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向海深处许连心傅宇轴小说完整版_向海深处吕亦涵全文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08 ℃
向海深处许连心傅宇轴小说完整版_向海深处吕亦涵全文在线阅读

向海深处吕亦涵全文

吕亦涵 著

连载中免费

许连心傅宇轴小说名字叫做《向海深处》是作者吕亦涵的最新言情作品,小说《向海深处》给人的感觉很暖,主角所经历过的苦难似乎都有了温暖的意义。全文讲述的是:也不问她为什么难过,傅宇轴只是打开后头的车载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块小蛋糕,傅宇轴其人,年纪轻轻便能走到如今的位置,做事自然是有条理又有节奏。当然,这条理节奏里,还带着点生意人自有的心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许连心傅宇轴小说名字叫做《向海深处》是作者吕亦涵的最新言情作品,小说《向海深处》给人的感觉很暖,主角所经历过的苦难似乎都有了温暖的意义。全文讲述的是:也不问她为什么难过,傅宇轴只是打开后头的车载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块小蛋糕,傅宇轴其人,年纪轻轻便能走到如今的位置,做事自然是有条理又有节奏。当然,这条理节奏里,还带着点生意人自有的心机.....

免费阅读

    那时候,在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对Bill说的吧?

  只是,又是在哪里呢?那一年,是在这座城市的哪一个角落呢,小小女孩儿故作大人状,一脸严肃地对着妹妹说:“你站在这里,姐姐去给你买棒棒糖。你这个笨笨,一句意大利语都不懂,乖乖在这等姐姐哦。”其实她也不过就懂得一个“棒棒糖”呀,还是吃早餐时问过妈妈的。

  小小身影拐个弯,奔向了不远处的糖果店。

  从那一刻起,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远方的夜幕暗了下来,像一块被树枝戳了几个窟窿的黑布,带着那一些五个角的窟窿,慢慢地笼罩住人间。

  身后有车跟着,从她踏出校门的那一刻起,就跟在她后面。她快,车子便快,她慢,车子便慢。可她一点也没发觉。

  直到一双腿在漫长的疾走中失去了气力,连心才停下来,就在小巷子里,虚虚扶着身旁的墙,疲惫地阖起眼。

  太累了,太倦了。这双腿,这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身后的汽车也跟着停下,毫无声息的,如同一名沉默的守护者,在阒黑之中,静静地匍匐于夜。

  而后,汽车后方又停了辆被前方车辆堵住的车。罗马的小巷这样窄,仿佛只容得了一辆车的样子。其后,又有第二辆车被迫停下来,第三辆,第四辆……喇叭声长鸣,一整排,在夜色中欲震破天际。

  滴——滴——滴——

  巨大的声响震回了连心的神志,回过头来,身后竟是长长的一排车。

  而最前方的那辆已降下车窗来,一张渐渐熟悉的脸,那一张好看却难得这么无奈的脸,探出来:“这位美丽的小姐,再不上车的话,恐怕我就要被后面的司机扭进警局了。”

  眼眶仍红着,他却不问缘由,只贴心地递过了纸巾来。

  而后车子重新启动,稳稳地开出了小巷。

  有急性的意大利人骂骂咧咧,有浪漫的意大利人莞尔一笑:多体贴的男子,为着哭泣的女孩儿停下车,不出声,只默默地等。等她哭累了,等她回过头,等她自己发现原来大千世界里还有一个人,在身后默默地守候。

  谁说东方人没有浪漫细胞呢?

  小巷又恢复回了通畅,男人的手在方向盘上游刃有余地拨动着,直到连心拭完泪,他才又寻了个可停车的地方,挂下P档。

  也不问她为什么难过,傅宇轴只是打开后头的车载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块小蛋糕:“甜品有助于排解抑郁,从前每回在船上想揍那群混帐船员时,或者在公司里想把下属叫进办公室修理的时候,我都会先吃点甜的。所以‘傅源’的员工都说,三老板不仅人长得帅,脾气还特别好。”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就是这么半开玩笑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又往冰箱那边逡巡着:“想喝点什么?咖啡?香槟?红酒?算了,小孩不该喝这些。”回过身后,递给了她一瓶可乐。

  连心终于成功地被逗笑:“如果车上有牛奶,你是不是还要换瓶牛奶给我?”

  “如果你明天答应再上我的车,我保证,冰箱里全都是牛奶。”

  她唇角不自觉地又弯了一下。

  怎么会是他呢?在这样难堪的时刻,她无助而狼狈,在异国的街头,转身时,却看到了这个人的脸。

  怎么偏偏就是他?

  “你不问问我吗?”

  “问什么?”

  连心抿着唇,突然间不知该怎么说。

  是啊,问什么?问她为什么这样失魂落魄?问她永恒之城这样美,可为什么她一个人在街头哭泣?

  “知道为什么我和小舅的关系会这么好吗?”他看她不说话了,就一口一口吃着甜品,又体贴地替她拧开了可乐盖子。

  连心摇摇头。

  “十几年前我妈出殡的那天,所有人都忙坏了,趁着大人们在前头应对来宾时,我一个人躲到了后花园里。后来小舅找到我,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只是带我到街上,吃了一客甜品。”他笑了一下,很淡,目光里却带着微微的苦涩。

  那是连心从来也不曾在这个人脸上看到的神色。他说:“早些年我一直在国内,和小舅接触的机会其实很少。可被他带到街上吃东西的那时候我心想,这个花边新闻比作品还多的家伙,其实人挺好。”

  “所以从那时候起,你和周先生就越走越近了?”

  “是。”

  你看,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原来不过是某一刻,在我那样失意时,你出现得那样合理。

  时间合理,方式合理,就连说的话,都合理。

  如同他出现在她最失落的这时。

  傅宇轴说:“所以如果我什么都不问,我们连心会不会也在想:傅宇轴这人其实也挺好?”

