小心问道,“如何?”

  那些人二话不说,后撤一步双膝下跪,“王爷饶命,此女原本就是极阴体质,寿命不长,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寒气逼心,再加上这淋了雨……小人该死!才疏学浅,恐怕救不了这姑娘,还请王爷另请高明……”

  “不,这绝无可能,你在骗本王!”

  “小人不敢,就算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绝不敢欺骗王爷您呐!”

  李珺焱上前揪起他的衣领,“本王不信,你再给她看看,会不会是你诊断错了?”

  “王爷,小人真的尽力了呀……”

  李珺焱身上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心跟着一寸寸冷绝下来……

  以前她缠他,闹他,使出各种手段接近他!

  他厌恶的要死,恨不得让她立刻消失。

  现在她真的要消失了,心脏却仿佛被一只大手捏着,狠狠揉搓,几乎叫他喘不过气来。

  香兰两眼红红,扑上前去不停的唤着“小姐”,但静灵就是没反应,让她几欲崩溃。

  “不要着急,一定还有其他什么办法。”

  这房间里,唯有秋收一人还算清醒理智,仔细想了一会儿,她快速道,“先前有一大夫,一把脉就说出了小姐体质阴寒,并给小姐开了药方让她每日喝着调养身子,若是请那位大夫前来,说不定小姐还有救!”

  香兰几下抹掉脸上的眼泪,“京城这么大,上哪儿去找那人啊?我现在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模样了!”

  她不记得,但是李珺焱记得清清楚楚。

  只因为,当时那大夫说了句,“此女要是想痊愈,必定要与那极阳之体行那事……”

  当时觉得此话荒诞至极,便对那人留了印象。

  当下转到一边,铺纸磨墨,三两笔,将那人的形象勾勒出来,惟妙惟肖。

  “传本王命令,府中上下所有人,即刻出发,寻找此人,若寻得者,赏银万两!”

  香兰眼泪又涌了出来,“王爷肯救我家小姐,香兰感激不尽!”

  说完,忙上前接下画像,当做珍宝般的纳入怀中,拉着秋收急匆匆走了。

  李珺焱叹息口气,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几个人,挥了挥手,“退下吧。”

  窗外雷雨交错,将屋内照的时明时暗。

  李珺焱立在床前,身上的衣服被体温烘的半干,垂在胸前的两髻发丝还黏在一起。

  他目光凝着静灵纸白的小脸,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只知道,若是她救不活……

  他定要让淮安王府所有人为她陪葬! 半柱香的时间,屋外脚步声雷动。

  李珺焱立在床前,身板挺得笔直,一动未动。

  “王爷,洪林回来复命!”

  房间里面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一声低沉的“进来。”

  洪林一听这声音有点不对,回头看了一眼裴虎他们,上前一步推开房门。

  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那个光鲜亮丽高高在上的睿王,此刻发丝凌乱,侧脸萧索,注视着床上躺着的人儿。

  洪林心里咯噔一声,脚下往前迈出一步,张了张嘴,“王爷……”

  李珺焱一言不发,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眼神黯淡无光,自始至终都看着床上的女人。

  洪林喉结上下滚动一瞬,带着一帮人退出房间,四散开来去找大夫。

  一群人才从大门出去,就看到香兰跟秋收一群人围着一个身穿破道士服的老头儿走了进来。

  他瞧了一眼,怎么有些眼熟?

  那老头儿倒是一见他,瞪圆了绿豆大的眼,“哎呦”叫了一声,“洪将军!许久不见,您越发的神武了。”

  “你是?”洪林一脸不解,总觉得哪里见过,但就是中间隔着一层纸,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啊,先前还来府上给人看病来着,您忘了?”

  洪林眼前一亮,一言不发,照他衣领一提,瞬间高起,翻越墙头,直奔内院。

  再次拍开门,提稳了手中老头儿,看着那抹紫色颓然的身影道,“王爷,大夫找来了。”

  李珺焱眼中汇聚起一抹毫光,俊脸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生气。

  侧身让开一条路,看着那大夫上前把脉。

  老头儿收回手,口中啧啧有声,“我老早就说过,此女体质虚寒,要按时吃药续命,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没把老头子我说的话当回事,否则病情也不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说完,他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李珺焱心中一紧,“老先生可有办法?”