  她“噗”地一下笑开了,尽管明知他这是故意在逗自己,想让她心情好点儿,可一颗心也确实是开阔了许多。

  “嗯?”他却仍执着,“感动不感动?”

  哪有这么臭屁的人啊?连心抿着唇,红通通的眼睛却是真的笑开了。

  傅宇轴见姑娘真被自己逗开心了,唇角也不由翘了一下:“小屁孩,还挺好哄。”

  难过的时候是真难过,固执的时候也是真固执,可偏偏哄起来,又这样容易。

  “本来今天是有点事想问你的,不过在校门口叫你时你没听到,看起来还挺不高兴的,我只好一路跟着你了。”

  这一路她就只顾埋着头往前走,走了老长老长,他就那么跟着?

  连心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时想事情想得太出神了,傅先生想问什么?”

  傅先生?

  “我们连心是不是太客气了?都接触过这么多回了,还这么喊我么?”

  那要不然该喊什么?

  “小舅和阿迟他们都喊我‘阿宇’,或者不嫌弃的话,你也可以跟着少祺喊我声‘三哥’。”

  连心轻咬着唇。

  “嗯?”

  “那……三哥吧。”“阿宇”听上去也太亲密了,她喊不出来。

  傅宇轴却还颇满意:“有点关于吴妍的事想问问你,不过现在这时间,”他看了眼腕表,“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我们边吃边聊。”

  结果又选了INTERESTING,又是她与他二人。只不过这回,傅宇轴不再带她去后方的KTV了。

  最前头的餐厅被他们家那位神秘的华人老板设计得颇巧妙:古老的罗马建筑外观,走进去,餐厅里却随处可见中国的元素。从民国时期的中式屏风到一个小小的盖碗,两人一落座,便有穿唐装的侍者奉上一套茶具来。

  “这家餐厅的茶叶是每星期从国内送来的,为了保证口感,他们只运过来生茶,到了罗马后再让人用意杨木烘焙,所以烘出来的茶叶里总有股独特的木香。”傅宇轴没让服务生帮忙,径自将茶叶倒入碗盖里,再盖上盖,托起碗盖轻轻晃了两下。

  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醒了茶叶后,他打开碗盖,送到连心鼻前:“闻闻,是不是有股意杨木的香?”

  “真的诶!”淡淡的,温润之中融着点有沉淀感的木香,那是意杨木的味道。

  到底是闽南一带长大的,连心当下便断定:“老板一定是懂茶的人。”

  “我也这么觉得。”傅宇轴泡好茶,先替她倒了一杯。

  独特的茶香漾入她鼻息,伴着袅袅腾起的雾气,未入口,鼻间已先尝了满满的甘。

  连心又想起他刚刚在车里说过的话。

  想问她有关吴妍的事,可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分明是神清气爽的的样子,这么一想,她心中便有了些了然:“吴妍的事是不是有进展了?”

  果然,就听傅宇轴说:“警方那边已经结案了,如你所料,正是在中毒身亡后才被人弄进小舅家的。”

  这么快就结案了?“那怎么弄进周家的,这也查清楚了吗?”

  他点点头,替她把茶泡好后,又给自己也泡了一杯:“你上回不是告诉我,我走之后吴妍又在后花园里呆了许久?”他话音平淡,一点也不像在说着什么重要的事,“其实后花园里有个小门,就在吴妍呆着的那个地方,平时都是从里头拴着的,可那晚却被人打开了。花

  园里的监控器虽然不能用,可别墅外的街头监控器却拍得一清二楚,当晚警方就确认了,凶手在吴妍打开门的不久后便从小门潜入了酒会,后来也是通过那扇门,将她的尸体从花园外运进去的。”

  不是吧?她微愕:“这意思就是,是学姐事先从花园里开了那扇门?”

  “除她之外,当晚也就我去过后花园那一角,难道你觉得还能是我不成?”

  可……不对呀!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开那扇门?而且到最后,凶手竟然是通过那扇门将吴妍送进周家的,这逻辑……

  “她以前就认识凶手吗?否则凶手怎么会知道那扇门已经被她打开了?”

  “谁知道?”

  “那凶手呢?周家附近都是监控,可他却没避着,非要冒着被拍到的风险把尸体运到周家?这不符合正常逻辑吧?”

  傅宇轴耸耸肩,一口茶入喉,唇齿之间皆是浓醇的茶香。他看起来还挺满意:“看来INTERESTING在华人圈里这么受欢迎不是没道理的,这茶的确不错。”

  “三哥……”

  “好了,喝茶的时候别想太多,会降低品茶乐趣的。”

  是谁刚刚还说想向她问吴妍的事来着?可现在倒是一副不欲多谈的模样了。

  连心简直无语。他倒好,慢条斯理地品尝过他的好茶后,又慢条斯理地将菜单递到她跟前:“来吧,心情不好的人是老大,可以决定今晚所有的菜色。”

  “可吴妍……”

  “吴妍有吃饭重要?”

  连心一时竟无言以对:要没吃饭重要,您还来找我做什么呢?不就是为了问吴妍的事吗?

  满心满腹的话都写到了脸上,到底是年轻,心事一点也逃不过对面那腹黑男人的眼。傅宇轴笑了,突然间觉得她鼓着脸颊闷乎乎的样子还挺可爱,不由得又柔下了声音来:“吃饭的时候先不谈那个,嗯?”

  连心:“……”

  “来,先好好吃饭。”

  结果这一天,好好吃完饭后,他也没再提起吴妍的事。

  


标 签言情 向海深处 许连心傅宇轴 吕亦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