  “办法是有的……”他扫了一眼李珺焱,“不过话说回来,王爷,你的女人一直以来不吃药,你难道就不管管?看来你并不想让她活下来啊。”

  洪林眉头一皱,“放肆!”

  李珺焱抬手拦住洪林,面容有些惭愧,“本王日后会多加注意,还请老先生先救人。”

  那老头儿嘴里嘀嘀咕咕了几句,估计就是在念李珺焱的不好,旋即从腰间抽出一包金针,准备渡穴。

  洪林听在耳里,不舒服在心里,但看李珺焱在此,再不舒服都憋了回去。

  这老头儿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头发也有些乱,看着也就比叫花子强点,没想到还真是个有本事的。

  几针下去,静灵就有了反应。

  眉尖一蹙,露出痛苦之意。

  李珺焱心中一提,忙转到床头查看。

  只见她神情痛苦,像是正在受什么非人的折磨,嘴唇翳动,似是有只言片语吐出。

  李珺焱俯身凑近,终于,听清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

  “求你,放过他们,我愿一死,求你……”

  她在求谁放过谁?

  她又甘愿为谁一死?

  李珺焱眼中满满的疑惑。

  看她额头渗出一层薄汗,似是被那噩梦折磨的精疲力尽,下意识的抬手,捏着袖角替她沾去那些汗珠。

  却不料下一秒,被那女人紧握住手。

  她的掌心滚烫无比,还有些濡湿。

  他蹙眉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甩开她的手,任由她这么攥着。

  过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他挣扎,紧握着他的那只手反而松了些许,但没有完全放开。

  他抿唇一笑,眼中光芒又柔和了几分。

  洪林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只是眼眉一挑。

  裴虎后面进来,恰好撞到这一幕,惊得“咔嚓”一声,下巴脱臼了。

  这还是他们那个冷酷威严的睿王吗?

  洪林抬手顺势帮他安好了下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这……”裴虎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手舞足蹈的表达他混乱的思维。

  洪林看不太懂,但大致能猜出来他的意思,一手拍了拍他的肩头,“放心,以后这种事还会有很多,慢慢就习惯了。”

  慢慢习惯?

  他习惯的了吗!

  想象一下一个经常杀人放火的人,突然开始救死扶伤,那能不惊悚吗!

  洪林再没理会他,目光挪回床上。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老头儿施针完毕,整理针囊,“一会儿我再开个方子,请务必让她按时吃药。”

  他说到“务必”两个字的时候,刻意抬起头盯着李珺焱。

  在他心里,这睿王,俨然成了一个薄情寡义之人。

  接过药方的那一刻,李珺焱感觉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有了余地,忙吩咐洪林出去抓药。

  门一开,香兰第一个冲了进来,双手捂着胸口紧张怯怯的看着李珺焱,“王爷,我家小姐她……”

  “无碍。”

  两个字,香兰激动的泪花又在眼底打转。

  太好了,小姐没事。

  秋收上前,安抚了她几句,拉着那老先生去领钱。

  临走时,李珺焱抬手叫住他,“老先生请留步。”

  “睿王还有何指教?”

  “敢问老先生,可愿留在王府?本王定不会亏待了你。”

  那老头儿连忙笑着摆手,“王爷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这人闲云野鹤惯了,受不得束缚,大抵是跟这姑娘有缘,才进了王府两次,否则老头子我,恐怕这辈子也不会跟达官贵人有什么牵扯,还请王爷见谅。”

  李珺焱颔首点头,吩咐秋收给他多拿点银两。

  那老头儿十分开心,笑的绿豆大的眼眯缝在了一起。

  一只脚迈出门槛,他回头道,“老夫名为连安,若是有事,可去城外庙里放上一株墨梅,老夫若是瞧见,就会前来寻王爷。”

  李珺焱点点头,看着秋收带着他离开,转身朝床头走去。

  床上躺着的女人脸上灰白之色褪去些许,总算是回了几分气色。

  他眉眼舒展开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嗯,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感觉到额头上传来一丝清凉,静灵眼睫轻微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

  李珺焱见状,一扫脸上多余表情,恢复了以往冰山冷漠模样。

  “自己办点事都伤成这样,何谈帮本王一说?”

  静灵张了张嘴,喉头干涩难耐,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李珺焱忙站起身,下一秒端来一杯茶水递到她面前,嘴上却依旧冷冷道,“弱不禁风。” 静灵抬手想接那杯茶,但是感觉四肢无力,便就着他手中的茶喝了。

  李珺焱眼快速眨动一下,等她抬头,便恢复了常色。

  “裴虎他们呢!”她瞪圆了双眼,急声道。

  要是裴虎被李言之抓住,那批货也就完了。

  千算万算,竟不知那火戳中了她的心魔,否则的话,她定能全身而退。

  似是不满意这女人一睁开眼嘴里就叫其他人的名字,李珺焱脸色不大好看,“自己伤成这样,还有空担心别人?”

  没有得到他确切的回答,静灵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强行撑起手臂挣扎着要坐起。

  “你疯了?给本王躺下。”

  “我要去找裴虎他们,那批货绝不能丢!”

  她双目坚定,硬生生撑着坐直了身,旋即翻身下床。

  她身上穿着男人宽松的里衣,一俯身,领口春光小泄,她却浑然不觉。

  李珺焱两眼瞳孔骤然紧缩,倏地别开脸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你要这个样子出去见人吗?”

  静灵低头一看,一张脸瞬间涨的血红,条件反射似的重新钻进了被窝。

  好半晌,她才堪堪开口问道,“敢问王爷,是谁给我换的衣服?”

  身上穿的里衣明显大了不止一码,要是个丫鬟换的,不至于如此。

  想着想着,有些怀疑的看向李珺焱。

  后者只是侧转过身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好像是在说,“本王才不会碰你。”

  静灵收回视线。

  也是,这男人嫌弃她嫌弃的要死,又怎么可能给她换衣服呢?

  是她多心了。

  “裴虎他们回来了,那批货,他们藏在深山,李言之的人不会发现的。”

  静灵长舒了口气,“如此就好。”

  “不过是一批货而已,至于为此拼上自己性命吗?”

  李言之可是一棵大树,一点小动作根本扳不倒他,这批货没了就没了,还有下次机会,可是眼前的女人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他有些不满的皱起眉。

  静灵仰头冲他浅淡一笑,“对于王爷来说,不过是一批货而已,但对于我来说并不是这么简单。”

  这是她报复李言之的石阶!

  少一级都不可。

  李珺焱还想再问,门口适时传来了敲门声。

  “王爷,小姐的药煎好了。”

  李珺焱应了一声,便见香兰端着药盅缓步走来,黑乎乎的药汤上面还冒着白色的热气。

  静灵下意识的皱起鼻尖,想想那苦涩的味道,不觉一阵反胃,“端走吧,我已经好了,没必要喝药的。”

  “小姐……”香兰一跺脚,又气又无奈,只得把希望寄托在李珺焱身上。

  “端下去吧。”静灵又重复了一遍。

  李珺焱身姿挺拔,一身紫色长袍早已被体温烘干,只是那墨色长发还有些微微的湿,被灯光映照的越发的黑。

  他两条浓眉蹙起,沉声道,“你曾说过要成为本王的助力。”

  静灵有些意外的扬了扬眉,没想到他会主动提起,“不错,王爷一定会需要人帮忙的。”

  “就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如何能帮助本王?”他不给静灵插嘴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朝野之上,想要本王项上人头的人不计其数,你助本王?大言不惭!”

  静灵眼皮一跳,“王爷放心,我想做的事没完成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只是这药就不必了,王爷若真是担心,不如教我点拳脚功夫?”

  上次赢了裴虎,不过是借了他的大意,一点点迷魂香,还有她这身子的灵巧。

  若是用这身体练功,绝对事半功倍。

  李珺焱一撩袍角,坐在床边,黑眸底掠过一丝戏谑的光,“怕苦?”

  连死都不怕的人,竟然怕苦?

  莫名有些……好笑。

  静灵面色有些窘迫,竟是有些羞恼,露了几分女儿家的娇憨之态,“王爷难道没有怕的东西吗?”

  “没有。”他端起一杯茶水,凑在唇边淡然的抿了一口,眉眼之间隐隐有一丝得意。

  数过今往,他孤身一人,有何畏惧?


标 签古言 驭兽灵妃 幺果儿 李珺焱尹静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